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夥戀上“同學前女友”?結果慘了

同學和女友剛分手

小夥順勢和“同學前女友”談戀愛

結果對方身份曝光

女生早已不是和同學交往時的那個“她”

而是換成了一個“摳腳大漢”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剪不清理還亂

蕭山小夥阿東,今年26歲,是公司職員。小沈是他的高中同學兼死黨,兩人關係很鐵。

2019年中旬,當時阿東單身,小沈卻有個女友桃子。一次,阿東問小沈,是否能幫忙介紹個女孩子, 於是小沈便將女友桃子的閨蜜小李介紹給他,不久,阿東與小李便發展成了男女朋友關係。

阿東與小李,小沈與桃子四人拉了一個微信群,方便玩遊戲時一起“開黑”以及日常聊天聯絡。

2020年初,小李與桃子準備合夥開網店 ,桃子差點啟動資金,先問小沈借,因平時桃子經常向自己要錢,小沈日漸反感,便沒有答應。小李便幫桃子,軟磨硬泡讓自己的男友阿東借給對方1.5萬。

今年3月,阿東與小李分手,兩人斷了聯係,阿東想起自己之前借錢給桃子,便通過微信群加了桃子的微信。

本來是想讓對方還錢的,可聊著聊著 兩人擦出了火花 ,想著反正桃子和小沈也已分手 ,阿東就順勢和桃子網戀,還錢的事自然也不提了。

竹籃打水一場空

可網戀了一段時間,桃子經 常以各種借口問阿東要錢: 自己的工資都上交給父親了,生活費太少開支不夠;網店開不下去了,要周轉下資金;甚至說炒股票要阿東補倉,賺錢了以後兩人五五分……

桃子以各種理由向阿東要錢

時間長了,阿東也不禁疑惑,隻知索取的桃子是真心跟自己談戀愛嗎?對方的身份有無問題。 但轉念一想,之前桃子和小沈交往時,也經常向對方要錢, 這事小沈曾和自己抱怨過。

兩人雖然線下從未謀麵,但小沈和桃子本人相處過,聽說對方長相可以,很會打扮 ,阿東自然也是十分期待的。想想自己如果表現得比小沈大方,肯為對方多花錢,最後終能抱得美人歸。

然而,桃子卻愈發變本加厲,到後麵的理由基本都是生活費不夠了,要還花唄了等等。阿東在愛情的驅使下,陸陸續續給桃子轉賬了11萬餘元。

桃子聲稱自己會還錢

而每次阿東提議見麵,對方卻以 生病、臨時有事、機票錢不夠” 等各種理由推脫。

阿東陸陸續續給桃子轉賬11萬餘元

2021年5月11日淩晨,桃子發了條消息“明天去把我同學車弄下”後就突然“失聯”了,之後大半個月時間裏,無論阿東怎麽發消息,對方都沒有回應。 阿東於6月22日無奈選擇報警。

真相令人大跌眼鏡

城廂派出所接到報警後,辦案民警周益通過分析判斷,很快查明“桃子”微信賬號的實名認證人員為男子曹某某(24歲,江西人) ,並鎖定其落腳點。

今年8月底,民警在江西婺源一家旅館內將嫌疑人曹某某抓獲。

審訊嫌疑人曹某某

據其交代,2019年上半年的時候,交往了一個叫“桃子”的女生,對方稱經常接到催款電話不堪其擾,於是曹某某用自己的身份注冊了一個新號碼給“桃子”使用 ,“桃子”用這個號碼注冊了微信和支付寶賬號。

因“桃子”經常向自己要錢,且曹某某發現她似乎還在和其他男生曖昧不清,2020年3月,兩人分道揚鑣。曹某某將微信等賬號收回。

不久,阿東聯係“桃子”微信。曹某某“將錯就錯”,以“桃子”的身份和對方“網戀”,繼而以各種理由騙取錢財。

目前,嫌疑人曹某某已被依法逮捕,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還是那句老話

“網戀有風險,交友需謹慎!”

在無法甄別對方真實身份的情況下,

不可輕信其甜言蜜語和各種說辭。

不要被突如其來的“愛情”衝昏頭腦!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杭州小夥戀上“同學前女友”?結果慘了

相关推荐: 郭剛堂:走出“失孤”的日子

郭剛堂的後腦勺隱藏著一處傷疤,大約5厘米長,是他在騎行尋子的路上留下的。新京報記者 戚厚磊 攝 郭剛堂的後腦勺隱藏著一處傷疤,大約5厘米長,是一道縫合的傷疤。時間久遠,這處傷疤被一頭倒豎的短發埋在底下,頭發依然茂盛,上麵灑滿銀霜。即便湊近,也很難察覺。 這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