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紐約曼哈頓唐人街難恢複 正在慢慢消失

新聞 天君 2周前 (10-17) 26次浏览

雖然紐約的疫情已經逐漸好轉,但唐人街的生意並沒有恢複。昂貴的房租、遊客數量的減少,再加上中餐廳向外賣轉型的不順,都給曾經熱鬧非凡的紐約曼哈頓唐人街投下陰影。

居住在紐約曼哈頓唐人街(China
Town)核心區的心發現,最近越來越難買到最愛喝的奶茶了。雖然距離紐約疫情最嚴重的3月份已經過去了半年多,但很多疫情前每天都開門的奶茶店現在每周隻開三天。在聯合國工作的華人心選擇住在曼哈頓下城包厘街(Bowery)與格蘭街交叉處,因為這裏本來被眾多的中國超市和美食所包圍。

“街上明顯安靜很多了,客流量也很少。”心從自己的公寓窗口望著樓下的街道說,”誰能相信這裏是曾經最熱鬧的曼哈頓唐人街。”很多小飯館都關門了,包括心最愛吃的樓下的餃子館。出去吃飯的選擇越來越少,一些大飯館如聚點和友情客串等受年輕人聚會歡迎的大一點的餐館雖然從疫情中存活下來了,但也並沒有開放堂食,隻能送外賣和無接觸配送。

紐約曼哈頓唐人街正在消失。

“今天店裏都沒有什麽人,生意很不好,其實整個唐人街都沒什麽人。”曼哈頓唐人街最受歡迎的一家廣式茶餐廳Noodle
Village的工作人員對德國之聲表示,”雖然現在主管部門允許餐廳開放25%容量的堂食服務,但目前連這25%的客源都沒有達到,與疫情最嚴重的3月份相比,情況並沒有什麽好轉。”而這家最受歡迎的餐廳在疫情之前通常在飯點需要排隊才能吃到。

遊客數量的減少是唐人街餐館複蘇的主要障礙。與皇後區的法拉盛(Flushing)唐人街或布魯克林日落公園(Sunset
Park)等華人社區不同,那裏有成千上萬的常住居民能夠為當地小企業提供支持,而曼哈頓唐人街地區隻有大約4萬名居民。它的經濟主要以每年訪問紐約的6600萬遊客為基礎,但現在遊客很少。紐約每天的地鐵乘客量也從550萬下降到了120萬。

曼哈頓唐人街困境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是以堂食為主的中餐廳無法適應向外賣的轉型。此前紐約另一家著名中餐連鎖西安名吃曾在點餐處重點標明:”堂吃效果最好,如外帶湯麵口感會出現偏差。”

對此,Noodle
Village的工作人員說:”我們是以堂吃為主的餐廳,我們的粥、湯麵和餛飩都是現做現吃味道最好。我們不太做外賣,外賣的業務也不太好。”

但為了生存,越來越多的唐人街中餐館開始嚐試送外賣,心注意到,很多餐館開始和紐約當地的送餐平台熊貓外賣合作,大一點的餐館如自己家樓下的聚點甚至開始做自己的外賣網站,客人掃碼就可以在線點餐送外賣。

擊垮唐人街餐飲業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是昂貴的房租,即時沒有客源收入,許多餐館也必須每月支付數萬美元的房租。此外,員工也是個難題。眼下很難雇到一線服務員工,因為他們寧可在家依靠失業救濟金生活以確保安全。

“我們不知道該怎麽辦,未來也沒有什麽計劃,隻能捱過去。”Noodle
Village這位工作人員茫然地說。”我希望能盡快恢複生意。”她說,”我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就算打折,買一送一都沒人來吃。”

和心一樣,越來越多的紐約華人發現,很多受人喜愛的中國餐館相繼宣布永久性停業,而且宣布關門的餐廳數量增加的速度驚人。

根據紐約州飯店協會(New York State Restaurant
Association)於9月進行的一項調查,如果它們沒有得到政府的額外資助,到今年年底,會有多達三分之二的州飯店可以永久關閉。據《紐約時報》估計,自3月1日以來,紐約已經有2800家小企業關門,其中三分之一是餐館和酒吧。

不僅僅是餐館,在心居住公寓的街角的曼哈頓唐人街最出名的華人超市香港超市也境遇慘淡。”生意不是很好,客流量很一般。”一位工作人員對德國之聲表示。而這家超市平常總是人滿為患,結賬處通常排著長隊。

曼哈頓的華埠是紐約最早的唐人街,位於紐約市曼哈頓南端下城,居民以廣東人和福建人為主。整個曼哈頓唐人街含40多條街道,麵積超過4平方公裏。在唐人街的商店有三分之一是中餐館,街道兩邊擺放著堆積如山的水果、藥材、海鮮攤位。

曼哈頓唐人街距紐約市政府僅一箭之遙,與聞名世界的國際金融中心華爾街也隻是咫尺之途,又毗鄰世界表演藝術中心百老匯,優越的地理位置使其在紐約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疫情下的紐約曼哈頓唐人街難恢複 正在慢慢消失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疫情下的紐約曼哈頓唐人街難恢複 正在慢慢消失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