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歲男童放學時被同村人接走溺亡,家長欲起訴校方

“為什麽未經過家長允許,就同意讓別人接走我的孩子?”7月14日,江西婺源沱川鄉居民李曉清(化名)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6月30日中午,她不滿8歲的孩子餘樂樂(化名)在學校被同村人接走後,不幸落水溺亡。

餘樂樂(化名)溺水時書包裏的遺物。受訪者供圖

李曉清稱,家人並不熟悉接走餘樂樂的人,學校為何要同意孩子被人接走呢?事發至今,已有半月有餘,他們計劃近期向當地法院起訴沱川學校。

針對此事,7月19日,當天接走餘樂樂的男子餘某華告訴澎湃新聞,他跟餘樂樂是同村人,對餘樂樂的爺爺關係“熟悉一些,和李曉清陌生點”。

餘某華說當天他一共接走了四個小孩,他曾問過餘樂樂“跟我回不回去,他說跟我回去,我就一道接走了。”

婺源縣教育體育局局長吳細和此前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家長目前已經開始走法律程序,一切都等法院來定。

涉事學校校長回應稱,暫不方便透露太多,一切交給法院。

餘樂樂出事時的小水溝連著河,當天路麵全是水,最深時淹到房子一米多。受訪者供圖

7歲男童被人接走後溺亡,遺體三天後發現

李曉清告訴澎湃新聞,餘樂樂還有三個月不到就要滿8歲,在校成績不錯,性格“不太愛說話,喜歡籃球、跳繩和看書”。由於李曉清和丈夫平時在上海打工,餘樂樂在家裏由爺爺奶奶照顧。

李曉清回憶,6月30日孩子出事的當天,班級組織了期末考試。李曉清提供的名為“沱川學校二年級家長群”微信聊天截圖顯示,6月30日當天早晨,微信名為“班主任江某媛”的用戶在班級群裏通知家長,“今天天氣會不太好,請家長要隨時注意天氣情況,如下大雨一定要擠出時間來學校接送孩子。”

6月30日上午10時17分,“班主任江某媛”再次在班級群裏發布緊急通知稱,“南方路路況出現塌方,不排除其它高速施工路段發生塌方,請班主任在考完試後一定要強調學生的安全教育,並通知家長一定要來接學生回家!”

警方的出警經過。受訪者供圖

李曉清說,當天婺源沱川天降大雨,家中也進水了。為了確保孩子和老人安全,考試結束後,6月30日11時51分,她在班級群裏回複班主任稱,希望讓餘樂樂先在學校等著,等情況好轉後,再讓孩子的爺爺奶奶去接。

微信聊天截圖顯示,6月30日14時19分,“班主任江某媛”在班級群同時艾特餘樂樂媽媽和另一位“餘某昊媽媽”,通知稱“餘樂樂和餘某昊被他們的叔叔帶走了,我問了兩個孩子,他們都說認識的”。

李曉清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班主任沒有和她核實過這個人的身份,就擅自做主讓“這位叔叔”接走了孩子。“孩子沒有什麽所謂的叔叔,我們也從沒委托過任何人接送孩子。”

李曉清回憶,6月30日15時許,她接到餘樂樂爺爺的電話稱,“小孩沒了,被水衝走了。”李曉清說,“當時我愣住了,不知道事情是怎麽發生的。”

李曉清稱,在鄰居的幫助下,當天下午他們向婺源縣公安局沱川派出所報警。

李曉清提供的婺源縣公安局沱川派出所《出警經過》內容顯示,6月30日15時0分,該所接110指揮中心指令:6月30日14時40分許,在婺源縣沱川鄉河東村燕山路口的河邊,有一名小學生被洪水衝走。接警後,警方迅速趕往現場搜救和調查。

7月3日6時30分許,河西村民在距離出事地點600米左右三溪口位置發現一具屍體,經家屬辨認溺水者係餘樂樂。

班級群聊天截圖。受訪者供圖

事發當天校方發布《防汛防溺水學生護送應急方案》

接走餘樂樂的人究竟是誰?校方是否應該要承擔責任?

