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硬著頭皮,把大家罵的教材翻了一遍

1

因為認證信息是 ” 教育博主 “,很多讀者就在後台催關於 ” 教材事件 ” 的看法。說 ” 灰鴿叔叔,你沒說這事兒,有點小失望哦
“。

同誌們,朋友們,你們是了解我的。

照著網上截圖迅速跟進,不是我特別擅長的事兒。我孩子都上中學了,他的小學教材也早就進廢品回收站了,我對那些教材實在是沒有太深刻的印象——

說句實話,很多課程,” 管用 ” 的一直是老師自己整理的講義、練習冊,課本隻是保底的 ” 輔助 “。身邊在用這套教材的,大多 ”
沒在意書上畫了什麽 “。

我得花點時間,把 ” 問題課本 ” 看一遍。

不但花時間,還花錢。說實話,可能有購買盜版的嫌疑。但現在疫情期間,去買書也很難馬上到,更何況是教科書。先說聲抱歉。

看完我才能說,寫起來才有底氣。願意幹這事兒的博主估計不多。

大家肯定沒時間一本一本翻。那我得幫大家翻。

昨晚有新聞說,教育部已經責成人教社重繪插圖,確保秋季使用。那就說說這個用了十年、” 被下線 ”
的插圖,到底有哪些問題。

2

大家痛罵的吳勇工作室,承接的是人教版小學數學的設計工作。從一年級到六年級的數學課本,總計 12 本。

每冊都是一百多頁,如果涉及到人物,大概單冊在 200-300
人左右,粗略估算,大概是兩千頁不到的插畫,畫了大概三千多個兒童的形象。

比較讓我撓頭的是,絕大多數的批評貼文,都沒有注明是幾年級第幾冊第幾頁的,這就導致我不得不一冊冊去翻。說實話,很費事兒,也容易遺漏。

也可能我老眼昏花,有部分內容確實不太好找,或者是掃描版刪除了?比如像下麵這些,我沒翻到:

如果有翻到的,也麻煩在評論區裏提示一下,我可以去補全對應的下載信息。這兩張圖所反映的問題是很嚴重的。這不是 ” 教育部責成人教社
” 的問題了,估計教育部自己也要被 ” 責成 “。

還有一些,確實在課本裏找到了。主要集中在二、三年級的教材裏。

說兩個有些奇怪的地方:

第一個,不少讀者認為這套教材 ” 醜化兒童形象 “,但如果你真的翻完所有 12 本教材,就會發現它的質量 ”
很不穩定 “,甚至於,” 曾經好過 “。

比如,你看一年級(下)的畫麵,是不是感覺好很多?

並不 ” 難受 ” 對不對?

各位,我特別推薦大家去翻一年級(下)的這本,上下兩張對比一下,你大概可以感受到兩個吳勇工作室的畫風:

感覺工作室至少有兩組畫手,有一組畫著畫著退出了,另一組就主導了之後的畫風。

後麵這種畫法肯定不符合主流審美,但它的質量同樣 ” 不穩定 “。像下麵這張,也沒那麽別扭:

如果花上大半天,一頁一頁地翻完 12
冊教科書,蠻無聊的,我翻得超快,也花了挺長時間。但老實說,我越看越懷疑,這個工作室是拿 ” 樣板房 ”
去送審的,等真的執行的時候,就開始 ” 放飛 ” 了。

產品差距太大了。

扣個 ” 醜化 ” 的帽子有些武斷,也不是說畫師不能有些 ” 獨特風格
“,我們去藝術展時,不乏看不懂的作品。但教材這類書籍,不建議成為個性的跑馬場,肯定要照顧
” 普遍審美 “。

從這個角度來說,它的確需要整改。

3

作為家長,最憂慮的點是兩個。

一個是 ” 疑似色情 “,比如男孩子甩著丁丁玩三角尺。

網上傳播的圖片屬實,來自二年級(上):

這個畫法是很奇怪,鼓鼓囊囊弄個這玩意兒幹嘛。也有博主說 ” 數學書充滿了這種故意 “。

” 充滿 ” 肯定不至於:

但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畫者太沉迷於 ” 寬鬆 ”
衣著了。無論是大人孩子,衣服褲子常常鬆鬆垮垮,好像家裏都沒有電熨鬥一樣;所有的衣著都會習慣性地增加大量的 ” 褶皺筆
“。

