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學區房:50平掛580萬,房主又坐地起價到620萬

” 中介告訴我每平方米漲了 2 萬元,現在是 12 萬元 / 平方米。”


有些地方的房子,隻要能簽,幾乎秒殺,但凡新上房源,看房客戶在門口聚集堪比結婚接新娘。中介跟我說,無論是什麽房子,無論價格多高,隻要能簽約就已經有客戶了。”

自今年 1 月初決定購買學區房以來,葉芝每天手裏拿得最多的便是中介們給她打印出來的房源信息。”
曆史成交價和一些好的房源都看不到了,隻能靠各種溝通各種問,還蠻累的。

而此前那次失敗的搶房經曆讓她備受打擊,” 希望價格能更趨於穩定,買賣雙方能以平常心態進行選擇和交易 “。

《每日經濟新聞》近日調查發現,開年以來,北京的學區房市場呈現出房源少、價格高、客戶多的特點。有經紀人表示,節後他已成交了五六套學區房,多位於海澱萬柳、西城德勝等大熱區域。

某平台掛出的一套 1950 年建的房源

為了給學區房降溫,近段時間,北京市住建委數次發文,表示將堅決遏製、精準打擊,嚴格執行多校劃片、派位入學政策,並把 ”
借學區房等炒作房價 ”
列為今年九大重點工作之一;主管部門也對樓市熱點區域的成交案例進行了普遍排查,西城金融街、德勝,海澱萬柳、中關村等熱點學區成交案例是核查重點。

房主 ” 堵在路上 ” 加價 40 萬元

春節前的一晚,一直聯係的經紀人給葉芝發來了一條新上架房源的信息——海澱區某重點小學學區房,麵積約 50 平方米,售價 580
萬元。

葉芝很心動,經紀人也對該套房源進行了係統報備。根據葉芝的描述,她排在係統第三位,也就是與房主進行談價的第三家客戶。而當晚在該房源報備的意向客戶已經達到了
10 家。
同時,雙方約定第二天上午在中介公司按照報備順序與房主進行價格商談。

不過,提前來到小區看房的葉芝和家人,卻被經紀人告知 ” 房主昨晚通知我們加價 20 萬元,也就是 600 萬元 “。

約定商談的時間到了,經紀人和係統裏報備的幾家意向客戶也到場了,唯獨房主沒有出現。大家得到的說法是—— ” 房主堵在路上了
“。

半小時過去了,房主還是沒有出現,經紀人通知大家,” 房主又要再加價 20 萬元 “。也就是說,這套 580
萬元的房子,在葉芝沒有見到房主本人及商談的情況下,一夜之間已經漲了 40 萬元至 620
萬元
,單價已經超過 12 萬元 / 平方米。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文無光)

猶豫再三,葉芝選則了退出。據她了解,一位今年就有幼升小需求的家長最終以 620 萬元拿下了這套房。

葉芝說,他們是從今年 1 月中旬開始看學區房的,由於目標不是頂級學區,所以也就排除了西城德勝、金融街等區域。”
但是問題很多啊,老舊板樓不是底層就是頂層,帶電梯的房源也是些有點問題的戶型,優質房源真的很少,一出來就易受到搶購,所以我們也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房子。”

這期間,葉芝也感受到了北京學區房價格出現的上漲態勢。據《財經》此前報道,去年 11
月至今,海澱學區房價格普遍上漲,漲幅約 20%。

” 一天看三四套房,沒有特別滿意的 “,而提高預算似乎也迫在眉睫。

這是今年以來很多預購學區房的家長群體的縮影,對這些焦慮的家長來說,學區房是一種信仰。

坊間也流傳著一條八卦,某金融機構高層的 800 萬元年終獎去向是西城金融街學區的豐融園。

” 感覺大家在搶房 “

俞妍是一位剛剛上岸的業主,她的要求很簡單,可以不考慮居住,隻要價格合適、能上學就行,目標是西城區月壇附近。2 月末 3
月初那些天,用俞妍的話說,” 感覺大家在搶房 “。

” 我和中介剛到小區門口,接到電話說新上了一套房,趕緊去看,談判就已經排到第 5 位了。2
小時後,排第一的客戶就簽約了。” 俞妍表示,又去排了第二套房,第 7 位。

