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神傳文化: 條侯的宿命

新聞 雅婷 10个月前 (08-09) 128次浏览

神傳文化: 條侯的宿命

古人云:「人各有命」,意思是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有自己不同的命運,每個人也都在按照自己的命運走著各自的人生道路,很難改變。即使貴為王侯將相,也莫不如此。生長在崇尚無神論國度的中國大陸,您可能對此不以為然。那麼我們在今天的節目中就跟大家分享一個漢代名將條侯的故事。

一、天命

周亞夫是沛郡沛縣(今江蘇豐縣)人,西漢的開國名將絳侯周勃的次子,官至太尉、丞相。他也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古將領之一。

最初,周亞夫做河內郡守時,當時著名的女相士許負為他看相,說:「您三年後將被封侯,封侯八年後,將成為宰相,身份貴重,位極人臣。再過九年將會餓死。」

周亞夫當時不信,笑著說:「我的哥哥已經繼承了我父親的侯位,即便他死了也會由我的侄子承襲,怎麼可能輪到我封侯呢?再說既然如你所說,我將成為宰相,又怎麼會餓死呢?請指示我。」

許負指著周亞夫的口說:「您有縱紋入口,這就是餓死的徵兆。」周亞夫聽了,驚訝不已。

果然,三年後,周亞夫的哥哥因殺人罪被剝奪了侯位,漢文帝令從周勃的其他兒子中選取賢能者來承襲侯位,大家都推舉周亞夫。於是文帝便封周亞夫為條侯,以延續絳侯的傳承。

二、軍紀威嚴 感動天子

漢文帝后六年,匈奴大規模入侵邊境。文帝派宗正官劉禮駐軍霸上;祝茲侯徐厲駐軍棘門;河內守周亞夫駐軍細柳,以抵禦匈奴。

為鼓舞士氣,文帝親自去慰勞軍隊。到了霸上和棘門的軍營,皇帝的車隊長驅直入,將軍及其屬下均騎馬迎送天子。及至來到細柳軍營,但見官兵全部披盔戴甲,手持鋒利兵器,張弓搭箭,弓拉滿月,戒備森嚴。

天子的先行部隊到了營前,不准進入。先行官說:「天子將要駕到。」鎮守軍門的軍官回答:「將軍有令:『軍中只聽從將軍的命令,不聽從天子的命令。』」

不久,文帝駕到,也不得進入軍營。於是文帝就派使者拿符節去告訴將軍:「我要進營慰勞軍隊。」周亞夫這才傳令打開營門。守門的官兵告訴天子的隨從:「將軍規定,軍營中不准驅車奔馳。」於是天子的車隊就緩慢前行。到了大營前,周亞夫手持兵器,雙手抱拳行禮道:「我是盔甲在身的將士,不便跪拜,請允許我按照軍禮參見。」文帝大為感動,不禁動容,俯身雙手扶車前橫木,派人致意說:「皇帝敬重地慰勞將軍。」禮畢後辭去。

出了細柳軍營的大門,群臣無不驚訝。文帝感嘆地說:「這才是真正的將軍啊!之前閱視霸上、棘門的軍營,就像兒戲一樣,如果敵軍偷襲,是很容易成功並俘虜那裡的將軍的。至於亞夫,怎麼可能被侵犯呢!」稱讚了他很久。

過了一個多月,三路軍隊都撤除了,文帝拜周亞夫為中尉。

在文帝去世之際,告誡太子說:「以後如果遇到危急,周亞夫是真正能擔當領兵重任的人。」文帝去世,景帝拜周亞夫為車騎將軍。

三、平定七國 榮升丞相

漢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吳、楚等七國叛亂。景帝派周亞夫以中尉代行太尉之職,征伐吳楚叛軍。

周亞夫親自請示景帝:「楚軍素來剽悍輕捷,難以取勝。希望先放棄梁國,讓他們進攻,我們從背後斷絕他們的糧道,這樣才能制勝。」景帝同意了周亞夫的計謀。

於是周亞夫把各路軍隊會合到滎陽。此時吳國叛軍正在進攻梁國,梁孝王向太尉請求援救。而太尉卻領兵去向東北的昌邑,深溝高壘堅守不出。梁孝王天天派使者向太尉求救,太尉不去。梁王上書景帝,景帝派使者詔令太尉救梁。太尉不從,而是派輕騎兵斷絕吳、楚叛軍後方糧道。吳兵缺糧,屢次想要挑起作戰,可漢軍始終不應戰。

