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妻子操盤、兒子洗錢 受賄近2億的原廳長減刑被駁回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黃柏青受賄罪刑罰與執行變更審查刑事裁定書》顯示,受賄近兩億的廣東省水利廳原廳長黃柏青減刑被拒。

裁定書顯示,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8年7月6日作出(2016)粵01刑初491號刑事判決,以被告人黃柏青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00萬元,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1260.31289萬元、港幣1675.3萬元。

2022年3月29日,執行機關廣東省河源監獄提請對罪犯黃柏青減去有期徒刑五個月。河源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罪犯黃柏青在服刑考核期間,能認罪悔罪;認真遵守法律法規及監規紀律,接受教育改造;積極參加思想、文化和職業技術教育;積極參加生產勞動,努力完成生產任務,獲得立功1次,表揚7次、剩餘考核分90分。罰金500萬元已繳納2317251.01元,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1260.31289萬元、港幣1675.3萬元,已執行1452.05678萬元。


黃柏青 資料圖

河源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黃柏青在服刑期間雖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其屬於《刑法修正案(九)》施行後,依照刑法分則第八章貪汙賄賂罪判處刑罰的原具有國家工作人員身份的罪犯,且大部分罰金、違法所得未繳納,減刑應從嚴把握。

2022年4月7日,河源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七十九條的規定,作出裁定:對罪犯黃柏青不予減刑。

妻子操盤,兒子洗錢

據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此前報道,黃柏青,廣東省水利廳原廳長。23年裏收受賄賂、禮金近2億元;編織“關係網”,充當“保護傘”;將妻子、兒子全部拉入權錢交易的勾當。

據黃柏青交代,在其擔任惠州市經貿委主任、惠州市副市長、省水利廳廳長的23年裏,在平時及逢年過節收受省水利廳、省屬有關企業、惠州市黨政領導幹部與社會老板賄賂、禮金近2億元。當中,有不少都是以“人情往來”為由交到黃柏青及其家人手裏的,少則一兩萬元,多則成百上千萬元。

上述報道稱,黃柏青收受的紅包禮金之多令人咋舌。專案組曾在黃家發現一個裝有6萬歐元的信封,但直到接受組織調查,夫妻二人都想不起是誰送的。


資料圖

黃柏青與妻子陳某、兒子黃某一起構築了一個衍生的腐敗網絡。其中,黃柏青作為軸心,負責權力運作。陳某成為贓款接收者與操盤手,負責開設並管理賬戶隱匿犯罪所得,更不時跳到台前大肆索賄。黃柏青的兒子黃某則是黃柏青與不法商人置換利益的工具。取得香港戶口的黃某還在香港開設銀行賬戶替父洗錢,形成了“老子在國內給人辦事,兒子在境外大肆收錢”的腐敗鏈條。

2015年10月,據廣東省紀委消息,黃柏青被“雙開”。“雙開”通報稱,經查,黃柏青身為黨員領導幹部,違反廉潔自律規定,收受巨額禮金;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賄賂,且數額巨大。

獨斷專行,搞“一言堂”

據《廣東黨風》雜誌此前披露,黃柏青還存在著組織紀律渙散,長期違反民主集中製原則,獨斷專行,搞“一言堂”的問題。黃柏青交代,雖然每次開黨組會議他都讓黨組成員發表意見,但他心裏卻深知“那些人說的都不算什麽”,甚至肆意篡改會議紀要。


黃柏青 資料圖

據黃柏青交代,20多年來,他不曾踏進黨校課堂一步,不是因工作忙而推掉,就是因不屑於學習而缺席。更令人驚訝的是,黃柏青在水利廳當了7年廳長,竟沒有以普通黨員身份參加過一次組織生活,黨費也是由黨委秘書代交,而每年的紀律學習教育活動,對他更是“耳旁風”。

2017年1月,廣東省紀委推出反腐專題片《永不懈怠的鬥爭》,黃柏青在鏡頭前坦言:“十八大以後特別是八項規定出台以後,我還是紅包照收,路易十三洋酒照喝,鮑魚照吃,接待也好,吃飯也好,我還是我行我素,為什麽會這樣,就是感覺到自己快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