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朝上將自己人?習近平升此人卻愁容滿麵

新聞 雅婷 2个月前 (08-03) 21次浏览

滿朝上將自己人?習近平升此人卻愁容滿麵

習近平升上將愁容滿麵。(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習近平在“八一”前夕親自晉升上將,但僅升一人,且外界從新聞畫麵可見習愁容滿麵,晉銜現場氣氛也一片愁雲慘淡。卻是為什麽?

據新華社7月29日報導,習近平的這次露麵相當簡單。習近平向剛任火箭軍政治委員不久的徐忠波授予上將軍銜。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隻有1人授銜,也沒有任何隆重的氣氛。央視的畫麵中,習近平滿麵愁容,在向徐忠波頒發命令狀及兩人合影留念時,毫無喜悅之情。參加儀式的6個中央軍委委員,一個個著軍裝正襟危坐,同樣擠不出半點笑容。

現年60歲的山東籍政委徐忠波,接替已年滿65歲的王家勝上將任火箭軍政委。

徐忠波於1978年3月入伍,2003年12月任陸軍第二十六集團軍炮兵8旅政治委員。2007年9月任集團軍裝甲8師政治委員。2009年5月任集團軍政治部主任,習近平上台後,徐忠波的官運就一路亨通,2013年升任陸軍第二十集團軍政委。2014年10月,徐忠波調到陸軍第五十四集團軍,接替此前升任蘭州軍區政治部主任的徐遠林擔任陸軍第五十四集團軍政委。2016年升任西部戰區陸軍首任政委,2017年7月晉升陸軍中將,2017年10月當選十九屆中共中央候補委員,在2018年6月左右,任職聯勤保障部隊政委職務,“聯勤保障部隊”,主要是負責部隊現有裝備的維護、維修保障及聯勤保障。徐忠波直至今年7月底,才公開披露接任火箭軍政委及晉升上將。

滿朝上將自己人?習近平升此人卻愁容滿麵

據指,在習近平掌軍後,上將軍銜是正大戰區以上將領“標配”,目前,中央軍委委員及主要組成“大部門”、五大戰區軍政主官、五大軍兵種及武警部隊軍政主官以及部分軍事院校主官共計32名正大戰區級以上將領,均已晉升上將軍銜。

盡管被認為是任職需要,剛剛履新火箭軍政委的徐忠波這次單獨獲晉升上將,還是有些特別。

據說按照慣例,中共軍隊晉升上將要滿足“4+2”兩個條件,即晉升中將滿4年,且履新正大戰區職級滿兩年,然後再綜合評估現實各軍兵種比例確定晉升上將員額。

而徐忠波的晉升打破了這一“慣例”,徐忠波被授予上將軍銜既不滿足晉升中將滿4年的條件(2017年7月擔任西部戰區陸軍政委),更不滿足履職正大戰區級滿兩年的條件。徐忠波此前擔任的聯勤保障部隊政委是“副戰區職”,且晉升中將僅滿3年,所以是被習近平“破格拔擢”的一個例子。

事實上,2018年夏罕見地未晉升上將後,習近平也同樣罕見地在2019年分兩次晉升了17名上將(7月晉升了10名;12月又晉升了7名),當時17名新晉上將幾乎很少完全滿足“條件”的,大多屬於破格提拔。

滿朝上將自己人?習近平升此人卻愁容滿麵

當然,這種破格提拔早已見於中央軍委成員,一旦入選旋即被晉升為上將,比如中共十八大後新晉軍委委員魏鳳和(時任二炮司令員)、十九大後新晉軍委委員張升民(中央軍委紀委書記)即為此情形。

問題來了,既然是破格提拔,那應該是習近平很高興,被提拔的人也很高興,但為什麽這次在現場看起來大家都明顯不高興?

一種可能是,習近平知道滿朝將領都腐敗透了,現在中印邊境不平靜、南海爭議又起,時刻準備打仗,大敵當前,但上將中並沒有能上陣的,現在加一個也是敗事有餘。

另一個原因就是,雖然這些上將都是習自己升的,但是習心底根本對他們不放心,包括這位徐忠波。君臣互相猜忌,以致於神色流露在外。

海外黨媒透露了一些信息說,2018年7月份習近平打破慣例沒有在夏季晉升上將,而是在2019年夏、冬兩次晉升,現任32名正大戰區以上將領迄今已全部晉級上將,故2020年此次夏季上將軍銜晉升儀式本來也可不舉行。

如果這樣,這次唯一升了一個徐忠波,看似破格提拔,或是因為職務慣性需要。事實上是習處於某種兩難,不升他擔心軍心動搖,升他卻是滿麵愁容。

習近平上台後一直強調軍隊要忠誠,打擊“兩麵人”,但是中共的黨文化本身是假字第一,時刻在製造“兩麵人”。如今中共內部各種勢力無法擺平,國內外局勢又不妙,習急需靠這槍杆子保護自己。但是上將都升完了,將領的忠心仍然摸不著邊,這不愁死了嗎?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滿朝上將自己人?習近平升此人卻愁容滿麵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滿朝上將自己人?習近平升此人卻愁容滿麵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