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鬥定位掉線 2千罰款逼死卡車司機 當地卡友說….

4月5日,50歲的卡車司機金德強選擇用一瓶百草枯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當時,他駕駛的卡車途經唐山市豐潤區超限檢查站時,疑因北鬥定位係統掉線,被處以扣車、罰款2000元。

在喝下農藥後,他在卡友微信群中留下了遺書,又給兒子撥了一個視頻電話,囑咐兒子照顧好奶奶和兩個妹妹。

“這是我的最後一麵了,再見了,再見了……”他的聲音停留在了最後一個10秒的視頻中,依然是發送到卡友的微信群裏。

最近,這名貨車司機因“北鬥掉線”遭罰款後自殺一事引發輿論關注。

金德強的哥哥金德順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一個大車司機一天大概隻能掙200-400元,出車就被罰款2000元,我弟弟一時無法接受。”

金德強在一微信群裏留下遺言說到,自己開卡車10年,沒掙到什麽錢,還落下一身病,家中有年過七旬的母親、妻子和三個孩子,都靠著自己和那台車。

多名當地貨車司機向中國新聞周刊反映,對他們而言,很難察覺定位係統的掉線問題,而當地自去年開始就對係統掉線問題處罰非常嚴格,2000元的罰款是常見的。

4月6日晚,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政府發布通報稱,當地組成由政法委、紀委監委、公安局為成員的聯合調查組,依法依規開展全麵調查,結果及時向社會公布。目前,相關工作正在進行中。

死者哥哥:監控顯示弟弟服毒時無人阻攔

金德強本是河北滄州泊頭市的一名貨車司機。

4月5日下午,金德強的兒子突然接到父親打來的視頻電話,叮囑他“照顧好你的奶奶和兩個妹妹”。沒等反應過來,電話就被掛掉了。當晚11時許,喝下百草枯的金德強經搶救無效去世。

服毒前,金德強曾在一個全國卡友微信群中說道,“今年51歲,幹運輸10年了,不但沒掙到多少錢,反落下了一身病”。

金德強的一名好友劉師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與金德強鄰村,認識已有二十餘年,也係同行。他介紹,金德強雖隸屬車隊,但隻是掛靠關係,盈虧自負。在他看來,金德強一直是個樂觀豁達的人,“愛開玩笑,也很老實本分”。通常金德強出車,他兒子坐副駕駛,但因那天是清明,車上隻有他一人。

“他們家在我們這應該算中等偏下的水平”,劉師傅介紹,去年金德強已還清貨車的貸款,近期剛結了兒子結婚的賬,身上已經沒有債務,“往後日子也好過了,不理解他為什麽要喝藥啊”。

金德強服農藥自殺,或因車內安裝的北鬥定位掉線問題。

金德強的哥哥金德順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4月5日,金德強從河北唐山去廊坊市大城縣送貨途中,經過唐山市豐潤區超載超限檢查站時被攔住了。他沒有超載,執法人員就說他的定位係統掉線了,對他罰款2000元,還扣了車。

金德順說,當天15時許,弟弟金德強在與執法人員溝通無果的情況下,自己買了一瓶農藥,在檢查站服毒自殺。

金德強在一微信群裏留下的遺言說,“今天在豐潤區超限站被抓說我北鬥掉線,罰款兩千元,請問我們一個司機怎麽會知道?……所以我用我的死來喚醒領導對這個事情的重視”。

中國新聞周刊聯係上涉事車輛定位設備運營公司,一名工作人員介紹稱,金德強車輛上的定位係統於去年12月就處於掉線狀態,但後台通常不負責提醒工作,也無法分辨其係故障抑或人工損壞。

上述工作人員稱,該定位係統需通過一張電話卡保持信號。可能掉線的原因包括線路發生故障、沒電、欠費、衛星信號弱等,但金德強的車不存在欠費的情況。

中國新聞周刊查詢發現,由交通運輸部、公安部、國家安全監管總局三部門出台,2014年7月1日起施行的《道路運輸車輛動態監督管理辦法》第37條規定,道路運輸經營者使用衛星定位裝置出現故障不能保持在線的運輸車輛從事經營活動的,由縣級以上道路運輸管理機構責令改正。拒不改正的,處800元罰款。

上述辦法第38條規定,有破壞衛星定位裝置以及惡意人為幹擾、屏蔽衛星定位裝置信號的,以及偽造、篡改、刪除車輛動態監控數據的行為,由縣級以上道路運輸管理機構責令改正,處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罰款。

