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帶星了像過街老鼠”,收費站重開仍有貨車司機求助

在疫情之下,承擔著物流保供任務的貨車司機,被各地防疫政策困在路上、甚至是被困在貨車上的現狀,正逐漸改善。

4月11日國務院發文要求嚴禁擅自阻斷或關閉高速公路、不得擅自關停高速路服務區,交通運輸部緊急部署各省自查自糾。到4月16日24時,全國高速公路因疫情關閉的收費站由此前的678個減少到219個,意味著459個高速收費站重開;關停的服務區由此前的364個減少到76個。另有14省份已無關閉關停的高速收費站和服務區。

一係列“關懷關愛貨車司機”舉措,如在高速沿線增加核酸和抗原檢測點、提供飯菜熱水等的舉措也在增加。4月16日,首張全國互認的重點物資運輸車輛通行證在福建發放。

南都記者觀察到,4月10日,全國678個關閉的高速路收費站中,主要集中在遼寧、江蘇、浙江、安徽、福建、陝西;364個關停的服務區則集中在江蘇、浙江、安徽、河南、河北、山東。而這些正是中國城市物流最集中、最發達的省域。這也是為什麽關閉的收費站和服務區在全國的占比僅5%,但對貨運物流的影響會如此明顯和廣泛,貨運受阻情況從物流樞紐上海到長三角、到山東半島、再擴散至全國大部分地區。

此外,疫情防控新措施和既有政策中,有些是不銜接甚至是衝突的,讓貨車司機進退兩難。“在嚴防疫情擴散和貨運物流保通保暢的雙重要求下,政策有必要、也應該是有優化的方式的。”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教師周瀟向南都記者分析說。

據交通運輸部官網。

貨車司機:暢通物流的紅細胞,完成全社會3/4貨運量

“你的快遞還沒到,可能仍在高速路上,也可能是還沒發出來。”上周,北京的李敏下單了雲南新鮮酸角等商品,結果過幾天包裹被退回了,物流訂單發不出來。

不隻雲南的水果,山東壽光的蔬菜、浙江義烏的小商品、珠三角和長三角的工業品,目前全國快遞物流受到疫情不同程度影響,不少城市暫停收派服務。貨運可能充滿不確定性。

而此前,據交通運輸部數據,2020年,全社會貨運量近四分之三、即74%是由公路運輸完成。這背後是全國1728萬貨車司機日夜奔波在15萬公裏高速公路等四通八達各級道路上。

如果將公路貨運等物流比作經濟的毛細血管,那麽貨車司機則是紅細胞,每天運送約上億件的快遞包裹,三百萬噸的蔬菜,以及建材、藥物、礦產資源等,保障全國各類生產生活物資運輸,暢通全國統一大市場。

4月13日,工作人員查驗駛入杭州傳化公路港的貨車司機健康碼。新華社發

最麻煩:行程卡帶星“像過街老鼠一樣”

15萬公裏的高速公路,像一條條經濟大動脈,連通了對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城市。

在這一輪疫情防控中,對傳染率陡增的奧密克戎病毒,各地采取了一係列封控措施,原本在高速路上暢行無阻的貨車司機們發現,上下高速路都變得困難,進城裝卸貨更需要完成一係列審批手續。

安徽人高晨(化名)買了一輛9.6米高欄中大型貨車。這幾年,他和妻子兩人“與車為家、與路為伴”,在長三角與珠三角之間來回運送普通貨物,一般每月來回跑四趟,每天在路上的時間差不多有12個小時。

麵對傳染性更強的奧密克戎,各地不再允許貨車司機從國道穿行,他們幾乎隻能走收費的高速公路。多出來的過路費,疊加近期油價上漲,高晨在疫情前跑一單的價格大約是7千元,現在漲到了1萬元,但能不能跑成是另一回事。

