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國罵”成為中國對內對外宣傳的常規新口徑

新聞 天君 3周前 (05-08) 37次浏览

近幾個星期來,“國罵”在中國獲得了一種新的含義,即“國家級咒罵”。觀察家們注意到,在世界許多國家有意就中國共產黨當局隱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導致疫情在中國大爆發進而禍害全世界追究中共當局責任之際,中共控製下的中國媒體展開咒罵式宣傳。但這種宣傳究竟產生了什麽效果還難以確定。

國罵似乎成為中共宣傳新常規

觀察家們注意到,在過去的一年裏,“國罵”似乎成為中共的一種常用的宣傳手法。在去年發生的香港“反送中”(即反對香港政府試圖修改逃犯條例以方便中共當局在香港抓人,然後送到中國大陸審判)的抗議中,親中共的中國留學生在西方國家示威,公開集體呼喊“你媽死了”和一些更難聽的叫罵以伸張他們支持中共的立場,而中共當局對這種以國罵表態的做法沒有提出異議或批評。

時間快進到2020年5月,在觀察家們看來,動用國家級宣傳工具進行咒罵儼然正式成為中共當局的宣傳政策或做法。例如,5月4日,中共宣傳喉舌新華社發表評論,標題是“蓬佩奧的嘴,騙人的鬼”。

新華社的評論說,“最近,隨著美國疫情加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媒體曝光率也高了起來。他頻繁露麵不為別的,隻為抹黑中國、構陷中國、給國際抗疫合作拆台胡言。這不,蓬佩奧日前再次兜售‘中國起源論’,指稱新冠病毒‘來自中國實驗室’。”

在蓬佩奧受到中國國家級媒體最新一輪的咒罵之前,他接受美國廣播公司電視台采訪的時候說:人們“高度相信”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該實驗室正在研究蝙蝠體內是否存在這種病毒。他說;“記住,中國有感染世界的曆史,他們也有管理不合格實驗室的曆史”,“這不是第一次因為中國實驗室的失敗而讓世界暴露在病毒麵前。”

在同一天,新華社還發表另一篇評論,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白宮國家貿易和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納瓦羅稱作“哼哈二將”。

中國官方媒體展開的咒罵外交的矛頭不僅指向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或美國,而且也指向其他國家。如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發表評論,標題是“澳大利亞總折騰
像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口香糖”。

官方國罵大興為哪般

在觀察家們看來,過去一年裏,中共控製下的中國媒體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發出的國罵例子太多,早已經數不勝數,即使是分門別類也難以列出一個比較完整的單子。例如,最近出現在中國官方媒體僅僅是針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國罵例子就有:

——散布“政治病毒”的蓬佩奧正在把自己變成人類公敵

——背負“四宗罪”的蓬佩奧已經突破做人的底線

——蓬佩奧式荒誕邏輯包藏禍心

在長期觀察中國的觀察家們看來,中共控製下的中國官方媒體如此以國罵為主打,這種景象在1976年前,也就是在當今中共領袖習近平所讚賞的已經死去的中共獨裁者毛澤東統治中國的時代是常見的。當時,中國媒體一度長期叫罵蘇聯(即中共所稱的蘇聯修正主義,簡稱“蘇修”)、美國帝國主義(簡稱“美帝”),世界“各國反動派”。

對當今中國官方媒體重新祭出國罵大菜的景象應當怎麽看?中國資深媒體人高瑜的看法是,無論是作為一個國家還是作為一個個人,罵人無論怎麽說都是不對的。

高瑜說,“罵人一個是不文明的表現。另外一個是理屈詞窮的表現。你要是能夠講道理,你為什麽要罵人呢?在武漢病毒大傳播,向全世界散播,危害了全世界,有人說相當於第三次世界大戰開始了。在這個過程中搞國罵的,一個是外交戰狼團,另一個就是黨媒。黨媒帶頭,小粉紅跟上。”

高瑜在這裏所說的“外交戰狼團”是中國網民的一種說法,指的是中國的外交官近來似乎承擔了新任務,這就是在國外以咒罵進行外交;高瑜所說的“小粉紅”則是指中國的互聯網上無條件支持中共政權的看似年輕的、教育水平和思想能力不高的人。

高瑜表示,中國官方不但在中國國內推出這種國罵式宣傳,而且也把這種宣傳推廣到推特和Facebook這樣的國際社交媒體上。她說,這種做法難免令人想到這是不是害怕其他國家要求對病毒來源和疫情起源和發展進行獨立的調查,於是用國罵來抵擋這種要求並分散眾人注意力;用國罵來維護政權穩定。高瑜接著說,按照中國的媒體運行規則,這種國罵式宣傳顯然是來自最高層,因為中央電視台、中共中央宣傳部以及中國外交部都沒有這樣的罵人權限,隻有獲得明確授權或指令才可以進行這種咒罵。

在中共當局對蓬佩奧進行集中火力式的咒罵時候,當局並沒有向中國公眾告知蓬佩奧的大致完整的說法,其中包括:現在中國已經開始了一場運動,以防止世界進一步調查中國在大流行病起源中的作用,“我們看到了他們把記者趕出去的事實。我們看到了這樣一個事實:那些試圖報道此事的人,中國國內的醫學專業人士,都被壓製住了。”

