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歲才有床鋪睡…劉鑾雄:你以為我隻會追女明星?

  • 新聞

十歲時才有床睡的他,長大後竟建立起一個身家千億的商業帝國,一生換過二十幾架私人飛機,跟數不清的女明星傳出緋聞,晚年卻落得如此淒涼。梟雄劉鑾雄的一生,堪稱傳奇,又催人深思。

“銅鑼灣隻有一個扛把子,那就是我陳浩南。”

這句象征港片高光時刻的《古惑仔》台詞,迅速成為80、90一代人的青春記憶。

如今,你在中國的任何一個角落,都能找到幾個對這句話如數家珍的中年人。哪怕他們從來沒去過香港,不知道那個叫銅鑼灣的地方在哪裏;更不知道,現實中誰才是那裏真正的扛把子。

現實中,銅鑼灣是香港的黃金地段,最繁華的購物中心所在地。這裏日夜不停,時刻見證著財富滾動與人類野心。

這樣的地方,自然從來不缺故事。說到銅鑼灣,普通香港人都能數出一串大佬:“銅鑼灣地王”吳光正、買下銅鑼灣並將其從荒山野嶺開發成商業區的利希慎家族,還有一個最有故事的“銅鑼灣鋪王”劉鑾雄。

如果說,香港最厲害的商人是李嘉誠,那最有故事的一定就是劉鑾雄。

在香港,劉鑾雄向來以擁有黃金地段的龐大零售商鋪組合聞名於世。銅鑼灣地帶、皇室大廈、怡東商場等無一不是占據著銅鑼灣最好的地段,僅僅是這套銅鑼灣商鋪組合,早在2001年,就已經直接持有近5.6萬平方米的零售鋪位出租物業,號稱“銅鑼灣鋪王”。

可以說,普通香港人逛個街、買個衣服、吃個飯,都在為他的財產增值。他並不依賴於某個行業的興衰,而是跟經濟大勢緊緊綁在一起,一榮俱榮,吃盡了香港多年來經濟繁榮的紅利。

他的拿手好戲是證券投資,在商業戰場上拿下了“股市狙擊手”的稱號;另一麵,他還能在情場混得如魚得水,斬獲一個“香港女明星收割機”的名號。

在目前的中國內地,劉鑾雄的情史傳播度已經遠遠高於他的經濟實力,成為萬千自媒體津津樂道的花邊八卦。少有人知道,這位一度的香港第四大富豪,是如何以近乎白手起家的實力,建立起一個身家千億的商業帝國;更沒有人能說清,他的帝國為何跟他一起,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衰老。

(圖源:視覺中國)

“既是同舟 在獅子山下 且共濟 拋棄區分求共對 放開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一起去追……我哋大家 用艱辛努力寫下那 不朽香江名句。”

1973年,一首《獅子山下》唱響在香港這塊土地。從1950年代就開始的香港新移民的奮鬥精神,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終於被總結成了一首歌。

時間轉回到上世紀五十年代初,香港人口暴增,從1945年的50萬迅速增加至了1950年的220萬。這批銳意進取的香港新移民,就此開啟了香港“獅子山下”的時代。

潮汕商人劉火榮正是其中一個,來到香港後,他和續娶的妻子葉淑婉一起開了間米鋪,雖算不上大富大貴,也可以說是小康之家了。

1951年,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取名劉鑾雄,因在家中排行最大,又俗稱“大劉”。按照正常的故事走向,他應該走一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貴少爺路線。

但命運之手顯然並不打算在他身上演繹一個這樣尋常的故事。父親劉火榮眼看著紡織業在香港興起,便迅速開了一家製衣廠,滿心歡喜地想要分一杯羹,卻不想最終被騙,將所有家產都賠了個光。

劉家的家境突然急轉直下,一下就從小康之家跌入貧困線內,加上父親因生意失敗大受打擊,家裏生計隻能全靠母親支撐,曾經的貴少爺劉鑾雄也不得不一朝虎落平陽,過起很長一段時間的苦日子來——夏天鋪了席子,跟家人一起擠在地上,冷了就換成毛毯,一直到十歲才有床睡。

