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邪靈「附體」 東西方文化如何對待?

  • 歷史

巴黎聖母院木質柵欄上,表現耶穌復活的14世紀木雕。

在東方,傳統文化認為人是萬物之靈,不允許邪靈、魔鬼附著人體。從古至今,從歷史、文學作品到影視,東西方文化對待「附體」的態度是一致的。不少修行有素的人,他們出於慈悲,為人驅逐邪靈,解體附著的邪惡。

道門高人削木劍鎮狐妖

在古典小說《封神演義》中,千年老狐弄死了蘇妲己的元神,附著在妲己的肉身上。她進宮後,以美色迷惑紂王,大興酷獄殘害滿朝大臣。紂王也貪戀妲己美色,終日荒淫,不理朝政。

一天,終南山得道高人云中子,見到朝歌宮廷妖氣衝天,未免日後養成大患,他出於慈悲要為紂王剷除妖孽。於是用一段枯松枝削成了一把木劍,進宮獻給了紂王,讓他懸掛在宮樓上鎮妖。

妲己看到那把木劍,頓時驚出一身冷汗。雲中子道行高深,以一把木劍就把妲己鎮得幾乎殆亡。紂王見妲己氣息微茫,昏昏慘慘,急忙下令燒毀了木劍。

這個千年老狐不僅附上人身,還弄死了人的元神,把朝廷搞得烏煙瘴氣。從此妖氣綿亘皇宮,把紂王纏得顛倒錯亂,人離天怨。紂王聽妖話不聽高人言,最終斷送了錦繡江山。

佛門高人驅柳精

《夷堅丙志》卷十六記載,浙江嘉興縣令陶彖有個兒子,有一年在外面遇到一位女子,和那女子出去過幾次,那個女子還留了一詩,「生為木卯人(柳),死作幽獨鬼。泉門長夜開,衾幃待君至。」自此陶彖的兒子忽然性情大變,講話、舉止都跟平常不一樣。陶彖請來一些巫師百般治療,但都無效。

時逢天竺辯才法師元淨因事來到秀州(嘉興)。他修行有素,道行很深,江南人都很尊敬他,陶彖也聽過他的名聲,於是去請元淨法師相助。

元淨拄著拐杖來到陶家,結壇做法,驅逐邪靈。當晚,陶彖之子就睡得很安穩。

第二天,元淨法師跌坐雙盤,質問陶彖之子身上的附體:「你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那個附體在陶彖兒子身上說:「我住在會稽之東,卞山南邊,家的周邊古木蒼蒼。」元淨又問:「你姓什麼呀?」「她」回答道:「吳王山下無人處,幾度臨風學舞腰。」元淨說:「那你姓柳吧?」法師猜出附體是個柳精,陶彖的兒子就笑了。

元淨開導那個「柳精」說:「這麼長時間以來,你被世間之物所迷惑,被物質捆住了手腳,在邪淫中沉溺,流浪了千劫光陰。你自己無法解脫,還在魔趣中製造那麼多的禍害,殃及無辜的世人。」

元淨表示自己可以為她解說佛經之理,要她痛下決心痛改前非,懺悔罪過,以返還清淨的本性。柳精聽著就嚎啕大哭,不再說話了。面對元淨的功力和陶彖的虔誠,柳精不敢繼續為害世人,最終離開了陶子之身。

聖經故事耶穌驅惡鬼

「附體」現象不僅出現在東方,在西方文化中,同樣也有「附體」的現象。《聖經》故事中,有幾則耶穌驅逐污鬼附體的故事。

有個男童被一個啞巴鬼附身。附體折磨男孩的肉身,把他扔在火里、水裡,企圖要殺掉他,還常常使他抽瘋,口吐白沫。耶穌斥責附體,命它從孩子的身體裡出去。附體無力抵抗,掙扎著大喊大叫了一番,最後離開了男孩的身體。

耶穌為人驅逐附體,在《聖經》故事,並非一次。他帶著十二門徒,來到了格拉森人的地方。耶穌剛下船,就遇到一個被污鬼附身的人,那個人被鬼附身後,行為異常。他日夜在墳墓洞穴里,或在山裡瘋狂地大喊大叫,又用石頭襲擊自己。

