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稱朝鮮的“桂冠詩人” 兩女性稱他為強奸犯

韓國首爾——他曾去歐洲的大學演講,還上過英國雜誌的封麵。他的書被翻譯成十幾種語言。他曾經是CNN的嘉賓。

張進成(Jang Jin-sung)是國際上最著名的脫北者之一。他在2014年出版的回憶錄《親愛的領袖》(Dear
Leader)令讀者著迷不已,其中有作者自稱親曆朝鮮前任最高領導人金正日(Kim
Jong-il)舉辦的私人聚會的敘述,以及自己作為少數幾個被選來為金氏家族撰寫宣傳文章的“知名詩人”是何種體驗。

但有兩位女性說,他逃離獨裁國家的英雄故事掩蓋了一個秘密。兩人指控張進成在叛逃至韓國後強奸了她們,還說他利用自己的名人身份玩弄她們。

其中一位脫北女性提起訴訟,指控張進成和他的一名助手強奸和其他性犯罪。另一位女性本周也站出來指控,接受了《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和其他韓國媒體的采訪。她並未正式向警方舉報張進成,並表示她主要是想表達對那位女性的支持。

現年49歲的張進成否認了這些指控,稱他從未強奸過她,而他與第二位女性的關係是雙方自願的。他的助手也否認了指控,並以誹謗罪反訴了該朝鮮女性。張進成也威脅要反訴她,並已經起訴了最先報道她對他指控的電視公司。

該案現正由法庭審理。女性脫北者提出的兩起訴訟正在接受警方調查,警方將決定是否發起檢控。當局也在調查張進成助手提起的反訴。

隨著“#我也是”(#MeToo)運動開始紮根,近年來,韓國有多位知名男性被判性侵罪成。該運動有助於揭露在專家看來該國普遍存在的性剝削現象。這種危險對朝鮮女性的影響尤其明顯,因為作為叛逃者,她們可能發現自己幾乎沒有求助的機會。

2016年,張進成在韓國運營“國際新焦點”(New Focus
International)網站,專門報道朝鮮新聞。同年,他對名不見經傳的脫北者宋賽香(Sung
Sel-hyang,音)進行了一次采訪,她在首爾讀大學期間開了一家童裝網店。

宋賽香說她對他的關注既驚訝又感激。但她說自己從未出現在張進成的網站上。

相反,宋賽香在訴訟中聲稱在2016年第一次與張進成見麵時,他將她灌醉,並要他的韓國助手將她送回家。宋賽香指稱,該男子將她帶到自己的公寓並強奸了她。

在另一起訴訟中,宋賽香說張進成一個月後在首爾一家酒店房間裏強奸了她。根據法律文件,當她試圖反抗時,他拿出一張她在床上的裸照,是他的助手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拍攝的,還威脅要把照片上傳到她學校的網站上。

宋賽香在法律文件中說,張進成繼續以照片為要挾,幾個月內又三次強奸了她。據她的訴狀,他還將她提供給兩名他有意結交或尋求經濟支持的韓國男子。

“這些遭遇讓我感到羞恥,我以為沒人會支持我,”32歲的宋賽香在接受采訪時說。“對我來說,他是一個那麽有權有勢的人,我覺得自己沒機會反抗他。”

這些年來,她和張進成一直有接觸,但是上個月,她在韓國MBC電視台的節目中決定站出來。此後她對張進成和助手提起訴訟,促使警方展開正式調查。

MBC是第一個播出對張進成指控的電視台。此後,他在Facebook和YouTube上發表聲明,強烈否認這些指控,並且發出挑戰,“如果我性侵了任何女性脫北者,就請她們向警方舉報我。”

 

宋賽香在首爾家中。 WOOHAE CH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今年32歲的韓國本土人薑海雲(Kang Haeryun,音)本周稱,她於2014年在張進成的網站擔任編輯時遭其強奸。

“六年來,我一直試圖壓抑自己的創傷記憶,但我決定站出來聲援宋賽香,因為我們這些強奸案的幸存者必須一起戰鬥,”薑海雲在接受采訪時說。

薑海雲說,她所稱的這起強奸案於2014年11月18日發生在張進成的一個朋友的公寓裏,大約是在韓國開始“#我也是”運動的兩年前。她說,她向兩個朋友吐露了隨後的事情。這兩位朋友在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證實了她的說法。

“她說他撲到她身上,她說‘不’,但他沒有停手,”其中一位朋友哈娜·尹(Hahna
Yoon)說。“我說那是強奸。”另一位朋友金賢慶(Kim
Hyeon-kyeong,音)說,薑海雲告訴她,張進成性侵了她,她因此辭職。

薑海雲說,她花了好幾年時間才意識到自己是受害者,她之所以從未報警,是因為她一開始麵對張進成的名聲感到無能為力,後來一直生活在自怨自艾中。

張進成否認強奸了薑海雲,並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兩人的關係是雙方自願的。

由於可能出現曠日持久的法律糾紛,薑海雲不打算對張進成提起訴訟,但她表示,作為調查的一部分,她願意接受警方的訊問。她說,她在接受采訪時站出來是為了支持宋賽香。

近年來,韓國女性一直在推動追究性侵者的責任,但女性脫北者的困境卻很少為公眾所知。

政府數據顯示,在逃到韓國的3.37萬名脫北者中,大約72%是女性。許多人在危險的旅行中成為受害者。人權專家說,即使到了韓國,她們仍然容易遭受性暴力,尤其是來自其他脫北者的性暴力。

為女性脫北者中的性犯罪受害者擔任律師的全素米(Jeon
Su-mi,音)說,脫北者的社交通常局限於一個小圈子,在那裏,性暴力受害者會感覺到壓力,從而保持沉默。

全素米說,前高級官員、朝鮮集中營幸存者、作家和活動人士等知名男性脫北者在這個社區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一些人利用自己的身份對女性脫北者進行性虐待,尤其是那些剛剛抵達的女人。

“我看到過這些男人在晚間的酒宴上騷擾年輕的女性脫北者,然後把她們帶到汽車旅館,進行他們所謂的‘第二輪’,”她說。

宋賽香說,她的母親在她五歲時就去世了,她在市場上賣帽子,直到2006年和祖母逃離朝鮮。她說,遇到張進成之後,她在韓國建立新生活的夢想變成了噩夢。她說她曾因為絕望,用香煙燙傷自己。

但宋賽香也說,張進成去年秋天介紹給她的一名商人已經成為她最大的支持者之一,兩人相愛了,他鼓勵她站出來。

張進成指控該男子操縱宋賽香做出虛假陳述,說自己是“媒人”,並表示對自己的指控是“騙局”。

“是她讓我給她介紹韓國有錢人的,”他說。“我不是性罪犯。”

在韓國,張進成最著名的作品是那首令人心碎的詩《我把女兒賣了100塊錢》,講的是一位朝鮮母親試圖在女兒死於癌症之前為她找到新的家庭。

盡管張進成是最知名的朝鮮叛逃者之一,但他的傳記卻相對很少受到公眾審視。例如,在英文版的《親愛的領袖》中,張進成稱自己是朝鮮的“桂冠詩人”,但多年來,其他脫北者私下裏一直懷疑他是否曾經擁有這樣的頭銜。

本周,張進成承認自己從未獲得過朝鮮桂冠詩人的稱號,但他的詩曾受到金正日的讚揚。“我從來沒有親口說過我是朝鮮的桂冠詩人,”他說,但這與他自己的回憶錄中的說法相左。

 

張進成的回憶錄被翻譯成十幾種語言。 WOOHAE CH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他自稱朝鮮的“桂冠詩人” 兩女性稱他為強奸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