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加州模式就是美國的未來 進步主義時代即將來臨”

新聞 天君 3周前 (05-09) 62次浏览

作者:彼得·雷登(Peter Leyden)

譯者:劉子琦

文章僅代表作者的觀點


導言

某種程度上,加利福尼亞州可以說是美國的一個“神話”。加州的經濟規模在全世界排名第六,連續多年維持著超過美國平均水平的經濟增長率,全世界市值最高的五家上市公司裏,有三家都位於加州的舊金山灣區。此外,加州在環境保護、新能源、政治環境等一係列方麵均有突出的表現。本文作者彼得·雷登(Peter
Leyden)提出:從曆史角度來看,加州的發展軌跡基本比美國整體提早15年,因此加州的現狀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美國的未來,而加州為應對21世紀的挑戰而采取的種種行動,也值得美國借鑒。

特朗普象征著保守主義時代的最後一搏,他將終結共和黨的統治。接下來的希望是加利福尼亞州。

如今的美國夾在兩個曆史時期之間搖擺不定。這個原因可以解釋古怪莫測而又史無前例的特朗普政治,政治極端化趨勢,政府癱瘓,公眾嚴重不滿,對體製缺乏信心——它是一切問題的答案。

20世紀後半葉興旺繁榮的後工業時代已經結束。穩定的製造業工作,基本同質化的社會族群,受尊重的傳統製度,這一切都不複存在了。雖然從不帶偏頗的曆史視角來看,事實就是如此,但很多人卻並不這麽認為。這是問題的症結之一:太多人仍然沉浸在飛速流逝的世界觀和生活方式當中。另一個症結在於,沒人知道什麽能夠代替這種世界觀和生活方式。

基於此,我們認為:

加州代表著未來。這是讀懂美國,乃至整個世界的未來的最好方式。比起美國其他地區,加州提前了大約15年麵對21世紀截然不同的現實:這是一個充滿顛覆性新技術的世界,而人們才剛剛開始理解和駕馭這些技術。我們身處的世界是一個多語言、多民族和人種的世界,極具創造力,但也時常發生摩擦與衝突。這個世界同樣也麵對著氣候變化及一係列其他挑戰,這是擺在我們每個人麵前的問題。

加州不僅直麵21世紀的挑戰,而且早已開始嚴肅地適應它們。加州人很早就察覺新技術的浪潮即將來臨,於是開始主動接納並有意識地約束它們。加州吸納了大量拉丁裔和亞洲移民,習慣了學校和職場的種族多樣性,甚至做好了白人成為少數族群的準備。加州居民也經曆了數次氣候變化帶來的自然災害,例如近期的幹旱等,他們在開發清潔能源和可持續發展方麵走在世界前列。


加州同樣也代表著美國政治的未來。一度是紅色(譯者注:代表共和黨)的加州如今已經變成深藍(譯者注:代表民主黨),它找到了一條新的政治道路,不僅適用於本州,而且可以擴展到美國其他地區甚至其他民主國家。這種政治模式是由21世紀全新的現實狀況和挑戰決定的。
在這個曆史轉折的時刻,這個絕望的時代,加州象征著最重要的政治洞見——讓東海岸和美國腹地的人們接受這一點是十分困難的,但卻勢在必行。數據和曆史經驗表明,加州正在經曆的一切同樣也會在美國其他地區發生,而且會比任何人預想得都快。

舊秩序的失敗

如果你是一個政治戰略學家,將加州視為觀察美國如何變得更好的風向標,你會看到些什麽?首先,共和黨和其倡導的保守主義運動已經完全被拋之腦後,成為了政治生活中無關緊要的點綴。加州不再理會那些無法麵對現實世界的保守主義狂熱分子,也放棄了不起作用的過時想法。沒有迎合狂熱分子的兩黨政治,沒有可笑的“不增稅”(no
new taxes)陷阱,相反,整個共和黨黨派都應該被徹底擊敗——共和黨在加州的失敗是如此徹底,以至要窮整整一代人之力才能重新立足。加州民主黨和有投票權的民眾共同擊敗了共和黨,現在這個州已經完全由民主黨運作,行政機構由民主黨控製,議會兩院也均由民主黨人占據絕對多數。

共和黨的失敗是淨化公共政策空間、專注於創新和迎接未來的前提條件。共和黨下台的另一麵即是民主黨的再造——這個過程已在進行,並有待進一步發展。大多數情況下,加州民主黨並未被陳舊刻板的20世紀政策方案所束縛。他們擁有積極進取的價值觀,試圖為民眾的長期發展謀利。加州政治並不囿於二十世紀福利國家裏的自由主義傳統,而呈現出更加以人為本(people-oriented)的傾向。加州人對市場抱持一種適度的尊重,但絕不像傳統右派那樣篤信市場永遠高於政府。

