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國小夥“愛”上79歲新加坡富婆,上演驚天騙局

2022年6月9日,一個名叫楊寅的中國男子在警察“陪伴”下,默默搭上前往南京的航班,飛離新加坡。

準確說,他不是主動離開,而是被驅逐出境。

楊寅是誰?犯了什麽事?

有人說,他的故事堪比現實版《寄生蟲》。

時間倒回到2006年,32歲的楊寅正遊刃於形形色色的遊客間,定製行程,導覽講解。

彼時他是位出色的導遊,家住杭州,兒女雙全。

偶然的機會,楊寅接待了兩位來自新加坡的遊客,其中有位79歲的老太,談吐出手都不一般,她便是後來故事的主角——鍾慶春。

● 左一為鍾慶春,中間為楊寅,右一為鍾慶春好友張碧貞

幾番接觸下來,小夥子給鍾慶春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以至於旅行結束,二人仍保持著密切聯係。

在探知到鍾慶春2007年沒了丈夫,且膝下無兒無女後,楊寅對老太的關切愈發熱忱,“我們的心已緊貼在一起”,往來信件裏滿是蜜語甜言。

2009年,楊寅徑直飛往新加坡,看望鍾慶春。

當一幢豪宅橫亙眼前,花團錦簇的庭院向楊寅敞開時,“寄生”的種子猛地生根發芽。

● 鍾慶春位於新加坡日落通道的豪宅

自此,楊寅便住進了鍾慶春的別墅,再也沒有提過“回國”打算。

據悉,鍾慶春是一名已退休的物理治療師,丈夫是醫生。她和丈夫早年在新加坡投資了不少房產,她本人還喜歡收藏各類畫作。丈夫去世後,家裏的各類資產估值高達4000萬新幣(約2億元人民幣)。

也許是一個人孤單太久,也許是楊寅十足“暖心”,這位身家上億的老太太在遇到楊寅後,竟放下了所有戒備,給予百分百信任。

鍾慶春不僅認他做“幹孫孫”,任楊寅親吻摟抱,還幫他寫推薦書,積極申請新加坡永久居住權。

連當初一起去中國旅遊的好友張碧貞都看不懂鍾慶春與楊寅:這是哪門子的祖孫情,真是引狼入室。

然而清醒的旁觀人哪裏勸得動“沉迷”的當局者?

很快,鍾慶春便出資幫楊寅在新加坡開了一家名為Young Music & Dance
Studio的音樂舞蹈工作室,小導遊翻身當起了老板。

然而,這家工作室並沒有學生去,隻是個空殼公司。2011年,楊寅借著偽造的文件和公司董事之職成功申請到永久居住權。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他隨後還往豪宅裏帶回一個年輕女人和兩個孩子。

“奶奶,這是我在中國的朋友。”

麵對遠道而來的客人,鍾慶春絲毫沒有懷疑,熱情招待,挽留住宿。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就更迷了。

這位“女性朋友”與她孩子開始頻繁出現在楊寅的微博上,四個人同進同出,吃喝炫富,絲毫不見半點鍾慶春的影子。

連家裏傭人都看出了端倪——楊寅已婚,這顯然是他的妻兒!

● 楊寅一家四口

另一頭,被蒙在鼓裏的鍾慶春,渾然不知。

她在2011年還簽下了一份持久授權書:授權楊寅在她將來失去心智時,幫她處理高達2億人民幣的全部財產。

換句話說,老太簽下的,是一份遺囑:一旦失智,財產便任楊寅處理。

至此,楊寅不僅在老太家過上了豪闊的“寄生”生活,還暗戳戳有了繼承權。

但他似乎並不滿足,欲望的巨口一旦張開,便難以望見盡頭。

“讓我的財庫向5000萬進軍!” 如此赤裸的宣言,在楊寅的社交賬號出現時,杭州的老鄰居們都以為:這小子赴新加坡做生意發財啦!

殊不知,他正一步步向深淵沉淪。

如何將老太2億的資產收入囊中?一口吞下不怕噎?

麵對巨款誘惑,楊寅可謂殺紅了眼。

他一麵背著老人偷偷變賣藏品、轉移錢款,一麵還打著“乖孫”的旗號,為鍾慶春跑腿,偷龍換鳳。

有次,鍾慶春看上了徐悲鴻的一幅《飲馬圖》,托楊寅代買,市場估價為37.1萬美元(約合245萬人民幣)。

楊寅一口應下,很快把藏品拍了回來。但他帶回的是一張並未裝裱且有多處褶皺的彩色紙本畫,偽造跡象明顯。

● 楊寅庭審的證物

鍾慶春在收下相應的購畫收據後,並未懷疑。

但細心的傭人卻發現,修改遺囑之後的老太,記性變壞了,身體也每況愈下。

更奇怪的是,楊寅多次阻止鍾慶春到家庭醫生所在的診所複診。

後來,有位叫蘇蒂的女傭向警方提供了一條重磅信息:楊寅曾私下試圖買通她,並暗地裏偷換了鍾慶春吃的藥。

● 站出來指正的女傭蘇蒂

隨著時間的推移,楊寅的霸產舉動變得越發露骨。短短3年時間內,他便把鍾慶春一個存有274萬新幣(約1300萬人民幣)的賬戶,吃幹抹淨到不足1萬新幣。

眼看著就要鳩占鵲巢,突然,一個狠角的出現,及時扭轉了鍾慶春的命運。

2014年8月,鍾慶春在豪宅接待了一位富態的中年女子。

女子一進門,見有年輕男人陪伴老人身旁,滿眼詫異:姨媽,他是誰?