由於附體力量太強大,人們多次用腳鐐、鐵鏈捆他鎖他,他能掙斷鐵鏈,弄碎腳鐐。人們不堪其擾,但是也拿他沒辦法,沒有人能制伏他。

只見這個被鬼附體的人顛狂地向耶穌和十二門徒跑來,門徒們都心驚膽顫,令人驚奇的是,那個人衝到眾人面前忽然跪了下去,懇求耶穌。人的眼睛看不到耶穌是聖者,是帶有使命的人,但是那群鬼卻知道,因為它們待在另外空間,能看到一小部分真相。

耶穌讓那群污鬼從人的身體上出來。污鬼對他說,我們和你沒有絲毫關係。它們希望耶穌不要干涉。於是耶穌動用神力,將那群污鬼驅趕到一群豬身上。結果,那二千頭豬竟都跳到山崖下,投海而死。

後來一些藝術家就以這些故事為藍本,創作了壁畫《加大拉的豬群》。中世紀時著名的羊皮畫《豪華時禱書》,也描繪了耶穌治鬼的故事。

羊皮畫《豪華時禱書》,也描繪了耶穌治鬼的故事。(公有領域)

由於存在附體現象,不同的信仰文化中出現了專職人員或法師負責驅魔。也因此,衍伸出驅魔題材的影視作品。在信仰缺乏、道德墮落的年代,越來越多的驅魔影視趨向於恐怖和收視率,使驅魔題材成為低俗和濫觴。不過在俄羅斯有一部出色的影片《孤獨之島》(《Остров》,另譯《聖人島》)仍保留了傳統的信仰理念。

俄影視《孤獨之島》修士驅惡靈

2006年,俄羅斯導演帕維爾·龍金執導的影片《孤獨之島》,講述的是1942年二戰時期,阿納托利(Anatoly)在德國納粹的脅迫下,開槍打死了一名俄國軍官,隨即他也被納粹置放的炸彈炸暈。所幸,第二天他被附近教堂的修士救起。

因為開槍殺人一事,阿納托利認為自己罪孽深重,他用盡餘生來懺悔自己的罪過。白天,他為教堂做雜活,運煤燒火,每天幹著又髒又累的工作。到了晚上,就倒在一堆煤炭上睡覺,連一個像樣的床,像樣的被子都沒有。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過著苦行僧般的生活。儘管他認為自己罪孽深重,但慈悲的上天為他開啟了智慧和神通。他未卜先知,為人療疾和驅逐附體。

時間到了1976年,海軍上將吉洪帶著女兒娜斯佳來到這座島上。他的女兒舉止癲狂,神智不清。在莫斯科,吉洪帶她看了許多醫院,但都沒有治好。他們聽說了阿納托利的事跡,因此慕名而來。

上將無奈地說自己的女兒是個瘋子。阿納托利告訴他:「你的女兒不是瘋子,而是被惡魔附體。」在蘇共喧囂的年代,無神論、進化論瀰漫著世人的心際。這位海軍上將,蘇共的權貴,一聽「被惡魔附體」,認為怎麼可能,就想帶著女兒趕緊離開。阿納托利用雞叫聲,把附體引導了一座小小的孤島上。那是他經常對神懺悔自己殺人罪孽的地方。

就在這個小小的孤島上,他為上將的女兒驅走了附體。而她的父親,就是當年被阿納托利開槍,中槍跌到海里僥倖未死的軍官。阿納托利為軍官的女兒驅逐了附體,他一生的贖罪也走到了盡頭。在了結了世間的因緣後,他選了一個日子,平靜地躺在棺里,宣布了自己的死期。

中國古典著作《尚書·泰誓上》中說,「惟天地萬物之母,惟人萬物之靈。」西方戲劇家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中則說:「人是宇宙的精華,萬物的靈長。」東西方語言不同,但都傳遞著「人是萬物之靈」的意涵。對於害人的邪靈、惡魔,無論東方的佛教、道教,還是西方的基督教、天主教,對待附體的態度是一致的,都是要驅逐惡靈、解體邪惡,最終目的為解救人心。

參考資料:

《封神演義》第四回/第五回

《夷堅丙志》卷十六

《馬可福音》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對於邪靈「附體」 東西方文化如何對待?

相关推荐: 小伙堅持慢跑一個月後,怎麼樣了?改變的不止是身材,值得嘗試

跑步,被稱為全民運動,動作簡單,還能給身體帶來益處,尤其是受到減肥人士的追捧。便利又豐富的新生活時代,給人們的味蕾以及生活帶來了快意後,也順便帶出了一些問題,肥胖就是其中一個問題,很多人每天吃好喝好,運動量也變少,身材就開始慢慢走樣。 身材走樣之後,才發現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