褲子的 ” 褶皺筆 “,近乎執著地必須 ” 兩直線兩斜線
“,哪怕畫幅不夠了,哪怕地方不夠了,也要能補多少補多少,哪怕補出一個疑似丁丁也在所不惜。

感覺都買不到合身的衣服。衣服一垮,精氣神自然就差。而且,這樣的服裝,畫起來隻有不方便。舍簡就繁的風格,不太合常理,也難怪有家長懷疑是偶爾給
” 偷偷畫丁丁找借口 ” 的。

另一個是 ” 意識滲透 “,比如故意畫錯國旗,故意美化國外品牌等等。

網上傳播的圖片大多也能找到。比方講,” 問題國旗 ” 在三年級上,第 27 頁:

國旗在繪製時出現了問題,肯定是要挨批的,但與此同時,在 12 冊書中,和國旗有關的元素其實相當多:

國旗是這樣的:

你少用一些,但都沒用錯,就沒問題;你用了幾百個,但有一個用錯了,就肯定要擔責任。

有一點點苛刻,但得認。

確實部分人物出現了國外元素,集聚起來看,簡直要拍案而起;但一本一本看,因為出場人物極多,服裝很複雜,偶爾會覺得有問題,但大概率會漏過。

是不是 ” 隱藏得巧妙
“?不好說,不然也不會存續十年。我倒是覺得,在衣服上添太多英文字母和花色是幹擾注意力的。寫個 ” 勇 ”
都沒必要。

哪怕沒有夾帶 ” 私貨 “,它也是無謂的。

這兩個問題,我沒有能力判斷 ” 有意 ” 或者 ” 無意
“,要等後續的調查。但確實需要改。

4

看完 12 冊課本後,我還有一些思考。

要知道,書的封麵左上角寫著
“教育部審定”,教材審核可比自媒體審核嚴多了,如果是大問題,那背鍋的可不是吳勇工作室,甚至不是出版社。人們號稱要打的
” 老虎 “,在擔責體係裏隻能是一隻小貓。

” 責成 ” 的是你 ” 審定 ” 的,多少是有些別扭的。

作為一名出過書的人,我還知道作者 ” 塞點私貨 ” 的難度。如果能成,那真的是挺嚇人的 ” 一條龍
“。這也是我努力看完 12 冊課本的原因,也不太願意相信 ” 滲透 ” 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但它確實有令人費解的點:

比如,它明明在某些插畫上是做到過 ” 大眾審美 ” 的,連衣服都合身很多,配色都很正常,為什麽這個畫風被舍棄了?這顯然不是 ”
風格固定 ” 能解釋的;

又比如,公眾號要有疑似丁丁和畫錯國旗,估計早就被舉報到封號了,教材的尺度按理不會更寬。而且,有些插畫要素除了增加工作量,確實沒有什麽作用;

還比如,是怎麽入圍教材供應商的。到底有沒有招標,有沒有競標。如果是推薦的,是哪裏來的,是不是在當時沒有更好的選擇。

這都是值得關心的事情。重繪這事兒,合情合理。回答這些問題,也很重要。越不答,這事兒越陰謀論,願意翻完
12 本再發言的人就越少。

另外,說一個大家都沒提到的感受吧:

我覺得,這套數學課本,有一個和 ” 沒畫好 ” 同等重要的問題——畫得有點多:

畫一多,一大,字就少,留白記筆記的地方就少,頁數就多,書包就重。

確實,插畫要有基本的審美,要有嚴格遵循的規範,大家都覺得吳勇工作室違背了這兩條。但同時,教材插畫但不能喧賓奪主,不能過於吸引學生的注意力。哪怕是小學生,也要相信他們能看得懂二維示意圖,而不是動不動就畫房子桌子人,人身上的衣服還五顏六色,款式各異。

課本 ” 繪本化 “,其實是不對的。

課本就是要有效承載知識,方便記筆記,方便複習。哪怕是麵對小學生也同樣如此。想要有趣,你去找課外書去。例如,都六年級下了,還用整整一頁這樣講知識,多少是有點看不起孩子的:

到期末考試的時候,吭哧吭哧翻個半死,才四五個知識點,腦子裏全是豆豆眼小孩在互相比劃——

那才糟糕。

沒必要畫那麽多。我特別怕大家 ” 幹 ” 掉 ” 有問題 ”
的吳勇,討論到最後,在數學課本上加了大量的漢服國風,國產品牌,改革成就,有更多畫師在裏頭大展身手——各位,這是數學課本,沒必要。

知識點不變的情況下,完全可以先把課本弄得薄一點,減輕孩子書包的重量,再重畫——

這是我看完一千多頁,聽到教育部 ” 責成 ” 後,更想提醒出版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