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疫情剛企穩 複工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強拆(組圖)

新聞 雅婷 2个月前 (03-29) 43次浏览

劃重點:


  • 1
    2月4日江西省景德鎮市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4人。同一天,景德鎮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應急指揮部發布第三號通告,全市實行封閉式管理,成為江西省首個“封城”的地級市。

  • 2
    郭清林告訴記者,三天後的2月20日,十多位戴著口罩的男子進入為民宿舍樓,用鐵錘將他家的防盜門砸壞,妻子打開房門後發現十多人站在門口,對方警告他們三天內全部搬離,否則到時“連房帶家具一起推掉”。

  • 3
    為民宿舍樓住戶告訴記者,2月29日,大約有60戶住戶在事先沒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況下,房子就被全部拆除。得到消息後,有居民去了拆樓現場,房子和來不及搬走的家具已經變成廢墟。

2020年春節剛過,在疫情防控關鍵時期,江西省景德鎮市珠山區的數十戶居民的住房因涉及棚改項目被強拆。

2月20日前後,珠山區為民宿舍樓多位住戶接到最後通知,限期月底前必須搬離,居民們隻能四處尋找棲身之所。9天後,為民宿舍樓被強拆。

而在此之前,2月4日江西省景德鎮市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4人。同一天,景德鎮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應急指揮部發布第三號通告,全市實行封閉式管理,成為江西省首個“封城”的地級市。

景德鎮官網顯示,1月27日,景德鎮市成立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景德鎮市委書記鍾誌生、市長劉鋒共同擔任組長。此後,景德鎮公布了加強防控10條措施,對內封閉,對外嚴控。

截至目前,景德鎮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6例,已被全部治愈。

疫情期間宿舍樓被強拆

2月17日,景德鎮市珠山區為民宿舍樓居民郭清林的家裏,來了幾位不速之客。他們自稱是景德鎮陶瓷文化旅遊發展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陶文旅公司)拆遷辦的工作人員,要求郭清林2月底前必須搬離,否則後果自負。

郭清林當場表示,因不滿意此前的房屋征收條件,自己與珠山區政府的行政訴訟還沒有完結。除非法院申請強製執行,否則他不會自行搬離。

郭清林告訴《財經》記者,三天後的2月20日,十多位戴著口罩的男子進入為民宿舍樓,用鐵錘將他家的防盜門砸壞,妻子打開房門後發現十多人站在門口,對方警告他們三天內全部搬離,否則到時“連房帶家具一起推掉”。

收到警告的,並非郭清林一家,也包括為民宿舍樓的另外20多戶居民。無奈之下,居民們再次去珠山區政府反映情況,同時也向警方報案。

郭清林告訴《財經》記者,珠山區信訪局給他們答複是,陶文旅公司跟區政府是平級,關於征收補償問題,需找陶文旅公司拆遷辦協商解決。2月25日下午,居民們來到陶文旅公司拆遷辦談賠償事宜,並向對方提出按照周邊房價的賠償要求,此後拆遷辦的工作人員讓他們出去,“沒什麽好談的”。

為民宿舍樓住戶告訴《財經》記者,2月29日,大約有60戶住戶在事先沒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況下,房子就被全部拆除。得到消息後,有居民去了拆樓現場,房子和來不及搬走的家具已經變成廢墟。這其中,也包括郭清林的住房。

2月29日,為民宿舍樓強製拆遷現場

居民們事後才聽說,當天,幾輛大型挖掘機從沿街門麵房開始拆除,很快就將樓房夷為平地。

為民宿舍樓2002年建成,屬於為民瓷廠職工籌建的商住樓,同年底,住戶們相繼取得了房產證。這幢樓房位於景德鎮東城核心區域,鄰近景德鎮第一中學、景德鎮第十七小學,以及三甲醫院景德鎮市第三人民醫院,大樓與景德鎮著名景點陶溪川旅遊區僅隔一條馬路。

2018年8月23日,珠山區政府發布了《關於對景德鎮市鳳凰山片區周邊、珠山環境治理棚戶區改造項目房屋征收的決定》(下稱《征收決定》)。征收範圍為鳳凰山片區周邊九九九廠、藝術瓷廠地塊、陶機廠片區、為宇路東側及為民瓷廠片區。

同被劃入珠山區棚改項目的,還有陶玉新商住樓、華茂商住樓、為民陶通公寓樓、東方商住樓等多幢樓房,涉及居民4000餘戶。從2019年開始,這些樓房已先後遭到強拆。

城市棚戶區指的簡易結構的房屋,如簡易樓或筒子樓,無獨立衛生間廚的住宅,一般這種建築都有類似的特點,密度較大、使用年限久、房屋質量差、建築安全隱患多、使用功能不完善、配套設施不健全等等。令居民不能理解的是,自己所居住的樓房並不符合這些條件,為何會成為棚改項目。據《財經》記者了解,被劃入改造範圍的多幢樓房都是在2002年-2007年期間建成,樓齡均不滿20年。

