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天32次變異!當新冠病毒“撞上”艾滋病毒

     
 據雅虎新聞6月7日報道,南非研究人員在一位患有晚期HIV的36歲南非女性體內發現了潛在危險的新冠病毒突變。據悉,這名女性攜帶新冠病毒長達216天,在此期間,新冠病毒在她的體內發生了32次突變,其中包括13次關鍵的刺突蛋白突變。這一新發現引發了人們的擔憂,即艾滋病毒和新冠病毒的“碰撞”可能會使根除新冠大流行的努力複雜化。

  據報道,這項研究發現於6月3日作為預印本發表在medRxiv平台上。這份報告顯示,該女子在2006年被確診患有艾滋病。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免疫係統一直在變弱。在2020年9月感染新冠後,她體內檢測到的新冠病毒在關鍵突刺蛋白上出現了13次突變,以及其他19次可能改變病毒行為的基因變化,這其中包括了英國變種E484K及南非變種N510Y。

  該研究作者、南非納塔爾大學遺傳學家圖略·德·奧利維拉表示,這個病例很容易被忽視,因為這名女性最初在醫院接受治療後,盡管仍持續攜帶新冠病毒,但她隻表現出了輕微的新冠肺炎症狀。研究人員之所以能發現這個病例,是因為她參與了一項針對300名艾滋病毒感染者對新冠病毒免疫反應的研究。

  目前,尚不清楚該女子所攜帶的變異病毒是否已傳染給他人。研究人員還指出,南非納塔爾省新變種的頻繁出現和該地區艾滋病的高流行之間可能存在聯係。據悉,該地區超過四分之一的成年人是HIV陽性。

  《洛杉磯時報》稱,在這位南非病人出現之前,幾乎沒有證據表明,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可能會使新冠大流行的發展軌跡複雜化。據了解,艾滋病毒陽性患者感染新冠的可能性並不大。研究也表明,他們並沒有遭受更嚴重的新冠醫療後果。

  奧利維拉告訴《洛杉磯時報》,目前這僅是個例,但如果發現更多類似的病例,情況可能會改變——晚期艾滋病患者可能成為新冠病毒突變的一個來源,甚至“成為全世界變異病毒的工廠”。因為,免疫抑製患者攜帶新冠病毒的時間可能比其他人更長。在同一研究中,研究人員還發現了其他四名艾滋病毒攜帶者攜帶新冠病毒的時長超過了一個月。

  巴塞羅那大學傳染病學副教授胡安·安布羅西尼博士指出,這可能隻是個例外,而不是普遍規律。不過,他也表示,這些發現對新冠疫情的控製非常重要,因為這些患者可能是病毒的持續傳播和進化的源頭。他還表示,一些因其他原因免疫抑製的患者同樣被發現長時間攜帶新冠病毒。

  美國波士頓布萊根婦女醫院傳染病專家喬納森·李博士指出,這實際上是一種綜合征,即兩種流行病的集合,可能使這兩種疾病的後果惡化。

  李博士是第一批記錄在一名免疫功能低下患者體內新冠病毒顯著突變增殖的醫生之一。據悉,他的一位患者在長達5個多月的時間內未能清除其新冠病毒感染,並於去年夏天死於新冠肺炎。他記錄了這一病例來提醒醫療工作者,這些病人可能是病毒變異的“強大孵化器”。

  李博士表示,從新冠病毒開始出現新變種時,自己就希望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不會成為變異的源頭。因為這會使新冠病毒更具傳染性,或更難預防或治療。“這是首批(相關)報告之一,我的一些擔心可能會變成現實,”他說道。

  相關新聞

  當艾滋病遇上新冠病毒
患者將成變異病毒孵化器?

  在世界上不那麽富裕的國家正在爭搶新冠疫苗並與這種疾病作鬥爭之際,南非的研究人員剛剛發現了一個讓人擔憂的情況:艾滋病可能會加重新冠疫情。

  據《洛杉磯時報》報道,遺傳學家和傳染病專家在一名36歲的南非女性體內發現了有潛在危險的新冠病毒突變。8個月前,這名女性感染了新冠病毒。此前,她還感染了艾滋病毒。研究人員說,該女性體內新冠病毒發生突變,可能是因其艾滋病治療失敗、免疫反應受損導致的。

