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京快遞保衛戰:6萬快遞小哥馳援,20小時帶病上崗

來源:視覺中國

作者丨葉蓁

編輯丨康曉

出品丨深網·騰訊新聞小滿工作室

穀同付,上海寶山營業部快遞員,他是12月14號下午坐高鐵到北京南站的,跟他一起從上海出發的有一百多位快遞小哥,他們到北京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多了,穀同付被公司安排在棗林前街的酒店居住。

與穀同付同一時間點出發的,還有來自大連的王雪健,他也是當天下午坐高鐵從大連來到北京,跟他一起出發的有5位京東的快遞小哥,晚上十點多王雪健到了北京朝陽站,他和別的快遞小哥一起被公司安排在附近的酒店居住。

對王雪健等支援北京的快遞員來說,其實原家鄉站點人手也很緊缺,王雪健是大連一個站點的站長,他的站點總共有23個人,來北京的時候,已經有4個快遞小哥陽了,但王雪健還是在內部的係統上報了名。

與穀同付和王雪健不同,來自於成都的吳慶學,他是剛剛結束了京東支援重慶20天的戰役後,甚至連成都的家都沒回,就直接從重慶坐上了來北京的航班,這次和吳慶學從成都來北京的大概有400多人,晚上八點半的飛機,十一點到的北京。

這些外地快遞員支援北京的背景是,在疫情封控放開後,物流體係瞬間麵對巨大的勞動力供需缺口。12月14日,北京市郵政管理局表示,將加快解決當前北京市快遞“最後一公裏”存在的積壓問題。北京市郵政管理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廖淩竹表示,“我們將全力補齊快遞小哥人員缺口,督促企業加緊調派京外力量馳援北京,已計劃調派3000餘人。”

12月14日,京東、順豐、菜鳥、三通一達等公司,先後響應號召,從全國各地抽調運力支援北京。六萬多名北京快遞小哥和眾多來北京支援的快遞小哥,打響了北京快遞保衛戰。 
     

“最後一公裏”承壓

家住大興的楊柳最近發現,她認為最靠譜的京東物流似乎也出問題了,她在北京解封後拍了一箱水果,跟店家商量後,特意請店家發的京東物流,她發現從7號到10號,她的水果一直滯留在通州,三天了,物流的軌跡都是顯示還在通州。

因為怕水果壞了,楊柳每天幾乎都會跟京東客服專員電話,但客戶專員每次的回答都一樣,“給您加急催促,”但楊柳每每看下物流軌跡,她的快遞仍然在通州,沒挪窩。這三天,楊柳持續不斷的打電話,在網上投訴,但結果仍然一樣。楊柳有點崩潰。

不僅僅是楊柳,家住海澱的王明也發現,自己的好幾個快遞,有藥品,有水果,也有消毒紙巾之類的三個京東物流的快遞,也被卡在了通州好幾天了,都沒動。這跟往昔京東一直以來的次日達,差異也太大了。王明懷疑,京東物流是不是“崩潰”了。

家住朝陽的周霞12月13號再淘寶上買了一些日用品,她發現,很早就顯示有圓通攬收的信息了,三天後,她發現快件也到了北京,但到了營業點之後一直就沒有顯示配送信息,她打電話給圓通公司,得到的信息是盡快配送。

國家郵政局數據,12月1日至12日,全網攬收量約為43.03億件,同比上升5.6%。截至12月11日,全國關停郵政快遞分撥中心已經清零,全國僅有北京等地400餘個網點因涉疫處於關停狀態。

一方麵是用戶收不到快遞,但另一方麵,快遞員也承擔著超負荷的工作。

來源:視覺中國

宋國強是京東物流北京大興片區南海家園營業部的快遞員,南海家園營業部有30多個快遞員。疫情放開後,宋國強很明顯的感覺到工作量的增加,之前,他一天大約送200單,現在一天送400到500單,他的下班時間也從以往的七八點變成十點,十一點。

對出生於1989年宋國強來說,他已經在京東物流工作6年了,每年早晨五點多到南海家園的站點取貨,然後送到業主家中。但這幾天,即使他是這樣的一個工作效率,這個營業點的貨仍是堆積如山。

宋國強知道,因為部分同事陽了,南海家園營業部的人手嚴重不夠;他知道的這些業主仍在持續下單。對於很能吃苦的宋國強來說,看著這一堆一堆的貨物他確實有點發愁。即使在雙十一的時候,他都沒這麽發愁過。

