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美政客棄政從商 建公司大賣口罩引司法調查

新聞 雅婷 3周前 (05-08) 60次浏览

據《華爾街日報》5月7日報道,一位知情人士透露,3月26日,加州政府與“藍焰醫療有限公司”(Blue Flame Medical
LLC,以下簡稱“藍焰”)達成協議,以6億美元的價格向對方購買1億個N95口罩。

簽下訂單的當天,加州政府即向“藍焰”銀行賬戶電匯了4.569億美元,相當於支付了75%的預付款,不可謂不誠意,然而當天晚些時候,加州官員又取消了這筆合同,並要求退款。

據悉,這是“藍焰”公司在美國醫療防疫用品市場“混戰”中失去的最大一筆合同。

怪加州“跑單”太“任性”?一個微妙的細節告訴我們,事情也許沒有那麽簡單——3月26日這天,“藍焰”剛剛成立僅三天。

幹了十幾年的美共和黨籌款人

突然決定“棄政從商”

一個信用一片空白的新公司,加州憑什麽就敢簽下大單,甚至轉身就支付75%的“誠意金”呢?

這就不得不提到“藍焰”背後的男人了。

CEO邁克·古拉(Mike Gula),“Gula Graham公司聯合創始人”。盡管“藍焰”官網稱Gula
Graham是“美國最大的籌款公司之一”,但這一點實在無從考證,且2018年另一位聯合創始人Jonathan
Graham意外離世時,公司還為其懷孕的太太發動GoFundMe眾籌……但無論如何,十餘年來,邁克·古拉本人確實是有據可考的前美國共和黨籌款人。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2009年至今,古拉為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數十位共和黨議員們籌集了總額超過3.18億美元的資金,其中包括2018年選舉周期的5100萬美元。

事實上,從“藍焰”成立,作為CEO的邁克·古拉就成了風口浪尖的人物。兩周時間突然決定“棄政從商”,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第一時間報道了“藍焰”的橫空出世。

3月26日,古拉給他的所有客戶突然發去一封電子郵件,宣稱不再為他們工作,“今天是我服務的最後一天……在過去的14天裏,我在政治之外又建立了另一項業務,並將全神貫注於此。”

毫無疑問,古拉說的就是“藍焰”了。3月23日,該公司注冊成立於特拉華州,出售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N95防護口罩、“種類繁多”的個人防護設備,以及其他“難以買到”的醫療用品。Politico評論稱,“古拉從美國新冠病毒大流行中嗅得了‘商機’”。

而古拉的先期籌備也成了關注焦點。當被問及“全國醫療設備都在短缺,你又能從哪裏搞到”時,古拉淡定地告訴Politico:“我有關係。”

一個商業地產商

稱已建成“全球最大新冠醫用耗材鏈”

一“罩”難求之下,數個國家都曾為了過境的口罩發生齟齬,而隻為美國國會議員服務的古拉,“關係”又從何而來?更何況,古拉還曾宣稱,創辦“藍焰”的部分原因是他想“擺脫政治”,“享受私生活”。

或許,我們可以從“藍焰”官網的公開資料中窺得一二。

在總裁約翰·托馬斯(John
Thomas)先生的介紹中,明確點出了該公司的經營“秘方”:“托馬斯運用自己的龐大人脈,已建立起一個全球最大的COVID-19醫用耗材鏈。”

那麽,這位能建立“全球最大”的總裁,又該是位何等手眼通天的人物呢?長篇介紹的重點來了:

托馬斯,醫療保健專家,某醫療保健房地產開發公司的創始人兼總裁,手頭最新的項目,是在洛杉磯東北部城市Palmdale蓋了一間占地420,000平方英尺(約4萬平米)的度假村,哦對不起,醫療保健度假村;

此外,他還擁有一家公關公司,“全麵服務於媒體、企業戰略和危機溝通”,本人呢,還“曾是一位廣受歡迎的評論員”,曾在福克斯新聞、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等重磅大媒發表政治評論,對了,還給《競選與選舉》雜誌寫過文章。

然後,就沒有了。

事實上,在Politico的那篇搶鮮報道中,托馬斯就已表現出充分的“自信”。盡管他拒絕透露自己和古拉的貨源來自哪裏,但他告訴Politico,“我不想誇大其詞,但我們可能代表了目前全球最大的Covid-19供應鏈,眼下我們就已準備好完成1億個口罩的訂單。”

如今看來,這就是此次被爆出的加州“跳票”訂單了。

值得注意的是,Politico當時還引述了一段托馬斯另外的采訪,那時他稱,“藍焰”已經將醫療用品賣給了佐治亞州及其他州。他還說,各州政府和警察部門“幾乎是乞求他賣給他們”。