4月6日,高晨在貨運平台上接了一單從江蘇南通到廣東珠海的訂單,需要南通企業拿到鄉鎮街道審批的通行證。7日高晨在服務區入口做了抗原檢測和核酸采樣,排隊近3小時才通關。此後直到企業員工裝完貨,高晨不允許下車,隻能在駕駛室裏。“閉環”管理下,高晨裝貨環節多花了1天時間。在珠海進收貨企業所在園區時,管理方並不認可他前晚在江西做了核酸檢測結果,必須要有在珠海當地24小時內的核酸結果才能進園區卸貨。於是,他隻能把車停在園區大門附近,又白白等了一晚上。

這還算是順利的情況。高晨對南都記者講述,在個別城市,因為運送的貨物不是防疫重要物資,收貨企業辦不下來通行證,有貨車司機在高速上等了七八天,而按照慣例,等待的這段時間要按天收取壓車費,費用在幾百到上千元不等。

此外,有的地方通行證設置了有效期。高晨曾有一次晚上9點開始排隊,一直到第二天的6點才進城。一共2公裏的路走了一整晚,差不多每20分鍾往前走幾米,也沒法睡覺。進城時,距離他的通行證過期隻有1個小時,驚險過關,否則又得經曆新一輪等待。

“疫情比較穩定的時候,裝卸貨都還是比較順利的。現在很難,每個地方的政策不一樣,有時候上午和下午的政策都不同。”這是每個貨車司機都可能麵臨的問題。

比起在高速路出入口的等待,貨車司機最擔心的,是自己的行程碼帶星問題。碰上這種情況,很多地方就辦不成通行證,無法進城裝卸貨,有的一律勸返,有的進去需要自費隔離,但隔離費用更貴。有貨車司機說,他隻能在城市周邊的高速公路上像無頭蒼蠅一般找地方停車、加油,等行程卡的“摘星”。

“帶星了就和過街老鼠一樣,有的僅僅隻是路過、沒有停留就帶星了。”蔣楠很是無奈,他身邊“卡友”基本都帶星了。

4月12日,在合肥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綜合保稅區,工作人員核驗來自中高風險地區的貨車司機健康碼。 新華社發

最焦慮:三成貨車司機月收入降至3000元以下

從更廣的樣本範圍看,六成貨車司機都麵臨行程碼帶星問題。

今年3月底“中國卡車司機調研課題組”針對疫情對自雇卡車司機影響分析得出的問卷調查和訪談結果。

課題組成員、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教師周瀟向南都記者表示,課題組回收的1801份有效數據中,自雇貨車司機反映的最突出最焦慮的問題是收入降低。35.7%的貨車司機月收入大幅降至3000元以下,19%司機為3000-5000元,15%為5000-7000元,收入越高的占比越小。“有司機反饋:多掙錢的,多是膽子大的、不帶星的、沒被隔離的。”

“中國卡車司機調研課題組”問卷調查結果。

由於自雇貨車司機是自己買車、自己找貨,受疫情和市場衝擊更明顯。在小車越來越不賺錢的情況下,跑長途的司機傾向於貸款買大車,特別是半掛車。近23%司機需要每月還9000元至1.2萬元的車貸,而還款1.2萬-1.5萬元的占18%。總體上,六成以上司機每月需要還6000元至2萬元不等的車貸。

自雇卡車司機每月還貸款情況。

影響收入的因素是綜合的。周瀟總結,包括工廠停工等導致貨源減少,總體運價下降,油價上升還有運輸效率降低,這又包括無數司機反映的,路上遇到疫情檢查帶來幾小時甚至十幾小時的擁堵,因高速路收費站和服務區被封而需要繞路,尤其是行程碼帶星後無法上下高速,或一律被勸返,或貼封條閉環管理等。

4月13日,杭州傳化公路港的工作人員在貨車駛離公路港時為司機送上裝滿食品的禮包。新華社發

衝突:有些政策不銜接,服務未跟上

城市要防控疫情,但城裏的物資需要保障;貨車司機的房貸車貸需要還,司機們也隻好繼續上路,也隻能在路上。

然而一旦出發,他們可能會在高速上遭遇高速服務區關閉,長時間無法休息、吃上熱飯甚至是上廁所都成問題。他們還發現,疫情防控新措施和既有政策有些是不銜接甚至是衝突的,讓他們進退兩難。

