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斯名主持:大公司和左派已結盟壓制異己

時政 雅惠 4天前 18次浏览

福克斯名主持:大公司和左派已結盟壓制異己

圖為福克斯新聞著名節目主持人卡爾森。

福克斯電視台著名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周二(1月12日)發表評論文章說,民主黨左派與大企業、大科技公司已完全結盟,壓制異己。他表示,如果人們認為大選一旦結束,事情也會再次平靜下來,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他們的聯盟沒有共同之處,需要一個敵人來團結他們。」

卡爾森的文章翻譯如下:

在上周美國國會大廈發生騷亂的幾小時內,我們以最明確的措辭譴責了暴力事件。我們這樣做是出於一個原因:我們完全反對政治暴力,而且自從陣亡將士紀念日開始的騷亂以來,在過去六個月中幾乎每天晚上都這麼說。那是我們當時的立場,也是我們現在的立場。

在上周三,每個違反法律的人都應受到起訴。破壞建築物、傷害警察,就應該入獄。那是我們的立場,而且一貫如此。這個節目是為了法律和秩序。當前許多掌權的人卻不是,他們是選擇性執法。

我們在過去五天裡看到的鎮壓行動是集體懲罰。與美國國會大廈內的暴力毫無相干的人,卻因為那個暴力事件正被以令人反感、不道德和反美的方式受到懲罰。這使我們震驚,也令俄羅斯持不同政見者納瓦爾尼(Alexey Navalny)震驚,他去年顯然被普京政府下毒。看著拜登在大企業和大科技領域的盟友對這個國家的鎮壓行動越來越令他擔憂和恐懼。

即使在俄羅斯,他們也知道在美國發生的事情是危險和錯誤的,因為事實確實如此。同樣,你可以反對國會大廈里發生的事情,但事態的發展是令人恐懼的瘋狂。

但是沒有人反對。相反,美國最大的公司,即控制你的支票帳戶和醫療保健的公司,已決定從根本上擴大對現在什麼是非法的定義。

眾議院共有139名共和黨人反對認證拜登的勝選。參議院的幾名共和黨人與他們一起要求對選舉結果進行審計。他們沒有鼓勵任何人實施暴力。他們沒有支持襲擊國會大廈的人。就我們而言,我們沒有在《塔克·卡爾森今夜》節目上為他們做宣傳。另一方面,我們也沒有譴責他們為叛亂分子,因為他們過去不是,現在也不是。

但現在這些是:藍十字藍盾(Blue Cross Blue Shield)、摩根大通、萬豪酒店、花旗集團,商業銀行(都並非小公司)切斷了對以任何方式反對選舉結果的共和黨人的捐款。陶氏公司(Dow)、AT&T和摩根史坦利等公司也宣布他們將跟進。花旗銀行全球事務負責人在解釋其舉動時說:「我們希望你放心,我們將不支持不尊重法治的候選人。」

現在,這聽起來好像是一個嶄新的標準,它當然是。順便說一句,它不適用於任何民主黨人,例如,所有那些公然支持全國各地非法庇護城市的人。

同時,《福布斯》雜誌想要所有在川普政府工作的人都不會再有工作。

福布斯首席內容官萊恩(Randall Lane)宣布:「商業世界要知道它,聘用任何川普的專家……福布斯將假定你的公司所談論的一切都是謊言。」換句話說,敢於從川普政府部門雇用任何人(有數千人之多),我們將摧毀你的業務。如果你想讓你的國家徹底瓦解,就去做像法西斯一樣瘋狂的事吧,因為一定會的。

揭露所有這些虛假的偽善已經變得無聊了,但是我們還是無法抗拒。2017年5月,在川普大選獲勝半年後,佩洛西發了一個推文:「我們的選舉被劫持了。毫無疑問,國會有責任捍衛我們的民主,搞清事實。」

一個月後,一個支持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人在維吉尼亞州的阿靈頓,試圖用步槍謀殺在練習棒球的國會共和黨人。他幾乎成功了。但是,這些具有「道德意識」的公司都沒有中止對桑德斯或佩洛西的捐贈。他們也不應該,因為佩洛西和桑德斯沒有扳動扳機。但是他們甚至都沒有考慮這一點,也沒有發表關於尊重法治的聲明,也沒有威脅佩洛西的「專家」說他們再也不會在美國找到工作。

去年整個夏天,在「黑命貴」( BLM)以暴力放火燒毀了白宮前古老的聖公會教堂、迫使美國總統進入地下掩體之後,這些美國公司的確保持了安靜。當暴亂份子搗毀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或者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包圍聯邦法院,或者在西雅圖市中心建立自己的國家並槍殺一個人時,他們什麼也沒說。

