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新聞 静宜 1周前 (03-25) 24次浏览

  因為無論是在交通工具上還是在相對封閉的課室裏,除了中國人,幾乎沒有其他人戴口罩。更何況,倫敦還是英國疫情的 重災區

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據英國衛生部消息,截至當地時間 2020 年 3 月 22 日上午 9 點,英國已對 78340 人進行了新冠肺炎檢測,累計確診
5683 例,截至下午 1 點,累計死亡 281 例。

自從 3 月 12 日英國首相鮑裏斯 約翰遜宣布英國抗疫進入延遲階段並第一次提及 群體免疫 的概念後,留學生中引起一陣恐慌。

各式各樣的 防疫自救互助群
將一個個渴望信息交換的個體聚集起來,學生們在群裏討論疫情走勢、囤貨渠道、去留抉擇,追問求證的字裏行間彌漫著焦慮的情緒。

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圖源:BBC

與此同時,回國的機票價格持續走高,但不管直飛還是轉機,都變得一票難求。

1、疫情下的口罩分歧

雖然英國政府目前仍未下令關閉大學。部分高校早已陸續采取措施。

3 月 6
日,倫敦大學學院發郵件告知學生:不會處罰疫情期間不去上課的學生。一梵注意到,從那天開始,很多中國學生開始選擇自我隔離,不去上課了。

因為無論是在交通工具上還是在相對封閉的課室裏,除了中國人,幾乎沒有其他人戴口罩。更何況,倫敦還是英國疫情的 重災區 。

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倫敦大學學院發郵件稱不會處罰疫情期間不去上課的學生(圖 / 受訪者提供)

去年 9 月,一梵來到英國,在倫敦大學學院城市更新專業開始了她的研究生生活。與她同行的,還有 3
個大學同學,四人同班,又同住在一棟學生公寓,常常一起上下學。

自英國出現疫情以來,這種 一起行動 給她帶來一份安全感。
外國人覺得戴口罩的是生病的人,生病了就應該呆在家裏。如果你戴了口罩,旁邊人會離你挺遠。 再加上看到一些戴口罩者被歧視的新聞,一梵覺得,
四個人一起戴口罩,感覺會安全一些。

3 月 12
日,她原本有兩門課,上午的課在教室,考慮到室內空氣不是很流通,外國同學也不戴口罩,四人決定還是不去了。而下午的課是室外遊覽,且參觀地離住地也不遠,權衡之下,四人戴好口罩,一起出了門。

當時完全沒想到,那會是我研究生階段的做後一堂課(線下)。
一梵回憶說。也正是在那天,英國宣布進入延緩階段。隔天,她就收到了學校改線上授課的通知。

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在最後一次一起去上課的路上,過馬路等紅綠燈的時候,旁邊兩個外國小孩突然衝他們大聲咳嗽;返程時又是在十字路口,一個司機朝他們發出怪聲。知道自己被針對了,一梵很無奈:
原來就算是四個人,也會遇到歧視性行為。

好在老師和同學一直對中國學生戴口罩沒什麽異議。隨班級參觀時,一梵注意到,老師戴上了一次性手套,這個小細節顯露出雙方防疫思路的不同,
他們的解決方案就是避免手上的病毒接觸到臉部。

為什麽外國人總是不戴口罩呢?可以達成共識的是,患者和醫護人員需要佩戴口罩。分歧在於,對健康人來說到底有沒有必要佩戴口罩。

歐美媒體的宣傳重點一直是勤洗手,認為觸摸眼、鼻、嘴最容易傳播病毒。隻要人與人之間不距離過近、沒有被對著咳嗽和打噴嚏,口罩就不是必要的。此外,民眾囤積口罩也可能會導致患者、照顧確診和疑似病例的醫務工作者口罩不足。

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在這樣的科普宣傳下,消毒用品在英國開始變得緊缺。

3 月 6 日,布裏斯托出現第一例確診病例。當天下午,在布裏斯托大學攻讀高級計算碩士的誌傑開始囤防疫物資。

我還是有一點行動晚了。
那天,他唯一買到的是清潔廚房、廁所的消毒液,其他如噴衣服的消毒液、洗手液等物資都賣光了。兩天後,在超市囤食物時無意中發現的一包僅剩的消毒紙巾,成為他的第二波購入成果。

2、 群體免疫 之下

3 月 12 日之後,首相一句 將會有更多的家庭失去摯愛的人 ,再加上被不斷放大的 群體免疫 ,一時間,英國的 佛係
抗疫措施備受質疑。

雖然政府多次強調時機很重要,已經準備了相關計劃,將在 正確的時間
推出。但在意大利封鎖、波蘭關閉邊境兩星期的對比下,英國的措施看起來過於溫和。

爭論之下,英國社會氛圍有發生變化嗎?