  在這位南非女性患者之前,幾乎沒有證據表明,艾滋病毒感染者可能會使新冠疫情的發展軌跡複雜化。據了解,艾滋病毒陽性患者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並不大。但德班誇祖魯-納塔爾大學遺傳學家Tulio
de Oliveira說,該南非女性患者的病例表明,艾滋病患者可能“成為全世界變異新冠病毒的工廠”。

  據報道,全世界大約有近1000萬艾滋病毒感染者。如果他們同時感染了新冠病毒,其體內免疫體係因艾滋病毒受損,很有可能會使新冠病毒發生變異。這不禁讓人們擔憂,艾滋病可能會使根除新冠疫情的努力複雜化。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裏,新冠疫情已導致超過350萬人死亡。

  波士頓布萊根婦女醫院的傳染病專家喬納森·李(Jonathan
Li)是第一批記錄在一名免疫功能低下患者體內出現重大新冠病毒突變的醫生之一,該患者在感染新冠病毒5個多月後死亡。這讓醫生們意識到,像他這樣的患者可能是新冠病毒變異的強大孵化器。

  喬納森·李最大的患者群體就是艾滋病患者。他說,從在艾滋病患者體內發現有潛在危險的新冠病毒突變那一刻起,他就在祈禱,希望艾滋病毒感染者不會成為新冠病毒變異的源頭,因為這些變異可能會使新冠病毒變種更具傳染性,或更難以預防和治療。

  目前還不清楚那位南非女性患者攜帶的新冠病毒突變是否具有傳染性。但是研究人員說,在像南非誇祖魯-納塔爾省這樣的人口中出現危險的病毒新變種可能不是巧合,在那裏,有超過四分之一的成年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據統計,南非有近220萬未接受治療的艾滋病毒感染者,但截至5月31日,該國僅為18.3萬人接種了疫苗,這讓衛生當局擔心會爆發新一輪疫情。

  印度目前是世界上新冠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有近100萬艾滋病毒感染者未得到治療。隻有12%的印度人接種了新冠疫苗,3.2%的人完全接種了疫苗。

  女子感染艾滋同時感染新冠
體內新冠病毒變異超30次

  據“今日印度”電視台網站6日報道,南非研究人員在一名36歲艾滋病毒感染晚期女性患者身上發現了潛在的新冠病毒突變。該女子在攜帶新冠病毒的216天內,體內出現了30多種突變。

  該病例報告於周四以預印本的形式發表在醫學預印本網站medRxiv上,值得注意的是,這篇報告尚未經過同行評審。根據這份報告的說法,這名女性在2006年被診斷出感染艾滋病毒,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免疫係統一直在弱化。2020年9月感染了新冠病毒後,患者體內該病毒積累了13個刺突蛋白突變,以及19個可能改變病毒行為的其他基因變化。

  報道稱,這些突變當中的一些也曾出現在世界衛生組織劃定為“須關注變體”的毒株上,例如一種名為E484K的突變,這也是新冠病毒變體B1.1.7的一部分(首次發現自英國),和一種名為N510Y的突變,這也是新冠病毒變體B.1.351的一部分(首次發現自南非)。

  研究人員稱,尚不清楚這名患者是否將這些變異病毒傳染給了其他人。然而,研究人員表示,大多數的新冠病毒新變體是在南非的誇祖魯-納塔爾省等地區被發現,而在當地,有超過四分之一的成年人是HIV陽性(感染艾滋病),這種現象可能不是巧合。

  雖然尚無證據表明艾滋病毒感染者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並產生嚴重的醫療後果,但研究人員表示,如果發現更多此類病例,晚期艾滋病患者可能會被看成是“全世界病毒變體的工廠”。

  該研究的作者、德班誇祖魯-納塔爾市大學的遺傳學家Tulio de
Oliveira告訴《洛杉磯時報》,免疫抑製患者攜帶新冠病毒的時間可能比其他人更長。而對於這名女性患者,Oliveira說,盡管仍然攜帶新冠病毒,但在最初的症狀中,患者隻表現出輕症。

  這名研究人員還呼籲,擴大對未被發現的艾滋病毒攜帶者進行新冠病毒檢測和治療,因為這“將降低艾滋病毒的死亡率,減少艾滋病毒的傳播,同時也將減少出現可能導致新一波疫情的變異新冠病毒的機會。”

  報道指出,如果進一步的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在艾滋病患者中的變異與傳播之間存在密切聯係,那將是成為印度的一個憂患,新冠疫情嚴峻的印度有近100萬人感染了艾滋病毒。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216天32次變異!當新冠病毒“撞上”艾滋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