有居民告訴《財經》記者,他們曾帶著疑問前往珠山區政府反映意見,對方指派了陶文旅公司工作人員來協商。他們對此更加不解,《征收決定》是區政府發布的,而陶文旅公司隻是一家企業,“他們有什麽資格來解決問題”。再後來,他們才發現,棚改項目的實際拆遷方和建設方都是陶文旅公司。

據居民們反映,從2018年8月開始,就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以拆遷辦名義威脅被征遷戶。之後有人不僅在沿街商鋪前建起圍牆,還曾多次發生住戶家門鎖眼被堵,家中被斷水斷電的情況,一些居民不堪其擾,陸續搬離舊居。

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王令是被征收居民的代理律師。他認為,陶文旅公司的種種行為涉嫌違法。

依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下稱《征收條例》)規定,作出房屋征收決定的市、縣級政府對被征收人給予補償後,被征收人應當在補償協議約定或者補償決定確定的搬遷期限內完成搬遷。也就是說,實施房屋征收時,應當先補償、後搬遷。

《征收條例》還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脅或者違反規定中斷供水、供熱、供氣、供電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遷。禁止建設單位參與搬遷活動。

另據《征收條例》規定,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內不申請行政複議或者不提起行政訴訟,在補償決定規定的期限內又不搬遷的,由作出房屋征收決定的市、縣級政府依法申請法院強製執行。強製執行申請書應當附具補償金額和專戶存儲賬號、產權調換房屋和周轉用房的地點和麵積等材料。

然而,為民宿舍樓的多位居民表示,在房屋遭到強拆之前,他們既沒有簽訂補償協議,也沒有收到法院強製執行的法律文書,而且正在推進相關的行政訴訟。

棚改項目惹爭議

在正式發布《征收決定》三個月前,景德鎮市珠山區政府曾公布《景德鎮市鳳凰山片區周邊、珠山環境治理棚戶區改造項目房屋征收與補償安置方案》(下稱《補償安置方案》)征求公眾意見。那時,住戶發現,自己所居住的為民宿舍樓,被納入征收範圍。

《征收決定》公布後,為民宿舍樓住戶掛出橫幅,反對以棚戶區名義征收房屋。

《補償安置方案》涉及範圍,包括鳳凰山周邊的九九九廠和藝術瓷廠地塊,以及珠山環境治理範圍內陶機廠片區,為宇路東側及為民瓷廠片區。擬征收的四個地塊,分布在城東不同區域,最遠相距約5公裏。

景德鎮市舊城區並不大,九九九廠距離藝術瓷廠約5公裏,跨越半個城區。若以為宇路為中心,分別距離九九九和藝術瓷廠約3公裏,兩個片區跨越三條街道多個街區,卻被納入一個棚改項目。

《補償安置方案》實施細則顯示,征收補償價根據建築結構不同有所區別,磚木結構每平方米3600元、磚混結構每平方米3750元、框架結構每平方米4000元。拆遷安置房分為觀溪郡和攬楓郡兩個小區,市場定價為每平方米5580元,政府最低控製價為4499元。這意味著如果居民們接受安置方案,還需要補交差價。

從好地段搬到差地段,還要補交差價。居民們表示,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補償安置方案。

2019年4月,為宇路片區沿街商鋪門前,被砌起了圍牆

在居民們的多次申請之下,珠山區政府於2018年7月19日召開了《補償安置方案》聽證會。在這次聽證會上,八名被征收人代表,分別對征收方案中涉及“棚戶房”認定標準、征收實施主體,以及征收補償方案標準低等提出質疑。

陶機廠片區代表在聽證會上對房屋被征收後所規劃實施的項目發表了意見,依據陶文旅公司公布的項目,房屋被征收將建設商業店鋪,那麽棚改項目就是噱頭,因此表示堅決反對。

為宇路片區代表郭清林認為,依據《征收條例》規定,房屋征收與補償主體是珠山區政府,區政府征收辦公室是主管部門,禁止建設單位參與搬遷活動。他認為,拆遷項目部的工作人員,多數由陶文旅公司臨時聘用,意味著搬遷由陶文旅公司負責實施,這並不符合法律規定。

聽證會結束後不到一個月,珠山區政府即公布了《征收決定》,其內容與此前《補償安置方案》內容基本一致,八位代表的意見均未被采納。居民們認為,這次聽證會實際就是“走過場”。

居民們對棚改項目的質疑,在景德鎮市政府文件中進一步得到了印證。

2017年11月1日,景德鎮市國土資源局印發文件,同意陶文旅公司申請的珠山環境治理棚戶區改造項目,並將該項目列入用地計劃。四天後的11月15日,景德鎮市發改委印發文件,正式批複珠山環境治理棚戶區改造項目,項目涉及棚戶區改造1459戶,估算總投資20.54億元,申請方為陶文旅公司。

