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死都不怕卻怕共產黨的吸毒者:講的一個鬼故事

新聞 雅惠 3周前 (05-07) 30次浏览

死都不怕卻怕共產黨的吸毒者:講的一個鬼故事

2003年,我第二次被中共非法關押在勞教所。

人生中和有一些人第一次相遇時,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像分手多年後的摯友重逢。

我第一次見到大憨時的感覺就是這樣。

大憨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我怎麼感覺好象過去見過你!」

大憨瘦瘦高高的,大我一歲。吸毒10年了,已經被勞教5次,加上拘留和強制戒毒的時間,用他的話說:「喝了10年共產黨的稀飯」。他右手食指少了一半是在一次勞教中抗拒勞動改造自殘留下的紀念。

他給我講了一段他不要命的經歷:幾年前有一次他因為吸毒被警察在家裡抓到,警察給他上了背銬,在壓著他走出房門之後,他竟然戴著背銬,從三樓的走廊欄杆處全身朝外沖了出去,不是跳,是沖,結果,他摔斷了幾根肋骨,逃過了這次關押。

我問他:你不怕死嗎?他說:當時就是寧死也不想失去自由被關押。他死都不怕,卻怕共產黨的監獄,怕共產黨。

我原以為他什麼都不信呢,接觸時間長了,他給我談到了他的家庭、童年、失敗的婚姻、曾有的歡樂和痛苦等等,讓我看到了他的內心深處。

最讓我感慨的是,他談到的對「政府」的看法,他說:「我和政府打了十幾年的交道,最壞的就是政府和這群警察,千萬不要相信政府和警察!他們說的話一句都不要相信!有推翻他們的組織,我第一個參加!」

我們天上地下什麼都侃,有一天我倆說到神啊佛啊的,他突然神秘的說:「我相信有鬼一定就有神,因為我見過鬼!」

真神了,我還不知道鬼什麼樣呢,趕忙問:你在哪裡見到的?你怎麼知道是鬼?

他說:「那一年我住在一個朋友的家裡,朋友是個單身。有一天晚上朋友上夜班沒在家,大概是後半夜,我吸完大煙,關上燈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著時,忽然面前出現了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她用手來扭我的頭,我嚇壞了,趕快打開燈,女人消失了,我後半夜一直沒敢睡。好容易挨到早晨朋友下班回家,我當作特大新聞告訴他。沒想到我朋友笑了,說:『沒事,我趕她走。』

原來我的這個朋友是那種能看見咱們看不見的東西的那種人。前一天早上他出去晨練,經過一棵大樹時,發現一個上吊的女人掛在那裡,就趕緊打電話報了案,還跟著到公安局寫了筆錄,沒想到這個女人跟來了……。」

自從以後,大憨不敢再幹壞事了,他說人不是死了就沒有了,只不過咱們的眼睛看不見了,但就是毒癮還戒不了。

他說,第一次送進勞教所,原以為自己可以被強制戒了吸毒癮,後來發現在裡面可以通過警察弄到「貨」,這下才知道,原來「政府」把他們抓來是給老百姓看的,讓不知情的人以為中共多好呢,其實進過勞教所的人都知道,這個政府不是教你好,是讓你變的更壞。警察是穿著警服的土匪,他們不但慫恿你吸毒,而且還在你毒癮上來時把沒收來的毒品高價賣給你。

大憨說:「你不知道,當你發現這個『政府』比你還壞時,那種絕望是可怕的。人再出去後,幹壞事就沒有顧忌、沒有收斂了。所以二進宮,三進宮,還有的幾十次進宮,和那些惡警們都成了朋友,誰都知道誰是怎麼回事,誰都不會掩蓋自己的真實嘴臉。警察就這麼跟我們說:『上頭有的是地方撈錢,我們不抓你們,上哪兒撈外塊去?』」

我一下明白了,為什麼中共一次要50億元擴大監獄、勞教所,原來是為了多關押些人,好從他們身上細水長流的壓、榨。這哪兒是人乾的事!

我和大憨成了好朋友,經常在一起聊,他說下定決心要改變一下,不能因為「政府」壞自己也跟著壞,他說不但要把毒癮戒掉,而且要做個真正的好人。說的時候我看到他的眼中閃動著希望之光,面部表情透出從未有過的柔和,象變了一個人一樣。

2004年夏天,我離開勞教所的大門,和大憨揮手告別,從此再也沒有機會見面。我的朋友,你現在哪裡?你還好嗎?

中華文化新聞網:死都不怕卻怕共產黨的吸毒者:講的一個鬼故事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死都不怕卻怕共產黨的吸毒者:講的一個鬼故事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