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墓地的價格,我選擇活著

生老病死,是每個人一生中都會經曆的事。但不知從何時起,這些都成了銀行的貸款業務。婚慶貸、二胎貸、彩禮貸 ……
婚喪嫁娶,一切皆可貸。

墓地貸,是銀行最新開拓的業務。據報道,雲南昆明一陵園和當地銀行合作,推出的 ” 墓地消費貸 ” 可 0 首付購買墓地,貸款額度最高可貸
20 萬,貸款期限最多 10 年,利率固定為 9%。

雖然這項墓地貸業務馬上就被叫停了,但辦個葬禮要借這麽多錢,讓很多網友直呼死不起,也有人說這是銀行在販賣死不起人的焦慮。

那麽,這個 ” 喪 ” 字到底有多貴?

送走一位逝者要多少錢

八寶山殯儀館是北京最大的殯儀館,承擔了北京市三分之二的火葬工作。你知道如果要在這家殯儀服務中的 ” 國家隊 ”
辦喪事,要花多少錢嗎?答案是 950 元。

是的,這裏沒有少一個零。八寶山殯儀館服務中心主任周衛華曾向媒體展示了這樣一份賬單:遺體接運 250 元、遺體保存 90 元、一般整容
150 元、小型告別廳 200 元、遺體火化 380 元、抬屍 80 元、紙棺 280 元、骨灰寄存 50 元、其他 110
元,合計應收 1590 元,實際收費 950 元 [ 2 ] 。

之所以打六折,是因為政府有補貼。

實際上,不隻是北京,在中國任何一家殯儀館,遺體運送、遺體冷藏和遺體火化等大部分殯葬服務的定價都受到嚴格的管製。

再看看殯葬服務市場規模最大的上海,主要殯儀服務的定價也不高。

例如火化這一項服務,上海的殯儀館已二十多年沒有漲過價,一直都是 180 元。

寶山區殯葬管理所所長姚建明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表示,火化就是一項惠民措施,”
職工工資、油價上升,原來火化爐隻要兩三萬元,現在要三十多萬元,還不包括折舊費,從成本來說火化一具遺體的成本至少在 600 元以上 [
3 ] 。”

以上這些選的都是最經濟的方案。但周衛華表示,即使是選中檔消費水平的殯儀服務,也就 3500 元 [ 2 ] 。

可以說,要辦一場體麵的葬禮其實並不貴。

但有一樣不太一樣,那就是墓地。包括地葬及墓地銷售在內的墓地服務,實行的是更為市場化的定價原則。因此,殯葬公司大多也是靠賣墓地賺錢。

中國 ” 殯葬第一股 ” 福壽園,在剛剛發布的 2020 年財報裏,就向股東披露了自己 2020 年收入的構成——在全年 18.9
億元的收入中,有 14.08 億來自經營性墓穴。也就是說,福壽園有四分之三的收入來自賣墓地。

在過去的一年裏,福壽園總共賣出了 13083 個經營性墓地,平均下來,每個墓地售價高達 10.8 萬元。

都是賣地,殯葬 ” 碾壓 ” 房地產

為什麽墓地會這麽貴?

這可能和墓園的土地供應一直受到嚴格的控製有關。因為殯葬土地使用的任何申請要經曆一連串審批程序,且土地資源稀缺,墓園土地的供應就很有限。供應有限、需求高漲,墓地價格自然低不下來。

特別是在城市,越是土地金貴的地方,墓地的價格就越是高。雖然上海、廣州同為一線城市,但上海墓地的起步價還是和它的房價一樣,高出廣州幾個身段。

而且這還不是最高的。根媒體報道,早在 2016 年,上海高端墓地的平均價格就已經超過 9
萬元每座,單價甚至超過了當時上海的內環新房房價。

而自詡行業翹楚的福壽園自信就來自這裏。

在 2013 年的招股書中,福壽園就強調了自己的優勢:”
上海指定作墓園用途的土地稀缺,導致新參與者很難進入上海市場。再者,上海殯葬服務業呈現高檔化及品牌化趨勢,為新參與者設置了更多進入門檻
[ 4 ] 。”

