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人單挑6博士?哈佛為他破校規?“韋神”本尊回應

韋東奕不善於社交,更不喜拋頭露麵,但哪怕個偶發因素,甚至關於他的傳言,都會被網民鍥而不舍、屢次三番推上熱搜——無法撼動的實力,已不允許他低調。

韋東奕,何許人也?“90後”,山東人。

在山東師大附中就讀高中期間,第49屆、50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中,韋東奕連續兩次以滿分成績獲得國際金牌。

2010年,他被保送至北京大學就讀,隨後參與北大“本博連讀特別計劃”,並於2019年畢業後留校任教。28歲,他開始擔任北京大學助理教授。

數學領域,韋東奕有著常人這輩子都難以企及的智慧和高度。他像神一般存在,互聯網上,網友主動將他“封神”,為他“改名”:韋神。
韋東奕被網友封為“韋神”

“韋神”有多神?

有個學期,韋東奕擔任某門課助教,老師笑著向同學們這樣介紹他:“這是你們這學期的助教,如果你們有不會的習題可以問我,如果我不會可以問助教,如果連助教都不會,那估計就是題目錯了。”

平淡的解說,就能讓人感受到他那令人仰望的不凡實力。

“韋東奕對數學的感覺,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張永華感慨:“山東省都找不出第二個人,在全國也很少見。”

張永華是山東師大附中教師,至今執教30多年,是中國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一級教練,他曾擔任過韋東奕的班主任、教練。

最近,關於韋東奕的神話又現互聯網江湖。自去年5月被自媒體偶訪並封神後,韋東奕一直沉默,如今,他決定和這個世界聊聊。5月9日下午,通過南風窗,他談了自己的感受和體會。

01

“可能不理我就是最好的”

最近,韋東奕的傳聞是以聊天截屏形式出現。傳言是這樣的——

一個科技公司建立仿真模型來模擬某產品的物理性能,其間有六個博士組成的團隊搞了四個多月,但也沒有辦法解決。

後來,通過北大同學找到韋東奕,就一晚上,他把問題解決了:仿真數據和過往真實實驗室的數據匹配率為99.8%。

該科技公司想給韋東奕報酬,但他拒絕了,理由是:“這個問題太簡單了,沒必要給錢。”

最後,該公司給韋東奕的公交卡充了錢,以表示感謝。

就此,韋東奕再次長時間高居熱搜榜首。有媒體就此外圍采訪和“佐證”。不過,韋東奕接受南風窗采訪時就明確表示:“確實沒有這回事,這是假新聞。”

這則假新聞讓韋東奕再次長時間高居熱搜榜首

一條假新聞上了熱搜,韋東奕也感到很無奈。“上熱搜”這事也不是韋東奕先發現的,他很少上網,這事還是別人告訴他才知道的,他沒去看,也不在乎,因此不會給他工作和生活帶來什麽影響。

“就是感覺這事挺奇怪的。”他告訴南風窗,上課、鑽研數學之餘,他最大的興趣愛好不是上網,而是聽收音機。

平時休息時間或周末、寒假暑假,他的主要娛樂就是“聽聽收音機,新聞類的。”至於音樂之類的,他不感興趣。

早前,有媒體報道說,哈佛大學免考英語、破格邀他入學。對此,韋東奕告訴南風窗:“網上有些消息是假的。關於哈佛那個,可能有些人這麽認為,但沒有明確這麽說過,哈佛沒找過我。”
韋東奕告訴南風窗,哈佛沒找過他

韋東奕潛心於數學教學和研究,他不在意外界對他的評論,但在接受南風窗采訪時,他還是希望不被外界關注和打攪,因為“怪怪的”,“可能不理我就是最好的。”他補充說。

至於爆火後,網傳有北大女生向他示愛、希望和他談戀愛,對此,他告訴南風窗:“我還沒想,目前還沒有這方麵的考慮。”