粗活重活更是不少。“我差不多所有家務都做過,而且做得很好,包括砍柴、生火、燒熱水都由我負責。”後來,在回想起這段經曆時,劉鑾雄感歎。

命運的齒輪在劉鑾雄十歲之後再次轉動。劉家再次一躍而起,靠著吊扇生意慢慢盤活了底子,甚至比以前做得還大。

無論什麽時候,實現經濟崛起的中國父母最先抓的都是下一代的教育問題。1970年,19歲的劉鑾雄被父母送到加拿大溫莎大學讀書,再一次過上了悠閑的闊少爺生活

而出於對兒子幼時過苦日子的補償,母親葉淑婉對劉鑾雄的寵愛進一步升級,幾乎到了有求必應的溺愛程度。重新榮升為“富二代”的大劉也像是存了報複性消費的心理,出手闊綽且奢華,動輒攢局請大家吃飯,音響要買最好的,開的車子更是全多倫多最漂亮的。

而在這個異國他鄉的浪漫城市,除了收獲數不勝數的羨慕目光,他還遇見了一個對他未來生活和事業將會產生極大影響的女人——寶詠琴,也是他的第一任妻子。

一直到四年後返回那個他熟悉的出生地——充滿活力且蒸蒸日上的香港,並在家族風扇廠內工作四年後,劉鑾雄最狂野的夢想也隻不過是憑借自己的努力,在銀行賬戶上擁有100萬港幣的定期存款,兩口子能住上1500呎(折合100多平方米)的房子。

(圖源:網絡)

但無數段曆史證明,真正能夠獲得成功的,永遠是能夠在時代洪流中,靠著敏銳的眼光和超人的膽識發現並利用機會的人。所謂時勢造英雄,恰是如此。

劉鑾雄無疑就是這樣的人。他敏銳地發現了上世紀70、80年代爆發的兩次世界石油危機引起的巨大商機,賺到了第一桶金。

當時,劉家的電扇產業一般麵向中東出口。熱帶沙漠嘛,當然有電扇的銷路。

但劉鑾雄考察市場後,卻做出判斷:中東沒有太多的上升空間,要做大就要進軍北美市場!

父親和那一班叔叔大爺股東們當然不同意。北美是什麽地方,家家有空調。想往那裏賣電扇,瘋了吧!你個小毛孩,懂得什麽?

他們沒有看到:在兩次石油危機期間,西方經濟遭受了沉重打擊,以至於一向大手大腳的美國人也不得不掀起一股節能風,而這就給了節能、省電的風扇重新流行的機會。

1978年,勸說父親無果的劉鑾雄最終決定單幹。先是拿著女友寶詠琴說服準嶽母用房子抵押來的15萬去了趟西非,摸了摸貿易生意的門道;隨後又正式和朋友梁英偉合資創立愛美高公司,生產吊扇,專攻北美市場。

據他後來回憶,美國采購商最初給他預計,一年大概能賣出二萬四千台風扇。結果在貨未到時他們就已經急電追加訂貨,最後一年竟然賣了二十四萬台。劉鑾雄也由此贏得了一個“電扇劉”的綽號。

臨行前對妻子寶詠琴放言“混不好就不回香港”的大劉,也終於有臉回去見江東父老了。

1983年,已經從22名員工擴容到上萬人的愛美高正式上市,融資1.5億港幣,順便獲了個“第一新興工業股”的名號。

彼時,在香港股民眼裏,愛美高是實實在在的製造業,劉鑾雄是老老實實的實業家,同時也是一個與妻子琴瑟和鳴的好丈夫。不僅讓曾經資助自己的嶽母住上了價值上億港元的豪宅,還大膽放權,將工廠的日常運營和數億元的物業買賣談判放心地交給妻子寶詠琴操刀。

劉鑾雄從來就是一個喜歡享受物質財富的人。這一年,他一次性買了5輛法拉利。

然而,31歲的他,突然陷入了一個幸福的煩惱——他覺得自己“像個暴發戶一樣無所適從”,突然找不到方向和動力。

於是,這天他突發奇想,選擇了坐公交車回家。

很快,劉鑾雄就為自己找到了一門新生意,叫“證券投資”。

1985年初,市麵上突然傳出一個消息,股價高挺的愛美高兩位合夥人劉鑾雄、梁英偉意見不和,以至於到了不得不分手的地步。隨後,劉鑾雄果然以2.04港元/股的價格清倉了自己持有的全部愛美高股票,並和妻子一起退出了愛美高董事職位。

這真的是一場普通的股東不和導致的創始人退場大戲?