加州人最重要的一點洞見是,他們不會沉迷於過往的生活或思維方式。這裏的人極具創新意識,比美國其他地區的人更加願意嚐試新鮮事物。加州擁有一套特殊的定期公民提案製度(initiative
system),為創新提供了巨大的動力。研究加州的公民提案就像是在研究加州選民的想法,每過幾年,政治風向就會隨民眾的意願重新改寫——有時會變得更好,但必須承認的是,有時也會變得更差。近年來,由於一係列清晰的準則相繼出台,政治環境對政策製定者變得越發有利。其結果是,加州在21世紀的發展計劃逐漸成型,這為民主黨在加州乃至全美其他地區的複興奠定了基礎。

一黨執政的“加州模式”是美國政治的未來

2003年施瓦辛格當選加州州長預示了特朗普的崛起

15年的時間差

我們會聽到這樣的反對意見:“但加州是一個深藍州,加州的動向不能,而且永遠不會適用於這個國家其餘的紅州和紫色州。”但這是錯誤的。加州是為了應對21世紀的新形勢才主動變成藍色的,在此之前幾十年中,它都是一個穩固的紅州。從艾森豪威爾(Eisenhower)直到老布什的時代,加州在總統選舉中始終為共和黨投票,除了唯一一次以壓倒性多數投給了林登·貝恩斯·約翰遜(譯者注:Lyndon
Baines
Johnson,1963年至1969年任美國總統,民主黨人),那一次即使加州人也無法投票支持戈德華特(譯者注:Goldwater,大選中約翰遜的競爭者,極右共和黨人)。加州的其他職位也常常被共和黨人占據,例如州長或參議員。

上世紀90年代,情況開始有了明顯的轉變。加州在1992年的大選中轉向了民主黨陣營,選擇了比爾·克林頓——自那以後,這種趨勢就變得越來越明顯。20世紀90年代,共和黨官員在加州占據重要地位,直到21世紀初都活躍在立法機構中——導致了這一時期加州的政治癱瘓。拒絕妥協的共和黨意識形態主宰了政府並導致其癱瘓,最終的結果是共和黨被全麵趕出了政治版圖,然後政府才再次運作起來。這種政治失常聽起來熟悉嗎?——這就是華盛頓現在的狀況。

盡管有爭議,但這揭示了很重要的一點,即加州的經曆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未來的趨勢:15年的時間差。目前的加州政治基本上預示了15年後的美國政治。最明顯的例子是羅納德·裏根所代表的美國保守主義的複興。1966年,裏根打敗了自由派民主黨,成為加州州長,此時離他1980年就任美國總統還有15年的時間。

除了裏根的崛起,各種保守主義的裏程碑都曾提前在加州出現,而10至15年後類似的戲碼才在全國範圍內上演。霍華德·賈維斯(Howard
Javis)1978年在加州實施的大刀闊斧的減稅政策(13號提案)預示著1994年紐特·金裏奇(Newt
Gingrich,1995~1999年任國會眾議院議長)的稅收改革,那是共和黨時隔40年再次掌控眾議院。20世紀90年代,加州實施了一係列旨在阻止移民湧入的措施(1994年的187號提案),這與茶黨在2010年全國大選中的崛起異曲同工。此外,加州在2003年就經曆了類似特朗普橫空出世的事件——當時,憤怒的選民對近乎癱瘓的州政府非常失望,於是選擇了一位沒有任何從政經曆的好萊塢名人成為州長,即阿諾德·施瓦辛格(Arnold
Achwarzenegger)。近15年後,同樣失望的美國選民選擇將票投給了特朗普,他以微弱優勢當選美國總統。

施瓦辛格和共和黨的加州故事並沒有一個美好的結局。因為執迷於不計代價的減稅,很多公共項目的預算都被削減,完全無視了基礎設施項目急需投資,也引發了巨額預算赤字——幾乎所有人對這個政策都不買帳。大量拉美裔、亞裔和其他少數族裔是反移民政策的長期受害者,他們的後代逐漸到了投票年齡——他們可沒有忘記是誰讓他們吃了這些苦頭。而否認氣候變化的做法,則讓共和黨在千禧一代和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眼中顯得無知且腐敗。

