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生 >> 女子和男友斷交遭報複砍傷,8歲兒子遇害

女子和男友斷交遭報複砍傷,8歲兒子遇害

10月11日上午,四川江油市,32歲的羅女士躺在床上。提起兒子的被害,她一句話都不願意說,隻是默默流淚。

兩年前,因和男友黃某斷絕關係,羅女士遭其報複。黃某持刀上門將她8歲的兒子殺害,她也被砍傷,雖獲救但雙手再也無法動彈,吃飯、穿衣、上廁所都需家人幫忙,生活無法自理。從此,羅女士的性格變得沉默寡言,從不出家門。

羅大爺給女兒穿衣服

父親羅大爺由於要經常出門做活,為了保證她的安全,在房屋周邊修了圍牆,安裝了鐵門,並在大門口安裝了監控,甚至還喂養了兩條大狗拴在房屋的兩端,一條小狗在院中自由活動。隻要有陌生人靠近,三條狗就不停地狂吠。

紅星新聞記者了解到,目前,黃某被依法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最高法院正在死刑複核中。但麵對數十萬元的民事賠償,黃某無法履行。為了緩解羅女士一家的困境,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近日頂格撥付了20餘萬司法救助金。羅大爺稱,這筆錢解了他們的燃眉之急。

清晨血案:

母子在家中遇襲,8歲兒子不幸身亡

警方通報:嫌疑人服藥企圖自殺……

血案發生在兩年前。

2019年6月21日清晨,四川江油市龍鳳鎮永生村(原飛鳳村)的康女士幹完活回家時,忽然聽到鄰居家孩子的哭聲。當時以為是大人在教育孩子,她並沒有在意,隨後回到家中準備繼續休息一會兒。

然而,正當康女士要入睡時,手機響了起來,她朦朧中聽到電話中傳來焦急的聲音:“有人要打菊娃子,你快到我家裏去看看!”

羅女士的家

打來電話的是康女士的鄰居譚大媽,“菊娃子”是譚大媽女兒羅女士的小名。康女士告訴紅星新聞,她印象中,當時還不到7點,但夏季的清晨已經天色大亮。她隨即出門來到50米左右外的羅女士家中,大聲呼喊羅女士及其8歲兒子的名字,但無人回應。見房門虛掩,她推門而入,但屋內沒有任何響動,也沒有人回答。

“我向二樓走去,在樓梯上看到了幾點血跡,心中有點打鼓。到了二樓,就看到二樓客廳內到處都是血,通過客廳看到菊娃子的臥室裏也到處是血。”10月11日上午,康女士向紅星新聞記者回憶起兩年前的血案,仍心有餘悸,“看到那麽多血,太嚇人了,我不敢再進去了,急忙跑回家喊我老公,又通知了村幹部,我女兒撥打了110、120。”

當村幹部來到現場後,康女士和丈夫一起再次進入羅女士家中。她回憶,臥室內到處都是鮮血,羅女士母子滿身鮮血地躺在血泊中。

“菊娃子當時還有意識,一直在喊快救她兒子。”康女士說,110、120很快趕到現場,他們一起幫忙將羅女士母子抬上了救護車,“她兒子在路上就去世了。”

江油警方當天的通報顯示,2019年6月21日7時許,江油市公安局龍鳳派出所接到群眾報警:龍鳳鎮飛鳳村12組村民羅某(女,30歲)及其兒子羅某章(8歲)在家中被人砍傷。接到報警後,龍鳳派出所第一時間趕赴現場處置,協調120對受傷人員開展緊急救治。案件發生後,江油市公安局立即組織精幹警力趕赴現場,迅速偵查,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黃某(男,47歲)於21日中午10:30許在龍鳳鎮被發現服用農藥企圖自殺,現已送醫院救治。目前,受傷人員羅某章已經死亡,母親羅某尚未脫離生命危險,案件還在進一步偵查中。

男友行凶:

不滿斷絕關係曾揚言報複

案發前一個月用刀將她劃傷

紅星新聞記者采訪了解到,行凶的嫌疑人黃某,係被害人羅女士的男友,也是龍鳳鎮本地人,在鎮上以經營燒烤為生,曾兩次離異。

提起女兒的不幸遭遇,羅大爺夫婦的雙手都有點顫抖。

“(案發當天)我們早上6點多出門,到綿陽遊仙區的一個工地幹活。剛走到遊仙區石馬鎮,準備吃早飯,就接到了女兒閨蜜的電話,她哭著說菊娃子在家裏出事了。”回憶起事發當天,譚大媽的眼淚止不住地流,她哭著告訴紅星新聞,當時,早飯都沒來得及吃,她就和老伴坐摩托車往家裏趕。回到家時,女兒和外孫都已抬上了救護車,“我孫兒才8歲啊,當時我摸到他的手,都已經涼了。”

黃某為何要下此狠手行凶?對此,羅大爺告訴紅星新聞,他隻有一個獨生女兒,招了上門女婿。後來,女兒和女婿離婚,女兒和黃某認識後,兩人在耍朋友。

“我們經過打聽得知,黃某離異兩次,原來的老婆都是被他打跑了的,就不同意女兒和黃某交往,但年輕人的事情,我們也管不住,而且那時我們還在外省打工。”羅大爺說,後來,黃某多次對女兒大打出手,甚至鬧到派出所調解,“女兒也看清了黃某的為人,決定和他斷絕關係。”