如今我們已經知道,劉鑾雄拋空全部股票背後的最根本原因,實際是其敏銳地察覺到了愛美高股票價格的嚴重虛高,決定趁市場一片樂觀之際,果斷套現。

當然,這隻是第一個層級。“高賣”從來都應該和“低買”搭配使用,方能發揮最大效用。

機會很快來臨,在市場極其樂觀地接受了劉鑾雄拋售的股票後,愛美高的股價卻在全球經濟貿易環境劇烈變化的大氣候下,從最高4港元一路跌至0.7港元,導致無數人忍痛割肉離場。

這時候就該是大劉的舞台了。他突然朝著相反方向奔跑起來,靠著超人的膽色和見識,殺了個“回馬槍”,以0.8港元、0.9港元、0.75港元等的價格分批小規模買入愛美高股票。

這裏藏了個小心機。他為什麽要小規模分批買入,是為了避免過快推高股價而使自己的收購成本飆升。這也是大劉幾十年投資一貫的風格,弄險中實藏穩健。

一番操作下來,愛美高34%的股份到手了。劉鑾雄不僅重新奪回了控製權,還在一拋一吸間,合法地將無數小股民的財產轉移到了自己手中,成功獲利2億港元。

這不得不讓人感歎,一個精明的股市投資家,賺起錢來是真容易,更不需要像許多慌不擇路的普通人,冒著巨大風險在《刑法》裏找財路。

自此,大劉決定和傳統製造業 say goodbye
,轉行做起“證券投資家”。畢竟,他發現六七年以來風扇業務已經風光不再,“純利由每年幾億跌至僅剩2%-3%”,而風起雲湧的資本市場,卻泛著刺激而暴利的萬丈光芒。

不過,大劉豪橫的投資風格,注定了他隻能獲得一個凶殘而霸氣的稱號——股市狙擊手。

雖然按照他後來的說法,自己“每次有這些行動,百分之一千、完全都是被迫的”,但從結果來看,他確實無愧於“股市狙擊手”這個稱號。

所謂“股市狙擊”,往往被稱為綠色敲詐,其常見做法是盯準一家公司控股權不穩而資產價值又很高之際,先在二級市場上大量吸納對方股份,再伺機提出全麵收購要約。簡單地說,跟後來的“寶萬之爭”有點像,都是門口的野蠻人那一套。

此時,上市公司控股股東為了保障控股權,要麽在股價高位時含淚買回對方手上股份,要麽無力回購,徹底失去控製權。而這兩種情況下,“狙擊手”都可以獲得相當的利潤。

將精力轉投證券投資的劉鑾雄經過幾年血戰,一度將控製的上市公司數量增加至了5家之多。但很快又將股份以高價賣回給大股東或者直接私有化,大賺一筆後果斷開溜,最終僅保留了華人置業作為其商業帝國的上市旗艦平台。到現在,再過上幾個月時間,這家成立於1922年的企業已經快算得上是一家百年老企了。

與此同時,在看到香港房地產市場的可觀前景後,劉鑾雄開始頻繁在房地產領域動作,適時買鋪收租,通過華人置業這家公司一步步搭建起了自己的物業帝國。鼎盛時期,華人置業坐擁皇室大廈、夏愨大廈、新港中心、銅鑼灣地帶等多處香港物業,成為了“銅鑼灣鋪王”。

試想一下,如果他一直守著製造業,就算最後壟斷香港的風扇製造業,又能如何?人果然還是要看清時勢。

商業帝國開疆擴土的同時,功成名就的劉鑾雄還在另一個領域大殺四方,靠著出色的情場能力奪得了一個“香港女星收割機”的稱號。李嘉欣、蔡少芬、關之琳等一眾女星都被曝曾與他有過一段風流韻事。

大劉在對待起自己中意的女人,向來十分大方,豪擲千金的同時,又盡顯“暖男”本色。送別墅、送豪車是富豪們追女生的常見套路,但要論怎麽把這個套路玩出新意,大劉絕對有發言權。

為搏美人一笑,他曾爬二十多層樓梯為李嘉欣送麻薯包當夜宵,豪擲上億為蔡少芬母親還上她一輩子都還不清的賭債。就連送輛車,也要把車牌搞成“
I love
you”的字樣。這一點,是“國民老公”王思聰也比不過的。有評論家說,這大概是因為他從小看母親辛苦打拚,懂得心疼女人。

多年後,大陸一位企業家總結出那句廣為流傳的話:

“凡是男性企業家開始追逐女明星,這家企業就離死亡不遠了。”

實際上,早在1980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香港人就不滿意大劉在女明星身上一擲千金了。

有中小股東質疑:大劉,你有錢的時候也不給我們派發紅利,是不是把錢都花在了女人身上?

