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64)

歷史 雅婷 9个月前 (03-16) 143次浏览

一九六五年春節後,毛又離京外出。兩位女機要員同行,加上王季老先生的孫女王海蓉。張玉鳳仍然是毛的那節車廂的列車員。到了武漢,住到梅園。

一天上午我起床不久,王海蓉匆匆跑來找我。

她氣呼呼地說「你們怎麼能讓張玉鳳這樣的人在這工作。這個人簡直是無賴潑婦。她對主席太沒有禮貌。昨天晚上主席同我說,張玉鳳簡直要騎在他的頭上拉屎。主席氣得不行。這麼大年紀了,怎麼能受張玉鳳的氣?你們不管的話,我要向中央寫報告。」

我說「不要急,有話慢慢說。」

王說「什麼慢慢說,我不能看著主席受這種壞蛋的欺侮。」

說著,王又去找汪東興。

正在吵吵嚷嚷中,衛士小張來了。他說主席發脾氣了,說張玉鳳不像話,讓大家給她開個會,批評她。

 

汪東興對我說「總是搞一些爛事,這樣的會怎麼開法?」

但是,毛既然發了話,不開不行。可是無法開得好。因為在這種情況,很難說什麼是非曲直的。

這個會在毛的飯廳開上了。汪開始講了幾句,說有事就走了。於是由我主持會。

王海蓉首先講,張玉鳳太不禮貌,不尊重毛,甚至罵毛。

這時張玉鳳說,他同我吵架,罵我,還罵我的娘,我才罵他的。

張玉鳳接著還要講下去。我想,這個會越開越不好聽,只好將會停下來。王海蓉還不干,說沒有分清是非,不能停會。

我只好去找汪東興,讓汪同王海蓉談談,把事情掩飾過去。

我又讓護士長與張玉鳳談談,讓張自己到毛那承認錯誤。

結果是,王海蓉說我們不敢堅持正義,看著毛受氣不管。一氣之下,王回北京去了。

張玉鳳又不服氣,是毛先罵她,為什麼要她檢討,一氣之下,回到專列火車去了。

 

一下子頓時清靜下來。可是毛感冒了,發燒,咳嗽,急性支氣管炎發作。經過治療以後,退了燒,咳嗽也好多了,卻又發生了音帶炎,開始聲音嘶啞,隨後發不出音來。

這不是大病,毛卻以為要永遠失音。他很急,要立即治好。我一再解釋,音帶正在發炎、水腫,不可能立刻緩解。我建議用物理治療,以求局部加速吸收炎症。可是毛嫌麻煩,只做了一次,他就不肯繼續了。於是改用中藥治療,這倒是相當有效。兩天以後,能夠發聲了。再服了三天基本恢復正常。

感冒退燒後,毛堅持在招待所室內泳池游泳。我一再勸說暫時不能游泳,他不接受。等到聲音恢復後,他說,你們的這個療法、那個療法、西藥、中藥,統統不管用,還是我這個游泳療法有效力。

五一勞動節後,毛決定到江西井崗山去看看。乘火車先到長沙,停在黑石鋪,毛到蓉園招待所。張玉鳳仍在同毛賭氣,留在火車上。

從長沙到井崗山,分乘了幾輛汽車。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張平化陪同。因為汪東興在江西任副省長四年,對江西很熟悉,所以江西省委沒有派人陪。

中途經過湖南省茶陵縣時,天已經黑了。縣政府將整個辦公室騰空,臨時裝上床讓大家住。這次只帶了夠毛一個人住房的滅蚊噴劑。蚊子很多,床上支起麻布帳子,又點起艾繩。睡一夜下來,頭暈腦脹。

在井崗山上茅坪有一新造的兩層樓招待所。我住在另一邊的二樓。

茅坪的中央,是一小片稻田。田南一排土房,陳列著當年朱德挑水用的扁擔。文化大革命後,這扁擔被說成是林彪挑水的。由此可見歷史可以隨時改寫。山上翠竹叢生,還有一家造竹紙的紙廠。這種紙極薄而透明,我記得幼年時家中用這種紙糊窗戶。

五月二十九日下山。這次井崗山之行正是年初在北京開會總結農村四清工作,訂出農村四清工作二十三條時,毛與劉公開衝突以後進行的。所以此行正明顯表示,毛有決心重建紅軍,重建黨。並不是簡單的舊地重遊。

六月中旬回到北京。

 

六月二十六日,我去看毛。看上去他的精神不大好。我正想毛可能有什麼事要辦,他突然跟我說「你告訴衛生部,衛生部只給全國人口百分之十五的人工作,可是這百分之十五的人裡面主要的服務對象,還是中央和地方省市的這些老爺們。衛生部把這些老爺們保健好了,日子好混。可是農村的廣大的農民得不到醫療,一無醫,二無葯。

「衛生部不是給全國廣大人民做事的,不是人民的衛生部。改個名字,衛生部的眼光放在城市,放在這些老爺身上,就叫城市衛生部,或者老爺衛生部,或者城市老爺衛生部。

「現在醫院那套檢查治療方法根本不符合農村。培養醫生的方法,也是為了城市,可是中國有五億多人是農民。」毛要全面加速改革保健制度,將服務對象從高幹轉到廣大農民,服務重點由城市轉向農村。

毛再來要進行醫學教育改革。「我現在抓上層建築的改革。整個醫學教育要改革,根本用不著讀那麼多年書。華佗讀的是幾年制?明朝的李時珍讀的是幾年制?醫學教育用不著收什麼高中生、初中生,高小畢業學三年就夠了。主要在實踐中學習提高。這樣的醫生放到農村去,就算本事不大,總比騙人的巫醫要好,而且農村也養得起。」

毛意猶未盡,又說「衛生部脫離群眾。工作上把大量的人力、物力放在研究高、深、難的疾病上,所謂尖端,對於一些常見病、多發病、普遍存在的病,怎樣預防,怎樣改進治療,不管,或放的力量很小。尖端的問題不是不管,只是應該放少量的人力、物力,大量的人力、物力應該放在群眾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上去。

「還有一件怪事,醫生檢查一定要戴口罩,不管什麼病都戴,是怕自己有病傳染給別人?我看主要是怕別人傳染給自己!要分別對待嘛!在什麼場合下都戴,這肯定造成醫生與病人之間的隔閡。

「城市的醫院應該留下一些畢業一兩年的『蒙古』大夫,就是本事不大的醫生。其餘的都到農村去,把醫療衛生的重點放到農村去。」

毛的這些話完全出乎我的意外,我將毛的原話,寫了一式二份,一份交衛生部,另一份交中共書記處書記彭真。我那時哪能料到,在文化大革命中,這份材料被稱為「六二六指示」併發動了全國性「赤腳醫生」運動。「造反派」並拿它來在醫學界掀起打倒城市老爺衛生部的依據。

在撤銷保健局的這片緊張混亂中,使毛下此決定的最初原因逐漸被淡忘。毛一得知劉少奇患了肺結核後,便立即撤銷保健工作,我奉命不得參與,也始終不清楚劉後來的治療情形。但我知道毛真正的目標其實是劉少奇。

田家英就跟我說「看這個情況,要說劉少奇同志會接毛主席的班,還言之過早。」田又說「你很清楚,主席講話,有時候說了不算數。今天這麼講了,明天可以那麼講。誰也摸不清他的真正的意思是什麼。」汪東興也同意田的看法。我們個個三緘其口。我從未告訴保健局任何人,毛撤銷保健工作的真正原因是劉的病。毛對劉私下表露的不滿也只在我們之間談及。

 

作者:李志綏

來源: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64)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