至今,羅大爺仍然保存著派出所的治安調解書。紅星新聞記者看到,治安調解書上的日期是2019年5月14日,上麵寫著簡要案情:2019年5月10日上午,黃某與羅女士之間的男女朋友關係,羅女士不願與黃某繼續交往,黃某在龍鳳場鎮找到羅女士,雙方發生爭執,黃某用水果刀將羅女士左右臂劃傷,醫院檢查為輕微傷。當時雙方達成協議,羅女士放棄醫藥費、交通費的賠償要求,羅女士要求黃某給其本人及家人賠禮道歉,要求黃某不再騷擾其本人及家人。

羅女士的表弟介紹,表姐與黃某斷絕關係,遭到了黃某的威脅。事發幾天前,黃某曾表示要報複表姐,但他們也沒有太多注意,想的是黃某不可能殺人,但羅某的母親那幾天一直陪在家中。

“黃某後來多次到我們家附近,我和老伴都分別看到過。”羅大爺說,當時黃某沒有其他舉動,“他肯定一直在踩點,事發那天,我們剛出門不久,他就到家中行凶去了。”

悲劇餘波:

她獲救後雙手受傷生活不能自理

二樓仍殘留血跡一家人再沒住過

10月11日11時許,紅星新聞記者來到羅女士家中,她家是一幢兩層樓高的房屋,房屋周圍修了一米多高的圍牆,安裝了一扇兩米多高的鐵大門。當記者在距離20米遠的地方時,院子中就傳來了幾條狗的狂吠聲。

羅大爺稱為了女兒的安全,他們修了圍牆,安了大門和監控

將近中午時分,羅大爺夫婦騎著摩托車下班回家,打開鐵門進入院中,譚大媽就馬上進了廚房開始煮午飯,羅大爺則來到一樓的一間臥室將躺在床上的羅女士扶起,幫她穿外套。

“她現在雙手都無法動彈,吃飯、穿衣、上廁所,都需要我們幫助,生活完全無法自理,更不要說幫我們煮飯了。”羅大爺說。

紅星新聞記者發現,羅女士的雙手上有很多傷口疤痕,脖子和臉上也有幾處。羅大爺介紹,黃某行凶時,在羅女士身上砍了很多刀,最嚴重的是雙手,筋都斷了,後來在醫院住了幾個月,筋是接上了,但雙手功能已無法恢複,“脖子上的一處刀傷,如果再深一點,動脈就斷了,肯定也搶救不過來了。”

羅大爺給女兒喂飯

隨後,午飯做好了,羅大爺端著飯菜來到了女兒的臥室。此時,羅女士自行坐在凳子上,羅大爺開始一勺一勺給女兒喂飯。整個過程,羅女士沒有說一句話。隻是在羅大爺夫婦介紹情況時,她默默地流著淚。

“她現在完全變了一個人,幾乎不說話,從來不出門,大部分時間躺在床上,有時自己偷偷流淚,就連我給她梳頭發,她都不太願意。”譚大媽邊說邊流下了眼淚,“黃某把我們一家害慘了,剛出事那幾個月,我瘦到隻有70斤。”

案發的臥室內剩下一雙孩子的鞋子

現在,羅大爺夫婦和女兒都住在一樓,二樓已經很久沒上去過了。在羅大爺的帶領下,紅星新聞記者來到二樓,客廳內的電視、桌椅等都有一層厚厚的灰塵。在羅女士曾經的臥室內,僅剩下一個衣櫃,牆角有一雙兒子的鞋子。臥室牆壁上有很多刮痕,地板和衣櫃上還有淡淡的血跡。

臥室牆壁上有很多刮痕

“我們都沒住二樓了,不想讓女兒回憶起那件事。”羅大爺告訴紅星新聞,牆壁上的刮痕是清理血跡後留下的。

羅大爺稱,因為他和老伴要外出幹活,女兒一個人在家,所以他們修了圍牆,安了鐵大門,並且養了三條狗,隻要有陌生人靠近,狗就要一直叫。

“我還專門安了一個監控,就安在大門口,不管哪個人進出,我們都會知道。”羅大爺指著大門外一根電杆上的攝像頭說,“做這些,都是為了保證女兒一個人在家的安全。”

法院判決:

凶手被判死刑,但無能力賠償

法院頂格撥付20餘萬元救助金

近日,紅星新聞記者從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獲悉,這起刑事附帶民事案件,法院依法判決黃某支付羅女士賠償金50餘萬元,但對黃某僅執行到位2萬餘元。況且,黃某已經被依法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正在死刑複核中。所以,判決黃某應當支付的賠償金更沒有了著落。羅大爺也介紹,據他了解,黃某家中隻有一位年邁的母親。

如今,32歲的羅女士不僅喪失勞動能力,吃飯還需父母喂,除每月400元低保金外,無其他任何收入。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父母務農支撐,為給她治病尚欠醫院8萬多元治療費。無奈之下,他們向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了司法救助。

法官將救助金送到羅女士家中

紅星新聞記者獲悉,經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救助委員會集體討論,決定頂格撥付司法救助金20餘萬元。而且,為了免除行動不便的羅女士及其父母的奔波,法官特意驅車到了羅女士家中,將救助金交到了羅大爺手中。

年邁的羅大爺顫抖著雙手接過救助金,默默地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女兒。看著眼前這一幕,承辦法官也眼角濕潤地說,“我們送出去的不僅僅是救助金,更是法律的溫度和這一家人的希望!”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女子和男友斷交遭報複砍傷,8歲兒子遇害

相关推荐: 32歲美女創投老總上“靈修課”後去世,涉事機構是個什麽組織?

8 月 17 日,經多方證實,DCM 創投董事總經理魏萌於 8 月 16 日去世,年僅 32 歲。多名創投人士對其意外離去表示了哀悼。 DCM 成立於 1996 年,是一家專注早期投資的風險投資公司,管理著超 40 億美元基金。在胡潤研究院發布的《2019 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