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教授許章潤再呐喊: 夠了 貪得無厭的黨國體製

新聞 心怡 3个月前 (05-22) 15次浏览

今年2月初以『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一文痛斥習氏政權隱瞞疫情,“心口不一,無恥之尤”的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5月21日再發長文:『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島』,文章結尾呐喊:

“夠了,這發黴的造神運動,淺薄的領袖崇拜;夠了,這無恥的歌舞升平、肮髒的鮮廉寡恥;夠了,這驍驍漫天謊言、無邊無盡的苦難;夠了
,這嗜血的紅朝政治、貪得無厭的黨國體製‘;夠了,這七年來的荒唐錯亂、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夠了,這七十年的屍山血海、亙古罕見的紅色暴政。”

長文開篇,作者開門見山,新冠疫情引發的全球厭華效應正在發酵,對於共產極權體製重新產生了警覺,這使得中國的國家信譽掃地,中國空前孤立於世界體係。

作者鞭辟入裏,筆鋒犀利,直指要害,但他清楚發出這樣的長文對他的人身安全會帶來什麽。據英媒早先引述知情人士報道,許章潤2月初發出『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之後不久遭警方軟禁,微博、微信賬號被封殺。這一次,他仍然義無反顧:“當此危機存亡之際,書生天命,有話要說,不得不說。一己生命雖必隕落,明晨天際照舊一抹晨曦。則存在不存,而存在永存”。

文章視野極其開闊,『中國:曆史與未來』網站編者評論,“作者縱論檢討新冠疫情以來中國政治與社會、精英與大眾以及當下世界政治出現的種種問題,並逐一談及其有關中國的文明重建、製度更新以及後疫情時代中國與世界的關係等諸多方麵的看法。”

全文共分六大部分:恐慌政治、苦難政治與拯救政治;猙獰國家與極權政治的路徑依賴;文明小國;“人類文明共同體”不複存在;意識形態偏見與良政的國家理性;以真相與責任奠立政治基礎。

大疫之下,原形立顯。作者比較中西治理,指出中國依舊是小國文明。而民主國家常有政府危機,有時伴之以社會危機與經濟危機,但從無政權危機,國家長治久安,根本原因在於“政權的永久正當性”,主權在民,正是這種憲政體係及其政治文明,開啟了政治問責的公民之道,不能容忍一個不會道歉的政府,絕不承認無錯政治;相比之下,“大疫來臨,一下子折射出中國依舊是文明小國與精神豎儒的窘迫”雖然目前疫情暫緩,但是危機依舊,“而全麵、深刻與致命危機才剛剛開始”。

作者指出,現代政治是一種可問責的公民政治,否則便是惡政,國將不國,如何防止悲劇重演,作者提出八點意見:

還原曆史真相,查明新冠流行原因與病毒源頭,特別查明並公開真實病患數據,向全體國民如實交代。以『國務院白皮書』形式,載明中央與政府在這期間的所作所為,尤其是一月三號與一月七號兩個時間節點的決策過程,說明為何及時向美國政府通報疫情,卻對全體國民隱瞞撒謊,致使百姓毫無防範死傷慘重。

追責直至最高政治責任,責令向國民道歉謝罪,交由國法論處。

釋放公民記者、維權律師、信仰領袖、民間抗暴人士,停止迫害直言教授。

在武漢修建“庚子哭牆”,刻上所有不幸遇難國民姓名、寄托哀思,永銘教訓。

在武漢樹立包括發哨人和吹哨人在內的九君子“義民塑像”,伸張公民氣節。

由政府出資,設立新冠遺孤與犧牲醫護遺屬撫恤基金(不包括刪貼累死的網警)。

設立“李文亮日,也就是中國的“言論自由日”。

取消動輒微信微博封號的網警惡政,嚴禁網信辦侵犯公民隱私、言論自由等根本違憲之專斷擅權;即刻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撤銷學術、教育機構尤其是大中小學的黨團組織。

作者還呼籲,將天安門廣場毛澤東獨占的紀念堂改建為“華夏先賢祠”,列展華夏文明先賢誌士;天安門廣場每逢周末開放為Sunday
market,還原廣場的市民功能;中南海回歸文物公園位置,不再為私宅與黨派之用。

作者認為,如此前進下去,中國則可進步到開放報禁黨禁,乃至於實現一人一張選票。總之,啟動政改進程,明確宣示政改時間表,逐步抵達立憲民主、人民共和的良政境界。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清華教授許章潤再呐喊: 夠了 貪得無厭的黨國體製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清華教授許章潤再呐喊: 夠了 貪得無厭的黨國體製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