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任後首次外訪:劍指中國 會晤數十位國家領導人

本周三(6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攜夫人吉爾開啟歐洲之行。這是他上任以來進行的首次外訪。此次歐洲之行,拜登將輾轉數個歐洲城市,與數十位國家領導人會麵。 

(德國之聲中文網)據德新社報道,美國總統拜登此次為期8天歐洲行的第一站是英國。抵達後,他將率先前往英國米爾登霍爾基地看望駐紮在那裏的美軍官兵。

6月10日,拜登將在英格蘭康沃爾郡(Cornwall)與英國首相約翰遜舉行會晤。七國集團峰會11日至13日也將在這裏舉行。屆時拜登還將與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內的多國領導人舉行會晤。

報道稱,本周日,拜登還將前往倫敦郊外的溫莎城堡拜見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上一次,1982年拜登以參議員身份收到英國女王覲見。

下周一(6月14日),拜登將在布魯塞爾出席北約峰會,第二天還將與歐盟代表舉行峰會。

在返回美國前,
6月16日,拜登還將前往瑞士日內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雙邊會晤。此次會晤被普遍認為是本次行程的最大看點。拜登將利用這次機會直接向普京提出俄羅斯惡意軟件攻擊的問題,以及麵對麵向俄羅斯總統表達圍繞烏克蘭的種種關切。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對記者表示,他不期待同普京的峰會能夠帶來重大突破,他說,拜登總統會向普京總統施壓。雙方正在協商是否舉行記者會。

白宮方麵也強調,拜登此次歐洲之行的目的是致力於團結民主國家,共同製定21世紀的路線規則,捍衛民主價值觀,並應對世界上最大的挑戰。

路透社評價說,拜登歐洲之旅將是對這位民主黨總統管理和修複與主要盟友關係的能力考驗。歐盟國家對特朗普時期美國推出的關稅製裁和退出國際協定、組織的做法感到不滿。

幾天前拜登在《華盛頓郵報》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寫道,“塑造了上世紀大部分時間的民主聯盟及其機構能否證明有能力應對眼下的威脅和敵意?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本周,在歐洲,我們有機會證明這一點。”

上飛機前,拜登再對記者說,他的目標是“加強聯盟,向普京和中國表明,歐洲和美國是緊密團結的。”此外,他還說將宣布一個全球施打疫苗的計劃。

(路透社、德新社)

劍指中國的拜登歐洲行

拜登總統此次歐洲之行的一個核心議題就是中國。他希望能夠聯手歐洲盟友,共同從政治、經濟和技術層麵上,抗衡日益自信的中國。 

(德國之聲中文網)拜登首次以總統身份出訪歐洲,將先後出席七國集團峰會、北約峰會、歐盟美國峰會,最後還將飛往日內瓦會晤俄羅斯總統普京。《商報》發表長篇文章指出,拜登在歐洲期間,自然會涉及諸多議題,但如何共同抗衡中國將是此次歐洲之行貫穿始終的核心議題。這篇題為《拜登歐洲之行是為了完成中國使命》的文章寫道:

“對美國來說,俄羅斯其實隻是一個幹擾因素而已,而已從工農國家發展成高科技專製的中國才是美國主要的對手。因此,此次拜登歐洲之行的目的就是要敦促歐洲盟友推行歐美共同的對華戰略。拜登總統啟程前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我們必須要確保二十一世紀的貿易及技術規則,是由實施市場經濟的民主政體,而不是由中國或其他什麽人來製定。’

美國的世界觀和利益所在都有非常明確的定義,而歐洲則不盡然。歐洲大陸總是顯得猶豫不決,尋求平衡也變得越來越難。一方麵,在經曆了特朗普時代的種種羞辱之後,歐洲各國對於華盛頓政府重新認可歐美夥伴關係感到如釋重負。但另一方麵,歐洲人也對美國人的論調心存疑慮,因為這一切在他們聽來,更像是要發動一場新的冷戰,是特朗普議程的延續,隻是更為側重外交手段而已。歐洲各國政府圈中,人們私下裏都清楚,在孤立中國方麵,拜登和特朗普並無二致,隻是拜登更低調、更審慎,從而也更有效。”

拜登歐洲之行的重點議題是中國。(資料圖)

文章寫道,美國針對中國的“脫鉤”政策,總是會在歐洲遭到許多阻力,一方麵,以德國為首的歐盟大國對中國市場具有極大的依賴性,另一方麵,擁有27個成員國的歐盟,很難在對華政策方麵發出共同的聲音。

“而華盛頓則已製定出了下一步計劃:‘2021美國創新和競爭法案’在民主共和兩黨中取得了少見的共識。民主黨參議員沃納(Mark
Warner)表示:‘中國共產黨的目的是要在技術和經濟領域超越美國,並向全世界輸出其技術,美國及其盟友必須對此予以抗衡。’

但問題在於,歐洲人也願意這麽做嗎。慕尼黑安全會議主席伊興格(Wolfgang
Ischinger)對此並不樂觀。他抱怨道:歐洲仍在酣睡,歐洲人缺乏中國戰略這一事實令華盛頓‘越來越感到沮喪’。”

拜登總統到訪歐洲前夕,德國外長馬斯呼籲歐洲加強同美國的團結。他表示,麵對中國等專製政權,製定“跨大西洋統一戰略”至關重要。《柏林日報》報道稱:

“馬斯批評說,在華德國企業履行其保障人權的義務時,它們就會遇到‘製裁壓力’,這是無法接受的。他表示,要想及時製止壓製公民社會、違背國際法以及踐踏人權的行為,就不能對這些行為視而不見。

馬斯要求重新修正貿易政策。他表示,如果不能將自由貿易同我們的社會及生態標準相結合,那麽,對自由貿易協定以及全球化的支持度自然就會進一步降低。而這對德國和歐洲都是極其危險的。”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拜登上任後首次外訪:劍指中國 會晤數十位國家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