轉折點出現在2005年的特別選舉中,一項保守主義改革倡議被州議會斷然否決。此後,施瓦辛格的立場緩和了,開始與立法部門中的民主黨進步主義勢力共同合作。2010年,民主黨人傑裏·布朗(Jerry
Brown)在第三個任期當選州長,占據多數的民主黨開始重塑加州。

一黨執政的“加州模式”是美國政治的未來

進步主義在加州的興起

21世紀的民主議程

反對“加州是未來”的人還有另一種意見:“但加州有那麽多問題。不斷攀升的房價,糟糕的公立教育係統,水甚至要靠配給!”讓我們實話實說:加州並不是十全十美的。這個州麵臨著巨大的挑戰。但是,歡迎來到21世紀,美國和世界上其他的國家同樣麵臨著巨大的挑戰。過去30年的全球經濟發展造成了嚴重的不平等,對於民主社會來說,這些不平等是不可持續的,必須予以糾正。新技術給我們的工作方式和謀生手段帶來了巨大變化——但也可能並非如此。氣候變化迫在眉睫,人類必須盡快將碳資源轉化為清潔能源。

這一切都是真的。但是,這個星球上,沒有任何地方能比如今的加州找到更好的方案來應對複雜的未來。如果讓目前地球上的75億人開展一場實時實驗來找出更好的方式,那麽請看看加州。它足夠大,也足夠有意義:加州有4000萬人口,是世界第六大經濟體。但是它同時又很小,很有條理,足夠敏捷和靈活。政治界已經被全麵清理,由單一政黨占據立法部門的絕對多數。這就是加州發展的基礎。

旁觀者還低估了加州在發展和執行21世紀政治議程方麵取得的成就。以提案為例,看看加州選民在稅收和支出方麵的做法:2010年,人們投票通過了25號提案,使州預算能夠以簡單多數而不是2/3多數通過。自13號提案頒布以來,這個嚴苛的規定常常導致財政支出案無法通過。2012年,選民批準臨時提高對年收入25萬美元以上人群的稅收,並提高針對所有人的消費稅,避免了大規模的教育開支削減。2016年,55號提案將這項針對年收入25萬美元以上人群的稅收又延期了12年。

立法機關也在積極麵對挑戰。加州在應對全球變暖方麵采取了一些積極措施,於2012年製定了一項碳排量管製與交易計劃,今年決定將其延長到2030年。加州還規定,到2030年,一半的電力都必須來自清潔能源。不同於特朗普投資基礎設施的高談闊論,今年加州已經通過了一項大規模的基礎設施立法,將通過提高汽油稅和車輛管理費籌集520億美元,投資道路、橋梁和公共交通。加州還通過了一係列旨在改善工人生活水平的法律——包括2016年承諾於2022年前將該州的最低工資提高到15美元。

如果你認為政治風向已經回歸傳統的稅收和財政政策,這不過是20世紀民主黨自由主義戰略的傳統套路,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這是一種21世紀的新戰略,完全可以起個新名字。加州人往往更支持經濟增長,是追求實用的進步主義者。他們有許多曆史悠久的進步主義價值觀,例如照顧失業的人和窮人,但同時也熱衷於利用市場的力量和企業家精神解決問題。他們明白可以利用新技術和創新手段,以全新的方式解決舊問題。也許我們可以稱他們為“21世紀進步主義者”。

加州模式卓有成效

加州規模龐大的進步主義政策效果如何呢?結果是——太棒了。加州的經濟正在蓬勃發展,以標準經濟指標衡量,比美國其他任何一個州都要好。自從布朗就任州長以來,加州已經增加了230萬個工作崗位,在全國位居前列(2012年至2016年,加州占據了美國就業增長的17%和GDP
增長的四分之一。)大蕭條後的2011年到2014年,加州經濟增長率達到4.1%,2016年的增長率仍有2.9%,而德克薩斯州的增長率微不足道,僅為0.4%。

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的數據,舊金山灣區連續五年超過了美國其他地區的增長。2015年,矽穀甚至超過了中國6.9%的經濟增長率。經濟繁榮帶來的財富並不僅僅流向少數科技公司。金錢從各行各業流入建築、餐館、服務工作中。據傳言,所有收入水平的勞動力供給都很緊張。統計數據也支持了這一點:財富正在逐漸擴散。例如,自2015年以來,加州人均收入增加了9.5%,是美國各州當中最高的。加州的家庭收入中位數達到67000美元,比全國平均值高出13%,而且比全國的增速還快。拉美裔人口收入中位數最高的三大城市中,有兩個都在加州。