雖然在 2020 年,福壽園已將殯葬業務開拓至全國 18 個省份 45 座城市,但有 46.9% 的收入都來自上海這一個地方。

福壽園的優勢還有另一個,那就是墓地的利潤率超高。

根據福壽園 2020 年的財報,其綜合毛利率在 88.2%,而同樣 ” 靠地吃飯 ” 的房地產企業就相形見絀了—— 2020
年,碧桂園的綜合毛利率是 34.0%,萬科是 29.3%,恒大是 24.2%。

論賺錢效率,可能也就白酒業能壓得過殯葬業了。

而這超高的利潤率的背後,是殯葬業超低的土地成本。

僅 2012 年,福壽園在上海的項目用地是 40.2 萬平方米,購地時的成本是每平米 190 元 [ 4 ]
。對殯葬公司而言,這些地賣得越晚,越賺錢。

死後逃離大城市

在墓園土地稀缺、需求隻升不降的現狀下,墓地價格水漲船高自然也是大勢所趨。

2015 年時,福壽園一塊墓地的平均售價還是 8 萬元,到 2020 年,就已經漲到快 11 萬了。

推出 ” 墓地貸 ” 銀行的工作人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之所以推出這項貸款,是的確有需求:”
我們和對方合作是因為有好多墓地確實有點貴,為了解決客戶需求,所以推出針對墓地的消費貸 [ 1 ] 。”

但貸款買墓對大多數人而言,實在太過魔幻了,更實際的選擇,是去售價更低的地方安葬自己的親屬。

在大城市,這樣選擇的人越來越多。北京人要去河北掃墓、上海人要去蘇州掃墓。每到清明節,去往蘇州公墓的路上就會出現一輛輛滬牌汽車。

看起是舍近求遠了,但其實有些蘇州的公墓離上海市區並不遠,但相比上海的墓地,價格就親民多了。

同樣距離上海市區 35 公裏,位於蘇州太倉的樂遙園,最低的價格是 4 萬,而位於上海鬆江的華夏公墓就至少要 7 萬。

不過,由於蘇州的墓地數量也出現緊張,近年來蘇州開始要求非本地戶籍,不能買蘇州的墓地 [ 5 ]
。蘇州是全國第一個推出墓地限購政策的城市,很多人覺得這條政策有針對性。

既然便宜的墓地買不了,有上海市民開始在江浙等地購房,用作存放親人骨灰的場所,並定期前來祭掃 [ 6 ] 。

不過,這一行為的背後可能並非純粹因為買不起墓地。隻是在墓地使用年限僅 20
年、商品房資產增值性更強等方麵的考量下,買房安置骨灰已是一項性價比更高的選擇。

安葬觀念的轉變,還需要時間

但說到底,墓地貴不貴,選擇權完全在逝者的家屬。

如果是選擇海葬、樹葬、草坪葬這樣的節地生態葬,那麽花費基本不會上萬。而這也受到政府提倡,因為像在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安葬土地真的不多了。

據上海的殯葬管理部門統計,如果按當前大家選擇的安葬方式比例,上海現有可用墓地資源可能會在 15 年內消耗殆盡 [ 7 ] 。

但問題是,在 ” 入土為安 ” 的觀念下,很多人還是很難接受其他的喪葬方式。不說不留骨灰的海葬,目前,中國人接受火葬的比例都始終在
50% 上下徘徊。

從 1985 年的《關於殯葬管理的暫行規定》開始提出 ” 人口稠密、耕地較少、交通方便 ”
的地區推行火葬後,中國的遺體火化率就從彼時的 20% 多上升到了 2005 年的 53.0%,但自那以後就再無顯著上升。

為了追求 100% 的火化率,南方某地曾不惜采取收繳棺木、強行起棺等方式強力推行,遭到了各界批評,最終被叫停。

喪葬觀念的改變還需要時間,而生老病死,人生的最後一件事本應是種解脫,現在看來並不輕鬆。特別是花了十幾萬買來墓地後,才發現這隻是 20
年的租金。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看了下墓地的價格,我選擇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