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習近平為何二十大「全拿」?趙紫陽智囊:共黨制度埋因

中共二十大會議,在人事上出乎許多人意料。為何習近平能夠在政治局人選、甚至是政治局常委人選都能「贏者全拿」?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智囊、前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員吳國光指出,除了政治因素外,主要還是共黨制度本質使然。

現為美國史丹佛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的吳國光22日出席清華大學「中國研究工作坊X清華社會學系列演講」,以「權力劇場的裡外前後:透視中共二十大」為題發表演。他指出,中共全國代表大會之前的權力再分配方案是怎麼制定產生,「不僅你我看不到,兩千多名代表坐在會場時也看不到」,真正劇場是非常小圈子進行,哪些人能參與外界也難以得知。

吳國光認為,中共黨代會可歸納為五個階段。第一階段為1921年到1928年,從一大到六大,黨綱、黨章與領導人都是蘇聯決定;第二階段是毛澤東掌權的1935年到1977年,「毛發展一套,如何讓黨代會代表乖乖接受在任領導人安排的既定權力分配方案」;第三階段是毛死以後,1980年代十二大到十四大推進政治改革,引進差額選舉,使得高層已決定好的分配方案,總體被接受,但出現個別人選被否決,黨代表政治自主性、自主意識提高。

第四階段是1989年天安門鎮壓後十四大到十八大,這個階段名義上沒有取消差額選舉,但發展出新辦法,使差額選舉不再具有功能;第五階段則是中共十九大前後迄今,經由頻繁進行黨內政治清洗,達到操控黨代會必要條件,「如果沒有這樣清洗,難以制定最高領導人合意方案、沒辦法讓代表順從接受」。

至於最關鍵的問題,為什麼習近平能夠做到?吳國光解釋,這有兩個角度。從政治角度來看,習的手段借助反腐、政治清洗、掌握軍隊、公安(槍桿子、刀把子)、再加上高層政治菁英離開了共產黨什麼都不是、不敢以下犯上、也不願拿1980年代以來累積的巨大財富做賭注、造反。

但是更不能忽視的,是制度原因。吳分析,共產黨這個體制是黨魁至高無上體制,改革沒改變這個體制本質,中共是一個倚靠暴力掌握遊戲規則的黨。吳認為,在毛時代,是暴力加意識形態、鄧時代是暴力加物質利益,習時代是「暴力加暴力,唯有暴力」。使習能夠在短短五到十年過程就決定二十大權力再分配目標。他強調,十四大到十八大,對政治體制改革反攻倒算(中共用語,形容革命時遭敵人反撲),為習近平奠定基礎,而習近平只是共產黨這棵樹結的一顆果子。

至於未來,吳國光預期,二十大後會全階段對經濟改革反攻倒算。但他強調,這並非意味中共將走回國家計劃經濟、不走市場,「我認為還是會走市場經濟,只不過是被閹割的市場」。這個概念宛如1989年之後,差額選舉還保留,「但閹割實質」。

他認為,二十大之後一段時間,中共會形塑「國家化的計畫市場」,使得經濟分散決策權力被上收、法制化被掏空、私有產權被國家予取予奪。這宛如1980年代中共另一領導人陳雲的「鳥籠經濟」。也不會跟國際上進行經濟脫鉤,「就像抓猴子,挖個椰子殼小洞,當你抓了一把爆米花纂成拳頭就拿不出來,獵人就可以抓到手」。他分析,中共二十大結束後不到一個月,就開始向美國伸出橄欖枝,是希望美國資本大量湧入中國市場,用影響美國資本再影響美國政治。


華客新聞 | 真實新聞與歷史:習近平為何二十大「全拿」?趙紫陽智囊:共黨制度埋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