以咒罵進行宣傳的運動成效如何

中共當局的國罵式宣傳在國際間受到普遍的惡評,這種局麵導致很多觀察家認為,中共當局的國家宣傳主要是給中國國內的人看的。在當局全力壓製和鎮壓不同意見的當今中國,外界通常難以知曉中共的很多明顯與事實不符的宣傳(如廣大群眾喜迎地鐵票漲價之類的宣傳)以及近來的國罵宣傳究竟得到多少公眾認同和支持。

但近來的國罵宣傳顯然得到看似人多勢眾的小粉紅的響應和和支持。研究當今中國互聯網問題的學術界人士和觀察人士注意到,中國互聯網上的小粉紅力量是中國特色和中國互聯網特色之一。

觀察人士指出,在其他國家的互聯網上人們看不到這種為政府當局唱讚歌的貌似人數成百萬甚至成千萬的集團軍;小粉紅總是擁護中共政權的最新說法,不管其最新說法是多麽前後矛盾,荒誕離譜,小粉紅的跟隨中共指揮棒隨時調轉攻擊和讚美方向的能力堪比中國網民所普遍嘲笑的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

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問題上,小粉紅也是緊緊跟隨中共的指揮棒旋轉。他們不關心中國有多少人死於疫情,但對其他國家有多少人死於疫情津津樂道,甚至公開表示幸災樂禍。這種局麵導致一些觀察者發問:小粉紅的這情懷表達究竟是因為他們傻,還是因為他們恐懼,因為他們擔心不按照中共的指令發言,他們會沒有好果子吃?

一位在倫敦從事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研究的中國留學生對美國之音說:恐怕不能說小粉紅傻,也不能說是他們是出於恐懼才給中共幫腔;理解小粉紅的言行要從他們所受的教育成長過程來理解。他們在一個封閉的教育環境中從小接受的是無條件服從的教育,是灌輸式的教育,他們一直被灌輸的是黨多麽多麽好,聽黨的話就會有好處。

這位留學生以自己在中國的成長為例說,從小學、中學到大學,中國當局向學生灌輸都是必須服從上級服從黨、靠攏黨的教育,選擇不服從或不靠攏的人會有很大的壓力;她在大學期間,全班同學隻有她一個人沒有提出加入中國共產黨的申請。

這位留學生說:“我上高中的時候就有開始有預備黨員了。在我們的封閉環境下養成的觀念裏,所有的人被灌輸的思想都是入黨對你有好處,對你將來的發會有好處。如果你在高中的時候能入黨,那是特別光榮的事情。假如你在高中的時候成為預備黨員,你將來的路會順暢很多。…作為一個學生(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你很難突破這樣的一個價值評價體係。”

鑒於中國的互聯網是在中共的控製之下,中共不喜歡的言論會被大量的封殺,隻有小粉紅的言論可以暢通無阻,麵對小粉紅洪水滔滔般的讚美中共政權的言論,許多中國公眾和網民以及觀察家感覺難以判定中國的網絡輿論場究竟是怎樣的狀況。

究竟是中國公眾輿論已經完全被中共掌控,還是公眾輿論依然明辨是非,不肯追隨中共?

研究中國網絡輿論的研究者最近得到兩個有趣的科學觀測機會。一個是《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4月28日發表“澳大利亞總折騰
像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口香糖”的評論之後,中國網民立即給出如此如下的諷刺評論:

——也不怕又搞出外交事故

——這個醜類對自己的形容很準確。

——建議譯成英語放到牆外,好去加速一下

——如果這篇文章有英文版可以轉載到外麵讓全世界看看就好

——衛報已經發了哈哈 在推特上看到了

——丟人現眼。

此外,《人民日報》4月26日通過中共控製的社交媒體微博發表圖片宣傳,標題是“【#疫情之下中美都做了什麽#】疫情是麵鏡子,映出責任與擔當,也照見傲慢和偏見”。圖片列出了一個中國和美國對比的單子:

講科學舉證 大搞陰謀論

理性應對 政治汙名

支持捐助 霸權威脅

及時通報 充滿傲慢

全力抗疫 甩鍋推責

公開透明 詆毀抹黑

說到做到 言而無信

竭盡所能 顛倒是非

同舟共濟 美國優先

《人民日報》這則微博發表之後顯然是忘記了關閉評論,譴責它無恥撒謊、顛倒黑白的數以千計的評論隨即洶湧而至,其中包括:

——中國12月出現疫情後瞞報掩蓋,訓誡(首先出現疫情的武漢市的醫生)李文亮,電視批鬥8個吹哨人,1月18號武漢還在傻乎乎的辦萬家宴。吹牛逼說不會人傳人,傳染力不強,可防可控。外交部還譴責人家美國提高中國旅行警告,最後搞得全世界死幾十萬人,現在來挖苦諷刺人家,真行呀你們。

——還好意思讓人往外網發

——看評論區,又一次輿論引導事故。

一位中國網民對這些評論發表了他自己的評論:“原來還是正常人多,本來快對(中共控製下的)網絡絕望了。”

中華文化新聞網:“國罵”成為中國對內對外宣傳的常規新口徑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國罵”成為中國對內對外宣傳的常規新口徑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