” 由於排第一客戶的一直談到晚上快 9 點了,大家都覺得應該沒問題,我們就回家了。到了晚上快 11
點,中介來電話說談崩了,問我去不去,所以大晚上 11 點我們又趕過去談價格。” 最終,業主接受了俞妍的周期,很順利就簽約了。

” 其實上一家的價格已經談得差不多了,基本在我們的預算範圍之內。”

相比而言,李賀則是觀望派的典範,不過這幾個月陸陸續續也看了十餘套學區房了。據她介紹,1 月中旬,翠微南裏一套 58
平方米的兩居報價 570 萬元,5 天後 565 萬元成交;到了 3 月上旬,翠微同麵積的兩居室報價最高已達 725
萬元,一個多月漲了 160 萬元。

她還舉了幾個自己看過的房源例子,如海澱某重點小學學區房,1 月中旬有一居室報價 495 萬元,目前報價為 580
萬元;雙榆樹片區 1 月還有單價 10 萬元 / 平方米左右的小戶型,目前 38 平方米報價 550 萬元。

據貝殼找房,目前公開可查的翠微南裏一套 54 平方米兩居室,報價為 718 萬元;雙榆樹片區 37 平方米的一居室,報價已經到了
630 萬元,單價超過 17 萬元 / 平方米,直逼西城德勝。這基本可與李賀的經曆互相印證。

來源:中介平台

住建委:堅決遏製、精準打擊

” 現在的學區房市場,總的來說就是房源少、價格高、客戶多。1000
萬元在中關村三小學區已經買不到可以自住的房子了,最多就是占坑的房源,四五十平方米那種。”

一位負責海澱中關村三小等熱門區域銷售的經紀人透露,自己春節後就已經成交了五六套學區房,都是位於西城德勝或海澱萬柳等大熱區域的。”
萬柳學區個別小區今年有漲價 200 多萬元的房源。”

這位經紀人所指的,正是今年以來廣為媒體報道的蜂鳥家園。

由於目前北京各中介機構已經下架成交記錄,根據公開報道梳理,2019 年 12 月,蜂鳥家園一套 47.66
平方米的小一居成交價是 700 萬元,單價為 14.7 萬元 / 平方米;2020 年 12 月,蜂鳥家園同樣麵積的小一居則賣到了
900 萬元,單價超過 19 萬元 / 平方米。而跳漲的主要原因,正是西城區的 7•31 多校劃片政策。

在此之前,西城是北京唯一一個未正式執行多校劃片的優質教育資源區域。用一些經紀人的話說,那時候很多西城的客戶湧向海澱,死磕蜂鳥家園的亦不在少數。

前段時間,針對媒體曝光、群眾關注、市民熱線反映的新建商品住房交易環節中的違法違規行為,結合對今年房地產市場形勢的研判,北京市住建委製定了
2021 年房地產市場執法檢查工作安排,” 借學區房等炒作房價 ” 正是今年九大重點工作之一,堅決遏製、精準打擊。

目前,蜂鳥家園在鏈家可查的僅 3 套房源,最小一套 50.87 平方米的報價 915 萬元,單價約 18 萬元 / 平方米,還是
1 個月以前發布的,且有 200 萬元抵押。

據鎂編了解,蜂鳥家園有部分總價低或單價低的房子,幾乎都是不能買的或者一年級的,或者有幾十萬元稅的,再或者是被法院查封的。

這些天,陸陸續續還是有不少高價學區房上線。比如,蜂鳥家園上新一套 49.89 平方米的小一居占坑房源,報價 1000
萬元,單價已經超過 20 萬元 / 平方米;西城金融街學區京畿道也掛牌一套 41 平方米的小一居,總價 880 萬元,單價超過 21
萬元 / 平方米。

來源:經紀人推薦

需要明確的是,這些房源以及曆史成交價在公開的第三方中介平台已經無跡可尋。

鎂編發稿前,葉芝終於定下了一套學區房。從第三方平台看,葉芝房源所在的這個小區的熱度和近期帶看數據堪比蜂鳥家園。

葉芝所買小區的近期交易情況 來源:中介平台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瘋狂學區房:50平掛580萬,房主又坐地起價到62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