當宋國強對著如山的快件發愁的時候,京東在北京大大小小的站點都麵臨著人力短缺的挑戰。據統計,北京目前部分物流企業的轉運中心上崗人數減少到了40%,甚至由於多個快遞小哥感染,出現快遞停運的狀況。

與此同時,疫情放開後12月1日到12日,北京的醫藥類的快遞訂單增長了2194.6%。

“近期防疫舉措的變化,更多的影響是對於物流配送的“最後一公裏”的壓力。”京東物流相關負責人告訴《深網》。

“11月前期受到部分封控影響,已經存在一部分的快遞積壓,而在防疫舉措變化後,原先滯留各地的快遞短時間內全部湧入,再加上雙12大促疊加,以及很多醫藥訂單的持續增加,末端配送運力資源出現嚴重緊張的情況。”該人士表示。

不僅僅是京東,多家物流公司在京的快遞都變成“慢遞”,京東,順豐和菜鳥等多家快遞企業陸續從全國調集人員,支援北京的一線工作。

12月14日下午,京東通過內部自願報名的方式,從全國調集的首批1000多名快遞小哥陸續進京,上海、廣東、陝西、湖南、福建、四川、雲南、黑龍江、海南等全國16個省市。

12月14日,北京的溫度是零下12度,順豐董事長王衛帶著順豐的高管去看望堅守在一線的順豐員工。差不多同一時期,順豐也組織了近2000名快遞小哥馳援北京,近期陸續投入到一線工作當中。

而在航空資源保障方麵,結合近期散航的恢複情況,順豐利用外部散航資源,擴艙發運。數據顯示,順豐在北京航空樞紐,進出港共計投入 24
個架次全貨機,700 噸運能,保障客戶高時效快件的寄遞需求。

特別是針對藥品或生活必需品等緊急快件,順豐優先派送。

差不多同一時間,菜鳥也向北京增調4批快遞員,他們到京後將優先配送藥品、口罩等醫療防疫生活物資。

與此同時,三通一達、極兔、德邦等也紛紛通過成立專項小組、設立基金、加強人員招聘、調配全國運力、“夜派模式”等方式,幫助北京基層網點快速恢複運轉起來。

“由於京東物流的倉網體係是多層級的,在全國構建了包含區域物流中心-前置配送中心-城鎮配送中心的多級倉儲網絡,通過智能供應鏈進行銷售預測,實現商品前置,把商品放在距離消費者最近的地方,所以在全國各地都能實現就近發貨。”京東物流一位人士告訴《深網》。

“每一天都是體力透支”

上海來的穀同付被分到了椿樹園營業部。15號早晨五點多,北京的天還沒亮,穿著公司發的厚棉衣,雖然身上不覺得冷,但早晨溫度零下7度到8度,穀同付被風吹的臉疼,對於1979出生在安徽阜陽的他來說,已經在京東上海工作過6年,這是他第一次對北方的冬天有感知。

椿樹園營業部在一個非常大的停車場裏,裏麵大約有六個營業部,辦公室是集裝箱,快遞都被統一放在一個大棚的下麵。椿樹園營業部平常有20個快遞員,有幾個快遞小哥已經陽了。穀同付開始分揀貨物,他把外包裝是藥品的快件先撿了出來。

王雪健被分到了大興區黃村鎮郝莊子營業站點,這邊站點的站長和助理都“陽”了,貨物的積壓也比較嚴重,約七天的貨物積壓量。四川來的吳慶學,被分到了大興的一個站點,他發現貨物的積壓量還是蠻嚴重的,有近兩萬單左右,大概三天的積壓的貨物的積壓量。

不僅僅是營業站點快遞積壓,物流公司的分揀中心也承擔著比較大的壓力。近期,順豐北京區域客戶緊急保障需求量較平日增長了約
300%。“上周的工作量比較大一點,比現在的貨量多三分之一。同事團結一心,把上階段的工作量完成了。”朝陽區順豐速運雅寶路站點順豐速運分揀員宋得柱表示。

12月16日,國家郵政局監測數據顯示,北京市郵政快遞業通過臨時招聘和外地調配等方式新增7000餘人。

來源:視覺中國

剛到北京的前兩天,王雪健被分到的區域是大興區檢察院、檢察院家屬樓和康莊路沿線。站點的同事給他畫了一個地圖,告訴了他大概的方位,把這個位置一些具體的情況跟他講了講。