誠然,在加州,收入不平等是個巨大的問題,事實上在整個美國經濟中都是如此,在這方麵仍需努力。缺少價格適宜的住房是灣區的一個特殊問題,但這從另一個側麵說明了經濟的成功。2010年至2015年,灣區增加了531000個工作崗位和487000人,但隻發放了82000個新住房單元的許可證。結果就是很多人很難找到容身之處。不過,加州議會剛剛在9月通過了一項新的法案——州長布朗簽署了超過15項法律,旨在解決住房危機。這些法律將投入數十億美元進行新的建設,出台一係列激勵和懲罰措施,從而鼓勵住房發展,特別是麵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人群的住房。顯然,這些法律本身不能完全解決危機,但它們為繼續采取有力的措施奠定了基礎。

不考慮全國的情況,加州人民對加州的現狀有什麽看法呢?很大程度上,他們是滿意的。今年早些時候,州長布朗和州議會的支持率達到曆史高點,布朗的支持率超過60%,州議會的支持率接近60%,是近30年來最高的。此後支持率略有下滑,但仍然非常可觀。

大多數加州人(54%)的人認為,該州總體上正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相比之下,僅有36%的人對美國整體如此評價。美國人對特朗普的支持率整體徘徊在38%左右,而對共和黨控製的國會的支持率大約隻有15%左右。

一黨執政的“加州模式”是美國政治的未來

舊金山、加州和全美的年均工作崗位增長率


真正的新文明

最令人吃驚的是:加州現在和未來幾十年裏發生的事情可以被理解為一種全新的文明。是的,就是這樣:文明。理解它的最好辦法是,從無關緊要的故事和推文中抽身,嚐試從宏觀角度看待這個問題。50年,100年乃至500年後,人們想起21世紀前半葉發生的事,會想起什麽?

從有利的角度來看,地球經曆了曆史性的根本性製度變遷。首先,世界變得數字化了。發達經濟體和社會中的人進入了完全的數字時代,一切都被計算機化,實現了實時的互聯互通,幾乎所有事物都因此發生了重組。第二,世界實現了完全的全球化。這是人類第一次在全球範圍內實現自我組織,借助新技術,這個有限的空間中可能容納100億人。第三,可持續發展逐漸成為現實。在新一代技術的基礎上,人們發現了在全球範圍內調動資源的新方法,人類可以逐漸穩定氣候並保護地球上的生命。如果我們不弄清這幾點事實,500年後的人類就根本不會承認我們的事業。

關鍵是,這種全球層麵的變化是令人敬畏的,但從不利的方麵來說,也可能造成壓倒性的災難。人們才剛剛開始理解製度變遷帶來的影響。從終極的意義上,這種變革必須是文明的。人類上一次經曆這種基本製度變遷是啟蒙運動時期,在美國則是開國元勳的時代。我們今天正在經曆的也是這種變遷。

讓我們回到啟蒙運動。它的起點是1650至1780年的倫敦。人們建立了決定未來幾個世紀走向的大型體製:金融資本主義及其穩定的貨幣體係使大規模的國際貿易得以實現;代議製民主的出現第一次使公眾意見成為可能,使占人口多數的階級左右政府;工業革命擴大了剛起步的製造業的規模,使世界變得欣欣向榮;以煤炭為首,碳能源的利用為工業文明提供了動力。公共媒體的發展,尤其是報紙和小冊子,對新出現的選民和中產階級進行了教育。

啟蒙運動所創建的這些核心體係經曆了200多年的擴張、繁榮和進步。(當然,也帶來了驚人的損害和痛苦。)但是現在,這些核心製度幾乎都要進行徹底的改革,某些情況下甚至要被完全替代。好好想想這些製度,它們現在是多麽破綻百出和不起作用:金融業主導的資本主義;代議製民主在大多數西方國家都處於癱瘓狀態;工業不再是工作崗位的來源;碳能源已經過時,而且不可持續;苦苦掙紮的大眾媒體。現在已經到了改變的時候,需要有一場巨大的變革,文明的變革。

起點:舊金山

所以請留意加州。尤其應當特別關注的是矽穀的所在地舊金山灣區,這裏是21世紀文明的基礎,是我們時代的倫敦城。就像倫敦不是啟蒙運動時期唯一的創新之城(法國、德國、甚至新興的美國都有一席之地),舊金山灣區也並不是僅此一家。在美國乃至全世界,還有其他的中心城市發揮著重要作用,但它們的重要性和特殊性都不能超越加州。

