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商業心照不宣 “拜家子”電腦黑料坐實一條就要命

新聞 天君 1周前 (10-17) 26次浏览

聽到這件事,許多人或會想起十幾年前的陳冠希豔照門。但這次是美國總統候選人喬·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送修電腦時,讓人掌握了大量的對家族不利的證據。雖然目前還無法徹底核實《紐約郵報》掌握的證據是否真實有效,但其中任何一條如果屬實,都會給乃父帶來大麻煩。

近日,一則有關美國地方媒體《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獲得總統大選候選人喬·拜登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個人電腦硬盤機密文件的消息掀起軒然大波。該報稱,已經掌握了亨特·拜登一台個人電腦硬盤中的大量信息,其中的部分信息顯示,亨特曾經在供職的一家烏克蘭天然氣能源公司和自己父親之間牽線搭橋,為該公司謀求利益。而正處於此輪美國總統大選最後白惡化階段的喬·拜登之前則一直矢口否認自己有和兒子談及過後者在國外的業務話題。

《紐約郵報》報道稱,就在喬·拜登向魯克蘭當局施壓,要求撤換調查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的檢察長之前,兒子亨特還曾將這家公司的高層代表引薦給父親。該報拿出的證據是2015年4月17日的一封由波紮爾斯基(Vadym
Pozharskyi)發給亨特·拜登的電子郵件,其中寫道:“親愛的亨特,謝謝你邀請我去華盛頓,並創造機會與你父親見麵,共同度過一段時間。這真的讓我感到榮幸和快樂。”《紐約郵報》報道稱,波紮爾斯基是Burisma能源公司董事會的參謀,同時有報道稱他是該公司的第三號領導人物。這封郵件發出大約一年前,父親是時任美國副總統的亨特·拜登加入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董事會,有報道稱他月薪大約為五萬美元。

《紐約郵報》寫道,是在一個2019年4月被送往美國特拉華州電器維修公司蘋果電腦硬盤中發現了上述信息。這台進水電腦的硬盤中還存有大量其它信息。電腦被送至維修公司後一直無人來取回,也沒有人支付維修費用。隨後這家維修公司在多次嚐試聯係送修者無果的情況下,把這台電腦和硬盤交給了美國聯邦情報局FBI。

電腦硬盤備份的內容

維修公司的負責人向《紐約郵報》表示,他在把電腦和硬盤上交給FBI之前對硬盤內的信息做了備份,並將一份備份交給了前紐約市市長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的律師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而司法背景出身的朱利安尼曾經是特朗普的法律顧問。

如今,正是朱利安尼向《紐約郵報》提供了這部電腦硬盤的備份內容。波紮爾斯基感謝亨特·拜登安排和其父親在華盛頓見麵不到8個月後,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承認自己曾經向烏克蘭當局施壓,要求總統波羅申科和總理亞特森尤克開出總檢察長肖金(Viktor
Shokin)。後者被撤職時表示,他已經製定了“具體的計劃”調查烏克蘭Burisma能源公司,同時將對該公司執行董事層的所有成員展開審訊和犯罪調查,包括亨特·拜登本人。喬·拜登(Joe
Biden)堅稱,希望撤銷肖金的原因是有關他行為腐敗的擔憂,而且歐盟也有過同樣的擔憂。

《紐約郵報》報道稱,一封日期為2014年5月12日的郵件顯示,亨特·拜登在加入Burisma能源公司董事會不久後,波紮爾斯基就曾試圖利用亨特·拜登的政治影響力來為公司謀取利益。在一封發給亨特·拜登和其商業夥伴阿徹(Devon
Archer)——也就是美前國務卿克裏(John Kerry)顧問的郵件裏,
波紮爾斯基曾要求兩人就“如何利用您自身的影響力傳達信息/信號,以製止我們認為是出於政治動機的行為”。波紮爾斯基在郵件中指出,烏克蘭新任政府對“N.Z.”采取了非常具有“進攻性”的手段,以期待“從他那裏獲取現金”。《紐約郵報》分析稱,郵件中沒有指出“N.Z.”是誰,但看上去有可能是指Burisma能源公司的創始人茲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他的名字Mykola是在烏克蘭語中是““Nicholas”的意思。

而亨特·拜登對這封郵件的回複中表示自己目前正和阿徹在卡塔爾多哈,並要求波紮爾斯基提供有關“針對Burisma的正式(如果有)指控”的更多信息。“誰最終對公司發起這些攻擊?
現任臨時政府中誰能製止此類攻擊?”, 亨特·拜登在信中問道。

除了上述信息以外,《紐約郵報》還聲稱在硬盤中發現了亨特·拜登一邊吸毒,一邊與一位女性從事性事的視頻,一起其它有性愛內容的照片。亨特·拜登曾經吸毒成癮,但包括父親拜登在內都表示他已經成功戒毒。

政治和商業之間的心照不宣

截至目前,無法得知相關電腦硬盤中是否存有證明亨特·拜登和中國國有企業有何種利益關係的信息。2019年10月,港媒《南華早報》報道稱,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的兒子亨特確實曾經在與中國國有企業關聯的股權基金擔任要職。根據中國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數據庫檔案,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是股權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渤海華美(BHR
Partners)的董事。另據《紐約時報》早前報道,2017年10月,亨特用大約42萬美元買下了渤海華美10%的股份。《南華早報》報道稱,該基金的合夥人也包括前國務卿克裏的前顧問阿徹。

總統候選人喬·拜登一直矢口否認自己有和兒子談及過後者在國外的業務話題。同時也否認自己有任何涉及Burisma的利益衝突或不當行為。北京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長期從事私募基金和私募股權投資的業內人士向德國之聲表示,拜登有可能沒有和兒子亨特談及過涉及Burisma能源公司的業務問題,因為一般來說,在這樣的場合隻要亨特·拜登在私人會友的框架下將波紮爾斯基介紹給父親認識,就能加大他的個人商業價值。在這種情況下“完全不用聊生意上的事情”。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政治商業心照不宣 “拜家子”電腦黑料坐實一條就要命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政治商業心照不宣 “拜家子”電腦黑料坐實一條就要命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