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男子起訴鄰居借走古董煙嘴32年不還,估價150萬

” 這是我們祖上傳下來的,現在東西沒有了 ……”

6 月 19 日,生活在浙江杭州,今年 51 歲的張先生向瀟湘晨報(報料微信:xxcbbaoliao)晨意幫忙記者求助,1990
年左右,鄰居從其父親手中借走一枚 ” 盤龍帝王綠翡翠煙嘴 ”
古董不肯歸還。張先生認為,結合這枚煙嘴材質,雕刻工藝,曆史價值(清末民初)等綜合考量,估值在 150 萬元人民幣以上。

鄰居稱,他確實從張先生父親處取得煙嘴一枚,但不是 1990 年而是 1975
年,不是借走而是贈與,張先生並未實際看到過該煙嘴,無法得出類似 ” 盤龍帝王綠翡翠 ” 的結論,將該煙嘴形容為 ” 清末民初 ”
更是不符合實際情況。

多次討要無果後,張先生一紙訴狀,將鄰居告到了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

鄰居借走家中古董,屢次催討無果

” 這件古董是從祖上傳下來的。” 張先生稱,1990 年左右,鄰居從其父親手中借走 ” 盤龍帝王綠翡翠煙嘴 ”
古董一件。該煙嘴材質為帝王綠翡翠,色澤純正濃鬱,質地細膩通透,周身二龍纏繞,雕琢工藝精湛,是件罕見且價值不菲的老古董。依據參考
2021 年 10 月 12 日香港蘇富比秋拍會帝王綠翡翠價,結合這枚煙嘴材質,雕刻工藝,曆史價值(清末民初)等綜合考量,估值在
150 萬元人民幣以上。

張先生表示,父親在世時和母親、大姐、二姐等多次向鄰居催討,後期張先生和母親也一直向鄰居催討,苦於無證據而申訴無門。2021 年 8
月,鄰居因拆屋建房需張先生簽字之際,鄰居的妻子和兒子分別在聊天、通話中承認了鄰居向張先生的父親借用盤龍翡翠煙嘴的事實。

2021 年 9 月 6
日,張先生去派出所自述報案並作了筆錄,由於超過年限,沒有立案。隨後,張先生一紙訴狀,將鄰居告到了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2022 年 6
月,法院開庭審理此案。張先生認為,鄰居從父親手中借走一枚盤龍帝王綠翡翠煙嘴至今未還的事實清楚,證據確鑿,要求鄰居返還這枚煙嘴。

鄰居稱不是借走而是贈與,煙嘴已遺失

鄰居在庭審中稱,他確實於 1975
年左右從張先生父親處取得煙嘴一枚,但這枚煙嘴,是張先生的父親贈與他的。鄰居稱,這枚煙嘴是張先生的父親偶然取得的,因張先生的父親較少吸過濾嘴煙,而自己吸過濾嘴香煙,因此張先生的父親將該煙嘴贈送給了自己,為此自己還贈送幾包香煙給張先生的父親,張先生的父親當時覺得不好意思,不想接受,於是自己拿回一包香煙,張先生的父親才接受。

鄰居稱,如果張先生的父親將該煙嘴借給自己而非贈與,那麽在借用一段時間後就會索回,且因時間久遠,他多次搬家,這枚煙嘴早已遺失。張先生並未實際看到過該煙嘴,無法得出類似
” 帝王綠翡翠 ” 的結論,將該煙嘴形容為 ” 清末民初 ”
更是不符合實際情況,原告根據憑借想象得出物品價值作為賠償依據毫無理由。

鄰居表示,即使是借用關係,張先生要求返還原物的請求權也超過了訴訟時效。張先生的父親在 2001 年 3 月 3
日因病去世,而張先生卻直到 2022 年才提起訴訟,其要求返還的請求已超過最長訴訟時效二十年。鄰居請求法院駁回張先生訴請。

法院:應自行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後果

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認為,根據張先生與鄰居的庭審陳述,鄰居對於從張先生父親處取得一枚煙嘴的事實並無異議,僅對交付時間及交付事由提出異議。本案中,雙方爭議的交付時間在法律上無實際意義;對於交付事由,張先生未舉證足以證明煙嘴係借用的事實,應自行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後果。

張先生陳述鄰居在 1990 年左右向其父親借用煙嘴,未提供證據證明父親在世時及其去世後至 2021
年前其父親的繼承人有過向鄰居催討歸還案涉煙嘴的經過,直至 2021 年才有催討的事實,前後長達 30
餘年,明顯不符合借用物品未及時歸還而需催討的日常生活常理。綜上,張先生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鄰居抗辯本案已超過訴訟時效,因此案為返還原物請求權,不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本院對其抗辯意見不予采納。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張先生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 18300 元,減半收取 9150
元,由原告張先生負擔。

男子起訴鄰居借走古董煙嘴32年不還,估價15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