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唐山燒烤店打人案背後…性別暴力下的女力地位

對施暴者進行法律制裁和懲罰,是必然要做的。但若不同時努力打破系統性的問題與壓迫,不改變醞釀暴戾之氣的社會觀念與結構,恐怕還是只能在下次事件裡繼續憤怒,然後再等待下一次。 

2022年6月10日凌晨發生在河北省唐山市「老漢城燒烤」4女遭7男2女暴打事件,視頻中殘忍且充滿絕望的場景,激起中國全民公憤,也引來外媒的關注。綜合輿論,這起事件的發生可大致歸納為女性地位、言論自由、黑惡犯罪、社會冷漠、網路暴力五個觀察面向,而這些現象所衍生的問題,幾乎是近年中國社會爭議事件的縮影。

系統性偏見 並非個案

燒烤店打人事件之後,中國網路、朋友圈則流傳著多篇將此事件與中國女性的社會地位相提並論的文章。其中一篇署名「整點薯條」、題為「從豐縣到唐山:什麼是系統性的性別暴力?」的文章被大量轉傳,許多網民留言稱文章說中了唐山以及其他多起男子對女子施暴事件的成因,就是迄今未被政府正視的「系統性的性別暴力」。

文中說,唐山燒烤店發生的事情並非孤立的社會案件,而是整個系統性的性別暴力中的一部分。性騷擾事實上是由很多社會結構性的原因導致的。而當權者往往會謹慎地對相關的社會事件「去系統化」,試圖讓人們相信這些都是「個體男性孤立實施的犯罪行為」,以避免性別問題被拿出來討論。江蘇省徐州市豐縣的「八孩母」遭拐賣也是其一。

社會中仍然存在著支持、鼓勵、驅使男性對女性施加性別暴力的作用力,也需要被重視。作者指出,這種作用力來自於刻板印象、性別偏見和社會規訓。當一個男性相信自己對女性擁有高一等的權力、當他認為自己有權「撫摸」騷擾女性、當他認為自己有權訴諸暴力以捍衛自己被拒時的丟臉境況時,性別暴力就會滋生。

唐山燒烤店打人案背後…性別暴力下的女力地位
唐山「老漢城」燒烤店在事發後已停業,門口站著的是被網暴的老闆娘。(取材自鳳凰Times)

而不時出現的「受害者有罪論」又為性別暴力提供藉口,例如人們反而指責受害女性「不該獨自出門、不該穿著暴露、不該去偏僻地方」,但唐山事件就是一個例證,女性做得再完美,也時時刻刻受到性別暴力的威脅。「應該反思的是男性,是我們的教育,而不是女性」。也有輿論認為,這不應無限上綱至父權、男權,該反思的是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微博禁言 淡化女性主義

而唐山事件中,中國官方一再強調要「除惡務盡」,微博還宣布對265個「挑唆性別對立等內容」的帳號禁言。也被指似乎是有意淡化女性遭暴力對待的討論,以免女性主義成了焦點。

在中國官方眼中,女權主義者長期以來似乎是與海內外顛覆國家勢力脫不了關係,最近的知名事件是中國網球名將彭帥自曝與中國國務院前副總理張高麗之間的「不尋常關係」,海外人士及媒體一面倒聲援彭帥,稱這是中國高官藉權勢性侵了彭帥,中國政府為壓下這一敏感事件,將彭帥「封口」還軟禁了她;無論彭帥如何解釋「沒被性侵,未遭軟禁」,西方的論調永遠是「更多懷疑與擔憂」並與「#MeToo」運動掛上了連結。

這當然是中國政府不能容忍的情況。事實上,在中國多起社會事件中,也總能看到微博封禁一些所謂涉及謾罵、侮辱的言論,這其中除了外媒經常批評的言論不自由,還有社會主義下,人民與黨必須一致的價值觀。例如中國特有的「侵害英雄烈士名譽、榮譽罪」。

而在唐山事件發生後,唐山官方大規模掃黑、開會宣示從重打擊涉黑的報導一波接一波,更多人關心的是,怎麼迄今不見受害女子家屬出面發聲?

唐山燒烤店打人案背後…性別暴力下的女力地位
徐州8孩案是典型的性別暴力,圖為當事人被頭套鐵鍊限制行動。(取材自微博)

欺負女性 才算夠爺們?