盡管劉鑾雄對這種觀點嗤之以鼻,揚言自己在女人身上花錢純屬自己個人的事情,並沒有花費公司一分一毫,但他也同樣在多年後的采訪中坦言:後悔當時太過快活,“沒有多賺點錢”。

但相比起絕大多數投資者,大劉顯然已經足夠出色。

不管是股市投資,還是物業領域,他的投資風格都具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膽大心細,且擅長根據形勢,理性地判斷出一項資產的真正價值;並在關鍵節點,利用長期靈活保持的現金儲備,逆勢而行、低買高賣,合法地把別人的財產轉移到自己口袋裏。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是一次不算完美的試驗。當大多數人追隨著亢奮的市場情緒,瘋狂買進各類資產時,劉鑾雄卻敏感地嗅出不祥的味道。

他認為,香港地產價格漲幅過於“恐怖”,極有可能迎來深度回調,而趕在1997年初先後轉讓了娛樂行、怡東商場等華人置業及其個人旗下的多項物業財產,成功躲過一劫。其中,以36.4億港元轉讓的娛樂行讓華人置業獲得了十年18倍的回報率,而當它8年後再次被接盤方賣出時,卻虧了約9億港元,顯然,大劉賣在了高點。

當然,大劉也不是神仙。1997年他也曾馬失前蹄,在股市上吃了個大虧。按他後來的說法,在1997年,“華人置業一共輸了八十億,自己私人更是輸了一百多億”。但物業上高位出售的資產還是成功儲備了大量的現金,才能讓他在2001年聯合鄭裕彤,出價37.5億港元,拿下銅鑼灣的黃金地塊。

這次經曆讓大劉狠狠吸取了一番教訓。於是,2003年非典,他表演的是“低買”技術,在市場普遍被悲觀情緒籠罩下,抓住時機讓華人置業開始進行股票回購,靠著低至1.76港元的平均每股成本回購了1.48億股股份。僅僅一年後,這一數字增長到了平均每股4.24港元。

這一下,就賺到了普通人十輩子都賺不到的財富。

也是這一年,49歲的寶詠琴因疾病纏身永遠結束了她傳奇而多舛的一生。從1970年代的校園相識和患難與共,再到1992年她實在無法忍受丈夫的不斷出軌,憤而離婚。隨著她的去世,這對夫妻的恩愛情仇正式落下帷幕。

2008年的環球金融海嘯,劉鑾雄進一步將“低買高賣”技術發揮到極致,無數投資者血本無歸之時,逆勢賺了四五百億港元。他也由此躍升為香港排名前10的大富豪。

“有時候不是我們厲害,而是靠一點運氣,因為雷曼未爆發前,我們急流勇退,套現了很多錢,所以到雷曼爆發後,我們大舉出動,投資得很大,我們買美國的債權,每一次都有四五億美金或者歐元。”

然而,劉鑾雄享受財富的勁頭,堪稱香港第一。

幾十年來,他享用過的私人飛機已經有20多架,換飛機比普通人換汽車的速度還快。僅僅2007年,他向波音公司專門定製了一架波音787專機,耗資達1.5億美元。他還是紅酒和藝術品的收藏家,坦言買紅酒花了10個億以上,“可惜都讓我喝了,要不然現在至少值70個億”。

對比低調的潮汕老鄉李嘉誠,不由得讓人生出幾分感歎,或許還有一點不祥的預感?

大劉的商業帝國繼續向前,風流故事也同樣在延續。不過,或許是厭倦了娛樂圈的浮華,在結束與關之琳的感情後,大劉轉而追求起事業型女性。先有紅顏知己王穎妤,後有留學英國拿到化學工程博士的才女呂麗君。

但最終,勝出的那個人叫甘比。

(圖源:視覺中國)

然而,在商場和情場上縱橫睥睨的人,照樣逃不過生老病死的鐵律。

2015年開始,劉鑾雄上新聞的畫風驟然大變。從原來與娛樂明星之間的花邊新聞,驟然轉變為與身體狀況相關的消息。

他柱上了拐杖,坐上了輪椅,據傳一直受腎衰竭、糖尿病和心髒病等多種病症困擾,2016年10月現身摯友鄭裕彤的靈堂時,更是身形消瘦,需要在兩人的攙扶下緩步而行。

在香港這個人均壽命近85歲、世界第一的地方,他竟然60多歲就病危,“隻差兩天不做手術就會有生命危險”,不得已將後事都安排了。

在香港這個最信風水的地方,不知有多少人在私下裏議論他:他到底損了什麽陰德,落得這麽個結局?