來人是鍾慶春的親甥女——莫翠玲。

在得知楊寅“幹孫孫”的身份後,莫翠玲的懷疑並沒有消解:他竟然像男主人一樣,掌管姨媽的生活,使喚姨媽家的傭人。

● 左一:鍾慶春 左二:莫翠玲

不久,莫翠玲借機把鍾慶春接回自己家中,詳細問她關於楊寅的事,老人卻表現出記憶模糊的症狀。

“她比較記得以前的事情,卻沒辦法說出這些年楊寅對他做了什麽,所以我們很擔心。”

摸不清莫翠玲底細的楊寅,對老太的“出走”顯得格外焦躁,甚至報警指控莫翠玲綁架。

誰料這位外甥女比楊寅下手更利落。

2014年9月2日,莫翠玲先是帶著老太回別墅換鎖,並報警趕走了楊寅一家。

當時楊寅不在家,他的妻兒原地僵持7小時後,才不情不願地搬走。

緊接著莫翠玲在家中發現了姨媽簽署的兩份遺囑:一份簽署時間是2011年,授權楊寅繼承全部遺產;而另一份的簽署時間則為2009年,鍾慶春有意以丈夫的名義設立慈善基金,將遺產用於防虐待動物協會和動物園。

兩份遺囑一對比,莫翠玲頓時了然,當即報案,並采取一係列法律行動。

2014年9月17日,楊寅因涉嫌失信,被新加坡警方逮捕。

● 楊寅被逮捕

到此,這個杭州導遊的“寄生”霸產夢徹底被打碎,但他的瓜並沒挖完。

警方在隨後的取證中了解到,案發時,鍾慶春名下幾乎所有的現金和可變賣財產都被挪用殆盡。楊寅不僅變賣老太的藏品,還暗地裏偷賣珠寶,偽造簽名索取保險文件。

緊接著,他又被曝身份造假——冒用新加坡中華總商會理事身份。

後來,鄰居“李太太”也實名舉報:楊寅自稱的畢業院校——北京“金融貿易大學”,其實並不存在。

假學曆、假身份、假公司……麵對一條接一條的指控,楊寅並沒有直接“認栽”,反而無恥地表示:盡管這些有問題,但我對鍾慶春的感情比真金還真。

隨即給出了證據:一張自己給老太剪腳指甲的“溫馨照”以及三封帶有“乖孫”字樣的家書。

然而很快就被調查人員打臉:這是在遭到法律指控後,楊寅抓著老人擺拍的。

花言巧語怎樣都難掩惡行。

一時間,“楊寅”成了新加坡媒體關注的熱點:諸多罪狀,法律會怎樣判罰?

2017年,這場震驚整個華人圈的風波終於塵埃落定:347項罪責加起來,楊寅被判11年2個月。

後來因服刑期間表現良好,楊寅獲得減刑,於今年4月刑滿出獄。

誰承想,曾經那個陽光清爽的男導遊,在結識富豪老太後,竟油膩墮落成這般模樣!

而今已92歲高齡的鍾慶春,得知楊寅出獄,反倒神色如常:

“很慶幸他最後得到法律製裁,也慶幸他離開,希望他重新做人。”

當莫翠玲還想繼續追討楊寅尚未交還的500萬時,鍾慶春隻輕描淡寫地說了三個字:值得嗎?

也許,擺脫惡魔,便是不幸中的萬幸。

在電影《寄生蟲》裏,金基宇一家通過各種手段“寄生”在上層階級樸社長家,蹭吃蹭喝,甚至蹭庭院裏的陽光。

麵對沾享紅利的“寄生”狀態,主人公內心也曾閃現過愧疚的念頭,但很快另一個聲音占據上風:

不是“有錢卻很善良”,是“有錢所以善良”。如果我有這些錢的話,我也會很善良,超級善良。

● 《寄生蟲》截圖

嚐到金錢甜頭的楊寅並沒有變善良,反而在欲望的深淵裏,迅速迷失自我。

這場因巨額財富引發的“忘年交”欺詐案,讓“楊寅”二字直接多了一層注解:詐騙富婆錢財的男子。

一老一少,異國異地,富豪平民,風馬牛不相及兩人愣是上演了一出大戲。

年少的,貪念財富;年老的,又貪念什麽呢?

後來,新加坡還出現了好幾個“楊寅”,詐騙對象都是寡婦或單親媽媽。

哪怕騙子們演技拙劣,也不乏有受害者趕著上鉤。

也許,鍾老太的“慘遭暗算”裏,多少裹挾著一絲清醒的“自願”。

溫情陪伴,同樣千金難換。

那些層出不窮的“楊寅”,不過是抓住了孤獨者的弱點,痛下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