但箝制思想不代表不會有涉黑惡犯罪,特別是對於一些欺負了女性卻仍被當做「夠爺們」的男性而言,這其中「震得住場子」的心理需求,兩者可謂是高度契合。而當兩個因素相加之後,往往造成的傷害更大,影響更深遠。

在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中,據媒體報導,嫌疑中有五人有前科,涉及釁滋事、非法拘禁、開設賭場、故意傷害等,其中有人一年前才剛被減刑出獄,多人曾參與聚眾鬥毆,或是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後仍在外犯案不斷。對照體制下的言論不自由,這群人的「犯罪自由」令人嘆為觀止。

有媒體因此質疑這群嫌疑人的背後有保護傘,事發後出現的各種上訪、舉報也讓人質疑當地執法不力。澎湃新聞引述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副局長邢濤談及五名嫌疑人前科時所說的「嫌疑人的反偵查能力極強」也耐人尋味。

反偵查能力強,一般指嫌疑人對偵查系統有較強應對能力,例如犯案計畫周密、刻意誤導偵查人員等,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偵查系統有內應,即使被逮也能很快全身而退。當地是否涉及包庇縱容,有待官方調查。

集體旁觀 擔心被波及

唐山事件發生後也有輿論指向集體冷漠。被害女子被一群人從燒烤店內拖到店外全程打了好幾分鐘,從視頻上看,期間幾乎不見在場者制止、勸架,反而有不少在現場的燒烤店客人邊走避邊旁觀,或是乾脆馬上一走了之,擔心被波及。

影星成龍看不下去,在微博發文痛批「「我真的要氣死了,一晚上都睡不著,尤其痛心的是全程只有女孩子站出來幫助彼此,圍觀的男性全都無動於衷,這樣的事情怎麼可以發生在我們國家?」但翌日,黨媒人民網就發出評論稱,抨擊指責在場者沒有勸架、制止、報警的網民是「雞蛋裡挑骨頭的好事之徒」,被解讀是在打臉成龍。

當時真的沒人想上前勸阻嗎?從視頻來看,確實有人走向白衣女子,看似想幫她脫困,卻被同行的朋友拉了回來,這動作代表的是「沒我們的事」或是「不要去,萬一你也被打成那樣怎麼辦?」有人贊同「普通人不該去做無謂的犧牲」,畢竟根據以往的經驗和法院判例,許多的拔刀相助是要付出代價的;但也有不少聲音和成龍一樣,痛心在場其他客人坐視這場悲劇的發生。

還是有人做了一些事情的,據報導,有人跑了幾百公尺還是報了警;有人伺機拿出手機錄影,為受害人留下證物;有人事後把監控視頻放上網,引起社會重視;有人鼓起勇氣承認自己是目擊者,接受警方製作筆錄……如果法律與執法單位能對見義勇為的「正當防衛」再多一些保障,也許能沖淡一些冷漠,但這也涉及社會風氣,並與性別平權觀念無法普及的成因相關。

網路暴力 鍵盤俠也殺人

如果稍微理性的設身處地理解唐山燒烤店內外的旁觀者當時的處境,那麼也許就不會衍生後來的幾起網暴事件。在中國近年的重大社會事件裡,網暴幾乎是不可或缺的元素,這在所謂言論不自由的中國制度下顯得格外諷刺。

唐山事件中,這群尖酸刻薄、自詡為鍵盤俠的網民們再度出征,用他們自以為是的正義,從沒有作為的旁觀者、燒烤店的老闆娘甚至連被害女子都遭到了他們的網路暴力;他們近日還搜出了一名陳姓嫌疑人女兒的個資,將她拖出來示眾,同樣又是刀刀見骨的人身攻擊,甚至一片叫好聲。這景象看在輿論眼中,紛紛撻伐,這和嫌疑人對被害女子所施加的暴力又有什麼不同?

對此,人民網發表評論「網暴無辜者是打錯了靶子」,並「奉勸那些動輒網暴他人的人,動輒嘲笑他人的人,動輒譏諷他人的人,不要做事後諸葛亮,不要輕易揮舞道德的大棒,不要傷了原本善良的心」。只是,這樣的呼籲有用嗎?有網民因發文稱「習包子」被依「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那麼,某些已無異於「以鍵盤殺人」的網暴,也跟得上從重量刑的標準嗎?

唐山燒烤店打人案背後…性別暴力下的女力地位
燒烤店打人事件後,多家媒體曾「不約而同」發出稱唐山市公安局長趙晉進曾要求堅決剷除黑惡勢力土壤的報導。 (取材自上游新聞)


華客新聞 | 真實新聞與歷史:唐山燒烤店打人案背後…性別暴力下的女力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