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張上海廉價群租房的照片:熱搜上的詞條紮了誰的心

01

前幾天,有2條讓我印象深刻的熱搜,需要搭配在一起看。

第一條是“上海一兩室兩廳居住22人”的新聞,熱度一直居高不下。

上海長壽大廈內,有這樣一套兩室兩廳的房子,竟然擠住了22名租客。

客廳內,有4張高低床占據了大部分空間,地上散亂著堆放著行李箱、水桶、臉盆等生活雜物。

牆上、窗戶前掛滿了租客的衣服,讓本就不大的空間更顯得逼仄不已。

一名租客正在床上熟睡,絲毫沒有注意到有人進屋,他的床底還放著一個巨大的外賣箱,看樣子是位外賣小哥。

令人心驚的是,地板上有好幾個充電排插,上麵插滿了手機充電器、電風扇、電熱水壺的插頭。

這萬一發生短路引起了火災,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客廳還算寬敞了,幾間臥室內的光景更是狹小陰暗,令人懷疑這樣的房子裏究竟怎麽容納下這麽多人的?

原本的廚房、客廳、玄關,也是被塑料板材硬生生地隔出4間房,裏麵的生存空間估計連轉身都費勁。

新聞一出,相關負責人已組織了人員處理跟進,長壽大廈內15間非法隔間、17張高低床都被拆除,66名租客也已被清退。

評論區裏,和我一樣關心著租客後續的網友不在少數:

“把人趕走也解決不了問題,無非就是換個地方繼續擠著,重要的是解決住房問題,都是苦命的打工人。”

“沒有解決問題的根本,清退租客之後帶來的本質問題得落實解決,才是目的。”

“你以為他們想住這些?趕出去之後呢,去哪住啊?”

是啊,不止上海、香港、北京,每座城市關於這樣的真實,每天都在上演著。

他們處在極端的居住環境裏,為了生存四處奔波,從青蔥到白頭,還是沒能找到一處安身立命的居所。

02

另一條熱搜,是熱榜上的一個詞條“中國人均住房麵積超41平方米”。

數據顯示,我國家庭戶人均居住麵積達到41.76平方米,平均每戶居住麵積達到了111.18平方米。

數據一出,網友們熱議紛紛:

“統計的時候把我落下了?”

“平均是個好東西,昨天熱搜上那個女富豪,買下的豪宅占地3公頃,有3個私人海灘,49個客房。

我和她平均一下,我也有占地1.5公頃的豪宅,有1.5個私人海灘,有24.5個客房。”

“左腳放進100°的水,右腳0°的水,50°泡腳正好。”

想起脫口秀演員周奇墨,曾在節目上講了這樣一個段子,自嘲在北京想要買房的心酸。

十幾萬一平的房子,他一輩子也不可能買得起:

“如果房子能散賣,我一定努努力買一平,晚上回去站一站,也算在北京有立足之地了。

如果努力散買了40平米的房子,一推門進去,發現已經站了39個人。”

現實其實遠比段子殘酷,之前有部紀錄片叫《女子宿舍》,裏麵就有一群女人居住在2元一晚的宿舍裏。

20幾個四五十歲的中年女人,擠在不足10平米的房間裏,像沙丁魚一樣密集地躺在高低床上。

她們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心酸故事,要麽逃婚出來,要麽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要麽被家暴……

白天,她們各自出去打零工,晚上回來,支付2元的住宿費,又度過一天。

社會學家費正清說:“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生活的主要任務就是謀生。”

所以,不要輕易去評判他人的生活,很多人為了生存,就已經耗費了全部的力氣。

03

想起之前看過的一個視頻,忍不住破防。

夫妻倆是開燒烤店的,生意好的時候,常常忙得顧不上孩子。

孩子困了,隻能把她抱進空置的冰箱裏,讓她在裏麵睡覺。

單親媽媽雨天帶著女兒出攤賣花,漂亮的寶寶穿著雨衣坐在小推車後麵。

她不哭也不鬧,乖巧得令人心疼,困的時候就把小手放在推車把手上,悄悄打盹。

有網友拍下淩晨的杭州,感慨:“多的是為生活努力的人”。

淩晨12點,CBD的寫字樓依舊燈火通明。

電梯裏遇到2個女孩,忙到現在剛剛下班。

淩晨1點,樓下的小攤早在等待,等待每個忙到淩晨的人,向深夜的小攤借一絲溫暖。

淩晨2點,建築工人開始上班,他們說,這種吵鬧的活,隻有在晚上才能幹。

淩晨4點,杭州突然下起了大雨,但是此刻批發市場,保安開始上班,拉包工開始卸貨。

網友感慨:這就是最真實的杭州,哪有這麽多白手起家的創業者,多的是為生活努力打拚的普通人。

看過這樣一段話,深以為然:

“當你抱怨生活太難時,請記住,有些人比你活得還不易。

你擁有過的痛苦,全世界很多人都擁有過。

你沒有擁有過的更加深刻的痛苦,這個世界上也早就有人擁有過。”

不論在哪個城市,很多人都在奮力謀生。

04

哲學家桑德爾寫過一本書,叫《精英的傲慢》,裏麵提到一個觀點:

越來越多的精英人士,覺得自己的成功完全是靠自己取得的,完全是自己努力和奮鬥的結果。

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賴了家庭和天賦。

香港富豪田北辰,曾參加過一檔名叫《窮富翁大作戰》的真人秀節目,體驗了兩天清潔工的生活。

在此之前,他的信條是:“如果你有鬥誌,弱者也可以變成強者”。

然而,節目開始後,他馬上就被光速打臉了。

首先,他被節目組安排住進了3、4平米大小的籠屋,這麽小的容身之處,房租居然還要1300港幣。

作為清潔工,他每天的生活費隻有50元,但生活需要的成本遠遠不夠。

他需要早上6點起來,因為坐不起13元的巴士,隻好走很遠的路去上班;

中午吃飯,他想去買便當,但一份25元的便當,他根本吃不起,隻好找了好幾條街,去吃20元的午餐;

一天工作將近17個小時,每天隻能睡5、6個小時,完全沒有時間用來休息、甚至學習。

田北辰在體驗結束後,他對著鏡頭,反思了很多:

“沒有學曆、技術的人,為了活下去,不是住籠屋就是要工作到半夜。

對於他們,最重要的事情是下一頓吃什麽,怎麽會有時間和精力去思考未來怎麽發展?”

所以啊,不要用你的標準去衡量一切,要知道,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擁有你的那些優越條件。

最後,分享一句椰子很喜歡的話:“萬物皆有裂痕,因為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

生活好像總是很難按照你的意願進行,明明已經拚盡全力,卻還是有各種各樣的意外讓你不停受挫。

但我仍希望你能,抗住一切,在生活的縫隙中,看見微光。

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