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和團和八國聯軍庚子年使館攻防戰

歷史 志豪 2周前 (11-20) 13次浏览

義和團和八國聯軍庚子年使館攻防戰

圍攻駐京的外國使館,是庚子義和團戰爭的主戰場。關於這個戰場,外面的事兒,我們知道的比較多了,但裡面的事兒,還是得靠裡面的人講。一份來自守衛使館的俄國衛隊的報告,講述了這場差不多兩個月的戰事。讓我們知道了好些從前不知道的信息(《庚子事變中的俄軍》見《近代史資料》總135期)。

從報告中我們知道,使館的衛隊,實際上在5月底和6月初,才陸續到達。此前,各國駐北京的使館,一直是按照國際公法,由請政府派人守衛的。雖然使館人員個人也有一些武器,但成建制的衛隊是沒有的。而且,此番來京的各國衛隊,大多是停泊在天津港軍艦上的水兵,大部分都是新兵,沒有打過仗。這些衛隊,加起來不過四百餘人。他們的到來,是鑑於義和團運動高漲,排外氣氛濃烈,日益緊迫的形勢,經過跟清廷的總理衙門協商,各國臨時抽調在華的水兵,準備把使館人員在必要時撤出之用的。倉促組成的衛隊,不僅士兵缺乏作戰經驗,而且彈藥匱乏,運來了炮彈,卻沒有炮。除了士兵身上帶的,備用的子彈嚴重不足,俄國衛隊應該運到的七箱子彈,只到了三箱。

剛剛到達使館的衛隊,最初並沒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他們還出動幾十人跑到王府井,解救北京南堂被圍困的傳教士和教民,還抓了十個義和團俘虜,並把這些人交給清政府,要求加以嚴懲。

然而,很快,局勢就變得異常的嚴峻。不僅義和團越來越多地湧進北京,滿大街都在打制刀槍,而且,裝備精良,一向對外國人懷有敵意的董福祥的甘軍一萬餘人,也來到了北京。從使館人員當時抓拍的照片看,這些由回民組成的甘軍,身強力壯,身披子彈帶,腰配彈匣,手裡是先進的毛瑟槍。

顯然,在這種情況下,單憑這四百餘人的衛隊,想要把十一國的使館人員都安全撤出來,是有很大風險的。所以,一支雜湊起來的聯軍,在英國海軍中將西摩爾的帶領下,從天津從發,趕往北京,打算把使館人員接出來。然而,這支由各國水兵和水手組成的兩千多人的部隊,戰鬥力一般,但體量大了些,極大地刺激了已經相當惱怒的西太后。加上這個時候,急於讓自己兒子(已經被西太后樹為大阿哥)上位的端郡王載漪以及同夥,又假造了一份西方使館的照會,不僅要西太后交權,而且要清政府事實上把統治中國的大權交出來。所以,西太后決定開戰,戰爭在北京城率先打響,圍攻的兩個據點,一個是使館區,一個是西什庫教堂,而使館區,又是重中之重,由董福祥的甘軍負責,義和團只跟著打打雜。

按俄國人的記錄,圍攻使館的戰事,在6月19日夜裡已經打響。第二天,德國公使克林德居然還要冒險去總理衙門交涉,在路上被打死,顯然是現成的事兒。在此之前,使館方面,事實上已經接到了清政府那份跟所有國家宣戰的照會。能有膽子發出這樣的照會,西太后看來已經相信了義和團真的具有刀槍不入的法術。對於這件事,西太后是派出剛毅和趙舒翹兩人去驗證的,驗證的結果,倆人告訴老佛爺,那是真的。所以,戰後聯軍要懲治兇手,對西太后來說,最想交出的兩個人,一個是剛毅一個是趙舒翹,剛毅已死,而趙舒翹是被西太后派人用濕紙蒙住口鼻,活活悶死的。

受過西式訓練的甘軍,還是有點戰法的,他們逼近使館修工事,越修越近,好抵近發起攻擊。但是,使館守軍方面,不僅事先占據了有利地形,抓緊時間搶修了工事,而且看準時機,不斷出擊,把修工事的清軍驅走。守衛使館的衛隊,軍官里軍銜最高的是奧地利人,但英美法俄這幾大國,沒人樂意聽命奧國人,於是只好推舉英國公使竇納樂為總指揮,從結果看,這個總指揮,還是稱職的。

根據俄國人的報告,進攻使館的甘軍和義和團,雖然兇猛,但射擊技術有限。這也是那時中國軍隊普遍的毛病,不在意瞄準射擊,而且基層軍官不懂戰術。只要一開戰,士兵們就拼命地放槍,絲毫不懂節省子彈。打到8月份,甘軍的彈藥也出現了問題,他們開始放土火箭,甚至用弓箭,在箭杆上綁上沾了火油的棉球,往使館裡射,當然根本就沒有什麼用。

根據中國方面的史料,圍攻使館時,載漪調來了袁世凱新建陸軍的重炮隊,而炮隊的統領張懷芝覺得不妥,事先請示了榮祿,得到榮祿的暗示,事實上炮沒有轟進使館區。根據俄國人的報告,的確大多數的炮彈都越過了使館,飛到了不知什麼地方。但是,也不是所有的炮彈都打飛了,還是有幾顆落入了使館,一顆炮彈炸到了哥薩克的營房,但沒有造成傷亡,還有一顆炮彈落入法國使館,一間房屋被炸飛,兩個法國人和二十二個中國教民被炸死。看來,操炮計程車兵,並沒有完全按照長官的指示來打。個別士兵,還可能是有滅洋思想的。當然,如果所有的炮彈都打到使館的話,那麼,真像張懷芝想像的那樣,使館就粉碎了。那麼,後來的善後,估計就更麻煩了。進攻者的大炮基本沒用,但守軍卻找到了一門中國早期進口的大炮,正好俄軍的炮彈跟它口徑相同,於是,在破壞進攻者的攻勢方面,這門炮起了很大的作用。

從俄國人的記錄看,使館守衛戰最艱難的時刻,實際上是進入8月之後。圍攻者的攻勢雖然減弱,但裡面的人受蚊蟲蒼蠅以及屍體的氣味的困擾愈發嚴重,因為死屍太多,天又熱。裡面的人患痢疾的越來越多,已經有人因此而死亡了。更嚴重的是,裡面的糧食已經嚴重短缺,大米已經吃完了,開始靠殺馬果腹。根據中國方面的史料,也就是這個時候,西太后悄悄派人送來了給養和西瓜。看來,這樣的補充,確有雪中送炭的功效。

到8月14日八國聯軍進城的時候,董福祥的甘軍已經在進攻使館的戰鬥中元氣耗盡,彈藥耗盡,所以,幾乎沒有對進城的聯軍造成任何傷害,就稀里嘩啦地跑得連個影兒都沒有了。護衛西太后逃難的千把士兵里,沒有一個甘軍。

一場慘烈的戰事,使館方面傷亡的情況是,八十二人死亡,其中有兩個是因痢疾死的,受傷一百八十七人。傷亡人數,差不多占使館總兵力的一半。而對手董福祥的甘軍,差不多被打殘了。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義和團和八國聯軍庚子年使館攻防戰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義和團和八國聯軍庚子年使館攻防戰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