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5家上市公司中,有3家都在灣區:蘋果、穀歌和
Facebook。另外兩家也是西海岸的科技公司:亞馬遜和微軟位於西雅圖。這些公司現在占據了全球經濟的製高點,其他社會成員已經注意到這種強大力量,敦促他們承擔更多的責任。穀歌和Facebook每月的全球用戶量接近20億,而全球人口總共隻有70億。而且這些公司的規模還在增長,它們在未來十年對世界的影響隻會越來越大。

除了這幾家大公司外,還有更多相對較大的科技公司,它們的規模小於上述五家市值超過3500億美元的公司。從英特爾、思科、優步到Airbnb,每一家公司都在全球範圍內擴展業務,產生巨大的影響。科技巨頭的崛起也導致初創企業紛紛興起,許多巨頭企業的員工和投資者都會投資初創企業,無論它們是盈利還是非盈利的。創新通過經濟和社會的所有部門實現,這一切正在發生。

與此同時,舊金山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雄心勃勃的年輕人,他們想對世界產生影響。全球各地的企業家也在這裏聚集。(難怪房價如此之高。)當然,資金總是流向精彩的創意。企業家、資本和麵向未來的年輕人的組合正在創造各種各樣的機會,我們無法預測這種組合的確切結果,但它們肯定會發揮重要的作用。

這不僅僅是科技和商業的問題,公共領域的企業家、學者和創新者將會幫人們建立起新時代的新製度。他們共同發揮自己的才能,可以幫助美國找到下一次發明的基礎框架,同時也將建立一個嶄新的文明。他們會研究出人類應當如何與日漸強大的人工智能共處,如何將先進的自動駕駛等機器人技術融入日常生活當中。承擔這些任務的不僅是技術人員,還包括當地政府,它們需要為自動駕駛汽車的道路製定法規。

未來幾十年中,我們將在所有領域目睹創新的大爆發。我們要弄清如何利用生物技術和遺傳學,如何設計學校課程,為持續創新的社會培養下一代。我們還要找到在這個氣候變化的世界中以健康和可持續的方式養活每一個人的辦法。以及,如何在新興的城市裏以可持續的方式解決所有收入水平人群的住房問題?這個挑戰列表還很長,但是如果加州的現狀為我們提供了某些啟示,那麽未來我們總能等到解決方案出現。

一黨執政的“加州模式”是美國政治的未來

即將來臨的進步主義時代

特朗普陷阱和進步主義時代

所以,如果你絕望地看到特朗普總統發出令人憤慨的新推文,或者你對共和黨主導的國會一手創造的僵局咬牙切齒,請記住:加州是我們的未來。加州就是15年後的美國。如今,我們遇到了僵局,社會中出現了極端化的趨勢。保守的共和黨拒絕麵對21世紀新的挑戰,這破壞了合理的進程——但是加州還在繼續前進。

特朗普的崛起更像是美國繼續向前邁進之前最後的情緒反彈。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需要特朗普繼續荒謬的保守主義議程——否認氣候變化,妖魔化移民,在史無前例的不平等現象麵前繼續呼籲為億萬富翁減稅。我們需要特朗普向所有的美國人揭示真相,億萬富翁、石油大亨和華爾街巨鱷統治的秩序意味著什麽。我們需要特朗普,讓共和黨和保守主義運動接受21世紀正在崛起的改革派的思想——千禧一代,有色人種,移民,接受過大學教育的知識分子的想法。

不管怎樣,特朗普最終會失敗,並且會給共和黨建製以沉重的一擊。這將是一場徹底的失敗,席卷美國眾議院和參議院,各州州長和州議會。這場漫長的政治鬥爭可能要經曆一兩代人才見分曉。特朗普就像是胡佛(Hoover),上一次共和黨失敗後,在長達50年的時間裏一直處於下風,直到羅納德·裏根帶著他們重回政治中心。

特朗普將會下台。許多共和黨人會和他一起失敗。目前的保守運動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名譽掃地。如此這般,進步主義運動會在美國其他選區崛起,民主黨將經曆一次曆史性的複興。美國的大部分地區會成為藍色,經曆一次根本性的再造。我們將創造一種屬於21世紀的,數字化、全球化、可持續發展的文明。

為什麽我們會知道這些?因為加州就是美國的未來。

翻譯文章:

California Is the Future of American Politics, Medium, October 4,
2017.

網絡鏈接:

https://medium.com/s/state-of-the-future/california-is-the-future-6601cdf8caf8

(文章僅代表作者的觀點)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加州模式就是美國的未來 進步主義時代即將來臨”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加州模式就是美國的未來 進步主義時代即將來臨”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