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男子醉倒路邊被流浪漢“撿屍”,被猥褻時嚇醒

經常逛夜店的人,對一個叫 ” 撿屍 ” 的詞語可能並不陌生。

現實中就有這麽一群人,夜間在酒吧裏或酒吧附近蹲守,撿拾喝酒醉得像屍體、不省人事的女性,帶至酒店或者僻靜處,甚至公然就在路邊進行猥褻、性侵等。這種極其齷齪、涉嫌違法犯罪的行為,被稱為
” 撿屍 “,還有的稱為 ” 撿死魚 ” 等。

那會不會有男士覺得:我一個大老爺們,就算醉臥街頭,又怕啥?

你別說,先請看發生於羅湖的這宗案例:

2021 年 3 月 1
日淩晨,在深圳某公司工作的年輕小夥子阿仁,和幾個朋友在酒吧玩得很盡興,喝得醉熏熏後,各自返回住處。走到黃貝嶺一帶,阿仁酒勁上湧,坐在路邊休息,慢慢就倒了下去,”
斷片 ” 後不省人事了。

這時,已是淩晨兩三點了,一名流浪漢,王某,從附近經過。

王某一直沒有固定工作、固定住處,偶爾有機會就打個短工,大部分時間都在四處流浪,還曾因盜竊被判過刑。這次流浪中看到有名男性醉臥路邊,身為男同性戀者的王某,上前一看,邪念頓生,心中一喜。於是,他扶起醉得一塌糊塗的阿仁,就近到一小賓館,花
200 元開了房。

進了房間,王某將阿仁扶到床上,就將阿仁的褲子內褲褪下,進行各種猥褻。按王某事後的供述,他準備對阿仁先猥褻、等下再性侵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阿仁迷迷糊糊中,慢慢得逐漸有了一點意識,待他看到自己褲子被褪下,一個邋裏邋遢、不修邊幅的陌生男人趴在其兩腿之間對其猥褻時,不禁大驚,酒都嚇醒了一半,”
你是誰?在幹嗎?” 見對方怔住了沒有回答,阿仁拉上褲子衝出房間,來到賓館的前台找到服務員:他是個變態,快,快幫我報個警!

民警很快來到現場,將王某,以及憤怒中依然驚魂未定的阿仁,帶走調查。

王某對其將醉酒的阿仁扶至賓館開房進行猥褻、並意圖進一步性侵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更讓阿仁惶恐的事,王某還患有嚴重的性病,為此,阿仁還趕緊到醫院進行檢查治療等,花費了三千餘元。

檢察官經審查後認為,王某以其他方法強製猥褻他人,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一款,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強製猥褻罪追究其刑事責任。2021
年 5
月,羅湖區檢察院以強製猥褻罪,依法對王某提起公訴。阿仁也向法院提起了附帶民事訴訟。後來,法院根據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以強製猥褻罪判處了王某有期徒刑兩年,並賠償阿仁醫療費用
3370 元。王某對此認罪服判,判決已生效。

可以說,王某為自己的犯罪行為承擔了應有的懲罰,而被害人阿仁,經此一事,估計再也不敢深夜飲醉獨自回家了。

現代都市人工作、生活壓力都很大,很多人偶爾會去酒吧、夜店等放鬆一下。檢察官提醒說,近年來,因有人醉酒後在深夜街頭獨自晃蕩、醉倒在路邊等,引發了多宗刑事案件,如盜竊、強製猥褻、強奸等,切需警醒。


喝酒應該有度。其實,不管男性女性,深夜醉酒,獨自行路,本身就是一件極其危險之事,隻不過相比之下女性的風險更大而已。丟失了一點錢財還不算太大事,有沒有想過自己的人身安全
? 有沒有考慮過家人的擔心?有沒有想到對社會交通安全造成的隱患?”

檢察官另提醒,”
如果朋友之間一起飲酒等,記得互相之間也有義務,將朋友安全送到住處等,否則,出了事情也可能要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男子醉倒路邊被流浪漢“撿屍”,被猥褻時嚇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