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專機出海“搶單”後,經濟第一大省又開始逆向“搶人”了

一個趨勢不容忽視

返鄉潮即將來臨,當很多省份還在忙著出海搶訂單時,用工大省已經提前打響招工“第一槍”。

12月19日,廣東首批出省招工團從中山出發,赴廣西跨省“搶人”,開展新一年的用工對接。

這僅僅隻是開始。據當地媒體報道,為了確保數以萬家企業生產穩定,把搶來的“訂”單變“定”單,從12月19日到2023年3月底,一百天左右的時間裏,廣東省市聯動,將與省外重點勞務輸出省開展線下對接、線上對接、人社部門對接、校企對接、人力資源機構對接、共享用工對接、服務專員對接,活動累計達兩千場以上。

更早前,浙江義烏、紹興等地在12月上旬也紛紛推出就地過年“大禮包”,助力春節前後穩崗留工。21日,湖州也發布穩生產獎勵、員工返崗補助等硬核政策,支持企業穩崗留工連續生產。

與返鄉潮逆向而行的“搶人”、留人背後,一個趨勢不容忽視:吸納了全國半數以上農民工的東部地區,農民工總量已從2015年16439萬人減少到2021年15438萬人,短短6年減少了1000萬人。僅珠三角地區,過去4年間就減少超500萬人。

01

跨省“搶人”

臨近歲末,正值衝刺全年目標、為明年打好“提前量”的窗口期,經濟大省可謂頻頻出招。

以廣東為例,從11月14日69家粵企160人包機赴新加坡參加2022年亞太區美容展,到12月17日來自140多家企業的270位外貿人包機前往阿聯酋迪拜參加第十三屆中國(阿聯酋)貿易博覽會……據統計,在廣州、深圳、佛山、東莞等地,平均每周就有一個企業展團外出,橫跨歐洲和東南亞。

專機出海“搶單”的另一邊,出省“搶人”的專車已然駛出。

圖片來源:央視截圖

12月19日,在廣東省人社廳組織下,中山人社部門在全國率先啟動“逆向招工”,組織10家重點企業、人力資源機構,前往勞動力輸出大省廣西賀州、貴港對接招工。

公開信息顯示,廣西是中山最大勞務輸入地,在中山務工人員超80萬人。中山此次不僅提供崗位4500多個,還安排了企業與廣西賀州職業技工院校對接,促成校企共育、培養引進人才合作。節後,還將開展專機專列專車接返服務,並推出“招工引才惠企大禮包”等,讓招工引才效果更加精準。

根據當地媒體的說法,務工人員返鄉漸迎高峰,廣東主動跨省開展用工對接,這一“逆向”操作,既是出於破解“招工難”、杜絕“用工荒”的未雨綢繆,也是經濟大省對穩定全國就業局勢的責任擔當。

與外出“搶人”不同,一些地方則在想方設法“留人”。

比如,此前在出海“搶單”上先行一步的浙江,正通過一係列舉措留工過年。

12月9日,紹興市召開2023年“搶開局、穩增長”十二項舉措新聞發布會,明確實施2023年“搶開局、穩增長”十二項舉措。其中在穩崗留工方麵,紹興推出十條舉措,包括一次性發放價值800元的“新紹興人”消費券、“年貨郵到家”溫暖禮包等。另外,政府鼓勵企業通過發放紅包、改善工作條件等方式,吸引員工留紹過年。

圖片來源:攝圖網_501712281

在紹興出台浙江省今年首個留工政策後,其他城市也相繼跟進。

12月12日,“世界工廠”義烏出台“留義過年”十條舉措,內容涵蓋消費補貼、交通出行、留崗紅包、生產補助等,倡導在義外地人就地過年,目的正在於催熱本地經濟、助力企業“搶回訂單”。

此外,浙江多地還出台對春節“不打烊”企業的獎勵措施。比如,義烏提出,春節期間連續生產的規上工業企業,若2023年一季度營業收入到達1000萬元以上且同比有所增長的,每家企業獎勵10萬元;台州黃岩出台政策,對2022年產值億元以上製造業企業,2023年正月相應日期達到用電量指標的,一次性獎勵5萬元。

02

加速回流

春節前後,由於大量外地務工者返鄉過年,勞務輸入大省往往麵臨企業用工成本上升、階段性用工短缺等問題。其中,珠三角、長三角等“用工大戶”尤為突出。

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21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2021年全國農民工總量為29251萬人,其中在東部地區就業的農民工總數為15438萬人,占比52.78%。進一步看,江浙滬、珠三角地區農民工分別達到5339萬人、4219萬人。

圖片來源:新華社

廣東作為我國農民工第一大省,全省農民工總量達到4200萬人,其中外省農民工2300萬,約占全國跨省流動農民工總數的32.3%;外省在粵脫貧人口412.1萬,約占東部地區8省吸納脫貧人口務工規模的43.8%。