人們最津津樂道的是他在數學領域的造詣。

“國際大賽,他隻要參加就是金牌,隻要參加就是第一名,我們真的太需要這種數學人才了!”他高中的班主任張永華自豪地說。
韋東奕獲獎照片(左一)

記者請韋東奕介紹學習數學的經驗時,他淡淡地說:“沒什麽,就是感興趣,和受父親的影響有關。”

他的父親在數學領域也很有建樹,早前,同小區的同事常聽說他們父子沒事的時候就會打趣地說,“來,我們做道數學題。”

韋東奕就讀高中時也存在偏科,比如語文和英語也不是很好。

02

天才成長記

1991年,韋東奕出生於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母都供職於山東建築大學。其父韋忠禮,是山東建築大學的數學教授,曾任山東建築大學理學院副院長,同時也曾兼任山東大學博士生導師、山東省數學會理事。

不過,韋東奕告訴南風窗,他父親在前些年已經過世了。目前是母親在北大幫忙照顧他的生活。
韋東奕和父親接受采訪舊照

韋東奕的母親叫俞蓁,在山東建築工程大學工作期間,她曾發表《四維畫法幾何中的直線與三維空間之間的相互關係》等諸多論文,可見,韋東奕的父母都是從事數學科學方麵的研究。

俞蓁1982年畢業於山東師大附中,2012年,在班級同學聚會30周年活動上,她也參加了。

彼時,山東師大附中官網的一篇宣傳報道這樣提及她和韋東奕——“據悉,此次聚會是1982屆3班同學三十年來人員最全的一次聚會。其中……校友俞蓁是附中連續兩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滿分的金牌得主——韋東奕同學的母親,母子均是附中的優秀學子,成就了附中一段佳話。山東師大附中為畢業學子而自豪,附中還將培養出更多以母校為榮,讓母校自豪的學子!”

早在小學一年級時,當韋東奕讀到一本名為《華羅庚學校數學課本》,他就喜歡並迷戀上數學。

如今韋東奕出名後,京東等電商網站上,南風窗記者發現,書商不再以“華羅庚”來推薦該書,而是改為【韋神推薦】。

在數學解題中,韋東奕尋找到人生樂趣,領略到數學科學的奧妙。

但很會解題的他,其實並不是做題做出來的結果。韋東奕說,他真正做的題不多,但“想”的題很多,能想明白的題目,他就不做了。

韋東奕也不滿足於做題,他常給自己出題,不斷給自己提問題,然後長時間冥想著尋找答案,並逐一攻破。
韋東奕的草稿紙

很多時候,韋東奕的解題思路比標準答案還精煉,因此,相關的教師在研究他的解題思路時形成了《韋東奕不等式的證明》等論文。

14歲就讀初二時,韋東奕就表現出與眾不同的數學天分,這種天分被張永華發現後,就提前將他加入山東師大附中的奧數訓練隊進行訓練。一年後,他初中免試直接升入山東師大附中就讀高中。

這樣,初中和高中韋東奕都就讀於山東師大附中。據山東師大附屬中官網披露,韋東奕15歲入選數學奧賽國家集訓隊集訓,他在數學方麵的強大,常令隊友、教練歎服。

2008年7月,在西班牙馬德裏進行的第49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中,高一學生韋東奕以滿分獲得金牌。他也因此被老師評價為“天分和行為都頗似陳景潤”的數學才子。

同年,他被北京大學預錄取。

03

“韋神”的日常

彼時奪冠歸來,接受齊魯晚報采訪時,韋東奕描述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的場景。

來自世界各國的500多名選手坐在一個大的考場裏,競賽進行兩天,每天從上午9點到下午1點半,選手要在4個半小時的時間裏,完成3道大題。

兩天6道大題,韋東奕全部做對,奪得了滿分。

為此,領隊獎勵他在當地旅遊兩天。但他說:“我不喜歡旅遊,從早到晚在外麵,時間長,太累了。”
走在路上的韋東奕步履輕快耀眼成績並沒有就此止步。第二年,即2009年,高二學生韋東奕參加在德國舉行的第50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他再次滿分奪金。