2017年2月,大劉的新婚妻子陳凱韻(即甘比)履新華人置業執行董事;3月,華人置業發布公告,由於劉鑾雄健康狀況極為不穩,有需要在其在生之時實行重組,分別向長子劉鳴煒及陳凱韻的子女分派24.97%、50.02%的股份,後者由陳凱韻代持。至於前女友呂麗君的兩個孩子,則並不在被分派之列。

若要挑選大劉最有感慨的一年,這一年應該榜上有名。

在安排後事的這一年,他在1月份以15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25億)的身家,首度躋身在了福布斯香港富豪榜第4位。這也是他在這個榜單上曾占據的最高位置。

而在前一年,他剛發布聲明,宣布自己與前女友呂麗君已於2014年分手;緊接著又在同年11月,和陪伴自己十餘年的甘比登記結了婚。甘比原來是香港《蘋果日報》的一名記者,2001年與大劉相識後,為他育有兩女一子。這下子,昔日的香港貧民窟女孩完成了典型的灰姑娘式的逆襲人生,一舉躍為香港最年輕的女首富。

換腎後,總算撿回一條命。在生死邊緣徘徊過的大劉似乎變得淡然起來,重心也更多集中在健康和與家人相處上,正如他在這一年接受媒體專訪時所說,“以前恨不得遇佛弑佛,遇父弑父都要去做”,現在卻把錢看得不那麽重要,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珍惜自己的健康。

不過,縱橫半生後,不知道大劉會不會偶爾也會生出些許遺憾。

他這輩子,除了買鋪收租、證券投資外,不是沒有嚐試過其他道路。然而,多不成功。

首先是敗走香港大酒店。這家豪華酒店位於香港中區,始創於1866年,1906年以後落入到猶太人嘉道理家族手中,一度是十九世紀末香港上流社會的社交場所。

彼時,為了接近這張直接通往香港最上層社會的入場券,劉鑾雄單資本金就動用了超過20億港元。但幾經交戰後,他卻不得不舉旗認輸。盡管這場圍獵最終也為其帶來了1.3億港元的毛利,但卻需要支付7000多萬港元的銀行利息,實際獲利不過6000萬港元,相較其動員的資本金,回報率小得可憐。

2001年,趁澳門博彩權到期招標的機會,大劉又一度嚐試涉入博彩業,專門設立一家附屬公司數碼創意,就澳門經營賭場的專營權展開競逐,以期從賭王何鴻燊手中搶一份羹。不過,他最終在這場激烈競逐中出局,賭場大業也就此擱淺。

進入下一個十年,大劉的新遺憾大概率是沒有抓住內地房地產的機會。

他可謂起個大早趕個晚集。

要知道,早在1980年,還未與大劉產生任何聯係的華人置業就已經開始探索在深圳投資工業項目,堪稱最早進入中國內地的香港房地產企業。大劉入主華人置業後,同樣早早覺察到了內地房地產的商機,先是在1987年和保利集團合作開發了麗京花園和北京希爾頓酒店等項目,之後又趁著1992年的春風,火速在北京和上海設立了辦事處。

但後來的事實證明,華人置業在內地的成績並不算優異。以至於大劉自己後來曾在年報中承認,“這段時間華人置業在中國內地的發展並不十分令人滿意”。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劉鑾雄在內地的投資,更多還是沿用了他在香港那一套——收購並重建物業的做法,也即在黃金地段精耕細作、買鋪收租;而很少涉足大型住宅房產的開發建設項目。

這一點與老謀深算的李嘉誠有很大不同。李嘉誠的風格是選定一個地方後,瘋狂拿地,進行大規模房產開發。且這還與一般內地房地產公司拚命趕工趕緊賣的做法不同,他旗下的房地產項目開發周期都極長,甚至一度有1993年拿地,2018年才開發完成的,看看這25年的時間裏內地房價漲了多少,就知道有多暴利了。也無怪乎李嘉誠常被提防“跑了”。

還有一個大劉承認的巨大遺憾,是跟兒子的關係沒有處好。

2010年,他跟寶詠琴生的長子劉鳴煒被任命為了華人置業副主席。這位留學英國拿到法學博士學位的貴公子,是大劉寄以厚望的接班人。他也很優秀,自己擁有飛機駕照。幾次來內地,竟然都是自己開飛機來的。

(圖源:視覺中國)

