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殺豬盤”騙子宰向北京環球影城

最近,騙子盯上了北京環球影城。

日前,有不少消費者反映,自己以接近五折的價格,在微信群裏 ” 團購 ”
了北京環球度假區夏秋漫遊卡(以下簡稱環球影城半年卡),但到承諾的開卡時間卻遲遲未能成功出卡。隨後,微信群團長失聯的失聯,說退款的退款,說被騙的被騙,總之這場
” 薅羊毛 ” 的真麵目被揭開:最上遊的人卷錢跑了,卡開不了了。

7 月 25 日,該事件在網上發酵。據不完全統計,約有上千人受騙,受害者多以 600 元至 1000
多元的價格下單,總涉案金額約有上千萬元。

7 月 29
日,北京環球影城官方回應,從未授權任何其他第三方平台、商家或個人銷售北京環球影城夏秋漫遊卡,且不存在內部折扣價。北京環球影城夏秋漫遊卡在官方渠道購買時即采用實名製購票和驗票機製,不能轉售或轉讓。

同天晚些時間,北京西城警方通報,已將此次事件中的犯罪嫌疑人詹某某抓獲,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根據多名團長的說法,詹某某是此次詐騙事件中處於最上遊的開團人,各微信群的團長基本都是他的代理。此次事件能夠騙取如此多消費者的信任,原因是詹某某及其代理們此前曾出售低價環球影城單日門票,消費者能正常使用,從而打消了疑慮。代理們也是以低價從詹某某手裏進貨,才能發展眾多私域客源。先建立信任,再撈筆大的,有律師認為,此次詐騙事件的手法是典型的
” 殺豬盤 “。

雖然詹某某已經被刑拘,但被騙的消費者還在為何時能退款而焦慮。此事涉及多級代理,並且交易工具多為私人轉賬、閑魚和快團團,能否退款還是要看團長的
” 覺悟 “,但多位團長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這場風波,還未結束。

錢花了,卡沒了

劉麗到現在都沒有追回自己的 2640 塊錢。

今年三月份,劉麗被朋友拉進一個團購群,聽說群主可以買到低價的環球影城單日門票。” 那時候正常門票是五六百塊錢,群裏隻賣 350
元。”4
月底,群主開賣低價的環球影城半年卡,雖然那時候還未正式開售,但憑借著一直以來的信任,包括劉麗在內的不少消費者都毫不猶豫地下單。

據北京環球影城官方消息,夏秋漫遊卡分為悠享、尊享、臻享三個檔位,成人票的價格分別為 1350 元、1850 元和 2450
元,三種檔位的區別在於入園次數多少,以及入園日期是否包含節假日。

平時,劉麗所在的群內,能以將近 5 折的價格拿下環球影城單日門票。半年卡的折扣力度,仍然很大。” 原價 1850
元的尊享卡,我和我的朋友都是 880 元入手的,我買了三張。群裏最早有人是 700 元買的,在我之後還有 1000
多元買的。因為群主常說今天限量幾十張,先到先得,今天不買明天就漲價,誘導大家快點買。”

(image)

” 一開始跟我們說 6 月下卡,但後來北京出現疫情,群主承諾 7 月 24 日下卡。” 結果等到 7 月 28
日晚上,大家還是沒有收到下卡的消息。她講述,” 那幾天群主就半消失了,時而在群裏說句話,時而不回消息不接電話。”

劉麗和群友們意識到,被騙了。從她了解到的情況來看,在這位群主手裏買了低價半年卡的人已經有 600
多人,” 大家還不止是買一張,像我這種買三張的很多。”

綜合多方麵信息,和劉麗一樣經曆了環球影城半年卡騙局的消費者約有上千人,總涉案金額約上千萬元。該事件的複雜性在於,被騙的消費者是各自從自己信任的團購群裏下單的,群主給出的
” 低價票 ”
門道不一樣,有的自稱是有旅行社的關係,有的自稱有環球影城內部渠道,還有的身份不明,僅僅是有豐富團購經驗。價格也各不一樣,大部分人是以每張
1000 多塊錢的價格購入,也有小部分人 600 多塊錢就拿下了。付款方式更是各不相同,常用的方式是微信 /
支付寶轉賬、閑魚和快團團。

