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回應薪酬爭議:柳傳誌“拿近億元薪酬”在退休前

  • 新聞

聯想集團近期撤回上交所科創板上市申請引發外界熱議,而薪酬製度是目前外界對聯想集團的關注焦點之一。《深網》近日對話了多位聯想集團內部人士,並獨家獲取聯想集團2020/21財年(截止2021年3月31日)年報薪酬委員會報告,還原其內部薪酬體係。

柳傳誌聯想退休金近千萬,不再拿薪酬

上交所網站9月30日披露,聯想集團科創板上市申請已獲受理,但到了10月8日晚間,上交所科創板發行的上市動態即顯示,聯想集團科創板IPO審核狀態已變更為“終止”。

10月10日晚間,聯想集團發布公告表示,考慮到公司業務規模及複雜度,招股說明書中的財務信息可能會在申請的審閱過程中過期失效。同時,審慎考慮最新發行上市等資本市場相關情況後,公司決定撤回申請。

圍繞聯想集團科創板上市事宜,有輿論質疑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誌及董事退休後,依然通過聯想控股領取高額退休金的合理性,同時質疑聯想集團CEO楊元慶等高管年薪過高。

《深網》查閱聯想集團及其母公司聯想控股近年財報後發現,關於“退休的柳傳誌拿將近1億元的薪酬”的說法並不嚴謹。

聯想控股2019年年報顯示,柳傳誌當年從聯想控股領取的薪資為7603.5萬元,其中薪酬為1600萬元,分紅2160萬元,中長期激勵114.3萬元,退休金2526.6萬元,其他福利173.9萬元。聯想集團2019年年報顯示,柳傳誌當年從聯想集團領取的薪資為317.3萬美元(約合2046萬元人民幣)。

柳傳誌於2019年12月18日從聯想控股退休, “拿將近1億元的薪酬”發生在退休前的2019年度。

聯想控股2020年年報顯示,柳傳誌當年已不在高管序列,亦不再領取固定薪酬,不過,年報未披露柳傳誌具體退休金金額。

而在聯想集團招股書提供的近3年高管薪酬表中,也沒有出現柳傳誌。但報告附注披露,聯想集團每年支付給柳傳誌的退休金為150萬美元(約合960萬元人民幣)。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原計劃到科創板上市的主體為聯想集團。聯想集團與聯想控股是兩家獨立公司,根據聯想集團招股書披露,聯想控股係聯想集團的第一大股東,直接及間接合計持有聯想集團33.44%的股權。

數據來源為聯想控股2019年年報

楊元慶年薪低於庫克,高級副總裁年薪達500萬美元

聯想集團招股書顯示,楊元慶過去三個財年的年薪分別為1.031億、1.715億、1.772億。相比之下,蘋果CEO庫克2020年總薪酬為1477
萬美元(約合9500萬元人民幣)。有人據此得出楊元慶年薪比庫克還高。

仔細拆解來看,楊元慶最近一財年的1.772億年薪中,股票等非現金性長期激勵占比最高。其中薪金為130.1萬美元,獎金為585.5萬美元,長期激勵為1844.8萬美元,退休金13.7萬美元,其他福利42.5萬美元。

相比之下,庫克2020 年的收入明細顯示,其基本工資為 300 萬美元,獎金1000 萬美元的。據彭博社報道,庫克 2020
年的大部分薪酬來自期權獎勵,共2.503億美元,其餘 100 萬美元來自額外津貼。

顯然,庫克2020年共計2.65億美元(約合17億元人民幣)的綜合薪酬遠高於楊元慶。

不過楊元慶年薪在國內上市公司CEO中確實屬於頂級水平。《福布斯》中文版2015年7月發布的數據即顯示,楊元慶以1.18億元年薪,連續三年排名中國上市公司CEO第一。楊元慶曾公開回應高薪質疑說,“我不能比我美國的員工、美國的下屬、美國的高管拿著更低的工資,這個說不過去。”

聯想集團高管薪資由專門的薪酬委員會決定,而具體薪資標準與聯想集團發展曆史有關。

聯想集團2005年完成對IBM個人電腦事業部的收購,建立起中國-美國雙總部運營模式, 2015年,又先後收購摩托羅拉手機業務和IBM
X86服務器業務,在國際化的過程中,聯想集團引入了相當數量的海外高管,這也直接提高了聯想集團高管的集體薪酬水平。

高管薪酬在淨利潤中所占的比例成為外界爭議的重點。聯想集團招股書顯示,過去三個財年,聯想集團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及核心技術人員的總薪酬分別為5.65億、9.1億、9.3億,占到集團淨利潤的13.3%、16.3%和10.7%。

