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坍塌在即 彭博:許家印無人相救

圖為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

債務違約、財務危機加上四處討債的債權人,恆大搖搖欲墜,而作為董事局主席的許家印身家不僅減少了150億美元,更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

許家印出身寒門,他所創辦的恆大集團規模龐大,堪稱一個商業帝國,他在之前遇到麻煩,總能依靠富豪朋友的幫助和地方政府的支持脫險。但這一次,面對3050億美元債務和公司的資產價格暴跌,許家印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孤單。

彭博10月11日報導,《紅色輪盤》(Red Roulette)一書的作者Desmond Shum說,對於許家印,「誰都無意相救」;並說,「就他現在這種情況,我不認為任何政治人脈會幫他。」

Desmond Shum有過和許家印一起購買豪華遊艇的經歷。

彭博報導稱,許家印甚至對是否能夠保留對恆大的所有權都沒有把握。蘇寧易購於7月份獲得政府救助時,許家印的盟友之一張近東就失去了對蘇寧帝國零售部門的控制權,還有些出事企業的負責人下場更糟,從被捕到被處決不等。

就連長期的支持者也失去了耐心,許家印牌友、地產大亨劉鑾雄的家族控制的華人置業,近來不斷出售恆大股票,並表示可能會完全退出。

目前,恆大依然沒有獲得中共當局的公開支持,許家印被迫加倍努力挽救恆大集團,出售恆大一些比較優質的資產。據報導,恆大物業的控股權將賣給億萬富翁朱氏家族控制的合生創展。

許家印1982年畢業於武漢鋼鐵學院(現武漢科技大學),在一家鋼鐵公司工作了一段時間後,1992年辭職下海,進了房地產行業。

1996年,許家印在廣州創立了恆大,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該公司控制了面積是曼哈頓五倍的土地、變成了龐然大物。許家印並沒有止步於房地產行業,而是對足球、排球隊、瓶裝水、網際網路娛樂、銀行和保險等領域都萌發了興趣。他還誓言挑戰馬斯克,建成「世界上最強大的新能源汽車公司」。

許家印的個人財富在2017年攀升到了420億美元的巔峰。他持有的恆大多數股權意味著獲得巨額分紅。根據彭博計算,自2011年以來獲得了80億美元的分紅。

中共沒有出手相救的跡象

許家印是中共政協成員,2018年出現在中共官方的百名傑出企業家名單上。許家印曾確保他的生意契合中共領導人,尤其是習近平的優先事項,包括讓中國成為全球科技領頭羊和贏得世界盃。

許家印在同年的一次演講中聲稱,他和恆大的一切,「都是黨給的」。

然而,外界對恆大的債務規模的擔憂日漸升溫,2018年恆大債務規模膨脹到了逾1,000億美元。那一年,中共央行界定恆大集團、明天系、海航集團和復星國際可能對中國金融體系構成系統性風險。

今年以來,恆大供應商公開討帳的消息不斷傳出,一些債主尋求凍結恆大或恆大旗下公司的資產,還有一些則讓項目陷入停滯。隨著習中共當局加大對房地產行業的調控,地方政府對房企的支持力度下降,中共官員們敦促許家印儘快解決公司債務問題。

儘管恆大體量巨大,一旦暴雷可能引發骨牌效應,引發經濟和金融危機,但直到目前,幾乎沒有跡象表明北京會伸出援手。

香港科技大學新興市場研究所所長劉浩典稱,在習近平試圖遏制億萬富豪,提倡「共同富裕」的時候,實施大規模救助會傳遞出錯誤的信息。

劉浩典說,拯救恆大會產生道德風險,增加會有更多企業像恆大這樣大肆舉債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救助將被視為對富人的巨額補貼。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恆大坍塌在即 彭博:許家印無人相救

相关推荐: 布林肯親電立陶宛支持與台灣友好 胡錫進「幫哭哭」反遭網友酸爆

胡錫進嘲諷立陶宛被美國利用,反遭大批外國網友反酸。(翻攝自胡錫進微博)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立陶宛與我國將互設處,引發中國強烈不滿,還召回使抗議,但立陶宛不少政界人物都不甩中國,看好與台灣發展關係;美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近日也親自致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