金德順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經查看監控錄像,弟弟金德強是在超限檢查站辦公室服的毒,當時他身邊有工作人員但並未有人阻攔,直到17分鍾後弟弟毒發才被送往醫院。

對此,唐山市豐潤區通報稱,“事件發生後,治超站工作人員迅速撥打報警電話和120急救電話。接到報警後,豐潤區公安機關迅速出警,展開立案調查;醫護人員立即趕到現場組織搶救。經多方搶救無效,該司機於當日23時死亡。”

中國新聞周刊聯係了豐潤區政府宣傳部,一名工作人員告知他們尚未收到調查組的進一步消息。

當地卡友:係統掉線不易察覺

金德強的事件披露後,在當地卡友圈也引發了強烈討論。

據他們介紹,所謂北鬥定位係統,原本是為保障卡車駕駛員生命安全而安裝的。該係統主要用於監控車輛的位置,監督駕駛員疲勞駕駛以及超員超載的情況等。

一些卡友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該係統在使用的過程中不乏掉線的情況,但即使掉線了,係統的其他功能也可以正常使用,而司機在駕駛的過程中也不太可能關注係統界麵。

滄州卡友、傳化慈善基金會安心驛站(滄州市東光驛站長)李師傅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相關規定要求貨車司機在連續駕駛四小時後必須強製休息20分鍾以上,而北鬥係統在行駛時間達三個半小時後就會有語音通知。

而除了疲勞駕駛提醒,李師傅稱,係統端在司機處並無起到太大功能,他表示,眼下貨車司機們的學曆水平大多較低,對於此類科技產品並不熟悉。而司機在駕駛貨車過程中需保持高度專注,更不便分心去看記錄儀上的內容。

李師傅說,車載北鬥定位係統並無統一樣式,年服務費也從200元到800元不等。“我們付費了,誰收費誰負責,不應把一切責任強加於司機駕駛員”,他認為。

唐山市遷西縣卡友張師傅向中國新聞周刊發來的圖片顯示,定位係統通常安裝在方向盤的上方或駕駛室工作台附近,會顯示時間、車速等。

張師傅介紹,他的該係統係暗屏,隻有在汽車剛啟動或刻意觸碰時會有光亮,若不細看很難看清其中內容。

夜晚北鬥定位係統難以看清。圖/張師傅提供

卡友們還表示,豐潤當地對係統掉線問題罰款2000元是常態。據介紹,唐山地區約在2019年年底才普及國五標準貨運車,此後豐潤區對北鬥的處罰就變得嚴格起來。

往返唐山-承德的卡友楊師傅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今年3月初,他在經過豐潤超限站時,也遭到了2000元的罰款,理由是“擅自關閉屏蔽衛星終端設備信號”。此後他得知,他的定位係統已逾期半年未續費。

但他認為自己很難識別係統是否掉線,“這期間係統功能無異常,疲勞駕駛會提示,屏幕也正常顯示”。拒交罰款則會被扣車,雖可申訴,但流程較為繁瑣。

還有卡友司機表示,幾天前他運沙經過豐潤超限站時,被罰款5000元,原因是在貨車卸貨的漕幫縫隙處發現有沙子痕跡。

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就在4月7日,一名網友在河北陽光理政平台上留言稱,在豐潤區超限站貨車因北鬥係統掉線罰2000元。

卡友們的困境

卡友們的困境不止定位係統。

今年4月,開了二十多年卡車的李師傅決定“上岸”了,他把剛開了一年的車折價7萬元拋售。

去年初,為適用“國五”機動車汙染排放標準,李師傅全款購置了一台三十多萬的重型貨車。據李師傅介紹,如果正常運轉,他的車大概能開六年。2017年1月,“國五”排放標準實施,如今又要施行“國六”標準。這是其一。

此外,卡友們要考慮行情的問題。卡友向師傅介紹,貨運行業門檻較低,近些年新入行的不少。今年春節以來,各地出現了貨少車多的狀況,利潤也大打折扣。

據介紹,以天津至沈陽為例,全程不吃不喝跑下來要四天,近期最高運價約3400元,減去過路費、油錢,正常的利潤約1200元。但一輛車每年保險大概1.6萬元、掛靠費1000元、北鬥服務費500元、保養一次要1000多元。

“去年掙了12萬元,基本上全年無休,春節前兩個月我都還在外麵跑。”李師傅介紹,若不趕車,恐貨主不願結款,若趕車,則可能麵臨各種類型的罰款。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北鬥定位掉線 2千罰款逼死卡車司機 當地卡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