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與皇帝攜手開創帝業 夫唱婦隨

  • 歷史

她篤信佛教,常嘆人生苦、女身更苦,唯有念佛方能解脫。

史書記載,皇后預知時至,以香湯沐浴,手持念珠,口誦彌陀,寂然辭世。當日異香滿室,天樂響徹空中。

少年相約白頭到老

獨孤伽羅漂亮溫柔,14歲嫁給了17歲的楊堅,他們夫妻恩愛至深,曾經相約白頭到老,海枯石爛不變心,楊堅對獨孤伽羅發誓,絕不與其他女人生孩子。

獨孤伽羅是漢化的鮮卑人,生於河南洛陽,是北周大臣獨孤信的女兒。她自幼喜愛讀書,識達古今,既有鮮卑人的英氣大膽,她又有漢人的賢德知禮。

婚後不久,獨孤伽羅就父母雙亡,楊堅對她更是疼愛有加,決心愛護她一輩子。獨孤伽羅跟隨楊堅一起經歷大劫大難,在楊堅最艱難的時候,幫他決斷,共同渡過難關。二十多年後,公元581年,韜光養晦的楊堅終於即皇帝位,國號大隋,立獨孤伽羅為皇后。

後宮改制,杜絕內訌爭寵

即使做了皇帝,楊堅也不願按照規矩和愛妻分居。皇帝和獨孤皇后,像平常夫婦一樣長期同居共寢,沒有妾侍,非常親昵。清晨皇后親自服侍皇夫洗漱穿戴,然後與他並輦上朝,自己靜候於殿下;散朝之後,兩人相顧欣然,又同輦返回內宮,幾乎形影不離。皇帝每日裝束膳食,皇后必親自過問,照顧得無微不至。

生性嚴肅木訥的文帝曾自豪地對大臣誇耀:我別無姬妾,五子同母都是真正的親兄弟,不像前朝帝王寵愛無數。

獨孤皇后認為,正是紅顏禍水,使前朝陳後主不思進取。為避免重蹈亡國覆轍,獨孤皇后決心杜絕後宮內訌及爭寵。她廢除三妃六嬪之慣例,提倡簡樸,禁止宮中女子濃妝華服,嚴格規定她們的言行舉止,不許嬪妃隨意親近皇帝,整個後宮一片肅穆。

其實這些後宮改制與文帝推行佛教大有關係。文帝佛緣深厚,從小在寺廟長大,小名那羅延,即是金剛不壞之意。佛教戒淫慾,克己復禮的文帝也以縱情聲色為恥,他拒絕吐谷渾進獻美女給後宮,也禁止隋朝藩國向他進獻美女。

與文帝並稱「二聖」

獨孤皇后有閒暇便手不釋卷,她學問非凡,目光長遠,做事果敢善斷,令文帝非常信服。所以凡國家大事小情,文帝無不與之相商,經常言聽計從。開皇年間的政治決策,很難分得清哪些是隋文帝的主意,哪些是獨孤皇后的主意。皇后的政治才能幫助文帝將天下治理得井井有條,文帝的「開皇之治」,獨孤皇后功居一半。朝野敬服,將她與文帝並稱「二聖」。

深度參政的獨孤皇后,其實並無個人野心私慾,她以身作則、嚴於律己,堪稱母儀天下的賢內助。

她嚴格約束外戚擾政。對娘家親戚雖給以很多關照,但不許他們盤踞權勢要位。一次,獨孤皇后表兄觸犯王法,按律當斬。文帝有意放他一馬,獨孤皇后進諫說:「國家之事,焉可顧私!」文帝深為感動,遂將其按律處死。

她的異母兄弟獨孤陀滋酒逞凶,受皇后指責便懷恨在心,以巫蠱詛咒皇后,按律當斬。皇后雖然惱火,最後還是請求文帝赦免其罪。她說:「如果他害民,妾不敢為其說情,但如今他只是因為詛咒我而犯罪,我請求留他性命。」於是陀被免去死刑。

她生活儉樸,不尚虛榮,曾有人慫恿她買下價值昂貴的上品明珠,她說,「我不需要這些,將士征戰疲勞,不如獎賞有功之士。」

史書稱獨孤皇后「謙卑自守,柔順恭孝,不失婦道」。每當聽聞處死罪犯,獨孤皇后都會傷悲淚下,其仁慈悲憫可見一斑。

預知時至,寂然辭世

獨孤皇后不僅是隋朝政治的核心人物,也是隋朝皇室弘護佛法的重要人物,隋朝舉國大興佛法,與獨孤皇后有很大關係。她對隋唐佛教及後來佛教的發展,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獨孤皇后自幼信佛,她的名字「迦羅」即梵語的沉香木,是佛教意味的名字。受菩薩戒的獨孤皇后,在世時被稱作「妙善菩薩」,法號「莊嚴」。她常嘆人生苦、女身更苦,唯有念佛方能解脫。在宮中,她長期聽僧尼講經說法,常念阿彌陀佛。

樂善好施的獨孤皇后經常救濟貧困,熬粥給饑寒的百姓,幫助他們安家立業;她生活簡樸,向寺院和僧人大量布施卻毫不吝惜。她為親人及尼姑建立了一些寺院,並參與了隋文帝分舍利事件。她親自施造大藏經六千餘卷,用以流通供養,開創了歷史上皇后造寫大藏經的先例,影響至深。

602年秋天,獨孤皇后染疾,臥病中宮。後來她預知時至,以香湯沐浴,身著潔衣,獨處一室,手持念珠,口誦彌陀,寂然辭世,終年五十九歲。

獨孤皇后辭世當日,異香滿室,天樂響徹空中。文帝非常驚詫,詢問異域僧侶,答曰皇后畢生專修淨業,現已遂意往生。後文帝即召高僧大德五十餘人進宮,超度皇后亡魂。在一次佛事中,文帝想起愛妻,內心悲痛,情不自禁地淚流滿面。

62歲的文帝,親自為妻送葬。他冒著嚴寒,親自奔波數百里,把愛妻送到泰陵陵園,舉行了盛大葬禮。而且為紀念篤信佛教的愛妻,為其祈禱冥福,文帝一反平素的節儉,耗費巨資修建了一座禪定寺,規模宏偉莊嚴。

文帝希望與妻子生死相隨

皇后離世,對文帝的打擊是毀滅性的。文帝始終無法自拔,孤獨寂寥中試圖從青春美人那裡排遣愁苦,很快就縱慾傷身,一病不起。

躺在病榻上,文帝感慨萬千,他對左右道:「假使皇后在,我不會到這個地步!」

皇后去世不到兩年,文帝也隨之離開人世。臨終前,他希望與妻子生死相隨,說:「我實在忘懷不了皇后,如果靈魂有知,一定要讓我們夫妻在黃泉之下團聚。」夫妻情意之深切,無過於此吧。

文帝死後也葬於泰陵,與朝夕相伴做了45年夫妻的妻子同墳異穴。後來,獨孤皇后諡號為「獻」,即聰明、賢德、翼君的意思,獨孤皇后也就稱文獻皇后。

隋文帝和獨孤皇后,四十餘載心血相融,夫唱婦隨,攜手開創帝業,做到了終生毫無保留的相互信任。夫妻情義天高地厚,少年誓約竟白頭不渝,成就了中國古代帝王后宮生活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