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成立的太空軍迎來履曆罕見的上將司令(圖)

時政 雅雯 7个月前 (01-16) 79次浏览

美國打造太空軍再有實質性進展。

根據央視披露,當地時間1月14日,美國空軍上將約翰·雷蒙德宣誓就任美國太空軍司令。

這意味著,2019年剛剛成立的美軍第六大軍種有了首任“掌門人”。

這一標誌性節點值得引起重視。 政知道(微信ID:
upolitics)注意到,盡管我國一直主張和平利用太空,但很多國家仍在極力打造各自的太空部隊。
美軍太空軍即為世界上第一支獨立成軍的太空軍事力量。

美國新成立的太空軍迎來履曆罕見的上將司令(圖)

沒當過飛行員的空軍上將

先來看看雷蒙德這個人。

現年57歲的雷蒙德出身於美國弗吉尼亞州一個軍人世家,20歲出頭時加入美國空軍,2016年被授予上將軍銜。

在美空軍現役上將中,雷蒙德的身份頗為特殊,他是少有的非飛行員出身的現役空軍上將。觀察其履曆,服役空軍30餘年的雷蒙德自始至終都在和“太空”打交道。

1984年,雷蒙德進入第321戰略導彈聯隊,4年後被調往負責航天發射的第30太空聯隊。1993年,雷蒙德進入空軍太空司令部,擔任商業運載業務主管和司令部行動組副組長。進入空軍的前十年,奠定了雷蒙德軍旅生涯的方向。

2000年以來,雷蒙德先後擔任第5太空監視中隊、第21太空作戰大隊、第30太空作戰大隊以及第21太空聯隊的指揮官,任職範圍覆蓋了航天發射、導彈預警、空間目標監視、太空對抗等太空作戰的各主要領域,對美國太空部隊的整體情況可謂了如指掌。

此番履新之前,雷蒙德已經是空軍太空司令部司令。

也正因為長期執掌美軍太空作戰力量,雷蒙德此前多次強調太空已經成為新的戰場,這與美軍長期以來將太空作戰力量置於空軍架構下的慣性思維明顯不同。雷蒙德曾撰文提出:“空軍及其他軍種必須像思考如何應對大氣層以內的戰爭一樣思考如何應對太空中的戰爭。”

這樣的理念之下,雷蒙德早前就曾提出過建設太空任務部隊的戰略構想。而今履職太空軍首任司令,對於雷蒙德而言無疑實現了自己的抱負。

剛剛組建的太空軍規模如何?

雖然是美軍新成立的第六大軍種,但是太空軍並非從零開始建設。

2019年12月20日,特朗普在馬裏蘭州安德魯斯美軍基地簽署《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案》。根據法案,原美國空軍太空司令部將更名為太空軍,這標誌著美國第六大軍種正式成立。

隨著原來隸屬空軍的太空作戰力量獨立成軍,美空軍下屬的3400名軍官、6200名士兵及部分文職人員共約16000人將轉入太空軍序列。美國國防部將在60天內,在“太空軍規劃小組”的基礎上成立太空作戰司令辦公室,最初配備約40名工作人員,未來將擴張到200人左右。

轉隸至太空軍的,應該不會隻有原空軍有關人員。

現代戰爭中,哪個軍種都少不了太空力量的支援配合,因此,美軍太空作戰力量事實上是分散在各大軍種中的。資料顯示,僅在美國陸軍,就有超過2000名太空專家和航天“操作手”。不過,上述法案目前規定,美國陸軍及海軍的太空作戰人員及機構暫不轉入太空軍麾下。但空軍部長芭芭拉·巴雷特透露,“計劃最終讓他們加入”,陸軍和海軍官員已經參與了太空軍的規劃和部署。

特朗普對於太空作戰的重視不隻體現在成立太空軍。

針對中俄?

太空軍成立當天,複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吳心伯接受環球網采訪表示,美國正式設立太空軍、發展太空力量,矛頭首先指向俄羅斯,其次是中國。美國意欲通過建立太空軍,加強太空領域的控製權,從而拉開與中俄的差距。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積極組建太空軍,已經加速了美國太空軍事化步伐,這很有可能會導致多國效仿組建太空軍,引發“多米諾效應”,甚至可能會導致新一輪的軍備競賽。

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俄方一直以來堅決反對太空軍事化,但美國將太空視為戰場,這使俄方必須重視太空導彈預警係統的發展、加強軌道星座的部署。

去年底,我國防部記者會上,發言人吳謙回應稱,外太空是全人類共同財產,中方一貫主張和平利用外空,反對外空武器化和外空軍備競賽,更反對對外空物體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美方以所謂他國軍事威脅為借口組建太空部隊,意在謀求太空絕對軍事優勢,嚴重威脅全球戰略穩定,我們對此堅決反對。

美國新成立的太空軍迎來履曆罕見的上將司令(圖)

正如分析一樣,英國、法國已經明確表態,將會投入上千億美元的資金用來發展太空部隊。日本政府也敲定2020財年財政預算案,增加了在太空、網絡等新領域的投入,其中就包括組建宇宙作戰部隊及購買監視宇宙空間的衛星設備等。幾天前的消息甚至表明,日本政府正在展開協調,意欲將“航空自衛隊”更名為“航空宇宙自衛隊”。

中華文化新聞網:美國新成立的太空軍迎來履曆罕見的上將司令(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國新成立的太空軍迎來履曆罕見的上將司令(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