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一川菜館送“免費午餐”:食客多為失業青年

上海市徐匯區的一家川菜館正在提供“免費午餐”。

“免費吃飯:如果你在上海臨時沒有工作、沒有收入、遇到困難,你可以來小店告訴服務人員,來份單人套餐。不用買單,不必客氣,你隻需在以後你有能力的日子裏,記得多幫助一下你身邊需要幫助的人。”

這是上述川菜館門口貼的告示。剛經過數個月疫情打擊,餐飲業者大多入不敷出甚至自身難保,為何這家店還願意慷慨解囊?

“免費午餐”食客多為失業年輕人

第一財經記者在該餐廳看見,店內大約擺放著14張木質方桌、3張圓桌。門店麵積約100平方米,裝修簡單卻也算整潔。進門右手邊的牆上貼著一張菜單,主打酸菜魚、毛血旺等川菜。菜品價格從20元至60元不等,人均消費30元至80元。

下午5時左右,店內的員工一半在休息,一半在整理食材。此時,距離夏季的晚餐高峰期還有一段時間,加之店內還未開放堂食,隻有零星的幾位顧客前來購買餐食打包。

據老板何先生介紹,“免費午餐”是一份套餐,有肉片、有菜、有米飯。6月1日重新開業以後,前來享用“免費午餐”的大多為20至30歲的年輕人,基本不超過40歲。從事的職業有外賣員,有看著像在工地作業皮膚黝黑的工人,也有白領打扮的人。平均每天有兩三個人會來尋求“免費午餐”的幫助,最多的一天送出了6份左右,也有時候一天一份都沒送出。到目前為止,大約共提供過30來份的“免費午餐”。

什麽樣的人會來點這份“單人套餐”呢?“我直觀的感覺是,有的人表達能力不太好,很羞澀,說話聲音很小,眼神中都能透露出膽怯。我估計是在小店上班然後遇到關店倒閉的年輕人比較多,可能他們生存能力比較弱、文化程度也較低,隻會某一樣單一的技能,所以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有的年輕人3月份剛隻身來到上海,班還沒上幾天就遇上了疫情封控,疫情好轉後又被解雇了。”何先生說。

何先生和他的妻子負責發放餐食,但並不會真正嚴格地審核前來享用“免費午餐”的人是否確實沒有工作和收入。何先生有時候會問詢就餐者遇到了什麽困難,有的人表示:“沒錢了,也找不到工作,回家的路費也沒有。”

“有一次,有個外賣小哥來尋求幫助。我說你不是在送外賣嗎,有工作有收入。他說‘我已經兩個月沒有出來送外賣了’。還有一次,一個皮膚黑黑的小夥子問我能不能來兩份套餐,可能他想給他朋友帶走吧。不過我說,你一個人在這裏就給你一份吧。”老板娘回憶道。

不過,何先生說,店裏還沒遇到過“免費午餐”的回頭客。

仍在虧損,營業額為疫情前的20%

“疫情期間的兩個月,國家給了我們許多幫助,一直在送物資,所以我覺得我們也應該給需要幫助的人一點扶持,很多外地人在上海都很不容易。”何先生談及提供“免費午餐”初衷時,還流露出一絲羞澀的神情。“其實沒有什麽的,我們大家可能都會有需要幫助的時候,都會遇到困難。我們僅僅是做了一點很平常的事,能幫一點是一點。”

剛剛經曆幾乎零收入的兩個月,這間小店的經營狀況如何?何老板說,目前餐廳的日營業額恢複到了疫情前的20%。算上房租、水電、人工等成本,每天還是要虧兩三千元。原料采購也沒有完全恢複正常,有些食材偶爾會買不到。

自身仍處於虧損情況下,是否擔心“免費午餐”會帶來更高的成本壓力?對這個問題,何先生表示:“每天來取‘免費午餐’的人不多,店裏投入的成本大概是幾十元,其實不差這點。而且我相信大多數人對我們的做法還是理解的,並不是說帶著掏空我們的心態來吃飯的。那麽真的需要幫助的人,我們力所能及肯定會幫助。”

