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90後小夥再造曆代甲胄 最貴的一套成本10萬

隨著電影《滿江紅》的熱播,很多年輕人玩起了 Cosplay,他們穿上鎧甲,模仿起劇中的人物、神態、劇情 ……
這種角色扮演的熱情也讓一個小眾行業漸漸被大家關注——製甲人。

在徐州,90 後小夥孫磊就是一位職業甲胄匠人,他為了執著這份癡迷,辭去了中學體育老師的工作,專心製甲,十年間共製作出近 1000
套古代鎧甲及 5000
餘件單件,包括頭盔、護臂等,不僅接到了國內很多景區的訂單,還遠銷日韓、俄羅斯、北美等地,成為了圈內小有名氣的甲胄匠人。

從小有個將軍夢,他迷上了甲胄

中國鐵鎧甲,最早出現在春秋戰國之際,用作防具。

鐵鎧甲被稱為甲胄,製作鎧甲的手藝人古時叫做 ” 函人 “。目前,國內把製作鎧甲當成全職主業的 ” 函人 ” 屈指可數,29
歲的孫磊是其中之一。

1994
年出生的孫磊,自幼習武練兵器,聽著評書和看武俠小說長大,從小就有個將軍夢,幻想著能頂盔冠甲、征戰沙場。對古代鎧甲的好奇和著迷,在幼時的孫磊心中紮下了根。

△穿上甲胄的孫磊 受訪者供圖

” 甲胄修複第一人 ” 白榮金所著《甲胄複原》一書,讓孫磊心底的種子開始發芽。

” 大約 2010 年吧,我開始專注地去接觸甲胄方麵的知識,作為一名普通愛好者,最快捷的了解方式就是去博物館參觀學習。”
孫磊說,他去了國內很多博物館,從獅子山楚王陵出土的漢代兵馬俑、徐州博物館展出的漢代鐵甲、西安秦兵馬俑陪葬坑的秦俑方陣、臨淄西漢齊王墓出土的陪葬兵馬俑、故宮博物院展出的各類清代甲胄上,逐漸梳理對鎧甲的認識。

除了跑博物館,在漫長的幾年時間裏,孫磊通過閱讀相關書籍惡補知識,包括古代兵書、各類古籍的隻言片語以及相關考古發掘的出土報告等,他對曆代甲胄的結構以及造型有了一定的認知。

如果能讓各朝各代的甲胄再現於世,豈不是很酷?想法萌生後,孫磊一頭紮進了甲胄製作的研究中。

製甲之路困難重重,他不斷推倒重來

” 甲胄實物的匱乏導致其信息碎片化,沒有專門的書籍去教你如何製作。”
孫磊說,光知道甲胄的樣式和種類,卻不知道它的製作原理、工藝和性能,也沒有師傅可以拜師學藝,這種毫無 ” 標準答案 ”
的學技之路,走得異常困難。

摸索的過程,就是不斷試錯的過程。

反複拆卸、重編,哪裏不滿意,就重新打版,幾十道工序全部推倒重來 …… 這樣的日子,孫磊記不清過了多久。”
有時候一套甲胄,反複做大半年都沒有最終定版,這是常有的事。”

在前期研發過程中,每一個甲片都需要純手工製作,測繪調試甲胄不同部位所用不同甲片的數據,這其中的難度可想而知。受限於國內現存完整複原甲胄的種類的稀少,甲片的編綴和製作甲片一樣具有難度。

” 編綴方式也要不停的試錯才能接近成功,除此之外,我也會通過甲片本身的孔位分布去反推其編綴方式用以解決問題。”
漸漸地,孫磊靠古書上的平麵圖和墓室壁畫等交叉比對,摸索出了甲胄各個部位的工藝細節,總結出一套鎧甲的製作流程:製甲、編綴、裁剪、封底、包邊、拚接、組裝、測試
……

” 數 ” 說製甲之難,他手上生出老繭

現代快報記者在孫磊的工作室注意到,在一塊編綴好的漢代鐵甲片胸甲上,每一個甲片都有微彎的弧度,全是靠手工一點點敲打成型,工藝工程量十分浩大。記者粗略數了一下,每個甲片背後因敲打留下的痕跡約有五六十個,那麽僅前胸
21 片甲片,就要敲 1000 多下。

△甲片背後因敲打留下的痕跡

” 不光是敲,每敲幾下還要仔細看看弧度怎麽樣,以便隨時調整。” 孫磊坦言,手上磨出水泡、生出老繭,都早已習慣了。

在一套鎖子紋將校甲上,共有 2500
片甲片,甲片層層疊加,用牛皮繩編綴,先編橫排,再進行縱連,通過不同的編法,可以使其活動性不同。另外,還需要配上吞肩獸、裙甲、護臂、褌甲、鶻尾、抱肚、護腰等部件,整套甲胄的製作過程不僅複雜、工期長,人工成本也非常高。

” 目前做過最貴的一套成本在 10 萬元左右,用了接近 10 個月製作完成。”

如今,每套甲胄定版後,甲片及其他原材料可以實現工業化量產,製作周期會相應縮短,但整體的製作完善還是靠手工。

孫磊說,他做的甲胄並不是擺在展櫃裏的展品,而是可以披甲上馬奔馳操練的,具有很強的實操性。所以甲胄製作完成後,他都會進行各類活動性以及防護力的測試,比如穿著盔甲舞動各類長短兵器、進行各類運動驗證其結構的靈活性等。

△孫磊在整理甲胄

” 幾十斤重的鎧甲穿在身上,要盡可能讓它輕便省力、方便行動,這是最基本的要求。” 就這樣,熱衷於甲胄的孫磊製作出了一件件 ”
無敵戰甲 “,漢唐宋明清等不同朝代的鎧甲,一一再現。

想開一個甲胄博物館,宣傳甲胄文化

為了有更多的時間投身於製甲工藝上來,孫磊辭去了中學體育老師的工作,成為了職業甲胄匠人。

幾年間,他共製作出 6000
餘件(套)古代鎧甲,不僅接到了國內很多景區的訂單,其製作的鎧甲還遠銷日韓、俄羅斯、北美等地,成為了圈內小有名氣的甲胄匠人。

徐州漢文化景區為孫磊量身打造了古代武備陳列廳,讓更多人可以看到不同時期的甲胄,從而對古代武備文化有所了解。


以甲胄為代表的中國古武備,就是我們古代數千年來開疆拓土守國保家的底氣,經過這麽多年的發展,中國的甲胄文化已經影響了國內外的諸多人群,我們製作鎧甲、宣傳甲胄文化,也是希望能更好地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讓更多人感受甲胄的魅力。”

孫磊說,在他眼裏,自己所做的不僅僅是一個愛好,而是對古代武士戰勳的揚名,是為我國曆史的延續保駕護航。

擇一世,愛一生。孫磊說,他的夢想是開一個自己的甲胄博物館,將曆代甲胄全複製下來。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