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呂小軍的禁藥風波:恢複訓練不到半年 被查出禁藥

“軍神”呂小軍,用興奮劑了?

12月22日,三屆奧運會舉重金牌獲得者呂小軍,因興奮劑檢測樣本被查出違禁藥物,遭到國際興奮劑檢測機構臨時禁賽。

對此,呂小軍於北京時間23日發聲明表示,自己已經幹幹淨淨地贏得了幾乎所有榮譽,既無動機也沒有理由在舉重生涯最後一程使用任何禁用物質。

隨後,麵對呂小軍被禁賽,中國舉重協會發表聲明表示:“深感震驚。”

這一意外情況,令剛剛複出目標奧運四連冠的呂小軍前路堪憂。

巴黎奧運會,還能看到呂小軍麽?

恢複訓練不到半年,被查出禁藥

12月22日,國際興奮劑檢測機構(ITA)在官方網站發布,舉重運動員呂小軍因在今年10月的藥檢中被查出違禁藥物成分,遭到臨時禁賽。

臨時禁賽期間,呂小軍仍有開啟B瓶樣本複檢的權利。

去年,在東京奧運會中拿到男子舉重81公斤級金牌後,呂小軍回歸了家庭生活。直到今年8月,呂小軍才重返國家隊進行恢複訓練。

根據呂小軍在社交媒體曬出照片的時間來看,今年10月,他正在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備戰12月於哥倫比亞舉行的2022舉重世錦賽,這也是2024年巴黎奧運會的首個資格賽。

近一年沒有訓練,呂小軍的體重掉了7公斤,對於他來說一切都需要重新來過,他對媒體表示,“回到國家隊,一切就都回來了,身體還能扛得住,訓練對我來說很輕鬆。”

短短幾天時間,呂小軍的硬拉就恢複到了170公斤的水平。

2016年裏約奧運會中,呂小軍痛失金牌,沒能實現自己衛冕奧運會的夢想,哈薩克斯坦運動員拉希莫夫腳下不穩卻最終摘得金牌,令呂小軍遺憾不已。

正是因為那次的遺憾,令他一直堅持到了東京奧運會,通過頑強的訓練最終拿到了在裏約丟掉的金牌。

戲劇性的一幕發生在今年3月。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宣布,拉希莫夫因服用違禁藥物將被禁賽8年,並取消其裏約奧運會男子舉重77公斤級金牌成績,當年獲得銀牌的呂小軍,將遞補獲得金牌。

正是這樣的意外,令呂小軍獲得了奧運會三連冠的傲人成績。

在拉希莫夫的金牌被取消後,國際舉重聯合會詢問呂小軍,希望以什麽樣的形式頒發2016年裏約奧運會的金牌?

有人建議呂小軍:“等到2024年巴黎奧運會吧,在巴黎奧運村舉辦一個儀式。”呂小軍希望自己能在巴黎奧運會再次奪冠,成就“四冠王”的偉業。

令呂小軍沒想到的是,一年沒到,自己的藥檢也出了問題。

得知呂小軍的藥檢出了問題後,中國舉重協會發出聲明,直言對呂小軍樣本呈現陽性感到震驚。

聲明中還表示,從2017年到現在,中國舉重運動員接受了5000餘次超高頻率的樣本檢查,從未有過違規。因此相信呂小軍不會做出此事,也希望國際興奮劑檢測機構(ITA)能盡快查明真相。

低級的老牌興奮劑EPO

在國際興奮劑檢測機構(ITA)最新發布一份公告中顯示,呂小軍在今年10月30日的塞外檢測提供的樣本中,被檢出促紅細胞生成素(EPO)。EPO被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列入禁用物質清單,規定運動員在賽中和賽外都不得使用該物質。

從體育曆史上來看,EPO是一款“臭名昭著”的低級老牌興奮劑。最有名的使用者是七屆環法自行車賽冠軍阿姆斯特朗,在公開承認使用EPO後,他被剝奪了所有自行車冠軍頭銜。

“呂小軍被查出EPO確實令人困惑。”中國中醫科學院西苑醫院藥學部副主任藥師金銳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EPO,中文名叫促紅細胞生成素,本是為了治療因腎功能不好患上腎性貧血的病患生產出來的藥物。”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EPO被很多運動員用於提升紅細胞的運氧能力,提高肌肉力量。一般情況下,EPO需要用針管注射使用,所以不存在隨著食品或其他藥物誤服的可能。

“EPO適合一些耐力運動,如自行車、馬拉鬆、長距離遊泳等項目,但像舉重、射擊之類的運動鮮有運動員使用EPO的案例。”金銳表示。

原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所著《袁偉民與體壇風雲》一書中曾寫道,在2000年悉尼奧運會之前,EPO的檢測技術突飛猛進並且投入使用。為了保證2008年北京奧運會申奧工作順利進行,有關方麵要求確保悉尼奧運會中國代表團不能出現任何興奮劑醜聞。

於是在中國代表團出征悉尼奧運會前,中國反興奮劑機構用最新的EPO檢測技術對運動員進行了全麵的突擊檢查,結果某著名田徑隊多名已獲奧運資格的運動員被查出陽性,他們也被緊急攔在了奧運賽場之外。

在EPO的使用上,同樣令人費解的還有2019年的一份案例。中國反興奮劑中心官網公布,中國女排裏約奧運會成員楊方旭被查出使用EPO,隨後她被禁賽4年。

采訪中,多名體育界人士均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EPO對非耐力運動項目沒有任何幫助,楊方旭從事的排球,和呂小軍從事的舉重,都和中長跑、遊泳有較大區別。