實際上,這並不完全正確。他們確實以某些方式對此發表了評論:他們對此表示贊同。花旗銀行創建了一個10億美元的種族股權基金。一些進步主義者建立了一個名為「明尼蘇達州自由基金會」,籌集了數千萬美元來幫助釋放暴徒。大型科技公司和包括賀景麗在內的民主黨政客都支持該基金會。那時他們支持暴力,現在又完全反對。

但是從他們的角度來看,暴力和叛亂不一定是壞事,這是「情境倫理」問題。還記得1960年代嗎?當我們這樣做時,這是一件好事,因為伸張正義。但當對方這樣做時,我們會讓聯邦調查局進行最近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搜捕行動。

但實際上比那更糟。這裡正在發生更大的事情,這是美國歷史上從未見過的事情。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的公司正在相互勾結,並與政治階層勾結,以壓制任何反對派的聲音。不是反對某種理想,因為他們沒有這些理想,而是反對他們的統治。

你認為選舉一旦結束,事情也會再次平靜下來嗎?絕對不會。這不是那些人的競選承諾。為什麼?因為和平不是他們的目的。這個國家的大多數普通人都希望有一個平靜的政治環境,但是我們的霸主並不能從中受益,因為他們的聯盟彼此之間沒有共同之處。他們需要一個敵人來團結他們。因此,他們將繼續施加壓力。

在崩潰之前我們的社會能承受多大壓力呢?我們可能會發現,如果這樣持續下去人們將受到傷害。但是佩洛西計劃繼續保持下去。她沒有呼籲團結,她不想要團結。相反,她正在使用可能導致最分裂的攻擊——種族攻擊。她在周六(1月9日)說,川普選民的真正問題是他們的膚色。

佩洛西說:「由這位總統領導,我們國家中有一些人……他們選擇了白人而不是民主。」如果川普總統說:「是的,人們應該去國會大廈。」我們會認為這是魯莽的,我們這麼說是因為我們想成為美國人,擔當責任比其它任何事情都重要。但佩洛西只是攻擊那些反對她的議程的人,拿他們的膚色作藉口。

這到底意味著什麼?那樣說對我國有什麼好處?那樣做是發出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任何不同意拜登和佩洛西的人都是納粹或白人至上主義者,或者僅僅是白人,這是同一回事。他們不是美國人。他們沒有人權。他們無權發言、乘飛機、使用銀行或有工作。

這將走向哪裡?我們會告訴你:美國公司想要去的任何地方,因為它們實際上在控制。大公司現已完全與一個政黨勾結。拜登競選團隊與世界上最強大的谷歌公司之間相距多遠?幾乎零距離。像臉書、推特和谷歌這些公開上市的跨國公司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任何事情,而他們想要做的就是成為黨派參與者。他們已經封殺了川普的聲音。沒錯,如果你敢反對,他們也會封殺你。

順便說一句,這也絕對是非法的。這些公司之間的協調違反了反托拉斯法的最基本原則。這是非常明顯的。他們正在違反法律,只要華盛頓沒有人敢於大聲反對就沒有關係。這就是真實,這就是他們正在做的事情。

上周末,亞馬遜、臉書、谷歌和蘋果公司將目光投向了社交媒體應用程式帕勒(Parler),並在網際網路上將其癱瘓了。還不僅僅是它們,帕勒執行長馬特澤(John Matze)表示,「從簡訊服務到電子郵件服務商,再到我們的律師,所有供應商都在同一天拋棄了我們。」

帕勒做錯了什麼?我們至今仍然不知道。在國會大廈大樓內拍攝到的圖像中,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任何執法人員或媒體與任何罪犯之間有任何聯繫,你現在已經看了一遍又一遍了。

帕勒沒有犯罪,那麼它為什麼不見了呢?那是因為保守派人士在帕勒上互相交談,這很危險。因此左翼關閉了帕勒,他們以許多不同的方式做到了。但是,你應該深入思考一下。

亞馬遜不僅是全球最大的零售商,而且還控制著全球最大的伺服器集合,稱為「亞馬遜網絡服務」(Amazon Web Services)。現在網際網路的很大一部分數據流經亞馬遜伺服器,從莫扎特的數字唱片到色情製品,從聖經經文再到非法運輸芬太尼的發票,無所不包。實際上,幾乎所有內容都託管在亞馬遜的伺服器上。

因此,直到這個周末沒人能想到貝佐斯(Jeff Bezos)能夠決定誰可以在網際網路上發聲。對於一個人來說,這個權力太大了,我們可以同意嗎?

沒有人認為貝佐斯可以立即噤聲整個政治運動,因為他認為他們表達了不合適的觀點。但這正是貝佐斯所做的,帕勒癱瘓了。

下一個是誰?你可能很快就會發現。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福克斯名主持:大公司和左派已結盟壓制異己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