在倫敦政經學院攻讀媒體傳播碩士的君晗發現,進入拖延階段後,倫敦街上和地鐵上的人開始變少了。

一梵覺得最恐慌的還是中國留學生,當地人除了囤貨,生活好像沒受到什麽影響。她最近去超市采購時,發現超市外的手推車明顯減少,以前常常剩幾十輛,但這次隻有兩輛。走進超市,油、意大利麵、麵包、洗手液、衛生紙等都被采購一空,可以確定的是,英國人也開始囤貨了。

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囤貨當天的超市一角(圖 / 受訪者提供)

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出過門的誌傑感受到的變化來自他的導師。以往,導師會定期約他見麵,聊一聊生活和學習上的問題。但在上周,導師主動將見麵改成了線上,
這在外國人中很少見。

也是在上周和導師的線上交流中,聊到政府措施,導師說,英國很難做到像中國那樣的防控,比如專門針對疫情修建醫院。

在君晗看來,比較國家間的不同抗疫策略,是一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因為
不同政策背後是不同的政體、不同發展階段和不同的科學預估模型。

數據模型也正是英國策略的重要依據之一。除了國情差異,還應看到該策略背後的理論邏輯。

前文已提到帕特裏克 瓦倫斯(Sir Patrick Vallance)的解釋,推遲並削弱爆發高峰類似 錯峰感染
,將短時間內的集中爆發攤開到不同月份,以保證醫療係統持續有能力應對,救治重症患者,防止出現醫療擠兌。

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3 月 21 日,英國倫敦,人們戴著口罩從一家關閉的餐館前走過

在這個長期抗疫的過程中,會有越來越多的輕症康複者獲得免疫力,從而形成群體免疫。

這裏的前提是,康複者擁有免疫,且免疫可長期維持。但從目前的情況,這些還沒有定論。

3、去留抉擇

贏則碩士畢業,輸則海德公園 ,成為在英中國留學生之間的一句有些心酸調侃。回還是不回?大家糾結的點,始終圍繞安全與學業。

誌傑選擇了留下,因為相比呆在宿舍,他覺得在飛機上感染的可能性更高。而且回國後和老師、同學討論還要考慮時差問題。

一梵在 3 月 13 日停課當晚就決定回家,但即使這樣,她也隻搶到了 3 月 27 日的直飛機票,花了 1 萬 6
千元,是她赴英國時機票價格的兩倍之多。

對她來說,停課通知堅定了她回家的想法。在此之前,她已經被同學的焦慮情緒 傳染 了。同行四人中原本最淡定的一個男生,在看到 NBA
賽事取消、足球球員確診的新聞後,心態開始 崩了 。想到之前上學都是乘地鐵,旁邊的人又不戴口罩,
他總覺得病毒就在身邊,懷疑我們也感染上。

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君晗的回家計劃也是在 3 月 13
日左右製定的。她對畢業倒沒什麽擔心,因為課程論文回家也可以寫。對她來說,最為擔憂的是未來的不確定性。
不知道按這個情況發展下去,六月份英國還能不能夠返回國內,我怕六月份的時候航班停飛。會影響我回國暑期實習的計劃,所以我打算現在能走就走。

如何有效防護是回國路上最大的挑戰。離出發還有一周時,君晗已為回國做起了準備:N95
口罩、泳鏡、消毒紙巾、酒精棉、一次性的手套,還有朋友走之前留給她的一套防護服,全副武裝。她甚至不打算在長途飛行過程中吃飯了,
可能會在機場沒什麽人的地方,稍微摘下口罩吃點巧克力、喝點水什麽的。

一切準備都是為了將風險降到最低,回國路上有很多不確定因素,除了防護措施,還有轉機國家政策變化、抵達地隔離政策等,留學生們需要成功回國同學的經驗分享。

最近,很多回國攻略的帖子下出現了謾罵聲音。@年糕阿紋是近期回國的留學生,她一直在微博分享回國隔離政策、乘轉機方法等信息。3 月 14
日,她剛回國沒怎麽休息,又不斷被懟,精神壓力太大,發微博說自己可能 不繼續 了。

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但僅過了一天,3 月 16 日,她又重新開始更新,為大家搜集最新的回國攻略。很多還在外焦慮的學生,在這裏得到指引,得到安心。

歸國人員瞞報、不配合防疫安排的現象存在,但絕不是主流。隻要遵守規則、配合檢疫工作,留外還是回國,都是不應該被指責的選擇。無論何時,我們要對抗的是病毒,而不是人心。

× 

中華文化新聞網: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兩難下的群體:“群體免疫”漩渦下的中國留學生(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