據了解,該店麵的房租為一個月60000元,店裏一共有10名員工,其中4名是廚師。現年31歲的何先生和妻子都是重慶人,店裏的員工都來自家鄉的同一個鎮,大家一起共事已經四五年了。疫情期間,大家都住在一起,何先生也為員工們發放了基本工資。“我們還是會堅持下去,一切會好起來的。”

何先生和妻子的這家店已經經營了四五年,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老顧客。

疫情之前,為了節約成本,該餐館的外賣大約有30%至40%是店裏員工送貨的,其餘的則通過第三方線上外賣平台配送。店裏的消費者很大一部分是在周圍商務樓上班的白領,他們會在午間過來吃工作餐。到了晚上,門店提供晚餐及夜宵,通常會營業至淩晨四點。

上海疫後複蘇,餐飲業逐步回歸。從6月1日後,店裏打烊的時間提前到了晚上12點,但實際上晚上9點以後生意就不太好了。

“如果過一陣堂食能夠恢複,我有信心營業額能恢複到疫情前的90%,堂食恢複三個月以後營業額應該就能恢複到100%。”何先生對下半年的營業情況還是有信心。

餐飲行業亟待回血

目前對於餐飲行業來說,恢複堂食才有可能使營業額恢複如常。然而,疫情的不穩定性使得一些門店開了又關,或者是一直都隻能提供外賣服務。

6月20日,上海市商務委員會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本市居民生活服務業疫情防控工作的提示》。根據國民經濟分類,酒吧、咖啡屬於餐飲業範疇,要嚴格按照《餐飲服務業複商複市疫情防控指引》要求執行,不提供堂食,隻能采取線上線下外賣。

在疫情中,餐飲行業的小微企業從業者所受的影響比較明顯,其中房租是最大的一筆支出。

“開一天虧一天,開門比不開虧得還多,所以我們開業了一個多星期又關了。營業額是正常時期的10%,人員也精簡了。目前隻留下了1位廚師,員工總數從18名減至10名。”一家上海本幫菜館的老板陳丹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而對連鎖餐飲企業來說,雖然公司的規模效應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抵禦疫情風險,但是一般而言,外賣的風味、口感比堂食的體驗還是差一些,而且用餐服務也並不能通過外賣提供給顧客。

好在政府已經注意到了行業眼下的難點。5月29日,上海市政府發布《上海市加快經濟恢複和重振行動方案》(下稱《行動方案》),全力助企紓困、推動複工複產複市。

《行動方案》指出,對承租國有房屋從事生產經營活動的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免予提交受疫情影響證明材料,2022年免除6個月房屋租金。對承租國有房屋、運營困難的民辦非企業單位,參照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2022年免除6個月房屋租金。

《行動方案》還提及,對餐飲、零售、旅遊、交通運輸、文體娛樂、住宿、會展等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困難行業,不裁員少裁員的,按照企業申請時上月按規定繳納城鎮職工社會保險費人數計算,給予每人600元一次性穩崗補貼,每戶企業補貼上限300萬元,鼓勵企業穩崗留崗。

上海財經大學應用統計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會調查研究中心上財分中心主任徐國祥日前接受媒體采訪表示,本輪疫情對經濟發展,尤其是餐飲、零售、旅遊、交通運輸等行業的衝擊是客觀存在的。徐國祥認為,上海經濟基本麵向好的格局沒有改變。考慮到疫情對投資者和消費者的信心造成影響,當下亟待重振市場信心。建議紓困政策要對症下藥。

各種紓困幫扶措施正如及時的“免費午餐”,可能是小微餐飲企業的一線生機。陳丹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行動方案》中提及的各種延期納稅、緩繳公積金等政策,我都會去嚐試。現在最重要的是,讓我的店活下去。”

上海一川菜館送“免費午餐”:食客多為失業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