山東的貨車司機程旭向南都記者表示,按規定,司機行駛4小時,需要停車休息20分鍾,不然交警會查處司機疲勞駕駛。然而近期,很多高速路收費站和服務區被封,無處停車下,司機隻能強行開,抓住就被扣六分,罰款200;有司機選擇去服務區外的匝道口休息,被扣3分,罰款200元,因為高速路不準停車,不準睡覺;有司機停在應急車道休息,也是被扣6分和罰款。

“抓住罰款還算是小事,還有朋友因服務區被封,開到應急車道,結果撞到正在停車休息的大貨車,發生追尾事故。這種情況其實很危險。”程旭擔憂地表示。

此外,核酸檢測問題也讓司機犯難。各地要求的檢測結果時效不一樣,有的需要24小時,有的48小時;有的結果是從采樣時算起,有的從出結果算起,但是結果不一定能及時出來,遇上檢查導致擁堵,就可能過了時效,或者能使用的時間很短,而且下一個地方並不認可上一個地方的檢測結果。此外,由於高速路上服務區被封或者沒有檢測服務,司機沒法做核酸,一些服務區有檢測點,但是下午5點工作人員下班,錯過時間的司機就沒法做,而沒有核酸結果,司機又不能開車下高速路進城裏做。

實在沒辦法,程旭有一次隻好從服務區翻護欄出去,步行到很遠的鄉鎮上,再打車去縣城醫院,然後步行經過農田回到高速路,最後拿著核酸結果,終於開車下了高速路。

學者:政策有必要、也應該有優化的方式

這些說起來很繞、又讓人無奈的“人在囧途”,卻是貨車司機們麵臨的現實。

疫情下的道路,如何保暢通?4月12日,在央視《新聞1+1》節目上,交通運輸部公路局局長吳春耕坦言,疫情初期,各個地方經聯防聯控機製批準設置了一批公路防疫檢查站,截至4月10日,全國總共設置了逾1.1萬個檢查站,它們在初期切斷病毒傳播、遏製疫情擴張蔓延方麵發揮了積極的作用。但是現在各地市的一些防疫檢查站執行的政策不統一,甚至層層加碼,部分地方還是簡單以貨車車籍地作為限製通行的依據,對於車籍地為中高風險地區的一些貨車司機一律勸返等,導致一些貨車的通行受堵。

“以往年份,全國高速公路每天流量都在3000萬輛左右,但是近一個月以來,因為疫情,高速流量明顯下降。4月11日的流量為1800多萬輛,比2021年同期下降了4成。”吳春耕介紹。

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院長、中國物流學會副會長荊林波也在節目上表示,物流不暢通的根本原因在於各地政府在防控政策上層層加碼,形成了目前各自封閉的情況;各地之間各自為政,缺乏信息共享。物流的“全國一盤棋”沒有辦法形成,“物暢其流”成為一個理想。建立標準統一的互認製度,這是眼下的治標辦法。最根本的問題在於物流環節上所存在著短板。

盡管麵臨抗疫情和保供應“兩難”,“但我覺得政策還是可以有優化的地方的,也很有必要。”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教師周瀟對南都記者說,例如,行程碼帶星的問題,技術上是否可以再稍微精準一點?此外,避免像河南“入豫即賦黃碼”的情況;希望各地能夠互相承認核酸檢測的結果;減少關閉的服務區,加大對貨車司機的服務力度,包括核酸檢測的密度和便利,以及生活上的服務等。“在精準防控和人力物力協調上,是可以做一些努力的。”