意識到被騙後,消費者紛紛找群主,也就是團長,要求退款。消費者王歐告訴深燃,事情被曝光之後,她的團長沒有給出明確回複,而是又拉了一個人進群,說這個人會給大家處理退款事宜。”
一開始給幾個人退了款,後來就說生病了在醫院,以各種理由推脫。” 劉麗也沒有收到退款,”
我們這個團長偶爾出來說她就算賣房、貸款,也會給大家退款,但我們大多數人都沒收到。”

劉麗和一些消費者已經報警。7 月 29 日,西城警訊微信公眾號通報,已將犯罪嫌疑人詹某某(男,35
歲)抓獲。詹某某對以能低價購買北京環球影城半年卡為名騙取他人錢財的行為供認不諱。目前,詹某某已經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據多位團長介紹,詹某某就是此次詐騙事件中最上遊的開團人,網名 ” 可達鴨
“,一直以來都以能買到低價門票為由,向下發展多級代理,也就是分銷商。代理們以 100
多元的價格從詹某某手中收來環球影城的單日門票,再以 300 元往上的價格賣給消費者。此次事件中的低價半年卡,代理們的 ” 進貨價 ”
是五六百元。” 我們群裏的人都是 600 多元買的,據說我們那個團長沒賺多少差價。” 王歐表示。

目前,詹某某已經被刑拘,消費者們最擔心的還是自己的錢款能否追回。8 月 2 日,劉麗告訴深燃,她的團長在 1
號突然改口,說隻能退利潤部分,不能退全款。” 她告訴我們,她是 500 塊錢進的貨,所以隻退我們 380
塊錢的差價。”

套路疑似 ” 殺豬盤 “

交易方式幾乎沒有保障,為什麽還會有數千人購買低價票?多位消費者都提到了一個理由:信任。

劉麗解釋,進群幾個月,” 買特價票從來沒有出過問題。”
而且,她所在的群不光賣環球影城的票,還有北京野生動物園、水魔方、歡樂穀等等。”
這些地方的票我也買過,都可以正常入園。有的時候也會出現前一天買票,第二天出票失敗的情況,但團長會在第二天一早把錢退了,讓我們趕緊買正價票,不耽誤去玩。”

至於團長的身份,劉麗表示,對方一直堅稱自己在旅行社工作,和環球影城有合作關係。” 她說她是銷售,上邊還有票務,票務給出票。”
在這次事件中,剛到承諾的下卡日期的時候,團長還解釋說 ” 票務出票慢,大家等一等。” 但到後來便說 ”
我也被騙了,我也無能為力。”

直到今日,大家才醒悟過來,所謂旅行社、合作關係、票務給出票等說辭,似乎都沒辦法證明團長的身份。社交平台上,不少消費者也表示,雖然一直在群裏購買單日特價票,但團長具體是幹什麽的,如何獲取的這些票,大家都不得而知。

根據環球影城的回應,從未授權任何其他第三方平台、商家或個人銷售北京環球影城夏秋漫遊卡,且不存在內部折扣價。該卡僅在北京環球度假區官方
APP、阿裏小程序、微信小程序、官方飛豬旗艦店銷售。

(image)

那麽,此前單日的低價票是怎麽來的?

有團長透露,此前那些交易正常的單日低價票,其實根本不存在,都是上遊用正價購入,低價賣給各級代理的,一些大代理們也都是幾十上百張地采購,賣給群裏的消費者。正因為消費者真的嚐到了甜頭,才會對特價半年卡深信不疑。不少自稱是團長的人表示,也是因為信任上遊,才會被騙。

據他們推斷,上遊這麽做,是為了發展代理網絡,積累客源,培養信任。而此次騙局的手法,很像是 ” 殺豬盤 “。

北京至普律師事務所李聖律師解釋,” 殺豬盤 ”
是以各種手段方式培養信任,打好基礎,一段時間後,以各種誘惑讓被害人受騙、損失錢財的詐騙方式。詐騙分子準備好人設、交友套路等
” 豬飼料 “,將社交平台稱為 ” 豬圈 “,在其中尋找被他們稱為 ” 豬 ” 的詐騙對象。通過建立信任關係,即 ” 養豬
“,最後騙取錢財,即 ” 殺豬 “,形成了一整套詐騙體係。