不過,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就算是富豪也躲不過世俗的煩惱。

被選定為接班人的劉鳴煒似乎對自家的企業並不十分感冒。2012年,接任行政總裁不到一年,他就宣布辭去總裁職位,隻保留一個主席職位;之後幹脆轉頭去了香港海洋公園出任主席一職,專心搞自己的事業。2020年,他甚至將自己在2017年分得的華人置業24.97%股份全數轉讓給了甘比。自此,甘比持股達到75%,並在2021年2月,正式接任行政總裁,成為了實質掌舵人。

兒子為什麽不願接班?坊間一度有傳聞,大劉和兒子關係不太親密。

在2017年的訪談中,大劉坦言,自己早年做生意無暇顧及兒子,以至於後來兒子“大部分時間都不聽自己的話”,多虧好友在其中協調,兩個人的關係才慢慢改善了很多。

“他的性格品行一流,唯一的缺點就是比較硬頭(太固執)。”彼時,劉鑾雄曾如此評價自己的長子,並坦言,父子親情淡薄,是自己很大的遺憾。

“但是沒辦法,那時候要打拚,而機會轉瞬即逝,不然把兒子關係搞好了,做乞丐嗎?”

時光進入2021年,大劉夫婦似乎在做好退場的準備。

成為華人置業掌舵者的幾年間,甘比緊隨著丈夫大劉的腳步,不管恒大股價如何起起落落,始終是許家印“堅定的朋友”。

有數據顯示,高峰時期,劉鑾雄夫婦在恒大的持股比例一度達到9.01%,共計約11.94億股。2020年8月和2021年初,甘比還先後斥資45億港元、30億港元認購了恒大物業5.37%的股份及恒大汽車年初的定增募資。

不過,今年8月開始,劉鑾雄夫婦開始陸續減持恒大股份,割肉離場。

據華人置業9月23日的公告,短短一個月內,其已經出售約1.09億股恒大股票,占公司總股本的0.82%,套現約2.47億港元,且後續可能在未來12個月內清倉,而如果按照9月21日收市價出售,預計全部出售8.6億股恒大股票,將合計虧損約108.63億港元。

而在套現恒大後,華人置業又在10月6日以受外部環境導致的經營不善和投資失利為由,宣布了劉鑾雄夫婦擬將其私有化的提議。

(圖源:視覺中國)

不可否認的是,由於恒大股價和別墅行情的萎靡,以及疫情衝擊下導致的中國香港、英國等地經濟的嚴重縮減,華人置業的業績和股價均受累頗多。不僅歸母淨利潤在2021年上半年出現了3102萬港元的虧損,股價更是一路下滑,從2017年的14港元左右一股,最低跌至了2021年9月的1.98港元/股,市值不足百億港元。

馬上成為百年老店的華人置業,距離當初那頭動輒可以靠著租金年入幾億的現金奶牛,越來越遠了。

而大劉,說到底,雖然是個白手起家的梟雄,但其模式還是傳統的一人公司,搞的是家族企業,由他一個人說了算,這在大型上市公司中屬於較為罕見的情況。

再加之,這家公司並不靠技術或者資源牟利,而是靠投資,這樣就很依賴個人的眼光和意誌。當他老去,接班人無法複製他的敏銳眼光和膽色,公司也很難守住往日的輝煌。

香港“獅子山下”的時代,再也回不去了。

2017年,一直低調的大劉,晚年出人意料地接受了一次長時間的電視訪談,回顧了自己的一生。其中,在被問到自己最愛聽的歌時,大劉脫口而出了那首徐小鳳的《大亨》。

這首歌,現在網上還能找到。這位同樣是內地移民的香港老牌女星,用舒緩中略帶悲涼的女中音,一字一句地唱著:

“他也在找

我也在找

找到名利幾多

他拚命追

我拚命追

追到又如何

追到什麽

找到什麽

收到又幾多

得了什麽

失了什麽

可有認真算過

何必呢

何必呢

可知一切他朝都會身外過

得的多

還失的多

升到高的終於都會低墜

何必呢

何必呢……”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十歲才有床鋪睡…劉鑾雄:你以為我隻會追女明星?

相关推荐: 黑龍江高校囂張查寢六位學生會幹部證件照曝光,網友看了大吃一驚

昨天,黑龍江職業學院的學生會查寢視頻在網上流傳,在視頻中六位學生會幹部身穿西裝,腳穿高跟鞋,濃妝艷抹的出現在新生寢室里,查寢態度非常囂張,甚至還有一位學生會幹部口吐髒字。而寢室里的新生們都站成一排,規規矩矩迎來送往,聽這些學姐訓話。 這個胖胖的女生名叫張美玉,…