一天夜裡,漢軍營中受驚,軍內互相攻擊擾亂,甚至鬧到了太尉的營帳之下,但周亞夫始終臥榻不起。一會兒,漢軍又恢復了安定。後來吳軍進攻漢軍軍營東南角,太尉卻讓部下到西北防禦。果然不久,吳國的精兵進攻西北,但不能攻入。吳兵飢餓,撤退離去。太尉派精兵追擊,大敗吳軍。吳王濞棄了大軍,與幾千精壯士卒逃到江南丹徒自保。漢兵乘勝追擊,全部俘虜了叛軍,並使他們投降,又懸賞千金買吳王的頭。過了一個多月,有越人斬了吳王的頭前來報告。

平定七國叛亂,前後僅僅三個多月,將領們此時才認識到太尉的計謀是正確的。然而由於這次平叛,梁孝王和太尉有了嫌隙。

平亂歸來,周亞夫被升為太尉。漢景帝五年,又被任命為丞相,深受景帝器重。此時距他被封侯正好八年。

四、生嫌隙 被罷丞相

後來,漢景帝要廢掉栗太子,丞相周亞夫極力爭辯,不能勸阻皇帝,景帝因此疏遠了他。而梁孝王每次進京朝見,常常在太后面前說周亞夫的短處。

一天,竇太后說:「皇后的哥哥王信可以封侯了。」景帝推辭說:「起初南皮侯竇彭祖、章武侯竇廣國,先帝都沒封他們為侯,等到我即位之後才封他們。王信現在還不能封啊。」竇太后說:「君王都是各自按照當時的情況行事。我哥哥竇長君在世的時候,竟不能被封侯,死後他的兒子反倒封侯了。這件事我非常悔恨,皇上趕快封王信為侯吧!」景帝說:「請讓我和丞相商議一下。」

景帝就與丞相商議。周亞夫說:「當初高皇帝規定『不是劉家的人不能封王,不是有功的人不能封侯,誰不遵守這個規定,天下人可共同攻擊他』。王信雖然是皇后的哥哥,但沒有立功,封他為侯是違背規定的。」景帝聽了默默無言,只好作罷。

後來匈奴王唯徐盧等五人投降漢朝。景帝想要封他們為侯以鼓勵後來的人。丞相周亞夫說:「那幾個人背叛他們的君主投降陛下,陛下如果封他們為侯,還怎麼去責備不守節操的臣子呢?」景帝說:「丞相的意見不能採用。」於是把王唯徐盧等人全都封為列侯。周亞夫於是稱病退居家中。景帝中元三年,周亞夫因病被免去丞相職務。

不久,景帝在宮中召見條侯,賞賜酒食。席上只放了一大塊肉,沒有切碎的肉,也不放筷子。條侯心中不滿,叫管宴席的官拿筷子來。景帝看到後笑著說:「這些還不能滿足您的需要嗎?」條侯脫下帽子謝罪。皇帝起身,條侯趁機快步走出。景帝目送他出去,說:「這個遇事就不滿意的人不能任少主的大臣啊!」

五、應命理 飢餓而死

過了不久,條侯的兒子給父親買了五百件殉葬用的宮用盔甲盾牌。搬運的雇工很累,卻不給他們工錢。雇工們一怒之下告周亞夫的兒子要反叛,事情牽連到條侯。

景帝派官吏查辦。官吏責問條侯,條侯拒不回答。景帝責罵他說:「我不任用你了。」下令把周亞夫交到廷尉那裡。廷尉責問說:「你是想造反嗎?」周亞夫說:「我買的器物都是殉葬用的,怎麼說是要造反呢?」廷尉說:「你縱使不在地上造反,也是要到地下去造反吧!」

起初,條侯被捕的時候,想要自殺,夫人制止了他,因此沒有死,被送到廷尉處。條侯不堪受此侮辱,絕食以明志,五天不吃飯,吐血而死。他的封地被撤除。此時距離他被封為丞相正好九年,應了命運的安排。

縱觀條侯一生的起落,完全是合著當初的天命。那麼人能否改變自己的命運呢?當然能。那就是修煉身心,做好人;遇事為他人考慮,退一步海闊天空。在條侯生命的後期,我們看到在每一個細小問題上的改變,都會使他的命運邁向不同的歸宿。比如:當景帝在禁宮召見賜他酒食時,如果他能隨遇而安,謙恭禮遇,而不是因區區小事不滿,並對皇帝不辭而別,與皇帝間的關係定會是另一種景況。再比如,如果他能夠嚴格教導兒子,守法度,憐惜下人,也不會出現偷買天子器物,並剋扣下人工錢,以致招來禍端的結局。可見,天命的安排固然重要,但人向善的修為也能改變天意,從而改變自己的命運。只是多數人不懂得,在矛盾面前,不願意退讓一步,所以才使事情不能向好的方向發展。

來源:明慧廣播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神傳文化: 條侯的宿命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