結果精彩,過程也很精彩。據張永華介紹,競賽時有道難題,國家隊的教練花3個小時才做出來,韋東奕隻花了兩個小時。

“他是個有著敏銳數學思維、極具天分的學生,但也付出持之以恒的努力。”張永華說,入選國際奧數國家隊時,他經曆層層殘酷的淘汰。

2010年高中畢業後,韋東奕進入北京大學數學科學學院學習。2014年,本科畢業後他繼續在北京大學攻讀博士學位。2017年博士畢業後,他在北京國際數學研究中心作博士後研究,並於2019年入職北京大學數學科學學院,任北大助理教授。
在北大授課的韋東奕

大學期間,韋東奕的表現同樣讓人叫絕。韋東奕毫不費力地斬獲了華羅庚金獎、陳省身金獎、林家翹金獎、許寶騄金獎、個人全能金獎……

2020年11月,北大官網轉載的1542期《北京大學校報》顯示,一篇題為《打造數學高地、培養一流人才——北大數學“拔尖計劃”十年記》的文章特別提到韋東奕。

“拔尖計劃實施已經10年,不少曾經的參與者已經開始嶄露頭角,如基礎數學方向2010級拔尖計劃本科畢業生韋東奕,已在《理論數學與應用數學通訊》(Communications
on Pure and Applied Mathematics)、《數學科學通訊》(Communications in
Mathematical Sciences)等國際著名數學期刊上發表論文逾10篇。”

從山東到北京,從山東師大附中到北京大學,一貫低調、寡言的韋東奕,無論到哪裏,就將神話和傳說帶到那裏。

2021年5月,有自媒體到北大尋找北大學子給準備高考的考生打氣,期間偶遇到一個看似學生、實為北大教師的韋東奕。

彼時,他頭發淩亂、不修邊幅,甚至看起來有些憨態可掬,手裏還拿著一大瓶外標簽已掉落的1.5升礦泉水瓶,外加一個塑料袋,袋裏是兩個白饅頭。
手提饅頭和礦泉水瓶接受采訪的韋東奕

韋東奕簡單介紹自己後,就給準備參加高考的學子加油、打氣:“加油!歡迎來到北京大學”,然後,他笑著坦言,“我也不會說別的。”

頃刻間,他紅遍互聯網。他所開創的神話也由數學圈波及各圈層。

“他一參加國際大賽,隻要參加就是金牌,隻要參加就是第一名,我們真的太需要這種數學人才了。”韋東奕高中的班主任張永華很為他自豪,不過他也認為,在人際交往和生活自理方麵,韋東奕需要彌補,他希望韋東奕過上“更有質量的生活”。

高中時,為培養韋東奕的人際交往和生活自理能力,張永華曾讓他當過小組長和數學課代表,他平時就會找同學和老師收發作業。

“通過一段時間鍛煉,能明顯感受到他的提升,尤其在和高二、高三同學交往方麵,特別好。”張永華說。

“他應該是天才中的天才!”宋浩並不認為韋東奕的行為有何不妥,他對他讚不絕口,“如果去過純理科的大學校園就會知道,這個世界和我們想象的不一樣。”

宋浩是山東財經大學數學與數量經濟學院黨支部書記,曾在中國科學院深造。他發現,中科院的學生從教學樓出來,身上背個包、手裏拿支筆就開始在課本上解題。“有的手裏拎個包、胳膊底下夾本書……隻穿雙拖鞋。當到了這樣的氛圍中,就會感覺這種狀態非常正常。”

宋浩說,外界可能不知道,韋東奕這樣的人智商到底有多高,所謂的“怪人”或許將來真的能改變人類、改變世界。

不過在工作之外,韋東奕告訴南風窗:“很多事情,我也處理得不好。”

一人單挑6博士?哈佛為他破校規?“韋神”本尊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