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現在的中國,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

未普评论文章:在现在的中国,几乎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做官不安全,经商不安全,说话不安全,写作不安全,炒股不安全,聚餐不安全,讲课不安全等,成为一种普遍存在的感受。

在中国官僚体制中,不安全感的存在,和反腐高度关联。习近平的“反腐永远在路上”和前几年他搞的官员财产内部登记,吓坏了大大小小的官员们。他们在提心吊胆中度日如年,不知道习近平的反腐利剑何时会落在他们头上。他们不敢批评习近平,因为习的人马会当面威胁他们,必须停止批评,否则就要对他们进行腐败调查。

中共过去有个传统,即干部可以写信给最高领导人,提出建议甚至批评。但是习近平上任后不久,这个传统似乎消失了。2017年,刘亚洲写信给习近平,建议调整新疆政策,停止关押维吾尔少数族裔民众(蔡霞,“习近平的弱点”,《外交事务》2022年9月6日)。他先是被警告不得再妄议习近平的政策,然后以严重贪腐罪被判了死缓。

就连习近平的亲信,那些习亲手提拔和重用的人,如蔡奇、李强、王沪宁等,也都有可能感到不安全。李强被称之为是在习近平面前说得上话的心腹,但人们普遍认为,习不会无保留地信任他。最近中国两会正在召开,人大会议刚一开始就宣布,今后几年都不会召开国务院总理主持的新闻发布会了。本想借机为自己立威的李强,心里肯定不受用。此外,习似乎在用丁薛祥和何立峰甚至蔡奇去牵制他,李强能有安全感吗?王沪宁是另一个例子,作为三朝得宠的国师,在国内被嫉妒,在海外被抨击,有朝一日,习不用他了,甚至把他当作替罪羊抛出去,绝非不可能!

这种不安全感也波及到红二代。几年前,习近平重判任志强18年,只因任批评他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习如此重判任志强,说明他非常忌惮红二代,担心他们有样学样。自习执政以来,绝大多数红二代被他排除在最高决策层之外,不被重用。但张又侠是个罕见的例外。习的父亲和张的父亲有深厚的战友情谊,然而这种情谊能一直保护张又侠吗?我看很难。习近平以达到目的即“过河拆桥”而闻名,当年,曾庆红和王岐山都有过类似的被“过河拆桥”的经历。前一阵子,习近平下令倒查2017年之前的军中腐败,那时正是张又侠任职。所以,如果张又侠哪天突然失宠被处理,我们不必大惊小怪。

现在的中国,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不安全感还从精英阶层向中下层扩散。他们当中有许多人表现出不满和失望,但他们能使用的办法就是消极抵抗,躺平或者不作为。2021年底,中共中央纪委公布,当年1至10月,共查处“贯彻落实习近平和中央重要指示精神不力”案件24.7万件,其中包括许多干部请病假,或找借口拖延反腐行动等等。尤其令习近平不安的是,精英们的不满情绪正在向公众蔓延。

非常有趣的是,在所有感到不安全者中,习近平恐怕最缺乏安全感。这反映在他的讲话中和所谓的习近平思想中。他总是谈安全,强调安全。习近平如此强调“安全”,也是因为他感觉很不安全。习近平的不安全感来自几个方面:对中国崛起围追堵截的国际环境,特别是来自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高度挤压和深度脱钩;二是来自党内前朝元老的不满、被拉下马的腐败官员的憎恨和红二代的批评,及普通老百姓对他倒行逆施的反对,三是党内同僚对他这个核心的某种挑战。

习为了自己的执政安全,把整个中国搅得鸡飞狗跳。在习执政期间,中国人可能再也感受不到应有的安全了。

華客|新聞與歷史:現在的中國,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