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爆被囚禁下藥毒打的迪拜公主 困在“別墅監獄”生不如死?

神秘消失近三年的迪拜公主拉蒂法突然露麵,描述了自己被關在一座改造成監獄、窗戶封閉的別墅裏的生活。

|作者:馮璐

|編輯:阿曄

   |編審:蘇蘇

逃開近30名彪形大漢的輪番監視,拉蒂法躲進了浴室。這裏,是整座別墅中唯一可以上鎖的地方。

眼神驚恐、蒼白浮腫的她無暇顧及形象,趕緊打開手機輕聲錄下一段視頻。“我是一個人質。這座別墅被改建成了監獄,所有窗戶都關上了,一扇窗也打不開。我一個人呆著,單獨囚禁,沒有醫療服務,沒有審判,沒有指控,什麽都沒有。”

而關押她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親生父親……

·拉蒂法視頻截圖。

這可不是犯罪倫理電影的場景,而是出自BBC近日播出的紀實紀錄片《消失的公主》。在該紀錄片中,神秘消失近三年的迪拜公主拉蒂法突然露麵,描述了自己在一座改造成監獄、窗戶封閉的別墅裏的生活。

在這裏,她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到陽光了,遭遇毒打更是家常便飯。她甚至不知道別墅的具體位置,隻是偶爾能聽見海浪的聲音,據此推測應該離海邊非常近。

“我被父親囚禁成了‘人質’。”她瞪大眼睛說,仿佛隨時可能因此而送命。

“別墅監獄”裏的公主

“2018年被捕時我真的很難過,多年來為自由的努力都白費了。”

“我每天都擔心自己的安全,警察威脅我說,我再也見不到陽光了。我在這裏不安全。”“我不知道什麽時候可以釋放我,獲釋後的情況又是什麽樣。我每天都擔心自己的安全和生活。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在這種境況下生存下來。”

在紀錄片《消失的公主》中,拉蒂法自己用手機錄下了這些呼救的言論。令人憂心的是,這些視頻的錄製日期並不是近日,而是2019年。

她的芬蘭好朋友蒂娜表示,2018年阿聯酋方麵強行將拉蒂法帶回迪拜後,有人幫助自己重新與拉蒂法取得秘密聯係,錄製視頻的手機也是她偷偷送給拉蒂法的。

“可是,距離最後一次聯係到拉蒂法,已經過去了9個月。當時她告訴我,每天基本上隻能從自己的房間走到廚房,再走回來。然後我的手機信號被攔截,我們就此失聯了。”

對此,蒂娜感到很擔心,不知道拉蒂法是否仍在“別墅監獄”並且安然無恙。

·蒂娜和拉蒂法(左)。

《消失的公主》引發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已要求阿聯酋提供拉蒂法的存活證明,並提供其他能證明拉蒂法安全的證據。英國首相約翰遜也對拉蒂法的現狀表示“關切”,會“等著看聯合國的調查進展如何”。但英方並未就是否製裁阿聯酋給出明確表態,稱此舉還要看事件進展如何。

麵對多方施壓,迪拜王室發表聲明回應稱,外界對拉蒂法健康狀況的擔憂“顯然無法反映實際情況”。“公主有躁鬱症,正在家中接受治療,並得到家人和醫療專業人士的照顧。她的情況在不斷改善,我們希望她能在適當的時候重返公眾生活。”

不過,關於拉蒂法是否還活著,阿聯酋方麵始終沒拿出任何證據。

因此,由拉蒂法好友蒂娜組建的“拉蒂法自由”運動組織對阿聯酋的官方回應並不買賬。他們擔心迪拜王室可能對拉蒂法實施了“酷刑”,並對她“下藥”,表示“聯合國必須派出獨立團隊前往迪拜,並且將拉蒂法帶到相關國家的安全地帶”。

曾兩度試圖逃出迪拜

俗話說“虎毒不食子”,拉蒂法的父親卻為何要對親生女兒痛下狠手?

一切得從拉蒂法的“自由之夢”說起。

作為迪拜酋長的女兒,拉蒂法可謂含著金湯匙出生。她的父親拉希德,是統治迪拜的馬克圖姆家族的第十代傳人,在迪拜創造了許多“世界之最”——全球最大的購物中心、最大的人造滑雪場、最寬的高速公路、最奢華的酒店、最昂貴的賽馬場……

據估算,拉希德個人擁有超過70億英鎊資產(1英鎊約合9元人民幣)。在迪拜的每一棟建築內,都掛有他的畫像。

·拉希德

有這樣一個老爸,拉蒂法自然衣食無憂。然而,她從小就性格叛逆,喜歡的運動也是潛水、跳傘這種極具挑戰性的。可來自迪拜傳統習俗的諸多束縛,讓她的生活受到了極大限製。

她開始厭惡王室帶給她的過度保護和監控,“逃離迪拜”成了她少女時期心心念念的夢想。金光閃閃的迪拜,遠比不上自由的遠方。

早在2002年,年僅16歲的拉蒂法試圖遠走她鄉,最後被父親的手下抓回迪拜,單獨監禁3年,飽受身心痛苦。“被抓回來後,我遭到了守衛的毒打,他們甚至會在半夜將我從床上拽起來毆打。”拉蒂法在後來的視頻中控訴說。

