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新聞 雅雯 4周前 (03-12) 26次浏览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第四個醫生殉職了還有四個病危

3月9日上午,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退休副主任醫師朱和平因感染新冠肺炎,經搶救無效去世,享年66歲。朱和平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第四位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醫生,也是該醫院眼科去世的第三人。此前,該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甲狀腺乳腺外科主任醫師江學慶、眼科主任醫師梅仲明,分別於2月7日、3月1日和3月3日殉職。

朱和平在1月29日還參加了院方組織的新冠防護培訓,2月3日,首次出現相應癥狀,而後「癥狀間斷髮作」,一方面居家隔離,一方面在外院看病等床,2月18號病重打電話找(中心)醫院總值班室,醫院馬上收治,已經是「呼吸困難半月有餘」,2月19日,查肺部CT顯示雙肺多發感染性病變,被轉入武漢市協和醫院西區繼續治療。3月8日晚間,朱和平醫生病情惡化,3月9日上午搶救無效去世。

朱和平擅長眼底病診斷治療,眼前後節激光治療,近30年的眼科臨床經驗,退休後返聘,一直在南京路眼科門診工作。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護人員紛紛對朱和平醫生的去世表示哀悼,有醫生載電話中泣不成聲。一名科室主任對財新記者說,朱和平醫生待人處事都很「安靜」,其退休後有私立醫院想請他過去,但朱醫生一直沒有答應。「他可能捨不得離開這裡。」

用張文宏的話來說,這是一位老實人,老實人吃虧了,並且殉職了。

目前,武漢市中心醫院還有四名醫生瀕危。他們分別是,消化內科專家王萍,泌尿外科專家胡衛鋒,心胸外科專家易凡,以及倫理委員會的劉勵。

令人恐怖的監察科

自從李文亮醫生接受北京青年報採訪後網友知道這家醫院有一個十分可怕的部門,監察科。

有內部人士給自媒體@章北海的自然選擇供料,「醫院所有職工的微信號都被監察科監控」,「領導決定一切。」

所以我們也明白了,封城不久後,武漢人都不發朋友圈了。

一位外科醫生說,中心醫院的監察科無非是上級領導展示權威的劊子手,沒有臨床經驗和實際判斷能力。

經查,這家醫院的紀委與監察科是同一個科室,但是負責是分別是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李醫生在被訓誡之前早就被院方嚴厲批評過了,急診科主任艾芬身為教授,研究生導師,也不能逃脫監察科的耳目。

在過去兩年武漢雙評議當中,只要醫生收到患者的不滿意,不論誰對誰錯,監察科都要處分,除了扣工資,還要在醫院內網公示。

彭義香院長應該負什麼樣的負責?

本號曾發布過《武漢市中心醫院院長彭義香》,希望社會關注武漢市中心醫院。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文章報道彭義香是一位有醫學背景無醫學實踐的行政官僚。

彭院長是夏家紅院長的繼任者,夏院長被評價為雖然操切,但是水平和業務過硬,有豐富的經驗,這不失為一個優秀的院長。

武漢市中心醫院院長彭義香雖然是臨床本科出身,但是在其畢業之後就和臨床工作沒有關係。工作於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長期做教育工作,怎麼可能內行到足夠領導一個4000人的醫院呢?

臨床經驗的匱乏和理想化的象牙塔生活讓他失去了對病毒的敏銳眼光。

有自媒體扒出,彭義香發表過的論文根本與醫學不沾邊。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2月底鍾南山領銜的團隊投稿至《新英格蘭醫學雜誌》,論文的署名就有黃義香。這次他與鍾南山院士一起同名,真是走狗屎運了。

黃義香這次署名是代表醫院方,應該沒有學術意義。

書記的責任是不是更大?