國務院發文5天,關閉的收費站和服務區大降6成多和近8成

貨車司機近期麵臨的困境逐漸被“看見”和報道,廣受關注的高速被封、貨運受阻情況引起國家重視。

4月11日,國務院發文,要求各地切實做好貨運物流保通保暢工作。通知指出,嚴禁擅自阻斷或關閉高速公路,不得擅自關停高速服務區,不得以車籍地、戶籍地作為限製通行條件,不得簡單以貨車司機行程卡綠色帶*號為由限製通行,要為滯留服務區和檢查點貨車司機提供餐飲、如廁等基本生活服務等。通知明確,嚴重影響貨運物流造成物資供應短缺,要嚴肅追責。

當晚,交通運輸部緊急部署各地交通運輸管理部門迅速開展高速公路服務區和收費站關停情況自查自糾工作,不符合關停要求的,要立即恢複正常運行。

政策也正在發力。據交通運輸部數據,截至4月16日24時,全國高速公路因疫情共關閉收費站219個,占收費站總數的2.03%,比10日減少459個,下降了67.7%;共關停服務區76個,占服務區總數的1.15%,比10日減少288個,下降了79.12%。除西藏(無高速公路收費站和服務區)外,北京、天津、山西、內蒙古、福建、山東、河南、湖南、海南、重慶、四川、貴州、甘肅、寧夏等14個省份已無關閉關停的高速公路收費站和服務區。

截至17日13時遼寧關閉的高速路收費站等情況。紅色標記點為雙向關閉。

目前關閉的高速收費站中,江蘇最多,有83個,其次是遼寧78個,此外,青海、吉林、陝西有10個左右。關閉的服務區最多的是江蘇28個,浙江、廣東有8個。

南都記者注意到,這意味著,5天內,此前關停的高速收費站和服務區分別減少了6成多和近8成,其中關閉的收費站數量基數大且恢複運營也較多的是遼寧、浙江、福建、安徽、江蘇、陝西等;關停的服務區基數大且恢複運營較多的有河南、山東、河北、江蘇、山西、遼寧等。此外,不少地方的“關懷關愛貨車司機”舉措,如免費核酸和抗原檢測點、提供飯菜熱水等的報道也在增加。

貨車司機的路好走了嗎?

“行程碼帶星不能下高速、帶星勸返的情況,正在逐步改善,有的地方也可以下高速做核酸了,關閉的服務區也在陸續開通。”程旭對南都記者反饋。

與此同時,疫情防控不鬆懈。甘肅沒有關閉的高速路收費站和服務區,為做好“外防輸入”工作,截至17日12點,包括G30連霍高速在內的19條高速多個收費站出入口設置查驗點共88個,普通國省幹線公路查驗點429個。這兩項數據較10日基本保持不變。但是此前表述中,甘肅國省幹線查驗點分“實施勸返、查驗24小時核酸檢測證明”以及“查驗48小時核酸證明”兩種,青海省在G6京藏高速甘青界馬場垣等服務區也設置勸返點,11日之後均沒有“勸返”表述。青海路網中,包括G6京藏高速在內有17條高速出入口進行交通管製;G6等13條高速有路段收費站關閉和設置疫情防控檢測點。

11日之後,四川、山東提出高速收費站和服務區要“應開盡開”,目前山東稱沒有關閉的收費站。17日下午,南都記者查看“山東高速出行服務”微信小程序,因存在因防疫部門聯合交警采取交通管製措施,部分路段存在壓車和通行緩慢情況(如下圖紅色擁堵標識)。

部分路段存在壓車和通行緩慢情況。

在貨車司機集聚的“卡友地帶”APP,實時更新著各地貨車司機的“求助”信息,問題主要是,某高速路出口能不能下,現在需要什麽手續,行程碼帶星的話今天最新政策是什麽,哪個高速路口或服務區可以做核酸,卡友可否幫忙買些蔬菜等等。

“卡友生病了,在山東濰坊,需要回邯鄲醫治。行程碼幹淨沒有星星!邯鄲哪裏可以下高速路?”有卡友回複,“不要去邯鄲下,下不去。”“就是下了高速路也是處處封閉不能走。”

(注:文中,李敏、高晨、蔣楠、程旭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