但對於自由的渴望依然蓋過了恐懼。

2018年3月,拉蒂法在好友蒂娜的幫助下偷偷駕車離開迪拜,抵達阿曼海岸。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裏,她們乘坐快艇抵達國際水域並登上了一艘遊艇。按照計劃,她們將乘坐遊艇抵達印度,經印度轉飛美國尋求政治庇護。

可在前往印度洋海岸的遊艇上,拉蒂法的“自由之夢”再一次破碎了。她遭到印度和阿聯酋軍艦的聯合攔截,隨即被15個蒙麵人注射鎮靜劑後帶回迪拜,從此人間蒸發。這是蒂娜最後一次和拉蒂法相見,此後斷斷續續的聯係隻能使用遠程通訊工具實現。

·拉蒂法的護照。

那次出逃前,拉蒂法同樣錄了一段視頻,揭露來自父親的控製,稱自己遭虐待多年,控訴父親是“最邪惡的魔鬼”。她還抱怨說:“我被禁止開車、旅行,也不能離開迪拜。自2000年以來,我就沒有離開過這個國家,沒有任何人身自由。父親不許我外出旅行、深造學習以及其他正常的請求,現在我必須得自己走了。”

更聳人聽聞的是,拉蒂法稱父親擁有“殺人小分隊”,會殺害不聽話的王室成員。拉蒂法還特意表示,如果逃跑計劃失敗,律師就會把視頻放到網上,這是最後的希望。“我父親關心名聲,這段視頻也許可以救我的命。”

由於這段視頻傳播範圍太廣,迪拜王室麵臨著很大輿論壓力。於是,2018年底,王室放出一段拉蒂法和聯合國前人權事務官員瑪麗·羅賓遜一同用餐的視頻,以此證明公主毫發無傷、生活優渥。在公開畫麵中,拉蒂法雖然能自由行動,但精神狀態非常差,神情恍惚,仿佛遭受了很大刺激。

·拉蒂法(左)和羅賓遜。

當時,羅賓遜受命飛往迪拜,聽取拉蒂法家人對其近況的介紹。對方稱拉蒂法的精神狀況已經出現問題,有嚴重的躁鬱症。最後,羅賓遜帶走了一些拉蒂法的私人照片,以此證明拉蒂法“還活著”。

但羅賓遜後來表示,自己被拉蒂法的家人“欺騙了”。她呼籲國際社會采取行動來確定拉蒂法公主的真實現狀和下落。

根據拉蒂法在最新紀錄片《消失的公主》中的說法,羅賓遜的到來並沒有改變自己遭受監禁的狀況,“這就像一場測試,看看我在監獄裏呆了這麽久之後,周遭的人們會有怎樣的反應”。

“如果你是女性,人生就如棄履一般”

拉蒂法並不是迪拜王室唯一一個出逃的人。

2000年夏天,她的姐姐莎姆薩前往倫敦時也曾試圖逃跑,不過以失敗告終。英國家庭事務法官安德魯·麥克法蘭認定,當時拉希德曾組織綁架莎姆薩——拉希德的手下在劍橋綁架了莎姆薩並強迫她上了一輛車,駛向拉希德的一處房產。那裏的直升機把莎姆薩送到了法國北部的多維爾,她最後被押回迪拜。

·莎姆薩

2019年,拉希德酋長的第六個妻子哈雅王妃也曾外逃,走時還帶著與拉希德所生的兩個孩子。(戳這裏看落跑王妃賭上性命也要逃離的故事)

據稱,哈雅王妃倉皇出逃,也和拉蒂法、莎姆薩的遭遇有關。

哈雅曾對外表示,她在發現這兩位非己生公主被囚禁、虐待時,曾試圖救助她們,但也因此被丈夫不斷威脅、恐嚇,這讓她每天都生活在極度恐懼中。她沒有過多抨擊丈夫,但明確提出想要離婚。

哈雅王妃向倫敦高等法院提起訴訟,尋求兩個孩子的監護權,擔心他們遭到綁架。倫敦高等法院家庭法庭的一名法官認定,拉希德對哈雅進行了“恐嚇活動”。

·哈雅王妃和她的兩個孩子。

迪拜王室光鮮亮麗,但女性成員接連出逃,揭示了迪拜王室中女性囚徒般壓抑的生活。

阿聯酋是一夫多妻製國家,家庭關係複雜。如酋長拉希德就有多個妻子,生育了近30個孩子。據稱,拉蒂法的母親就是一位沒有名分的摩洛哥情人。

控製欲強烈的拉希德,令王室的“金絲雀”們極度渴望重獲自由。而她們的出逃反過來損害了王室的形象,也為生活在等級森嚴君主專製體製下的女性樹立了“向往自由,不畏強權”的榜樣,這又加重了阿聯酋王室中的緊張氣氛。

或許正如拉蒂法在視頻中所說:“在這裏,如果你是女性,你的人生就如棄履一般。”此次她自述視頻的曝光,再度讓阿聯酋卷入漩渦之中。封閉的迪拜王室環境,正麵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而當下世人最關心的,依舊是拉蒂法公主到底遭遇了什麽,也期待能早日聽到她安然無恙的消息。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自爆被囚禁下藥毒打的迪拜公主 困在“別墅監獄”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