截至招股書簽署日,聯想集團共有9名董事,1名執行董事,2名非執行董事,6名獨立非執行董事,13名高級管理人員和7名核心技術人員(其中一人為董事兼任)共37人,按此計算平均計算每人拿到的年薪達到了2513.5萬元。

聯想集團2020/21年年報薪酬委員會報告顯示,聯想高級管理層年薪超過341萬美元(約合2200萬元人民幣)的共12人。

一位聯想內部知情人士告訴《深網》,直接向楊元慶回報的集團高級副總裁薪酬能達到500萬美元左右。
數據來源聯想集團2020/21年年報薪酬委員會報告

與其他科技、互聯網上市企業類似,長期激勵是聯想高管薪酬中占比最高。報告顯示,聯想高級管理層的薪酬主要由固定薪酬、表現獎金和長期激勵三部分構成。高管平均薪酬組合為固定薪酬17%、表現獎金36%、長期激勵47%。
數據來源聯想集團2020/21年年報薪酬委員會報告

在具體構成方麵,聯想集團薪酬委員會在報告中介紹,聯想高管的固定薪酬包括基本薪金、津貼和非金錢利益(醫療、牙科和保險等);表現獎金視財務指標、業績和個人表現而定;長期激勵主要是股份增值權和受限製股份兩種形式的股權授予。

科技、互聯網上市企業高管因股權激勵而獲得的高年薪經常遭遇誤讀。比如小米2019年上市後的財報顯示,2018年,雷軍等5位高管的薪酬為102.1億元,雷軍個人獲得98.7億元,其餘4位高管薪酬為3.4億元,平均每人8500萬元。當時有人誤解為現金薪酬,但單部分都是小米上市後的股票或期權收益,加之小米行權價長期超過股價,公司上市後近兩年時間都無法行權。

全球員工超過7萬,2020/21財年15.9%員工獲受限製股份

聯想集團2020/21年年報薪酬委員會報告披露,截止2021年3月31日,聯想集團全球總員工約71500人,其中52000人為正式員工,19500人為長期工廠合同工人。

普通員工的薪酬由固定薪資、表現獎金和受限製股份單位三部分組成。


固定薪資包括基本薪金、津貼和非金錢利益,員工有機會因為個人、業務組別、及地區或公司表現收到表現獎金,優秀員工有資格參與長期激勵計劃獲得受限製股份單位。

受到疫情影響,2020/21財年,聯想集團凍結了高管和員工的固定薪資調整,隻有阿根廷因為通貨膨脹高企除外。楊元慶的固定薪資與上一財年持平,為130.1萬美元(約合880.9萬元人民幣),多位聯想集團內部員工亦對《深網》表示,2020/21財年,個人固定薪資沒有變化。

員工的表現獎金視員工的表現與所屬的業務團隊績效單位而定。具體的算法是最終獎金發放=獎金目標*績效單位分數*個人表現。獎金目標為入職時確定或人力體係定期調整,績效單位在0-300%之間,個人表現在0-150%之間(與員工評估體係直接掛鉤)。


在受限製股份單位方麵,報告顯示,2020/21財年,15.9%員工獲長期股權激勵。該激勵已在2020年6月發放。

聯想集團於2016年推出了員工持股計劃,根據該計劃,合資格員工每出資購買公司四份普通股,將配贈一份相應受限製股份單位。而聯想集團執行和非執行董事以及高管無資格參與該計劃。

一位聯想集團業務部門中層員工向《深網》計算了其年收入,該員工月薪5萬,獎金目標12萬,去年績效單位為1.5,個人表現為0.8。按照聯想集團的員工薪資核算體係,該員工去年稅前總收入為5*12+12*1.5*0.8=74.4萬。

據《深網》向多位聯想集團內部員工了解,橫向對比來看,聯想集團國內普通員工薪資水平與同為硬件企業的OPPO、vivo相當,不過OPPO、vivo薪資構成中年終獎金占比較高,而聯想集團日常薪資較高。

聯想集團撤回上交所科創板上市申請後持續引發外界熱議,質疑主要集中在聯想集團高管的薪酬、創始人柳傳誌領取的退休金、公司研發投入力度以及資產負債率等方麵,《深網》就此詢問聯想集團相關人士,暫未獲得回應。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聯想回應薪酬爭議:柳傳誌“拿近億元薪酬”在退休前

相关推荐: 不坐視中國威脅台灣 日本擬多套劇本更強勢應對

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政府暗示,針對中國對台灣日漸激增的軍事挑釁行徑,將更強勢應對,正在考慮不同選項和準備「不同劇本」,並重申日美雙邊關係緊密。(彭博) 〔編譯楊芙宜/台北報導〕路透報導,針對中國近期對台灣日漸激增的軍事挑釁行徑,日本岸田新政府5日示意將採更強勢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