7月15日至16日,澎湃新聞多次致電餘樂樂所在班級班主任,截至發稿前未有回應。

李曉清稱,接走孩子的人聽鄰居說是同村人,“但我們家和他們家沒有來往,隻是麵熟。”她認為校方應該對餘樂樂的死亡承擔一定責任,她計劃向當地法院起訴學校。“為什麽未經過家長允許,就同意讓別人接走我的孩子?”

李曉清的代理律師、北京德和衡西安律師事務所孟祥輝律師告訴澎湃新聞,他們將於近期以生命權、健康權與身體權的名義向婺源縣清華人民法庭向沱川學校提起訴訟。沱川學校校長王學文7月15日告訴澎湃新聞,此事暫不方便透露太多,一切交給法院。

7月16日晚,婺源縣公安局沱川派出所一位民警告訴澎湃新聞,此事警方已經結案。經調查,接走餘樂樂的係餘樂樂同村人,“兩家相隔一條小溪,也算同宗輩的親戚”。

前述民警回憶稱,當時這位同村男子一次性接走了四個小孩,“有兩個是他自己家的孩子,另外兩個是餘樂樂和同班學生”。

沱川學校當天的情況。婺源縣沱川學校微信公眾號 圖

該民警稱,接走餘樂樂的男子“是出於好心,看到有兩個孩子家長還沒接,就說跟他一起回去。”

7月19日,接走餘樂樂的男子餘某華告訴澎湃新聞,他跟餘樂樂是同村人,“我認識餘樂樂,也認識孩子的爺爺,我跟他爺爺比較熟,但跟他媽媽(李曉清)陌生點”。

餘某華回憶,6月30日當天,因為天氣不好,他去學校接兒子的時候,聽到自己親戚家的一位小孩餘某昊“叫了我一句大伯,說想跟我回去”,這時“餘樂樂也在餘某昊旁邊,我就問了一句餘樂樂回不回去,餘樂樂說回去,我就一起接走了”。

餘某華說,他一共接走了四個小孩,走到村上角的小河旁時,餘樂樂和另外一個孩子“要用小溪的水洗腳,結果餘樂樂一下就被水卷走了”。

餘某華稱,事發後他曾希望能和餘樂樂家屬溝通,但“他們不讓我去他們家裏”。

“我是好心辦了壞事。”餘某華說。

澎湃新聞注意到,6月30日事發當天,婺源縣沱川學校曾在微信公眾號裏發文章提到,6月29日晚10時至30日11時,全縣平均雨量為66.7毫米,縣城雨量67.3毫米。過去1小時有11個鄉鎮達到短時強降水,其中沱川47.6毫米。

文章提到,沱川學校確保防汛備汛各項措施抓實做細、落實到位。校方製定《沱川學校防溺水學生護送應急方案》,《方案》中對於班主任的職責與分工中明確提到,無接送學生要組織學生在教室自習,等待家長接送。汛期放學較長時間仍有少數學生無人接送要盡量聯係家長,同時要及時上報學校值日教師登記,值日教師匯總後上報分管安全副校長,再由學校領導小組研究並安排人員護送。

教育部曾於2006年發布《中小學幼兒園安全管理辦法》,其中第三十一條規定,小學、幼兒園應當建立低年級學生、幼兒上下學時接送的交接製度,不得將晚離學校的低年級學生、幼兒交與無關人員。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7歲男童放學時被同村人接走溺亡,家長欲起訴校方

相关推荐: 2.4萬年前冰凍生物成功復活並開始繁殖

沉睡2.4萬年的蛭形輪蟲(bdelloid rotifer)被成功喚醒並開始繁殖。 俄羅斯一組科學家最近成功地從西伯利亞的凍土裡面,喚醒了2.4萬年前的生物蛭形輪蟲(bdelloid rotifer),並看到它們立即開始繁殖。 科學家認為西伯利亞一些地區,至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