2018年3月5日,景德鎮市房管局印發文件,再次確認陶文旅公司所申請棚戶區改造項目,改造範圍包括陶機廠片區,以及為宇路東側的為民瓷廠片區。

幾乎與此同時,景德鎮市國土資源局和發改委,又先後給陶文旅公司批複了鳳凰山片區棚戶區改造項目,總征收戶為2791戶。此後,珠山區政府將兩個項目合二為一,下發了前述《征收決定》,合計被征收戶為4250戶。

訴訟維權未果

2018年11月6日,在與珠山區政府協商無果後,四個被征收片區的213位居民向景德鎮市中級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居民們認為,相關的征收決定認定事實錯誤,與客觀依據不符,征收目的亦非棚戶區改造,從而請求法院撤銷珠山區所作出的《征收決定》。

景德鎮市中級法院於2019年3月20日對此案進行了公開審理。在庭審過程中,就“棚戶區”認定、補償標準,以及《征收決定》程序合法性,雙方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居民們認為,《征收決定》不符合物權法的規定,不能保證被征收人的生活水平不下降。以為宇路片區為例,周邊分布著多所名校,以及人民第三醫院,屬於景德鎮老城核心區,征收評估價每平方米為3750元,而被告遠離市中心的拆遷安置房,評估價卻為5580元每平方米。

依據《征收條例》規定,對被征收房屋價值的補償,不得低於房屋征收決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類似房地產的市場價格。而為民宿舍樓的征收評估價,明顯低於周邊每平方米約6000元的二手房價。

珠山區政策方麵辯稱,其作出的《征收決定》正確、程序合法,已將征收決定補償方案張貼公告,廣發征求公眾意見。並在公告中載明了征收補償方案和行政複議、行政訴訟權利等,事實清楚,於法有據。

2019年5月16日,景德鎮市中級法院出具判決書,認為珠山區政府作出《征收決定》後,依法履行公告等程序事項,符合《征收條例》規定的程序要件,駁回居民們的訴訟請求。

雖然判決居民們敗訴,但法院在判決書中也提及,房屋征收範圍涉及到4000餘戶,麵積達26萬平方米,征收戶數多、麵積廣,社會影響大,征收區域存在差異。

判決書因此建議珠山區政府,在征收補償行為中,要充分征求和聽取業主意見,且將征求範圍覆蓋到各個小區,考慮房屋的建設年限、小區的基礎設施、周邊環境以及生活狀況,不能將房屋納入棚戶區改造範圍就以“棚戶房”的特征來界定房屋價值。

對於景德鎮中院的判決結果,居民們的代理律師王令表示,被告作出《征收決定》事關原告切身利益。而且《征收決定》存在形式錯誤、程序不當、事實與法律依據不足的問題。

王令認為,將四個征收片區強行糅合為一個《征收決定》,違反慣常通用的一項目一征收的基本征收模式。王令有近20年的拆遷行政案件代理經驗,據他稱,從未在自己所代理的案件中遇到過這種情況。

王令還認為,征收程序存在不當之處,珠山區政府作為征收方,並未對所謂棚戶區進行具體調查和認定,比如,沒有對棚戶區現狀尤其是新房與棚戶房比例進行調查。他指出,被納入征收範圍的為宇路片區並不是棚戶區,當地居民從未申請棚戶區改造,被征收房屋不符合棚戶區改造標準,絕大多數房屋建成均不超過20年,而且是磚混或鋼混結構。按照《征收條例》的規定,除非因公共利益的需要,城市政府不得征收這類房屋。

而且,依《征收條例》規定,因舊城區改建征收個人住宅,被征收人選擇在改建地段進行房屋產權調換的,作出房屋征收決定的市、縣級政府應當提供改建地段或者就近地段的房屋。

因不服景德鎮中院一審判決,周群等213人向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景德鎮市中級法院的判決。同時,居民們請求原地回遷。

2019年10月12日,江西省高級法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同時說明,就地回遷屬於安置補償實施階段中對安置補償的具體要求,不屬於對《征收決定》的審查範圍。

2019年12月6日,居民們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但目前尚未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的回複。

然而,就在居民們仍在努力用司法手段維護自身權益的時候,他們的房屋已經被強行拆除。

在此期間,另有插曲,2019年3月25日,珠山區房屋征收與補償管理辦公室主任程意來,因涉嫌嚴重職務違法被景德鎮監察委監察調查。

同年7月29日,曾分管珠山區棚改項目的副區長馬雲華,也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向景德鎮市監察委投案自首,三個月後,馬雲華被“雙開”。

中華文化新聞網:疫情剛企穩 複工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強拆(組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疫情剛企穩 複工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強拆(組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