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瑞副總裁性侵養女案引熱議,進展到哪了?

新聞 雅雯 3个月前 (04-10) 32次浏览

傑瑞高管疑似性侵養女 公司聲明:已與鮑某解除勞動合同

新京報快訊
據傑瑞集團微信公眾號消息,4月9日晚,傑瑞集團發布聲明:傑瑞集團在獲悉媒體報道的有關《煙台上市公司高管涉嫌性侵養女》突發事件後,高度重視。4月9日下午傑瑞集團已經與鮑毓明先生協商解除了勞動合同。

來源:傑瑞集團微信公眾號

副總裁性侵養女立案半年,究竟進展到哪了?
 
山東煙台傑瑞集團副總裁、首席法務官鮑某明被指性侵未成年“養女”,引發社會熱議。

受害人李星星(化名)自稱,2016年起,當時剛滿14周歲的她就被“養父”鮑某明性侵、虐待,一直生活在他的淫威和控製之下,小小年紀要被迫看各種色情片,被迫拍下裸照和視頻,不僅手機QQ受到監視,連上個廁所都不能關門。

由被害人陳述出的種種性侵未成年人的細節,讓人作嘔。但是,本案的偵辦過程卻是一波三折。

2019年4月8日,女孩在第一次自殺未遂之後,警方刑事立案,幾天之後的4月26日又宣布撤案。在當年10月檢察院的介入之後,煙台警方再次立案,但又沒有了下文,甚至進入了停頓期,辦案警官拒不接聽電話,拒不向李星星披露案件的進展。鮑某明也並沒有被限製人身自由,依然是大型石油公司的高管、通訊公司獨立董事。

世界上難免會出現低於人類水準的獸行,但是一個法治社會是有能力及時、嚴厲懲戒這種獸行的。當然,不能對受害者的舉報“照單全收”,嫌疑人鮑某明本身也應該適用“無罪推定”的原則。公眾的質疑不能越俎代庖,代替司法程序本身,但是,警方也應該積極回應公眾的關切。

本案去年10月第2次刑事立案,目前案件進展到底如何了?為什麽沒有采取刑事強製措施?受害人所述提交給警方的有血跡、精液的衛生紙、衛生巾,警方有沒有做過DNA鑒定?是不是鮑某明的?這些物證能不能夠固定其性侵的罪行?

僅從媒體報道所披露出的有限的證據來說,就有很多明顯的性侵線索存在:有照片顯示鮑某明脫光上衣,在“女兒”麵前擺弄據稱是成人性用品的粘膠帶。李星星還有多張床單照片,有的沾血,有的被踹爛,指向暴力性侵的存在;照片還顯示,鮑某明的電視機裏還有幼童色情片,作為美國出庭律師的鮑某明,不可能不知道持有兒童色情資料本身,在美國就構成犯罪……這些線索雖然不能直接作為性侵的證據,但是,可以作為性侵未成年人的間接證據。煙台警方到底有沒有去認真核查比對這些線索?

直到4月8日本案被媒體報道之後,鮑某明仍高調表示:自己與女孩不存在“養父女”關係,“她做這個事是別有用心的,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但對於是否和女孩發生過性關係,鮑某明表示涉及隱私不方便透露。

本案當中,嫌疑人的囂張之處、讓人不可思議的細節,也需要警方做出回應,避免公眾的誤解。

第一,2019年4月第一次撤案之後,雙方又在鮑某明的家裏發生衝突,在警方的促使之下,鮑某明給受害女生寫了一封保證書:“給我現在的女兒,和未來的妻子”。在涉及到性侵的案件當中,當著警察的麵,嫌疑人把自己名義上的未成年人“女兒”叫做妻子,這麽明目張膽的性侵線索,辦案民警有沒有進行深入調查?

第二,2019年4月8日,李星星在做筆錄的間隙,在派出所的沙發上休息,而此時鮑某明也坐到了那個沙發上,向李星星挨過來。而刑警隊的副隊長張高就這麽看著,沒有阻止。按李星星的轉述,一名民警稱,“我不能再管你這件事了,再管我就沒工作了。”這讓人感覺到,鮑某明在當地手眼通天,警察對他惟命是從。希望煙台警方能及時做出澄清,不能把案子放到磨砂玻璃的後麵。

第三,據澎湃披露的一份2020年2月南京警方給煙台警方的電話錄音,煙台警察反複向被害人表示:“這個案件已經處理完了”,“和檢察院已經聯合下過文件了”,“別老是強暴強暴的”,甚至辦案民警丁警官也拒不接電話。這個操作就耐人尋味了,明明2019年10月已第2次立案,之後並沒有撤案,何來案件已經“處理完了”的說法?

冷靜不代表麻木,嚴格執法不代表要“關門辦案”。從被害人向媒體的陳述來看,性侵暴力長期存在、令人作嘔,並且當事人也提供了帶有血跡、精液的衛生紙等證據。甚至鮑某明都不敢向記者否認自己和李星星發生過性關係。很難說,這樣的案子是查不清楚的。期待這個案件能夠得到公正、陽光的處理,大家都在看著呢。

中華文化新聞網:傑瑞副總裁性侵養女案引熱議,進展到哪了?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傑瑞副總裁性侵養女案引熱議,進展到哪了?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