王雪健配送基本都是先送藥物,從來北京的第一天配送開始,他就接到了很多用戶電話,問藥品什麽時候到,王雪健一般都會很耐心的跟客戶解釋,說加快速度。

來北京的第二天,有一個客戶,因為陽了不能上班,他買的東西又很著急。這個客戶打通王雪健電話的時候,問能不能幫著送到家裏,之後給他發了一個導航地址,王雪健答應了,最後花了一個上午時間送到了客戶家。

每天早晨,吳慶學整理好貨物,然後他會叫一輛貨拉拉,把貨送到站點。對於來自四川的吳慶學來說,室外的冷冽和室內的幹燥對他來說都是挑戰,但最大的挑戰還不是來自於自然界,而是頭三天配送工具的缺失,沒有配送小車和托車。

吳慶學被分配送貨物的小區,基本都是五六層高沒有電梯的房子。快遞不管輕重,他都需要一件一件搬到單元門口,然後再搬到樓上去。

對於出生於1976年的吳慶學來說,前三天屬於體力嚴重透支的狀況。

中通蘇州橋一位快遞員告訴《深網》,最近他明顯感覺到工作量加大了,早晨通常都是五點多起床,晚上則會派送到十一點多,以前每天送約500單左右,現在的快遞單則翻了一番。

“物流已趨於恢複正常”

資料顯示,從12月14號開始,盡管感染速度整體已經已經處於下降趨勢,但發燒患者等依然在不斷增長。穀同付在送貨的間隙,發現自己也陽了,他從未放鬆過警惕,隻能說病毒讓人防不勝防,這是穀同付第一次感染新冠病毒。

今年上半年,穀同付就參加了上海的抗疫保供,上海疫情期間,他所負責的小區,很多都是老人,網上搶菜不如年輕人。因為抗疫的緣故,他還可以出入送一些貨物,有一次路過一個賣雞蛋的攤位,攤主大概有兩筐雞蛋,穀同付買走了所有的菜和雞蛋,隨後自費發給了小區裏的老人們。

上海疫情那次穀同付沒陽,但這次他陽了。休息了一天,他大量喝水,感覺症狀輕了一些後,他就爬起來送貨了,送貨的間隙有空他就喝口熱水,他看到椿樹園站點的一個女同事,因為陽了不能講話,但她知道的工作信息都會通過手機打字的方式告訴他們。

對於員工防護,京東物流相關負責人告訴《深網》:“每天都對所有場地、設備、車輛及貨物進行嚴格消殺,同時,京東也為一線小哥們配備了充足的口罩、防護服、消毒液等防疫物資,並開放線上極速谘詢入口和熱線電話,解決員工用藥的後顧之憂。”

順豐海澱的一個業務員告訴《深網》,他在順豐工作兩年了,新十條頒布之後,他的快遞單量隻是小幅增加,他所在的營業點並沒出現大量積壓的狀況。他的同事中,有一些感冒的,也有一些低燒的,因為症狀不重,也都堅持在一線。

來源:視覺中國

北京順豐速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姚宏旭透露,“在北京有將近18000名快遞小哥,最高峰的時候我們的快遞小哥因為身體原因得有7000到8000名左右上不了崗。但是好在我們現在已經把雙十二的業務高峰都處理完了,目前的運力恢複的都已經很正常,後續的這幾天就會陸續感受到,平時的一些收派件我們的時效會基本都能恢複到(正常)。”

北京第一批陽了的快遞小哥已經陸續返回崗位,北京的物流逐漸恢複。12月19日下午舉行的北京市疫情發布會上,北京市郵政管理局局長金京華介紹,北京市快遞企業產能整體上已經恢複至正常水平,人員上崗率接近90%,京內分撥中心基本不存在超期未處理的積壓件。

金京華介紹,“12月15日至18日,北京地區連續4天單日快遞攬投量保持在1500萬件以上,其中,投遞量均在1000萬件以上,並在12月17日達到1084萬件。對比來看,馳援前一天的12月13日,北京單日快遞投遞量為878萬件。”

而來自京東物流的數據顯示:截至到12月19日,經過5天的集中處理,目前積壓三天以上的訂單已經全部處理完畢,預計本周京東物流就可以恢複之前京東物流的配送效率。

王明和楊柳也分別在17號和19號收到了他們滯留已久的快遞。家住海澱的李興在叮咚買藥上12月16日下單買了一些治療鼻炎的藥,20號晚上11點,他接到了京東快遞員的電話,李興的藥已被放進蜂巢櫃裏。在李興看來,京東物流已經慢慢在恢複常態,他在12月17號,下單買了一套鄭淵潔的《皮皮魯和魯西西》,京東物流的顯示信息是21號可以送到他家,在目前疫情狀況下,李興覺得已經很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