多筆訂單未如約交付

“藍焰”招來美司法部調查

不幸的是,3月下旬和4月上旬,“藍焰”與美國各州達成的一係列醫療用品交易協議,大多數都沒能成功交付。

上周六,馬裏蘭州取消了一筆價值1250萬美元的醫療用品訂單,此前,該州官員表示“藍焰”未能按承諾交付口罩和呼吸機,為此,該州決定“保持謹慎”。

而“藍焰”的代理律師伊森·比爾曼則表示,該公司一直與各州真誠合作,因此,來自馬裏蘭州的投訴“令人困惑”。

按他的說法,該公司“已準備好完全履行合同”,即到6月30日,如數提供150萬個口罩和110台呼吸機。“‘藍焰’致力於為水深火熱的馬裏蘭人提供口罩和呼吸機,”比爾曼再三強調。

《華盛頓郵報》指出,這筆4月1日簽訂的交易,訂單交貨截止日期確實顯示為6月30日,但這僅僅是因為6月30日是本會計年的結束日。《華盛頓郵報》獲得的“藍焰”開具的發票,才是真的一錘定音:口罩和呼吸機的商定運輸日期為4月14日。

對此,比爾曼實力“挽尊”:“我承認公司在填寫訂單時出現了日期延誤,但在這個混亂的春天,類似的小錯誤完全司空見慣,因為所有人都在為口罩和呼吸機焦頭爛額。”

馬裏蘭州的采購官員丹尼·梅斯感到深深的無奈,“我們理解此時會有大量的信息和訂單請求,但‘藍焰’至今尚未根據該訂單交付任何物品,也未提供有關待發貨的任何相關數據。”

或許,對於梅斯來說,可聊做安慰的是,這筆交易引起了美國司法部的注意。

馬裏蘭州州長發言人邁克爾·裏奇向《華盛頓郵報》證實,該州州政府已收到聯邦檢察官的傳票,要求其提供與“藍焰”簽訂的合同,當被問及執法人員在尋求什麽物證時,裏奇回應稱:“聯邦調查人員要求我們不要透露這些信息。”

此外,裏奇還透露,取消交易後,他們已將此事轉交該州總檢察長辦公室以便發起對“藍焰”公司的調查,當聽聞聯邦檢察官也展開類似行動時,“霍根州長(馬裏蘭州州長拉裏·霍根)感到備受鼓舞”。

“藍焰”代理律師比爾曼拒絕對司法部的調查發表評論。

美媒稱美國醫療防護市場陷入混戰

渾水摸魚者眾急需監管清場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國司法部正在調查這筆交易,但截至目前,尚無跡象表明將對“藍焰”提起訴訟。而今天爆出的6億美金訂單“跑單”,目前也尚不清楚加州為何匆匆取消,負責此類訂單的加州相關部門不予置評。

但“差評”帶來的連鎖反應已經開始凸顯。當地時間5月6日,阿拉巴馬州官員向《華爾街日報》表示,他們取消了與“藍焰”的合同,並已收到退還的押金。

《華爾街日報》評論稱,在橫掃美國的新冠病毒大流行中,該國醫療用品市場陷入了極度混亂且不受監管的泥淖——傾軋、陷阱、售後延誤、毫無理由的價格飛漲,美國政府的失敗造成了一場“混戰”。

而像古拉先生和“藍焰”醫療公司這樣趁亂入場的“投機者”,全美至少還有數百人。這些未經證實的中間商競相推銷自己的“人脈”,向各州、縣、醫院、急救人員、零售商店和企業兜售他們所渴求的醫療設備和防護用品。

馬裏蘭州參議員吉爾·卡特在周三的電話采訪中告訴《華盛頓郵報》,“藍焰”事件相當有力地表明,對於各州政府為遏製新冠蔓延而采取的采購行為,必須加強監督。卡特透露,疫情發生以來,有許多美國少數族裔企業和小公司與該州緊急事務管理局聯係,稱可以提供防護用品或檢測材料,但從未得到回應。

“我一直都有一個疑惑,審查這些公司並最終選定某一家的流程應該是什麽?”卡特補充說,很明顯,至少曾被選中的“藍焰”已被證明是一個“坑”。她說,“唯一的解決辦法是必須有具體的標準和到位的監督。這不應該由某個機構來決定,還應有來自少數族裔企業界、當地企業界和醫學界的各相關行業專家。”

然而,想象固然美好,瓶頸依舊緊錮。“我們都明白需要迅速采取行動,不再拖延,但現實是這個步驟始終無法進行,因為我們得不到急需的補給。”

毫無疑問的是,渾水摸魚永遠不是商業之道,眼下的古拉,或許麵臨更為嚴酷的“反噬”。

5月6日,一位馬裏蘭州官員向《華盛頓郵報》透露——由於涉及敏感的法律問題,這位官員要求匿名——此前,古拉聯係了他認識的一位馬裏蘭州政府官員,並為促成這筆交易“舌燦蓮花”。訂單簽訂後,古拉甚至開始在“商務推介表”中使用那名官員的名字,以尋求與其他更多州的合同。4月9日,該官員已將此事提交給馬裏蘭州州長霍根的首席法律顧問邁克·佩多內。

中華文化新聞網:美政客棄政從商 建公司大賣口罩引司法調查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政客棄政從商 建公司大賣口罩引司法調查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