金銳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稱,按照現在的技術,EPO檢測仍然具有一定“難點”。

“因為重組的EPO與人體自身生成的EPO,二者的氨基酸序列完全一樣。區別在於兩者末端的糖基不同,電荷分布也有差異。最初檢測重組EPO的手段,是通過監測血液粘稠度指標等間接方式,而目前檢測重組EPO的最新方法,是根據兩者之間的電荷差別開發出來的尿檢方式。如今,一些國際體育組織普遍使用尿液和血液聯檢來檢測EPO。”

金銳表示,EPO的半衰期大約為7小時,經過10個半衰期後,人體內超過99%的重組EPO基本上就代謝完畢,隻剩下極少原型藥物,因此時間越長越不容易檢測出,距離最後一次注射4至7天後就檢測不到了,而當天注射則肯定能檢測出來無疑。

呂小軍否認使用違禁藥物,EPO又對舉重運動本身幾乎沒有用處,會不會是弄錯了?

曆史上,國際舉聯等相關組織的確有不算嚴謹的“案例”,其中就涉及中國舉重運動員廖輝。

2011年11月,國際舉聯在官方網站上公布了因興奮劑問題被禁賽的運動員名單,北京奧運會男子69公斤級冠軍廖輝就在其中。

當時的官方文件顯示,在2010年9月2日國際舉聯實施的賽外飛行檢查中,廖輝的尿樣被查出呈寶丹酮和寶丹酮代謝物陽性。

廖輝後來對媒體回憶,同一天時間,自己身體先後排出的尿樣,國內和國際的檢測是兩個結果。北京實驗室反複查驗廖輝的尿樣沒有任何問題,但是為何國際舉聯查出來的就有問題呢?

經過漫長的上訴後,國際舉重聯合會最終沒有拿出廖輝刻意用藥的有效證據,隻是將廖輝的禁賽期從4年縮短至2年,但即便這樣,廖輝也錯過了倫敦奧運會。

隨後,複出的廖輝連續在2013、2014年世錦賽奪冠並打破了世界紀錄,正在他拚盡全力為裏約奧運而戰的時候,卻收到通知:因為有過興奮劑“前科”,不能參加奧運會了。

呂小軍今年已經38歲了,比廖輝還大3歲。

舉重,也需要證明自己的清白

從最早的中樞神經刺激藥物安非他命,到人工合成類固醇,再到近年來新出現的基因藥物,興奮劑隨著科技的進步而不斷更新迭代。田徑、遊泳、自行車、舉重等運動項目一直都是興奮劑泛濫的重災區。

從1896年的首屆現代奧運會上,舉重就成為正式比賽項目。近年來持續高發的興奮劑醜聞,令舉重在奧運大家庭的地位愈發堪憂。

國際奧委會於2016年通過使用最新技術,對北京奧運會和倫敦奧運會的興奮劑樣本進行了兩次複查。共檢驗了1243個樣本,其中60個北京奧運會樣本和38個倫敦奧運會樣本藥檢結果呈陽性。

同年8月底,國際舉重聯合會公布:有6個國家的15名舉重運動員2008年奧運會興奮劑複檢結果呈陽性。截至當時,2008年奧運會興奮劑複檢結果呈陽性的舉重運動員人數就達到25人,包括來自7個國家的16名獎牌獲得者。

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獲悉後震怒,直接警國際舉重聯合會,如果繼續對興奮劑問題熟視無睹,舉重就將被踢出巴黎奧運會。2017年,舉重就從2024年巴黎奧運會正式項目降格為“有條件準入”項目。

2020年6月,加拿大體育法教授麥克拉倫發布對國際舉重聯合會的獨立調查報告,指出國際舉重聯合會涉嫌貪汙並掩蓋反興奮劑違規情況。報告發布前,國際舉重聯合會主席塔馬斯就已於當年4月辭職。

此後,托馬斯·巴赫再次警告國際舉重聯合會。國際舉重聯合會迫不得已展開了一年多的“自救”,階段性地保全了項目地位。

一係列舉措中,最讓國際奧委會認可的,就是國際舉重聯合會把各會員協會的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直接與反興奮劑工作“掛鉤”:若會員協會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資格賽期間發生興奮劑違規案例3例或以上,國際舉重聯合會就直接取消其東京奧運會參賽配額;如果會員協會在東京奧運會期間有兩名或多名運動員因興奮劑問題導致被禁賽4年或以上,該會員協會將被取消參加下一屆奧運會的權利。

雖然保住了項目地位,但終究舉重還是沒能避免被“瘦身”的命運。今年4月19日,國際奧委會發布了2024年巴黎奧運會舉重參賽資格獲取方案。除了此前確定的金牌總數減少為男、女各5枚外,還再次限定了各奧委會的參賽人數:每隊最多派出男女各3人,且每個級別限定1人,也就是說每個國家最多隻能拿到6枚舉重金牌。在東京奧運會上,中國代表團在舉重項目上斬獲7金。

2021年12月的國際奧委會會議上,初步確定了洛杉磯2028年奧運會的28個奧運項目,其中舉重和拳擊、現代五項三個項目被排除在奧運項目之外。2023年,國際奧委會將重新探討並最終確定,2028年洛杉磯奧運會中,是否還有舉重。

在未來的一段時間中,呂小軍和舉重項目一樣,都需要證明自己的“清白”。

呂小軍急需B瓶尿樣的結果,如果可以證明是檢測環節出了問題,導致了A、B瓶結果不一樣,或是能有證據證明在采樣過程中存在程序不正義的情況,他才有機會證明“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