這組數字,足以說明其做好農民工穩崗就業和保障企業用工工作的重要性。而相較往年,今年各地“搶人”、留人時間提早、力度加大背後,又有著不同於以往的特殊性。

有觀點指出,疫情以及服務業下行等因素,正加速新一輪農民工回流。

今年7月,農業農村部發展規劃司司長曾衍德在新聞發布會上指出,今年以來,受疫情散發等多重因素影響,城市部分行業特別是接觸性服務業用工需求下降,一些農民工返鄉就業。另一組官方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返鄉農民工就地就近就業率達到90.7%。

對此,一些地方公布的數據也有所印證。湖南省人社廳發布消息顯示,截至今年5月末,省內返鄉農民工人數72萬人,比一季度末增加3萬人,增幅為4.3%;今年10月,河南召開新聞發布會透露,全省新增返鄉創業137萬人、帶動就業900多萬人。

對於勞務輸入地區來說,這也意味著穩崗留工難度不斷加大。在此背景下,各地爭相加碼“搶人”、留人,也就不難理解了。

而從長遠來看,珠三角、長三角等勞務需求較大的東部地區,“招工難”問題或仍將持續。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曆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近10餘年間,我國農民工規模總量持續增長,但增速有所放緩。其中,外出農民工占比持續下降,從2010年63.31%下滑至2021年58.71%。

分區域看,2016~2021年,吸納全國半數以上農民工的京津冀、江浙滬、珠三角等東部地區,農民工總量從15960
萬人減少到15438萬人,占比也從56.65%降至52.78%。其中,在珠三角地區的農民工從2017年4722萬人降至2021年4219萬人,4年減少逾500萬人。

03

機會與挑戰

在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原主任、經濟學家李鐵看來,疫情導致的那部分農民工回流現象並不會是長期趨勢,這是特殊疫情期間所做出的臨時性選擇,並不影響外出就業的長期流向。同時,農民工流動半徑逐漸減小是近十年一個普遍性的趨勢,農民工外出打工的總體增長趨勢仍在放緩。

進一步看,製造業升級將對農民工需求持續產生影響。李鐵近日在受訪時指出:“無論沿海製造業如何發展,都要麵臨產業升級,因此勞動力成本增加,對勞動力需求結構的變化將是長期的。因此,大規模農民工向沿海流動的趨勢將會處於相對穩定態勢,甚至會下降。”

挑戰的另一麵,是新機會的出現。就在廣東、浙江等用工大省發力“搶人”、留人時,一些勞動力輸出地區正全力支持返鄉農民工就地就近就業。

“外地回鄉的鄉親們,有錢無錢回家過年,歡迎你們回來。”近日,湖南張家界桑植縣委副書記、縣長梁高武喊話,歡迎在外打工的遊子春節回家過年。視頻很快走紅網絡,桑植縣也成為網友口中“有溫度的家鄉”。

梳理公開報道可以發現,桑植縣作為湖南省15個鄉村振興重點幫扶縣之一,也是傳統勞務輸出大縣,每年都有十多萬人在外務工。去年2月20日,張家界市首趟農民工返崗專列,正是從桑植高鐵站出發前往廣東省,搭載該縣23個鄉鎮的635名外出務工人員踏上返崗之路。

圖片來源:新華社

同為勞務輸出大省的貴州,則大手筆給出“真金白銀”的補貼。

根據貴州省人社廳、財政廳今年6月發布的《關於做好新吸納返鄉農民工就業一次性補貼兌現工作的通知》:

2022年以來新吸納省外返鄉農民工穩定就業半年以上的各類生產經營主體,與返鄉農民工簽訂勞動合同或勞務協議並繳納社會保險的,按每人500元標準給予一次性補貼。政策實施期限到2023年6月30日。

如中國勞動學會會長、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原副部長楊誌明所言,新增農民工的有限性和掌握數字技能的農民工快速發展,正使農民工成為技能勞動者的主體,農民工將成為寶貴的人力資源。

對於上述地區而言,在返鄉、留鄉之後,能否真正留住並實現穩定就業才是關鍵所在。

近日,人社部、國家發改委等聯合發布的《關於進一步支持農民工就業創業的實施意見》明確提出,在促進農民工就近就業創業方麵,加快發展縣域特色產業,發展鄉村特色產業、農村電商等新產業新業態;依托縣域特色農副產品、文化旅遊等資源,積極開發適合農村留守人員特點和需求的就業崗位。

可以看到的是,近年來,包括富士康、比亞迪、寧德時代等在內的大型製造企業生產基地,正從沿海地區轉向河南、四川等中西部勞務輸出地區布局,產業發展壯大的同時,無疑將為當地農民工帶來規模可觀的就業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