跳至正文

有些“擅自接診”發熱病人的醫生,現在還在坐牢

現如今,我們很多人都陽了,陽了之後,會發熱,會想辦法求著醫生給開點藥,我們也知道,現在醫生數量嚴重不足,很多醫院的醫生都幾乎是全天候工作。

但是,其實,現在他們全天候工作,已經算是幸運的,因為在一個月之前,如果他們接診了奧密克戎患者,甚至隻是給發熱的人治療,都有可能被吊銷醫師資格,甚至坐牢。

2021年10月27日,安徽六安兩名醫生,一名醫生因為擅自接診發熱病人,一名醫生因為未取得機構許可證接診發熱病人,兩位醫生都被判處1年3個月徒刑,全部吊銷執照。

2022年8月7日,義烏市公安局宣布抓捕了兩名接診發熱病人的醫生。

2022年11月20日,安徽亳州譙城區發布通告,呂剛、劉運虎兩名醫生因為擅自接診發熱病人,被刑事拘留。

2022年10月,貴州省畢節市七星關區青龍街道豪溝社區衛生室醫生張某因為接診發熱病人被捕。

2020年4月28日,江西省新幹縣城上鄉衛生院李某龍醫生因為擅自接診發熱病人,判處有期徒刑8個月。

2020年4月2日,安徽省六安市霍邱縣吳醫生因為擅自接診發熱病人,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2020年6月,北京市“華康百姓診所”吳醫生因為擅自接診發熱病人被捕,所在診所被吊銷執照。

2022年1月11日,河南周口市扶溝縣某醫院副院長郭某東醫生因擅自接診發熱病人被立案偵查,並已於1月5日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以上這些還並不是特別令人氣憤。

2021年7月,杭州市蕭山區某醫生在接診某病人後,該病人知道了原來發熱病人必須到大醫院去治療,遂舉報接診者阮醫生,該醫生被捕,診所被查封。

2020年1月,發生在四川南充某醫院擅自接診發熱病人,負責人院長李醫生和副院長王醫生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

2020年3月,江西省新幹縣某醫療機構因在疫情期間違規接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被吊銷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當事村醫被吊銷證書。

2021年12月,沈陽譜康醫院擅自接收發熱病人,致使疫情擴散,醫院院長閆某旺醫生被判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據悉,閆醫生從事骨髓炎及骨傷科的治療長達30餘年,經驗豐富,技術精湛。

以上隻是一部分被公開判刑的接診發熱病人的一生,而更多的被限製停業、查封診所者,我相信讀者身邊亦不乏少數,就在今年11月,我家人發高燒,需要打退燒針,電話聯係醫生後,結果被告知要等晚上的時候悄悄去,別被人發現。那位醫生與我相對來說比較熟,如果是陌生人,可能他根本不敢接診。

作為醫生,當病人處於痛苦之中時,掩麵不看或者將病人向皮球一樣踢走,那麽,他是否會麵臨良心的審判?可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裏,那些麵對病人的痛苦冒險出手的醫生,卻要承受牢獄之災。

按照中國法律規定,當一個人進入醫學院準備接受訓練成為醫生時,他必須要宣誓,其中一條誓詞是“我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聖潔和榮譽。”

在《中國醫師宣言》的第三條說,真誠守信.誠實正直,實事求是,敢於擔當救治風險。

而幾乎每一個接受過現代醫學訓練的人,都會背《希波克拉底誓詞》,那裏麵有一句說,“我願盡餘之能力與判斷力所及,遵守為病家謀利益之信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