醫院組織的真正一把手書記是蔡莉。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根據一位急診外科醫生說法,彭院長雖然工作經驗不行,但好歹是醫療系統出身,然而蔡莉是衛生局系統的官員出身,和一線的差距拉得更遠,也不清楚一所醫院的運作方式。

一名急診科醫生告訴我,蔡莉視察急診科時候,因為冬季外傷患者少,就要求把冬季較多的呼吸科病人拉過來,沒有人敢違抗。

在命令執行下去的三年當中,製造了大量呼吸病人和外傷病人的交叉感染,骨折治好,得了肺炎的現象並不罕見。

在這個外行的領導下,各種亂相

疫情剛剛爆發之時,在沒有防護服的情況下,多次消毒,反覆進行無菌操作成為了唯一選擇,然而武漢市中心醫院在這種關頭拒絕個人捐助的酒精,原因是個人捐助標準不統一,不願意承擔風險,要求各科室自行聯繫。

一位醫生表示,在2月初曾經有人聯繫到中心醫院,願意捐贈半噸大米,司機開車前往醫院,但被管理層退回,因為中心醫院嚴守一切物資通過紅會的規定。

這種亂相說到底是沒有人文關懷精神,沒有專業知識打底。

所屬江漢區衛生部門負什麼責任?

據某公號透露,這家醫院的一位醫生向該公號和中國青年報等媒體投遞了一份名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處置情況說明》的文檔,詳細記錄了中心醫院後湖院區的抗疫前半程。

文檔說明,武漢中心醫院1月4日就收到了國家下發的指導手冊,手冊中規定,12小時內上報傳染病報告卡,直接通向國家疾控中心。

然而,1月5日,江漢區插手彙報工作,要求院方專家會診後,區里再次會診才能上報傳染病。

這其實相當於給規定的上報程序製造人為阻力和額外環節,這是國家嚴令禁止的。

1月11日,後湖院區患者劉某某因為疑似感染,準備聯繫疾控中心採樣調查,江漢區疾控中心主任張艷卻回復他們,要等待通知。

12日,湖北衛健委帶隊到後湖院區督導相關工作,做出指示,傳染病報告卡報告需慎重,省市聯合確定之後才能報卡。

根據國家規定,要求醫院不能確診者直接報卡,不需要其他層級審核會診,以避免漏報瞞報。

13日,市衛健委對中心醫院再次作出指示,要求區市省逐級檢測,經省衛健委同意才能上報。1月24日,國家衛健委調查武漢中心醫院,此時,已經有175名醫務人員發熱,56例收治,119例正在觀察。截至今日,根據該名受訪醫生透露,武漢市中心醫院確診達300例。

為什麼武漢中心醫院能有如此之多的騷操作,受訪醫生表示,原因在於領導層。

真正的亂相來自哪?

還是「瞞」字。

財新網採訪了國家衛健委第三批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63歲的袁國勇。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據袁院士透露,在武漢到訪的地方可能都是「示範單位」,我們問他們什麼,他們就答什麼,似乎已準備好。不過,鍾南山就異常尖銳,他追問了好幾次「究竟還有沒有?」,「究竟還有沒有更多病例?」,「是不是真的是你們講這麼多的個案?」但是他們的答案就是我們正在測試,因為1月16日湖北省疾控中心才收到國家下發的試劑盒。最後他們被我們問出說,好像神經外科有1個病人感染了14個醫護人員的情況,但他們也說,那些醫護人員並沒有確診。

袁院士所指的「他們」是武漢衛健委、武漢疾控中心、武漢當地醫院以及湖北衛健委等人士。

他回憶:「我吃飯的時候看到與鍾南山坐一桌的一個副市長,面色好差,心情沉重,他們那時候應該已經知道出大事了,因為第三批專家都到了。我相信他們之前如果有什麼隱瞞的話,到那個階段也沒什麼隱瞞的了。但他們一直在強調,試劑盒是剛剛才下發到武漢,沒測試就沒法確診。」

以下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領導層——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資料來源

財新《對話高級別專家組成員袁國勇:我在武漢看到了什麼》

武漢市中心醫院2019新職工崗前培訓完美收官

https://www.sohu.com/a/326657619_100167047

公號章北海的自然選擇《我採訪了李醫生同事,起底武漢中心醫院》

中華文化新聞網: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武漢市中心醫院大起底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