本次事件中,如果不法分子事先通過自己貼錢銷售低價單日票的形式,贏取大家的信任,而後開始大勢推銷單價更高的半年卡,借由環球影城因疫情閉園等原因創造時間差‘做局’,最終卷款潛逃,涉案金額網傳上千萬元,那就是‘殺豬盤’行為。”
李聖向深燃解釋。

” 殺豬盤 ” 並非新鮮詐騙套路,更不是第一次用在大型主題樂園身上。2019
年,就曾有人以能買到五折迪士尼內部票為由實施詐騙。

根據當時的報道,被告人袁某曾經在上海迪士尼當過實習生,她謊稱自己是上海迪士尼總經理助理,可以買到五折內部票。為了騙取被害人的信任,袁某采取了高價買進、低價賣出的手段。袁某從五名被害人手中一共收取了
900 多萬元,其中 700 多萬被她揮霍一空。法院判定,被告人袁某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

錢還能追回來嗎?

我們來梳理幾個可能的責任方:詹某某,位於最上遊;各級代理,位於中遊;交易平台,最直接接觸錢款。

不少消費者發現被騙之後,第一時間找到團長或平台要求退款,但這裏存在幾點阻礙。

一、以私人轉賬方式付款的消費者,除了轉賬截圖和聊天記錄,幾乎沒有可以證明交易內容的證據。

二、在閑魚和快團團上交易的消費者,可以向平台申請退款,但有消費者谘詢快團團客服之後,得到的回應是需要和團長溝通退款事宜。快團團的機製是,團長開團,買家下單,錢款直接到達團長賬戶,如果需要退款,團長同意後,會從團長的賬戶餘額裏扣款。在閑魚上,也需要賣家的同意才能退款,但如果還沒有確認收貨,可以申請退款。有團長表示,自己走的是閑魚,所以直接就把錢退給大家了。

(image)

作為產生金錢交易的工具或平台,是否有監管義務?

李聖解釋,根據《網絡交易監督管理辦法》的規定,網絡交易平台經營者應當要求申請進入平台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經營者提交其身份、地址、聯係方式、行政許可等真實信息,進行核驗、登記,建立登記檔案,並至少每六個月核驗更新一次。同時,其也有責任對平台內經營者及其發布的商品或者服務信息建立檢查監控製度。

李聖同時也提醒,以私人轉賬等形式進行交易,確實有可能會影響到維權結果。”
沒通過正規平台進行的交易,完全有可能導致消費者無法證明交易的具體內容和目的,從而無法獲得足夠的證明力。”

回到中遊,各級團長 / 代理的說法不一,有人爽快地墊錢退款,有人還在打拉鋸戰,有人徹底失聯,所以具體各級團長 /
代理對於詹某某的詐騙行為是否知情,還不得而知。目前發聲的團長 / 代理表示,他們也是被詹某某騙了,也屬於 ” 殺豬盤 ” 裏的 ” 豬
“,此前進貨的單日票都沒有問題,所以才會繼續信任詹某某。

不過,也有消費者懷疑部分團長 /
代理是知情的。王歐透露,群內有人表示自己是詹某某的一級代理,”他們代理有業務要求,一級一級發展下線,從下線手裏收錢養上遊。”

團長 / 代理是否知情,直接關係到責任的歸屬。

李聖表示,如果團長不知情,且存在損失,可能也屬於受害者。如果是明知合謀的共犯,根據相關規定,存在利用同一網站、通訊群組、資金賬戶、作案窩點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應當認定為多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實施的犯罪存在關聯,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可以在其職責範圍內並案處理。”那麽這些團長很可能會和詹某構成共同犯罪,由司法機關一並進行刑事處罰。”

上遊的詹某某要承擔最嚴重的處罰,中遊的團長如果隻是受害者,也應該在維權的同時,積極協調退款事宜。此外,防止此類事件的發生,需要扮演中間角色的平台方加強監督。

老套路重現,也是給消費者再次提了個醒,勿聽勿信所謂的熟人渠道,關注官方信息,謹慎判斷小心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